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国医:开局扮演神级手术大师 > 第五十章 贾冲的恨
    汉子身后转出一个中年男人,同样的双眼赤红,像是要把贾冲吞进肚里。他瞪着贾冲,咬牙切齿道:“就是这王八蛋!”

    砰!

    一只铁锤般的拳头迎面飞来,在贾冲的眼中急剧放大。

    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捶了个正着,鼻梁一阵剧痛,眼泪鼻涕齐流,手机跌落在地。

    “打死他!”

    四五个人一拥而上,将贾冲围在当中,一顿拳打脚踢。

    贾冲凄厉的惨叫声传到外面,叫号分诊的护士才急忙赶过来。

    见到一群男女围着贾冲狠揍,两个护士吓得脚也有点软。

    一个护士硬着头皮叫道:“你们干什么?”

    跑过来看热闹的家属们也出来伸张正义:

    “住手!”

    “怎么能打医生呢?”

    “再不住手就报警了。”

    几个人这才停手,一个男子俯身捡起贾冲跌落的手机,目光顿时凝住。

    那魁梧小伙拽着贾冲的头发,对围观的人们叫道:“他害死我妈,该不该打?”

    外面如潮的谴责劝阻声立刻停了,有人问道:“他怎么害死你妈的?”

    中年男人赶紧绕到前面,照那小伙头上凿了一下:“瞎说八道啥,你妈还没死。”

    小伙脖子一梗:“医生都说很难救回来了。”

    中年男人气得又给了他一下,对外面解释道:

    “上个月我老婆肚子痛来看病,一个医生都告诉这姓贾的,我老婆是胆道蛔虫,可这姓贾的硬说是胆囊炎。”

    “后来又找他看过好几次,他就非说是胆囊炎,不要紧,让我们放心回去。”

    “昨天我老婆突然肚子又痛,这次人很快就不行了。”

    “县里医生看了,说是胆道蛔虫,引起了什么化脓什么胆管炎,九死一生。”

    “今天转到一院,下了病危通知书,现在进手术室了,医生说希望很小。”

    说到这,中年男人实在忍不住,又照着贾冲肚子给了一拳。

    他常年务农打工,手上力道不小,一拳打得贾冲蜷缩起来,模样极为凄惨。

    护士叫道:“那也不能打人,有话好好说,快放开贾医生。”

    另一个护士也说道:“说不定你们误会了什么,也说不定是意外,贾医生又不可能故意害病人。”

    那个捡手机的男子冷笑一声,举起手机:“不会故意害人?你们看看,这姓贾的干了什么事。”

    他把手机怼到护士面前:“看看,他上班不看病,发博文造谣攻击其他医生。”

    “我就是栖云县的,还去献血了,这视频里的事我知道。”

    “人家医生当机立断救了消防员,他却暗地里污蔑,这种人,就是垃圾,该打!”

    两个护士一看那博文就愣住了。

    王磊当场开腹的事已有三天,一院这边早就听到了传闻。

    虽然熟知内情的医护人员都在家休息,大家都只听了个边角料,不知道具体情况,但起码知道王磊没做错。

    不但没错,还是果断施救的典范。

    可贾冲偷偷摸摸发博攻击王磊,起了个歪曲事实耸人听闻的标题,还煞有介事地做了专业分析,这阴暗卑劣的心思,明白得不能再明白了。

    贾冲被打得晕头转向,这时缓了一缓,清醒了几分。

    听到在说自己手机的事,还说到什么博文,他猛然一惊,挣扎着去抢手机。

    砰!

    随即又挨了魁梧小伙一拳。

    那个捡手机的男子本来没怎么揍他,此时也忍不住回身给了他一巴掌。

    围观的吃瓜群众们不知就里,纷纷劝说:

    “别打了,本来有理的事情,一打就没那么有理了。”

    “还是去手术室等着吧,说不定能救回来。一院很强的。”

    “再打警察该来了。”

    说话间,已经有几个保安赶到。

    魁梧小伙这才丢下贾冲,朝他呸了一口,向门外走去。

    中年男人也朝贾冲呸了一口,跟着儿子出门。

    几个亲友纷纷离开,保安听周围人说了个大概,觉得贾冲理亏,也没有阻拦。

    反正他们亲人还在手术室,万一贾冲有什么事,这几个人跑不掉。

    等这几个人走了,两护士互相看看,谁都不愿意去扶贾冲。

    听到这边动静,其他医护人员也陆续赶到。

    两护士就把贾冲的手机传给他们。

    众人看了,个个摇头,看向贾冲的目光是丝毫不愿意掩饰的鄙夷。

    看到众人的表情,贾冲面若死灰地瘫在地上,双眼无神地望着外面。

    蓦然间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过,贾冲擦了擦眼睛,突然激动起来。

    王磊!

    这个该死的混蛋!

    抢了我的院聘名额,现在又害得我身败名裂!

    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全身一阵剧痛,哎哟一声,又坐回地上。

    终究是一起工作了三年的同事,一个护士看得不忍,过来扶起他。

    嘴里埋怨道:“何必呢,人家王磊只喜欢看病,不喜欢惹事,你干嘛要针对他。”

    “他到底对你做什么了,你要这么污蔑他?”

    护士轻轻的话语有如雷霆,震得贾冲浑身发颤。

    对啊,王磊他到底对我做什么了,我要这么恨他?

    仔细想想,人家从头到尾都没理睬过我啊。

    可他确确实实地抢了我宝贵的院聘名额!

    我恨啊!

    “啊!”护士不小心碰到他的伤处,贾冲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一小半是皮肉痛,一大半是心里痛。

    王磊听到惨叫声,疑惑地回头看了一眼。

    那么多人围着贾冲的诊室,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不过在医院里什么情况都不奇怪,说不定是有个特别引人注目的病人在那喊痛。

    “王磊,一院平时都这么乱糟糟的吗?还是我们乡下医院秩序好。”

    一个身材火辣的女郎笑吟吟地看向王磊。

    她没苏新月凶,也没林思涵高,却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独特气质,让人感觉魅力无穷。

    非要形容的话,就像是女军官、女运动员、女明星的结合体,又飒又爽又美。

    她的腰肢明明盈盈一握,锁骨能放鸡蛋,但浑身线条匀称,丝毫没有软弱无力的感觉,反而透着一股青春健美的气息。

    候诊大厅里人流如潮,年轻女性到处都是,但人们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地被吸引到她脸上。

    光看脸,已经吊打了绝大部分全靠p图的女明星。

    听到女郎的问话,她身边两位老人也看向王磊。

    一位全身珠光宝气的老太问道:“小王,听说你答应去乡下了?”

    王磊点点头。

    老太惋惜地叹了口气:“乡下有什么好,还是想办法留在江南市吧。你们是好朋友,你也帮我劝劝她,别呆在那穷山僻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