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畅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长大的。

    言爸言妈得了第一个小外孙,自然是宝贝得不行,除了忙生意的事,基本上一颗心都扑到了畅畅身上,言梵这个儿子也不管了,反正他还没大学毕业,就让他自生自灭去吧。

    儿子出生那天,延迟夫妇在微博晒出孩子的小脚丫,粉丝们自发组建了“畅畅丈母娘官方后援会”,才几个月大的小宝贝在微博就已经拥有属于自己的超话。

    自此之后,言檬的微博成为一本堪称史诗级的母婴百科全书,每天都有沉迷和檬粉给她留言,和她分享一些照顾宝宝的经验。

    迟沉出去接活动,收到的礼物也都变成送给畅畅的,大多是玩具、小袜子、小衣服、早教音乐,竟然还有尿不湿,粉丝为畅畅的成长也是操碎了心。

    尽管从小在宠爱中长大,畅畅依然是一个很乖巧懂事的好孩子。

    迟沉和言檬很是注重孩子的家教,教他懂礼貌,尊敬长辈,不能因为爸爸妈妈是明星就产生优越感。

    畅畅很乖,哭闹都很少,家里的保姆说从来没见过这么好带的小宝贝,睡醒也不闹觉,小小的人儿默默在床上玩自己的脚丫,只有在饿了或者尿裤子的情况下才会嚎两嗓子。

    为了儿子,言檬在家呆了两年多没有出去工作,不过有保姆和言妈帮着照顾孩子,她还是有时间可以出新书的。

    两年写了三本书,堪称高产,弥补了檬粉见不到爱豆的心酸。

    转眼,畅畅三岁半了,到了可以上幼儿园的年纪,根据家委会的决定,畅畅将要开始他的求学之路,到小区对街的一家国际幼儿园上小小班,言檬也好复出拍戏。

    听到这个消息时,畅畅坐在玩具堆里搭积木,奶声奶气地问:“什么是家委会的决定?”

    迟沉替妻子挑选着复出的首部剧本,回答:“就是你妈妈一个人的决定。”

    畅畅从小最黏妈妈,妈妈的话他总是听的,但是幼儿园这三个字他还不理解是什么意思,又问:“那什么是幼儿园?”

    言檬整理着儿子的新书包:“就是一个有很多很多小朋友的地方,你们可以一起玩游戏、一起学习,畅畅喜不喜欢?”

    畅畅眼眸闪闪,他最近刚交了一个新朋友,是小区里的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姐姐,长得漂亮,畅畅很喜欢和她玩。

    他问:“都是桥桥姐姐一样的小朋友吗?”

    言檬:“当然,妈妈都打听好了,桥桥姐姐和畅畅一个班,到时候不仅有小朋友,还有老师,她们会带着你们做游戏,畅畅想不想去?”

    畅畅有些心动了,想到什么,又问:“那妈妈会一起去吗?”

    言檬摸摸他的头:“妈妈年纪太大了,已经上不了幼儿园了,妈妈要去上大人才能上的学校。”

    “什么学校?”

    迟沉笑了一声回答:“迟沉工作室。”

    畅畅半信半疑:“学校是爸爸开的?”

    言檬嗔怪地看了迟沉一眼,对儿子说:“对,你爸是里面的教导主任。”她拿起一本剧本,“你看,为了照顾畅畅,妈妈已经有这么多作业没有完成了,所以我们畅畅要乖,在幼儿园听老师的话,好吗?”

    畅畅一听要和妈妈分开,小嘴一瘪,委屈地往妈妈怀里钻:“畅畅不想和妈妈分开,畅畅想在妈妈身边,好吗?”

    言檬最受不了他这招,心立刻软了下来。

    迟沉放下手里的剧本,双手插兜从沙发上站起来,把畅畅从妻子怀里拉出来:“我们去楼上聊一聊。”

    畅畅最害怕爸爸严肃时的样子,迟沉不像言檬那样心软,原则性很强,对儿子有一套自己的要求。

    他像一条小尾巴一样地跟迟沉上了楼,十几分钟,畅畅跑下来自己收拾小书包,还要把自己喜欢的小玩具带去幼儿园。

    言檬又欣慰又奇怪,等迟沉下来,她把迟沉悄悄拉去一边,问:“你和儿子说什么?”

    迟沉神秘地笑笑:“暂时保密。”

    ……

    上学那天,迟沉和言檬一起送儿子去的幼儿园。

    早上起来,畅畅还因为要和妈妈分开而伤心,看见爸爸,揉了揉眼睛,乖巧地背上小书包上车。

    车开到幼儿园门口,言檬把儿子从车里抱下来,拍拍他的背,和幼儿园的老师打招呼。

    不远处有一个和他一样第一天来幼儿园的小朋友哭闹得厉害,畅畅有些害怕,怯怯地站在原地不敢进去,一双黑溜溜地大眼睛打量着里面的新世界。

    迟沉下车,摸摸他的头:“去吧,下午放学来接你。”

    畅畅眼眶泪水打转,仰着头看迟沉:“爸爸说话算数哦。”

    迟沉淡笑:“当然,只要你去上幼儿园。”

    畅畅攒紧小拳头,为了和爸爸的约定,他不能退缩。

    他下定决心般地和言檬挥手:“妈妈再见,畅畅要去上学了。”

    幼儿园老师都惊讶了,一般小朋友第一天上学都会抗拒,畅畅是第一个自己主动踏进幼儿园的宝贝,而且年龄还这么小。

    老师把畅畅带进教室,替他做日常卫生检查,结束后给了他许多玩具,让他先和其他小朋友熟悉一下。

    方才在幼儿园门口哭闹的那个小朋友也被老师抱了进来,他坐在畅畅身边依然止不住眼泪。

    畅畅看见他哭,也开始有些伤感了,他红着眼睛去扯他的手,安慰道:“你别哭了,只要我们在幼儿园里乖乖的,爸爸妈妈晚上就会来接我们了。”

    那小朋友咿咿呀呀地问:“那爸爸妈妈要是不要我们了怎么办?他们要是不来接我们了怎么办?”

    畅畅捏了捏衣角:“那我就去问老师借手机。”

    “打电话吗?”

    “不是,让老师帮我发微博,会有人来救我的。”

    他还有丈母娘后援会呢,她们不会允许爸爸妈妈不要他的。

    那小孩完全听不懂,揉着眼睛继续哭。

    ……

    言檬本来还担心畅畅年纪太小,在幼儿园不习惯,没想到下午去接儿子,他已经和幼儿园里的小朋友打成了一片,一上车就打开书包向爸爸妈妈炫耀。

    “妈妈你看,这个是桥桥送我的橡皮,这个是小邹邹送我的蜡笔,还有还有,这个是大班的倩倩送我的巧克力。”

    言檬:“让我猜一猜,这三个小朋友都是小女生吧。”

    畅畅眯着眼睛笑:“对的,都是小姐姐。我打算明天也送她们东西,妈妈,你说我送什么好?”

    迟沉开着车,轻哼了一声。这小子,才几岁,女生缘就这么好。

    回到家,畅畅很自觉地打开书包,说是要做老师布置的作业。

    他把卷卷按在沙发上,自己抱了一盒蜡笔,半跪在茶几边,对着卷卷涂涂画画了好一会儿,拿着自己的作品去找爸爸妈妈。

    “妈妈,你看畅畅画的好看吗?”

    言檬很认真地看了一眼,纸上什么颜色都有,线条弯弯绕绕,根本看不出形状,但为了不打击孩子的自信心,她还是夸奖道:“真好看,宝贝这是画的什么呀?”

    畅畅边欣赏着自己的作品边回答:“老师让我们画自己的兄弟姐妹,所以我就画了卷卷。”

    言檬:“……”

    突然有点儿心酸是怎么回事?

    畅畅把画放起来,想起什么走到迟沉身边:“爸爸,今天老师说我很乖,所以爸爸答应畅畅的事情可以实现了吗?”

    迟沉看着剧本,挑唇笑了笑,点头:“可以,今晚就准备起来。”

    畅畅高兴地手舞足蹈:“耶!我要有小姐姐了!”

    言檬一脸懵逼:“什么小姐姐,你爸爸答应你什么了?”

    畅畅:“爸爸说,只要我好好上幼儿园,就给我生一个小姐姐。”

    他拉着言檬的衣袖:“我今天问过我们班的小朋友了,胖胖有姐姐,沛沛也有姐姐,就我没有姐姐。妈妈,我想要一个姐姐,好吗?”

    言檬气鼓鼓地瞪了一眼迟沉,他竟然答应儿子这个?!

    迟沉笑着纠正儿子:“姐姐是没有机会了,妹妹倒是能考虑一下。”

    畅畅仰着头想了想,妹妹好像也不错,小小的,乖乖的,会像桥桥姐姐一样可爱,从此以后他就是哥哥了,他可以保护妹妹。

    他回答:“可以。”

    迟沉睨他:“如果想要妹妹,以后晚上就不可以再和妈妈睡了。”

    畅畅想问为什么,他每天不抱着妈妈、听她讲故事是睡不着的。

    迟沉冷冷睨他一眼,畅畅有些怕,怂怂地点头,告诉自己,为了妹妹,他可以的!

    他又说:“爸爸,畅畅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什么?”

    “今天胖胖告诉我,他是爸爸妈妈在垃圾桶里捡来的,桥桥姐姐说她是充话费送的,那我呢?”畅畅仰着小脑袋天真地问:“我是从哪里来的?”

    迟沉挑了挑眉毛,继续埋头看剧本,一本正经地回答:“你是买可乐送的。”【注1】

    言檬“噗”地一声笑出来,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畅畅追问:“为什么是买可乐送的?”

    迟沉面不改色:“因为晋江不让写脖子以下。”

    “那是在哪个超市?”

    “横店的超市。”

    畅畅似懂非懂地点头,他现在才知道原来买可乐会送小孩,原先他以为买可乐只会中再来一瓶。

    夜里,言檬哄完畅畅睡觉,拿了睡衣去浴室洗澡。

    刚要关门,一只手及时地挡在门上。

    “你干什么?”

    言檬害怕夹住迟沉的手,立刻松了门把手,握住他的手腕查看情况。

    迟沉顺势搂住她,把她往里面推了推,关上门,反锁。

    “没听见畅畅说吗?他想要个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