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制出发这天,天刚亮,迟沉被闹钟喊醒。

    言檬在他怀里拱了拱,被窝下搂住他的腰,悄悄地说:“老公,我好舍不得宝宝啊。”

    迟沉亲吻她的额头:“乖,好好工作,我会照顾好酒酒的。”

    言檬眼中有氤氲的雾气:“要注意安全,酒酒不能受伤的。”

    迟沉笑问:“那畅畅呢。”

    言檬想了一下,说:“畅畅当然也不能受伤,但是男孩子,如果摔倒要告诉他坚强地爬起来。”

    迟沉掐了掐言檬的脸,呢喃:“听你这么说,好像没有不舍得我?”

    言檬抱紧他,头顶蹭着他的下巴:“不是的,我会想你的,很想很想的。”

    即使两个孩子已经大了,他们之家的感情一分也不曾少,亦如好酒,年份越久越香越醇。

    “好,放心吧,我会带好他们的,你工作休息的时候也可以看直播。”

    上午就要赶飞机去,迟沉起身准备把两个宝贝喊起床。

    酒酒胆小,还不敢一个人睡一个房间,言爸就给小宝贝买了上下铺的亲子床,畅畅睡上铺,晚上可以陪着妹妹。

    孩子的房间,随处可见毛绒玩偶,女孩子喜欢的芭比娃娃和粉丝送的Q版抱枕,只有一个面积不大的小角落才摆着一些男孩子收藏的漫威公仔和模型。

    房间大致都是按照酒酒喜好来布置的,这倒不是迟沉和言檬偏心,而是畅畅主动提出要把属于自己的那部分空间也让给妹妹。

    房间没有开灯,两个宝贝还在熟睡。

    迟沉拉开了窗帘,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房间明亮。

    畅畅听见动静就醒了,揉着眼睛坐起来:“爸爸,我们要出发了吗?”

    “对,起来自己穿衣服。”

    畅畅嗯了一声,乖乖从上铺爬下来,到衣橱里找衣服自己穿。

    女孩子要娇气些,酒酒有起床气,没睡醒心情不美丽,她倚在迟沉怀里哭哭啼啼,迟沉哄了好一会儿,她才肯起床穿衣服。

    “要穿很漂亮的裙子。”

    “早上想喝巧克力维他奶,好吗爸爸?”

    迟沉一边抱着女儿洗漱,一边由着她在怀里撒娇。

    吃完早饭,迟沉带着两个宝贝拖着行李箱出门,言檬把他们送上车,酒酒搂着妈妈的脖子有点舍不得。

    “妈妈,我什么时候能见到你?”

    言檬:“等酒酒完成任务就可以见到了,不过妈妈可以通过摄影机叔叔看见酒酒,所以酒酒要不要乖?”

    酒酒点头:“酒酒乖的。”

    言檬拍拍儿子的头:“和爸爸照顾好妹妹啊。”

    畅畅捏着小拳头:“好!”

    迟沉把行李箱放上车,回身搂住妻子,吻了吻她的唇:“放心吧,晚上给你打视频。”

    上了车,两个小朋友期待又兴奋,咿咿呀呀说个不停,把车上的导演和摄像都惹笑了。

    这次的录制地在海边某个小村落,大约两个小时的航程,到达现场之后直播就正式开始。

    这档节目在网上早有预热,起初粉丝们都不相信迟沉会带孩子来参加亲子综艺,还是两个宝贝都来!

    毕竟他这两年把两个孩子保护得很好,从来不让孩子露脸,所以有传言说他要来的时候,网友都是持怀疑态度的。

    节目组特意卖了个关子,节目播出前都没有官宣阵容,直到先导片播出,迟沉真的在嘉宾行列,粉丝差点哭出来,当年的男神都带着孩子参加节目,时光真的过得好快,我们终于可以见到畅畅女婿了!!

    先导片播出后,畅畅酒酒凭借超高的颜值和软萌的性格又俘获了一片妈妈粉,直播还没开始,话题已经被顶到了热搜前排。

    中午,迟沉带着两个宝宝出机场,在节目组的安排下坐上去现场的车。

    初秋,海边天气凉爽,但紫外线依然很强,迟沉在车上替两个宝宝抹了防晒霜,两个小家伙一路都没消停,对新环境感到新奇,趴在窗户,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四处看。

    下午一点,直播正式开始,直播间早就爆满,弹幕刷个不停。

    主持人站在美丽的海边等待着嘉宾,嘉宾依次登场,迟沉是最后一组上场的,车门一打开,大长腿点地,迟沉背上双肩包将酒酒从车里抱出来,酒酒张开双臂搂住爸爸的脖子,冲着镜头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

    直播间里的粉丝那个心哦,就像冰淇淋在夏天融化,全程姨母笑。

    太可爱了,太甜了,要知道酒酒可是这档节目里唯一的小女生,还长得这么好看,从此以后就是团宠了。

    弹幕:

    ——都别和我抢,这个儿媳妇我先预定了!

    ——“酒酒后援会”有没有,现在就建起来!

    ——对不起畅畅,本岳母还是准备生个儿子,毕竟你妹妹太可爱了!!

    迟沉抱着酒酒去提行李箱,车里,被爸爸遗忘了的畅畅,迈着小短腿扶着车门走下来,他四处打量着,想要感叹这边风景漂亮,又看见远处几组家庭已经集合完毕,有几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朋友在向他们这边看过来。

    他兴奋地拍手:“爸爸,我看见了!那里有小朋友!”

    “嗯,那我们快点过去,别让人家等太久。”

    迟沉提下行李箱,酒酒踢着小脚要下地:“爸爸,酒酒不要抱了,酒酒要和哥哥手牵手。”

    迟沉把女儿放下来,自己推着两个行李箱往前走,畅畅牵着妹妹,两个人屁颠屁颠跟在后面,畅畅还提醒妹妹小心沙滩上的石头,不要摔跤,画面温馨得不行。

    到了指定地点大部队会合,还是熟悉的画风熟悉的味道,在主持人开场之后,几组家庭互相做了自我介绍。

    来的几个爸爸都是演员,迟沉在娱乐圈这么多年,几乎都认识,倒是几个小朋友有些羞涩,酒酒看见人多就有些害怕,一直躲在爸爸身后,不敢说话,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说。

    畅畅拉住妹妹的手,向大家介绍:“我叫畅畅,这是我妹妹酒酒,她胆子有点小,但是她很可爱的。”

    其他几个男孩子看见小女生也很开心,冲酒酒眨眼睛、挥挥手,甚至有一个小男生过来想和酒酒握手,被畅畅给截住了。

    “你干嘛?你这样会吓到我妹妹的。”

    “我想和她打招呼。”

    “打招呼挥手就好了,握手不行。”畅畅把妹妹往身后护了护。

    弹幕笑疯了,畅畅这一看就是护妹狂魔啊,看来以后要娶酒酒不容易,不仅难过迟沉这关,还有个大舅哥畅畅!!

    但是,莫名好甜怎么回事,好想拥有同款哥哥,请问这样的哥哥是国家发的吗?

    几组家庭聊了一会儿,在节目组的要求下,几个小朋友需要把自己带来的玩具和零食上交。

    几个小朋友都不干了,捂着自己背包又哭又闹,畅畅作为小朋友中年龄最大的哥哥,带头打开自己的背包,把从家里带过来的小汽车模型都交到了节目组的篮子里。

    主持人看向抱着迟沉大腿眼泪汪汪的酒酒,问畅畅:“妹妹有玩具吗?”

    畅畅一脸严肃:“没有。”

    结果主持人吓唬酒酒:“酒酒有没有带玩具啊,不然一会儿叔叔检查出有小朋友没有上交玩具是要接受惩罚哦!”

    酒酒瘪着嘴,终于忍不住地哭出来:“不要拿走我的小熊!我不要和小熊分开。”

    迟沉无可奈何,蹲下身安慰:“酒酒,你看每个小朋友都交了,哥哥也交了,我们把小熊交上去,等过两天就能拿回来的好不好?”

    酒酒还是摇头,越哭越伤心,眼睛都要哭肿了。

    畅畅跑过去抱住妹妹:“不哭不哭,哥哥帮你和主持人商量一下,好吗?”

    他看向主持人:“这样,你们把我的小枕头拿走吧,不要拿妹妹的小熊,晚上没有小熊妹妹会睡不着的。”

    畅畅有一个小枕头,是从小睡到大的,每次离家出去旅游,言檬都会替他带上这个小枕头。

    主次人问:“那你没有小枕头怎么办?”

    畅畅抹了一把脸:“没关系,我是男孩子,我可以!”

    弹幕:

    ——我真的好酸啊啊啊!!我也想要一个这样的哥哥!!

    ——酒酒好幸福,有爸爸和哥哥两个人宠着。

    ——畅畅真的好暖,一看就是非常有责任感的男生,迟沉和言檬教育得好好。

    ——有没有一起组队偷孩子的??两个都太可爱了!

    ——亲,偷孩子犯法哦~~

    考虑到酒酒还太小,节目组最后答应把小熊留在她身边,畅畅的小枕头被节目组收走了。

    酒酒从背包里把小熊拿出来,塞进哥哥怀里:“哥哥,我们晚上一起抱着小熊睡。”

    畅畅不舍得自己的小枕头,又不舍得妹妹哭,点头:“好。”

    已经过了下午,几个家庭都还没有吃饭,节目组安排了一场游戏让爸爸们为孩子争夺做饭的食材。

    游戏很简单,节目组在沙滩上设置了几个关卡,最快通过的爸爸能获得最多的食材。

    一声哨响,爸爸们开始为孩子的午饭拼搏,小朋友在一边给爸爸加油。

    节目组分出两个屏幕,一个镜头关注着爸爸们的表现,一个镜头留给宝贝们。

    就在迟沉凭借超强的体力率先完成任务的时候,弹幕上却炸开了锅。

    ——迟沉,别跑啦!你快回头看你儿子!你儿子和人打架啦!

    ——哇,畅畅果然继承了爸爸的体力,这气势,打架没在怕的。

    ——怎么突然打起来了,发生了什么?

    在听到哭闹声后,节目组派人过来把两个小朋友分开,和畅畅打架的小男孩因为没有站稳摔倒在地,膝盖磕破了皮。

    迟沉闻讯,也顾不得挑选食材了,跑过来问畅畅发生了什么事。

    他表情有些严肃,畅畅在幼儿园这几年很乖,对待小朋友也很友好,从来不会打架,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

    “为什么和小朋友打架?”迟沉把畅畅拎到一边问。

    畅畅捏紧小拳头,因为生气,胸口还剧烈起伏着。

    “他想亲我妹妹!我不能让他亲我妹妹,我妹妹还小……”他越说越委屈,吸着鼻子哭出来。

    迟沉:“……”

    酒酒拉拉爸爸的衣角:“爸爸,不要怪哥哥好不好?”

    迟沉的心又软了。

    先动手打架肯定是不对的,迟沉带着畅畅去和那个小朋友道歉,畅畅虽然觉得自己维护妹妹没有错,但那个小朋友也的确是因为自己而受伤了,他心里有愧疚,主动提出把得来食材分一样给他。

    结束了游戏,每个爸爸抽取了今天要住的房子。

    迟沉拎着食材拉起酒酒的手:“走吧,我们去找房子,然后做饭给你们吃。”

    酒酒蹲在地上不肯走,垂着脑袋:“爸爸,酒酒累了,酒酒想要抱抱,好吗?”

    小姑娘在太阳底下站了一个多小时,又累又饿,完全走不动路了。

    迟沉把酒酒抱起来,拉过一个大箱子,回头对儿子说:“你去拉自己的箱子,就当是打架的惩罚。”

    畅畅也不抗议,乖乖地拖着自己的行李箱跟在爸爸后面。

    海边小村庄的路不好,畅畅走得艰难,好几个坎儿都是使了好大力气才过去的。

    迟沉拎食材的袋子破了个洞,小辣椒从洞里钻出来掉在地上,父女二人边走边聊,完全没有察觉。

    畅畅一个人在后面拖着箱子,还要替爸爸捡辣椒。

    好累哦~~

    弹幕:

    ——好心酸,但是我好想笑啊哈哈哈哈。

    ——畅畅好棒!是个小男子汉!

    ——畅畅:我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