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厘岛小有名气的沙滩吧,四面通透的玻璃房子,台上有东南亚长相的歌手哼着歌,放眼望去帅哥美女如云,到处都是比基尼美女和赤着上半身秀腹肌的型男。

    游启和陆屹燃换了身行头去舞池热舞,这里不是国内,他们玩得很开。

    孟峻哲穿了一身洁白的衬衫、领口纽扣扣到最上方,坐在这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不时有几个葫芦形美女过来搭讪,他也礼貌地拒绝了。

    说真的,他有些后悔自己一时脑热答应游启和陆屹燃来这个鬼地方。

    或许在刚才看见周晨爽的第一眼,他就已经慌了神,决定也没有遵从本心。

    四个月零五天,他记得很清楚,他们已经整整四个月零五天没有任何联系了。

    而就在刚才,自己还在担心她是不是一个人来巴厘岛,担心冰冷的饭菜她的胃吃不消。

    他到底在想什么,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

    周晨爽办好了入住,在房间里呆了一会儿,心里还是烦闷,睡不着,下来透透气。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沙滩吧,可能因为孟峻哲在这里,她还是想来看他一眼,哪怕是悄悄的,不被他发现的。

    在来巴厘岛的飞机上,周晨爽就早早给自己打了预防针、做了心理建设,婚礼这种场合,和孟峻哲碰面是难免的。

    而事实——心理建设没有一点用处,真正见到,四目相对,心跳依旧乱了节奏。

    感觉炽烈,眼睛发酸,甚至有想哭的冲动,她也是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原来是这么想他。

    沙滩吧不愁没有美女,孟峻哲长得帅,又是独处,才几分种的功夫,已经有好几个美女过去搭讪了。

    周晨爽远远地看着,告诉自己再看一分钟就走,可终究没舍得移开步子。

    孟峻哲仰头喝了一口杯中的酒,隔着人群瞥见沙滩上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发现他看过来,立即转身要走。

    几乎是本能反应,孟峻哲从皮夹抽出酒水钱放在桌上,提起外套匆忙追了出去。

    “晨爽。”他在身后喊。

    周晨爽脊背一僵,咬了咬唇,回头,绽开一个微笑:“孟峻哲,好巧啊,你也在这里。”

    自己简直说了句废话。

    孟峻哲走近:“你一个人吗?”

    周晨爽点点头:“迟沉和言檬回房间了,我睡不着,就下来散散步,刚打算要回去。”

    她心虚地抿了一下嘴唇,像是刻意掩盖自己被发现在偷偷看他的事实。

    孟峻哲看了看周围,不远处有一群只穿了泳裤的欧美男人在嬉闹,那是回酒店的必经路,他不放心周晨爽一个人过去。

    他把外套搭在手臂上,与周晨爽并肩:“走吧,送你回去。”

    周晨爽摇手:“不用了,很近的,我可以的。真的不用麻烦你。”她回头看了一眼沙滩吧,“游启他们好像在找你。”

    孟峻哲没回头,继续往前走:“没事。”

    周晨爽不好再说什么,正能硬着头皮跟在他身侧。

    很长一段路,相继无言,最后还是周晨爽开口打破这沉闷的气氛。

    “我前两天刚看了你们那个剧,收视率不错呢,你演的那个角色很受欢迎啊。”

    孟峻哲淡淡“嗯”了一声。

    周晨爽摸着脖子干笑,好像她这一开口,气氛更尴尬了。

    她默默在心里叹了一声,垂着脑袋往前走。

    走到酒店大门,孟峻哲突然开口:“最近过的怎么样?”

    周晨爽回答:“就那样啊,一直在香港那个剧组,快要杀青了。”

    “那部戏拍了很久?”

    “好几个月了,那次从你们剧组回去,就直接进的组。”

    “嗯……”孟峻哲平视前面,目光凛冽又遥远,“那剧组怎么样?”

    他兜兜转转,也不过是想打探之前绯闻的真实性。

    但周晨爽听不出来,顺着他的话往下说:“还行,导演很严格,天天被骂的狗血淋头,还有那个带资源进组的女演员,天天想着给自己加戏。”

    孟峻哲挑了一下眉梢:“没了?”

    “还有……”周晨爽垂眸,“说起来挺糟心的,那段时间手机被人黑了,也不知道我得罪谁了。”

    孟峻哲脚步一顿:“怎么回事?”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天天又很多莫名其妙的电话打进来骂我。”周晨爽故作轻松地笑笑,“不过我这人心大,她们骂我也没放在心上,手机交给助理了,一切陌生号码都拦截,眼不见为净。”

    二人进了电梯,孟峻哲按了楼层,嘴角缓慢弯起一个弧度。

    “所以,电话都是你助理挂的,陌生号码都拦截?”

    周晨爽点点头,有些不懂他这样问的意思。

    “那网上那些消息……”

    周晨爽连忙摆手,她就猜到会被他看见,解释道:“不是真的,是公司和剧组的意思,我根本不知道。”

    她低下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为这事还和我经纪人吵了几次,但是没用……”

    孟峻哲不说话,眸光落在电梯里的金色反光镜,她垂着的小脑袋,头发扎成一个圆圆的小揪揪,晃来晃去,让人忍不住想去戳。

    心里攒了许久的结似乎解开,孟峻哲露出释然的笑意。

    出了电梯,左转第一间就是周晨爽的房间,两人不约而同地放慢了脚。

    长廊静谧,亮着昏黄的灯光,就像两人各自藏在心底的心事,始终雾蒙蒙的。

    “晨爽。”孟峻哲忽而开口唤她。

    “嗯?”

    “其实,我给你打过电话。”

    -

    第二天是婚礼,手机响了几遍周晨爽都没听见,最后还是楚晗来砸她的门,才把她从睡梦中拉出来。

    她昨晚睡得太晚了,回到房间之后在床上翻来覆去许久没能入睡,脑海里都是孟峻哲的声音。

    手机被翻了个遍,然而在不久前她因为乱七八糟的号码太多,主动清空过一次通话记录,孟峻哲是什么时间打来的电话、打了几通,已经无迹可寻。

    可饶是如此,她的心中还是泛起了期待。

    他不是完全不理她了啊,他还找过她啊……

    化妆、换小礼服,接亲环节热闹非凡,几个伴娘琢磨了好几个法子整蛊新郎和伴郎,大家笑着,闹着,气氛好不欢乐。

    接亲成功,新郎把新娘抱出门,婚礼这种事最爱热闹,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吼了一嗓子:“伴郎帮娘也要抱,成双成对才好!”

    周晨爽恍了一下神,戚晚就跃到了丁瓒怀里,徐愿也被陆屹燃逮走了,最后只剩两对——她和楚晗,孟峻哲和游启。

    她望了一眼孟峻哲,他面色淡淡地从卧室出来,也不知道听没听到人群中的喊话。

    像是有感应,孟峻哲微微侧头也望了她一眼,眼神交汇,周晨爽如触电一般地仓惶收回视线。

    她摸不清楚孟峻哲的想法,怕大家都尴尬,所幸快步跟在迟沉和言檬身后,假装去捞言檬垂地的大拖尾。

    临近楼梯口,她提起裙摆正要下楼,手臂忽而被人拉了一下,接着,腰上一紧,身子一空,整个人被人抱了起来。

    她尖叫一声,回头时长发拂过那人的脸颊,他微微皱眉,颠了颠怀里的女人,沉声:“抱紧。”

    周晨爽看见了孟峻哲的侧脸,嘴唇微张,声音却卡在喉间。

    她痴痴地看着他,感受他胸口的跳动,感受他下台阶时的颠簸,嘴角不经意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游启因为要抱体重稍稍不占优势的楚晗,而在身后欲哭无泪地大喊,楚晗气得直拧他胳膊。

    周晨爽被他们那对逗笑了,仰头看着孟峻哲,问:“所以,你是觉得我比较轻?”

    孟峻哲浅笑:“不,只是因为,想抱你了。”

    -

    婚礼进行得很顺利,仪式结束,宾客们被带到酒店参加婚宴。

    伴郎和伴娘是要陪着新人敬酒的,婚礼的排场很大,少说也有几十桌,一桌一桌敬过去酒量再好的人都会醉。

    幸亏策划公司的人早就替他们准备好了假酒,葡萄汁兑雪碧,大部分宾客就算看出了端倪也不会戳穿他们。

    好不容易陪新郎新娘敬了一巡酒,周晨爽才刚坐下吃了几口菜,就有几位年轻的男士过来搭讪。

    大约婚礼都是这样,在场除了新娘,就数几位伴娘最惹眼,动了心思的男人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周晨爽刚开始还会礼貌地找些理由应付着,但过来的人多了,她也失去了耐心,所幸趁着舞会没人注意,溜出了出去。

    离开宴会厅,耳边瞬间清静了,她向服务生打听了洗手间的位置。

    在洗手间磨蹭了一会儿,补了妆,仍然不想回去,她慢腾腾地往酒店花园走,那里的树下有一只秋千,安静,风景也好。

    海风温柔,秋千悠悠地晃着,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影散在身上,一切都是美好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一双黑亮的皮鞋进入她的视线。

    鞋子的款式眼熟,就在刚才的婚礼仪式上,她还盯着这双鞋发了许久的呆。

    她仰起头,绽开一个明媚的笑容:“你怎么出来了?”

    孟峻哲手插在口袋,揉了揉眉骨,落座在她身边的石凳上:“我不会跳舞,在里面呆的无聊,出来透透气,你呢?”

    “在里面总要喝酒,我那个酒品你是知道的,不敢再乱喝了。”她自嘲道。

    “不是给你兑了假酒?”

    “假酒不醉人,但喝多了膀胱都要炸了,总想往厕所跑。”

    孟峻哲被她逗笑了。

    周晨爽目光紧随着他,像少看一秒都会吃亏。她忽然觉得自己胆小极了,什么都不知道,和他白白浪费了几个月。

    这次不如问清楚,就算被拒绝,也好过“死”得不清不楚。

    “你……”

    “那天……”

    两人不约而同地开口。

    孟峻哲笑了一下:“你先说吧。”

    周晨爽问:“那天我给你发了消息,你为什么一直没有回?”

    “你让我别介意,可那天的事,我没有办法不往心里去。”

    周晨爽心虚地低下头:“抱歉,我那晚醉得太死,真的都不记得了。”

    “一点儿也不记得?”

    孟峻哲眸光淡淡勾过来,周晨爽一脸诚实地点了点头。

    “你喝醉了,吐得很厉害。”

    “然后呢?”

    “你拉住我,不让我走……”

    周晨爽深深吸了一口气,意识到这还不是最严重的。

    “你抱着我摔在地上,你说……”

    “我说什么?”

    孟峻哲站起身,走到她面前,扶住秋千,不让它再晃得心烦。

    他弯下腰:“你说你喜欢一个人。晨爽,”他唤她,逼得她不得不直视自己的眼睛,“告诉我,你喜欢谁?”

    周晨爽心跳急剧加速,风吹得树叶窸窣作响,和她的心一样乱。

    她咬了一下嘴唇,下定决心般地开口:“是……”

    嘴唇被封住,孟峻哲低头吻了下来。

    万籁俱寂,只剩血液在奔流,周晨爽睁大了眼睛,却只看到他微闭的眼睛。短发蹭在她的额头,毛刺刺的。

    孟峻哲离开她的唇,深情地看着她:“这一次,换我先说喜欢你。”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