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庄小径阡陌纵横,这一带的建筑很有当地特色,每一栋房子几乎都长一个样,迟沉顶着太阳在小村庄找转了小半天,才找到位于村庄尽头的五号房。

    房子不大,但很干净,还有独立的卫生间、一个种着花花草草的小院子,这可比之前几季看到的小破屋要好很多,迟沉四处打量了一下,觉得自己手气还不错。

    搬运好行李,迟沉把酒酒放在床上让她自己玩,撩起袖子洗手,准备孩子做饭。

    酒酒在床上蹦了一会儿又自己爬下来,在院子里四处张望了几下,回到厨房问迟沉:“爸爸,我哥哥呢?”

    迟沉手上动作一顿,望向摄像大哥。

    糟糕,好像把儿子给忘记了。

    “……”摄像大哥扛着机器,笑得肩膀抖动几下。

    迟沉擦干了手,正要出去找儿子,就看见畅畅拖着行李箱艰难地跨过院子门槛,力气不够,拉不动箱子,一屁股跌坐在门槛上,疼得他“哎呦”一声,手上的小辣椒也掉了几个。

    迟沉走过来,把他手里的箱子接过去,看着他:“妈妈说男子汉摔倒要自己站起来。”

    畅畅将眼眶中打转的泪水压了下去,把掉在地上的小辣椒捡起来,吹去上面的灰尘,再拍拍屁股站起来。

    “袋子破洞了爸爸都不知道,害得我捡了一路,一弯腰,你们就不见了,我差点就找不到你们了。”畅畅嘀嘀咕咕抱怨道。

    “那你怎么找过来的?”迟沉问。

    “我问了路上的一个阿婆,问她有没有看见一个很帅很帅的男人抱着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她说看见你们往这个方向来了,我就找过来了。”畅畅一边说,一边拿小眼神不停地去瞟迟沉的脸。

    迟沉露出笑意,摸了一下儿子的头:“嗯,丢不了就好。”

    畅畅嘿嘿笑了两声,看来他的马屁起作用了,爸爸应该没有再为他打架而生气了。

    其实他在路上根本不是这样问阿婆的,他只是问阿婆知不知道5号房怎么走,阿婆告诉他在这里,他就自己找过来了,没有提爸爸半个帅字。

    反正这个节目他看过很多季了,每个小朋友身边都有摄像机叔叔跟着,不会有危险的。

    进了房间,迟沉问两个小鬼想吃什么,他们今天赢到了鱼和虾,还有几样蔬菜。

    酒酒在床上蹦蹦跳跳想吃水煮鱼,迟沉有些头疼了,这两年他厨艺的确有所进步,但水煮鱼是言檬的拿手菜,他还从来没做过。不过既然女儿提出来,他也要尽量满足她。

    畅畅洗了手,端着个小板凳在厨房帮爸爸洗菜,父子二人分工,厨房很快传来了饭菜的香气。

    水煮鱼上桌,酒酒用勺子舀了一片鱼肉就要往嘴里塞,畅畅拦住她:“不行,怕有刺。”

    他把鱼肉夹到碗里,用勺子把鱼肉碾碎,确定没有鱼刺才喂了妹妹一口。

    “谢谢哥哥~”

    酒酒满怀期待地嚼了两下,眉头一锁,吐了出来。

    “爸爸,你这个鱼肉不好吃,没有味道,太老了!一点都没有妈妈烧的好吃!”她撑着小脑袋,一脸忧愁地叹气:“唉……我开始想妈妈了。”

    迟沉:“……”

    畅畅拍了拍爸爸的肩膀,捂着嘴凑近他耳边:“没关系爸爸,我觉得好吃。”

    弹幕:

    ——笑死,男神竟然被女儿嫌弃了。

    ——我刚才看迟沉做饭,觉得会做饭的男人好帅,好有魅力,结果女儿不买账哈哈哈。

    ——虽然我是沉迷,但是看卖相我也觉得迟沉做的没有言檬好吃,狗头保命,爱豆不要打我!

    ——哈哈哈,畅畅真的是个小机灵鬼,马屁精!

    ——畅畅情商好高!

    ……

    节目组通知了下午三点钟集合,吃完饭,迟沉陪着两孩子睡午觉,休息好了才有体力录节目。

    到了起床的时间,迟沉替女儿泡了奶粉,温柔地把她喊起床。

    酒酒有奶粉喝就不闹觉了,一口气喝完,满足地打了个小奶嗝,萌得不要不要的。

    她爬下床,花了好大力气自己穿好鞋子,然后对着摄像叔叔招了招手:“叔叔,能让我照一照吗?”

    小女孩天生爱美,房间里没有镜子,就要借摄影机来整理一下自己的形象。

    因为刚才睡了觉,早上出门妈妈扎好的辫子松散了,炸成鸡窝,酒酒嘴巴一嘟,哼了一声:“丑死了。”回头喊迟沉:“爸爸,帮我扎辫辫~”

    迟沉有些犯难地挠头,从酒酒出生到现在,他还一次都没有帮她扎过辫子。

    他拿了梳子,让酒酒坐在他面前的小凳上,酒酒爱照镜子,要一边梳头一边看摄影机。

    迟沉没有经验,辫子扎得歪歪扭扭,好几缕头发都还散在肩上,男人的手又重,扯得酒酒眼泪汪汪的。

    她嘟着小嘴站起身:“不要爸爸梳头发了,爸爸梳得好丑!”她抱着手臂一个人躲去角落,埋着脑袋呆了好一会儿,越想越伤心,小声啜泣:“酒酒想妈妈了……”

    屏幕前,正在看直播的言檬心化成了一汪水,酒酒太小,一直都是她亲自带着的,看着小姑娘哭着说想妈妈,她也跟着哽咽了。

    迟沉无奈,只好求助在院外的年轻编导,编导哄了哄酒酒,帮她扎了两个漂亮的双马尾,酒酒这才不哭了。

    扎好头发,迟沉替两小孩擦防晒,准备出门,迟沉去牵酒酒的手,怎知被酒酒负气甩开。

    “不要爸爸牵,爸爸梳得辫辫好丑,酒酒要哥哥牵。”

    酒酒牵着哥哥的手,气鼓鼓地往前走,畅畅回头,冲迟沉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迟沉走在后面一脸无语。

    女孩子生气啊,真的不分年龄。

    弹幕:

    ——男神好惨,一中午都被女儿实力嫌弃哈哈哈。

    ——想到我爸爸也扎不来女孩子的辫子,小时候妈妈不在就披头散发的。

    ——畅畅好可爱,竟然还向爸爸炫耀。

    ——两父子在为酒酒争宠哈哈哈。

    ……

    第一天录制,几位个小朋友还没有互相熟悉,节目组下午安排了几组小游戏增进孩子们之间的感情。

    小朋友之间的友谊很简单,你闹我一下,我逗你一下,很快就成了好朋友,畅畅在游戏中和其他几个小朋友打成一片,酒酒也比刚来时要放开了一些。

    做完游戏,几组家庭将要在沙滩上合力完成晚饭,节目组提供食材,爸爸们生火做饭。

    靠近海边,人也多,这次迟沉没有要畅畅帮忙,只要他看护好妹妹就行。

    几个小朋友在沙滩上等着吃晚饭,无聊,一人背上一个小箩筐,开始在沙滩上捡贝壳摸螃蟹。

    畅畅牵着妹妹的手,把她护在不靠近海的内侧,浪花扑过来第一反应就是抱住妹妹。

    酒酒捡了一路的贝壳,终于捡到一个海螺,她兴奋地拿起来:“哥哥,你看!是海螺诶!”

    她贴在耳朵边上,里面有海风的声音。

    畅畅说:“我在动画片来看到海螺可以传话,你对着海螺说话,说不定妈妈能听见哦。”

    “真的吗?”酒酒目光闪闪,对着海螺小声说:“妈妈,酒酒爱你哦~”

    弹幕:啊啊啊啊啊!又想骗我生女儿!!迟沉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不!是拯救了全宇宙才有这么好的一对儿女!

    几个爸爸围着铁锅忙忙碌碌,每个人都做了一道菜,一个小时后终于开饭了。

    小朋友们早已饥肠辘辘,畅畅酒酒满怀期待地爬上桌,结果看见一桌子的黑暗料理,嘴巴就嘟起来了。

    两个人咬起耳朵:“哥哥,那个西红柿炒鸡蛋为什么是黑的?”

    “可能酱油打翻了吧。”

    “咦,这个汤里为什么还有大蒜?”

    “噗,这个肉是生的……”

    酒酒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样一看好像只有自己爸爸炒的那盘土豆牛腩是可以吃的。

    土豆牛腩在其他几盘黑暗料理的衬托下很快成为孩子们的今日最爱,很快见了底幸好迟沉做了两大碗,足够小朋友们吃。

    酒酒搂住爸爸的脖子,小声说:“爸爸,对不起哦,我中午不应该说你做的饭不好吃。”

    迟沉亲昵地刮了一下女儿的小鼻子,又喂了她一大口。

    吃完饭,天已经大黑,几组家庭各自回家准备休息。

    玩了一天,两个宝贝都有些累了,但还是惦记着要给妈妈打电话。

    迟沉替两个宝贝洗好澡,从助理那里把自己的手机要了回来,给言檬打去视频电话。

    言檬那边刚刚结束一场发布会,才坐上回家的车,妆还没有卸,电话一接通,酒酒就把手机抢了过去。

    “妈妈~~”酒酒开心地笑起来:“妈妈今天看见酒酒了吗?”

    言檬:“看见了宝贝,你今天很棒噢!”

    畅畅挤过来一个头,指着自己对言檬挤眉弄眼:“妈妈,那我呢?”

    言檬:“哥哥也很棒,一直在保护妹妹,但是下次不可以打架了,好不好?”

    畅畅当时一激动,忘了妈妈也在镜头后面看着自己,他点点头:“知道了。”

    酒酒又挤过来,拿出今天捡到的小海螺:“妈妈,酒酒今天捡到了这个,等我回来送给你,好不好~”

    言檬笑:“好,酒酒送的,妈妈都喜欢。”

    两个宝贝缠了言檬好一会儿,消停之后迟沉才得以有机会和言檬说上两句。

    他一手举着手机,一手把两个宝贝揽在怀里:“发布会怎么样?”

    言檬微笑回答:“挺顺利的,我在后台还偷偷看了你们的直播,没想到你做游戏那么厉害。”

    迟沉也笑,两人聊了几句孩子的情况,言檬交代海边昼夜温差大,不要让两个宝贝着凉。迟沉点头,看着屏幕眼神温柔下来:“他们两个都很想你。”

    言檬笑而不语,等着他的后半句。

    “我也很想你。”

    \"我也想你,老公。\"

    屏幕前的网友又猝不及防地被喂了一口狗粮……

    两个小家伙窜起来,送了她一个飞吻:“妈妈,等我们录完节目就回来了,你要在家等我们哦!爱你妈妈,晚安~~”

    言檬点点头:“晚安,爱你们。”

    迟沉:“晚安,我爱你。”

    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