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结束之后,言檬和迟沉直飞爱尔兰度蜜月。

    说是蜜月,其实真正留给他们的二人时光只有一周。两人都是艺人,之前因为筹备婚礼导致行程积压,如今婚礼结束,有堆成山的工作等着他们回去完成。

    任凭李陌和裴虹使出浑身解数,行程都没有办法再往后推了,两人只好老老实实地回国投身工作,忙起来又是好几天才能见一次面。

    面对一大堆行程、赶不完的飞机,小喵每天想方设法激励言檬。

    小喵:“柠檬姐,大声地告诉我你最热爱的事情是什么?”

    言檬面无表情:“上班。”

    小喵:“那有没有更热爱的事啊?”

    言檬:“有,加班。”

    内心:死亡微笑.jpg,

    老子想休息!老子想放假!老子想度蜜月!

    放假是不可能放假的,在赶完一大堆通告之后,裴虹立刻又给丢了一堆剧本到言檬面前。

    随着《山河醉》和《深情拥抱你》的热播,影视公司向言檬发出了不少邀约,裴虹让她自己选择,言檬问了剧组的拍摄地,最后选中了一部古装剧。

    原因是拍摄地在横店,而迟沉最近正好也在横店拍摄一部古装悬疑剧,这样一来两人就可以在一起啦!

    裴虹本来想骂言檬恋爱脑,但是转念一想,这部剧的确是众多剧本中最合适的,人物设定和之前两部剧有很大的差别,前期单纯善良,后期会黑化,如果能演绎得好,对于言檬的演技来说也是一大突破,之后的戏路可以更广一些。

    迟沉拍戏就在隔壁,连酒店都包的是同一家。进组之后,言檬拒绝了剧组为她单独开个套间的好意,顺理成章地搬去和迟沉一起住。

    两人白天拍戏,夜里回到他们的小天地相拥而眠,彼此说着在剧组发生的趣事,或是言檬在拍戏时遇到瓶颈,迟沉也会适当地给予她一些建议。

    更多的时候,是迟沉在用实际行动告诉言檬,即使拍戏累了一天,他的体力依然很好。

    两人总是互相探班,如果一方有夜戏,只要另一方没有拍摄任务,都会过去作陪。久而久之和对方剧组都混得特别熟,让两个剧组的人都是又羡慕,又疯狂吃柠檬。

    下了几场秋雨,天气渐渐凉下来,言檬的戏份也接近杀青,但她最近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太好。

    昏昏沉沉的,早上起不来,到了剧组也只想睡觉。化妆能睡着,看剧本能睡着,只要没有她的戏份,剧务想找她简直轻而易举,角落藤椅上盖着剧本睡觉的保准是她。

    有好几次,导演看见她这种情况,都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言檬挠着脖子摇头。除了想睡觉,她没有任何别的感觉,她想也许是冬天快要来了的原因,她提前进入冬眠模式了。

    虽然嗜睡,拍戏还是不敢耽误的,幸好她最后几场都是家长里短的戏,台词也不难背,她坚持坚持终于都顺利完成了。

    杀青那天,言檬发了低烧,整个人乏得不行,中午剧组发盒饭她也没吃几口。

    小喵担心她这样身体吃不消,趁着言檬拍戏特意去隔壁商业街打包了一份汤面和一盒退烧药给她。

    没想到言檬看见汤面就皱起了眉头,捂着鼻子叫她拿开。

    “这什么味道啊,怎么闻着想吐啊?”

    小喵把面端起来,凑近闻了两口:“没有啊,这面没什么问题啊。”

    言檬撑着腮帮子,一副苦恼的模样:“我不想吃,你端走吧。”

    小喵劝道:“不行啊柠檬姐,你今天早上和中午都没吃什么东西,下午还要戏要拍,你哪有力气啊?”

    言檬哭唧唧:“可是我真的不想吃这个。”

    “那你想吃什么?我帮你去买。”

    言檬抿着唇,转溜几下眼珠:“我想吃原味薯片,花甲粉丝,麻辣小火锅,香辣烤鸡翅,绝味鸭脖,秘制卤猪脚,孜然烤鱼,水煮……”

    小喵听得眼睛直冒小星星,怀疑再不打住她,她能背一本菜谱下来,欲哭无泪道:“停!柠檬姐,你要的这些我到哪里去给你弄啊……”

    言檬有些沮丧:“啊,没有啊……那就算了吧。”

    小喵又说:“不过,我在步行街看见一家重庆酸辣粉,如果你要吃,我现在就去给你买。”

    言檬又恢复了眉开眼笑,听见“酸辣”两个字就想流口水,她点头:“好好好,你快去买,我等你啊。”

    小喵把口袋里的退烧药塞进她手里:“那我现在去,你趁休息赶紧把这药吃了,不然下午还难受。”

    言檬直说好,等小喵离开,正要打开药盒,就被导演喊去试戏,她匆匆忙忙地应了,把退烧药搁在一边。

    小喵买完酸辣粉回来,言檬就一直在拍戏,最后一场戏,导演要求颇高,演了好几遍都没让过。

    等到言檬拍完,酸辣粉也凉了,坨了。

    晚上剧组准备了杀青宴,言檬身体不太舒服,本来想借口推脱不去的,她现在只想回去好好睡一觉。

    可她是本剧女主,不去实在有点拂了导演的面子,还会给眼红她的人诟病,说她“耍大牌”、“仗着老公是迟沉”一类的话。

    她不喜欢这样,于是强撑着不适跟去了酒店。

    杀青宴定在当地有名的一家浙菜馆,剧组的几个导演和制片都是江浙一带的人,吃不了辣,点的菜都偏甜偏清淡,言檬一点儿胃口都没有,唯有服务员端上酸辣汤的时候,她才勉强喝了一碗垫了些肚子。

    好不容易舒服一点,桌上又上了一道香菇炖鸡,大碗上飘了一层厚厚的黄油,言檬胃里立刻翻江倒海,连抱歉都来不及说,就捂着嘴冲进了包间的洗手间。

    在坐的几位一脸莫名:“小言这是怎么了?”

    只有在剧里饰演言檬娘亲的一位前辈看出了些端倪,喃喃道:“小言不会是有了吧。”

    言檬冲进洗手间之后对着水池干呕了半天,她今天什么东西都没吃,什么也吐不出来,小喵着急地在外面敲门,问她有没有事。

    言檬用水冲了把脸,抬头看镜子时,自己脸色苍白,没有一点儿血色。

    她有些撑不住了,拧开门,问小喵借了手机,给迟沉打去电话。

    迟沉今晚没有夜戏,只要言檬要参加杀青宴,他拍完戏留在剧组和导演交流剧本,电话接得很快。

    “喂?”

    言檬声音带着哭腔:“老公,我很不舒服,你能不能来接我。”

    当一个女人有了依靠,任何柔软脆弱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都是他。

    “好,你把地址给我,我马上过来。”迟沉听出了她声音里的不对,今天早上出门,她人就有些恍惚。

    挂了电话,小喵扶着言檬坐到沙发上,喝了几口服务员送来的热水,人才算舒服一些。

    言檬让小喵去桌上把自己的手机和背包拿过来,她现在根本不敢再去看桌上那一堆菜,看一眼胃里就直犯恶心。

    迟沉来得很快,和在场的几位打了声招呼,说言檬不太舒服,把她带了回去。

    出门时,那位前辈借口去上洗手间,在门口叫住了迟沉。

    她笑得和蔼,提醒似地问:“小沉啊,言檬的例假是不是推迟了几天啊?”

    迟沉眸色沉沉复杂,很快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他算了算日子,言檬的例假的确推迟半月了。起初言檬还和他提起过这件事,以为是自己拍戏太累的缘故,一直也没放在心上。

    他想到上个月的某一次。

    他们做到一半才发现小雨衣用完了,下去买是来不及了,迟沉那个时候离开对言檬而言也是一种折磨。

    言檬缠着他,绕着他,娇媚的声音刺激着他。

    他弄在了里面。

    迟沉淡声和前辈说了声谢谢,重新搂过言檬,带她下楼。

    上了车,言檬就往迟沉怀里靠,小脑袋埋在他的颈窝里哼哼唧唧:“老公,我好难受。”

    迟沉用手心摸了摸她的额头:“有些烧。”

    小喵急急跟上车,说:“今天白天就开始烧了,我中午买饭的时候还给她买了退烧药。”

    退烧药?!

    迟沉心揪起来,直到听到言檬说:“我本来要吃的,导演着急找我,我放着放着就忘了。”

    迟沉心下一松,摸了摸言檬的脸颊:“还好没吃。”

    言檬扑闪几下睫毛,蹭得他下巴痒痒的,她问:“什么意思?”

    迟沉但笑不语,只交代宁浩,去医院。

    言檬一听去医院整个人就绷紧了,自从她和迟沉公布恋情之后,媒体隔三差五就要报道一次她怀孕。

    上次就因为她去医院检查身体,被一些无良狗仔拍到,说她去医院做产检,网上竟然一堆网友跟风相信,还有人故意P图把她肚子P大,说她已经有孕肚了,真是无聊死了。

    “我不想去医院,就是着凉了,没什么大问题,回去吃点药睡一觉就好了。”

    迟沉抓住她的手,吻了吻她的额头,温柔道:“乖,这次我们必须去医院。”

    到了医院,因为是夜里只能挂急诊,医生递给言檬一支体温计先让她坐着量体温。

    迟沉和医生低语了几句,医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又给她开了两张验血验尿的单子。

    一系列检查做下来,言檬已经困得不行,整个人都倚在了迟沉怀里。

    医生拿着单子看了几下,笑着对迟沉说:“你猜的没错,你妻子的确怀孕了。”

    言檬身子一颤,感觉搭在自己肩上的那只手用力握了她一下。

    她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结结巴巴问:“你说……我……怀怀……孕了?”

    医生:“照目前的检查结果看的确是这样,差不多有35天了。”

    回去的路上,宁浩和小喵高兴坏了,兴奋地讨论着要给即将到来的小宝贝取什么名字才好,是男孩还是女孩,两人争来争去,看上去比当事人还要高兴。

    言檬靠在迟沉怀里去看窗外流光溢彩的夜景,人还是懵的,讲不清是喜悦多一点,还是惊讶多一点。

    说实话,她没想过在25岁就做妈妈。

    在她从前的人身计划中,孩子应该是30岁左右才会去考虑的事情,但偏偏遇见了迟沉,他们相爱,计划脱离了轨道,所有的惊喜和意外都来得那么突然。

    或许她是没有做好准备的,但只要一想到这是她和迟沉的孩子,她就忍不住想要去保护他,去爱他。

    好好珍惜这个礼物吧,她对自己说。

    而某人,明显比她更要开心。

    迟沉虽然一路都没怎么说话,但言檬还是瞄见了他的手机屏幕。他在百度里搜索着“怀孕初期的症状”“如何照顾刚怀孕的孕妇”“孕妇饮食要注意些什么”以及……“孕期可以同房吗”。

    哼!你想都不要想哦!

    言檬还在犹豫要不要现在就把这个消息告诉爸妈,还是等回北京之后当面跟他们说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

    她整个人抖了一下,掏出手机,然而是裴虹打来的。

    她没有接,手机直接被迟沉从手里抽走。

    “喂,是我。”

    “嗯,杀青了。不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你都不用给她接工作了,后面的行程也要推掉。”

    “因为我要当爸爸了。”

    “告诉大家,这个月的奖金每个人涨半分之五十,就说有喜事。”

    言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