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我在上海那三年 > 第三十三章 《被迫离职》
    “小凌,你这是从哪带的石榴,真好吃”,车间里,李翠玲拿着石榴吃的津津有味。

    “你猜,猜对有奖”,凌峰故意逗李翠玲。

    “陕西?、山东?、云南”?

    “不对...都不对...”。

    “嘿嘿,翠玲,要不然我给你拿张地图看看”,一旁的马姐捂着嘴巴笑个不停。

    “马姐,你竟然敢嘲笑我,有本事你猜”,李翠玲生气的看着她。

    “我要是猜对了怎么办”。

    “猜对请你吃饭...”。

    “这可是你说的”,只见马姐仔细掰开手中的石榴,认真的品尝了一小口,不紧不慢的说:“皮薄、粒大、味甘甜,肯定是安徽怀远的”。

    “还是马姐厉害,小弟佩服”,凌峰给马姐竖起了大拇指。

    李翠玲看了看神气的马姐,又看了凌峰,生气的直跺脚:“肯定是你们两个合起来欺负我,哼,一点都不好玩...”

    “哈哈....今晚有人请吃饭喽...”,马姐看着李翠玲可爱的表情,哈哈大笑起来。

    “咦,不对,小凌,你跑怀远干什么去了,难道....”,李翠玲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脸坏笑的看着凌峰。

    “那个...时间不早了,赶紧工作....”。

    “老实交代,是不是谈恋爱了....”。

    “没有的事...我是去...探亲...”,面对李翠玲不依不饶的追问,凌峰很是无奈。

    “我怎么不信...肯定是看...女朋友去了”,最后几个字还没说完,李翠玲就看见老板娘急匆匆走进车间,吓的她赶紧低头工作。

    “凌峰,放下你手头的工作,跟我来办公室”,只见老板娘一脸严肃的说道。

    “哦,好...”,凌峰赶紧放下手头的工作,跟着老板娘朝二楼办公区走去。

    “喂,马姐,什么情况,从来没见老板娘这么严肃过”,一旁的李翠玲疑惑的小声嘀咕。

    “看这架势,这件事应该不小,还是好好工作吧”,马姐给李翠玲使了个眼色,继续低头工作。

    二楼办公区里异常安静,凌峰心里忐忑不安的跟着老板娘进了办公室,刚进门,老板娘就生气从桌上拿起一包零件扔在凌峰面前喊道:“凌峰,你告诉我,这零件为什么都损坏了”。

    “怎么会坏呢,这不可能”。

    “哼,你好好看看,这两筐没有一个合格的”。

    凌峰被老板娘的举动吓的一哆嗦,战战兢兢捡起地上的零件仔细观察,又拿起桌上的卡尺测量了下,心里突然咯噔一下:“不好,怎么会这样....”

    他又跑到旁边的框子里抓起一大把,越看冷汗直流。

    “怎么样,没有冤枉你吧,你给我解释解释”,老板娘生气的看着凌峰。

    “我...”,凌峰瘫坐在地上,脑袋里嗡嗡直响。

    “小凌呀,我早就给你说过,这批零件很重要,很重要,我是多么信任你啊,你知不知道这给厂里造成多大的损失”。

    凌峰听着老板娘的话,大脑一片空白,他不知道,问题到底出现在哪里,很久,他才缓缓站起来,看着老板娘生气的表情,吞吞吐吐的说道:“对...不起,老板娘,都是...我的失误,任凭公司处置”。

    “凌峰啊,你让我怎么说你,你知不道这件事有多严重,我一直觉得你工作踏实,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你现在把手头的工作交接给李翠玲,这两天先不要上班了,回去等候公司的处理结果”。

    ......

    “什么,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出租屋里,小周满脸惊讶的看着凌峰。

    “我也不太清楚....”。

    “厂里怎么说...”。

    “让我这两天先不要上班,等候公司处理”。

    “哎,兄弟,看来这件事你得有个心理准备”,小周长叹一口气,关心的说道。

    凌峰没有说话,脑子里在思索着什么。一阵急促的电话声响了起来,他看了看是李梦婷。

    “喂,峰哥,我刚回来就听说了,怎么会这样”,电话那头传来李梦婷焦急的声音。

    “我也没想明白怎么回事...”。

    “国庆节不是还好好的吗,模具怎么会有问题”。

    凌峰长叹一声,忽然,他脑子里灵机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梦婷,你刚说什么有问题”。

    “模具啊...怎么了”。

    “对啊,模具,肯定是模具有问题”,凌峰拍了拍脑门,兴奋的说道:“谢谢你啊,梦婷,我知道怎么回事了,我还有事,先这样,挂了...”。

    “喂,峰哥....峰哥...”,李梦婷听着电话嘟嘟的盲音,一头雾水。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点燃。脑海里仔细的回想着每一个细节,他记得国庆节前最后一次修模具正是王坤,对,没错,肯定是他。想到这,凌峰既兴奋又惆怅,既然怀疑是王坤搞的鬼,证据呢?没有证据他会承认吗?一连串的问题在他脑子里徘徊。

    不行,一定要找他当面问清楚,凌峰在心里暗下决心。那一夜,他几乎一夜没睡。

    第二天一早,凌峰在厂里附近的路边等候着王坤。不远处,只见王坤哼着小曲骑着自行车驶来,他看见街道上的凌峰,先是一愣,然后又走了过去。

    “哟,这不是凌兄吗,老板娘不是让你休假吗,怎么跑过来了”。

    “王坤,少跟我嬉皮笑脸的,说吧,是不是你干的”。

    “你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我还要上班,先走了”,王坤眼神闪躲,推着车子就要走。

    凌峰一把抓住自行车头,忽然大笑起来:“王坤,看来你也是个娘们...”。

    王坤被凌峰的嘲笑瞬间激怒了,大声喊道:“凌峰,我还就告诉你了,你的模具是我做的手脚,有本事去厂里告我啊,拿出证据来”。

    “王坤,你别忘了车间有监控...”。

    “哼,监控,你去找啊,找得到我是孙子...”。王坤说完骑着车子生气的走了。

    凌峰看着王坤离去的背影,用力攥紧拳头,狠狠的砸向一旁的电线杆。

    都说人在做事,天在看,王坤不知道,即使自己再做的天衣无缝,还是有露出马脚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和凌峰这一幕,被一个人看的清清楚楚并用手机录了视频。

    车间里,李梦婷像热锅上的蚂蚁,拉着李翠玲说道:“玲姐,怎么办,峰哥肯定是被冤枉的”。

    “梦婷,你先别着急,我去找老板娘问问”,李翠玲说完快步朝办公区走去。

    一个小时后,李翠玲垂头丧气的走进车间。

    “怎么样,玲姐,老板娘怎么说”。

    李翠玲望着梦婷焦急的表情,长叹一口气:“梦婷,这件事很严重,我也没有办法,只能等候厂里通知”。

    “啊....”。

    ......

    三天后,厂里决定,由于凌峰的情节虽然严重,但对于往日工作态度的肯定,酌情罚款三千元,并开除。

    车间的公告栏旁,王坤看着凌峰的处罚结果,嘴角露出了一丝邪恶的笑容。他不知道,在身后有一双眼睛正恶狠狠的盯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