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相聚总是分外开怀,饭桌上有说有聊,这场婚前聚会进行得相当愉快。

    酒饱饭足,游启嚷着要迟沉接着开下半场,他今天在这附近游荡了一圈,把周围环境摸了透。

    这酒店出门就是大海,那边有个热闹的沙滩吧,身着比基尼的大胸妹不少,迟沉这种已婚人士是去不了了,但对于他们三个连对象都没有的伴郎来说,无异于天堂。

    在国内碍于艺人的身份,做什么都束手束脚的,这次难得出国玩一趟,沙滩吧上大多又是外国旅客,当然要好好放松放松。

    提议一出,陆屹燃举双手双脚赞同,还冲在坐的几个伴娘笑语晏晏:“你们不介意的话一起去啊。”

    楚晗丢了一个白眼,以她现在的特殊情况,能站立行走就不错了,还喝酒泡吧,要她的命吧。

    她连连拒绝:“不去不去。”

    徐愿的兴趣爱好和几位男士不一样,巴厘岛的风景、游玩项目,甚至美食都很吸引她,但是沙滩吧,不好意思,完全没有兴趣,还不如去体验一场舒适的SPA,更让人舒心。

    陆屹燃目光瞟向正在剥虾的戚晚,比起楚晗和徐愿,他更期待她的加入。

    从戚晚一进门时,游启就注意到她了,戚晚今天穿了一件修身的法式连衣长裙,裙摆高开叉,走路时隐约可见她白皙修长的大腿,这身材,要是换上比基尼别提有多劲爆了。

    “你呢,去吗?”他问。

    戚晚想起自己那酒品,再也不敢在外面乱喝酒了,摇摇头:“不去,我今天赶飞机有点累了,一会儿去找我朋友。”

    陆屹燃脸上有明显的失望。

    讨论来讨论去,一场有美女有帅哥的集体活动,变成了迟沉对他四个单身伴郎的友情关爱项目。

    迟沉说:“你们去,费用我全包。”

    游启畅快地打了个响指,大笑:“我沉哥就是痛快!”

    迟沉抿唇浅笑,放下酒杯,用纸巾擦了擦手,拿出手机将策划公司发给他的婚礼流程表发到了群里。

    “不过在你们去沙滩吧之前,先把正事商量一下。”

    婚礼是普通流程,仪式和接亲都在酒店进行,少了很多繁琐的程序,伴娘和伴郎的任务也相对简单。

    陆屹燃扫了一眼酒桌,只是三个伴娘,问:“不对啊,你们伴娘是不是还少一个?”

    言檬接话:“对,还有一个是周晨爽,你认识的,之前和我们录过节目的。她飞机晚点了,刚才还给我发微信呢,应该就快来了。”

    说完,她明显感觉到孟峻哲夹菜的动作顿了一下,收回筷子,菜也不吃了,低下头去看了一下手机,犹豫一会儿,又按了锁屏。

    言檬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突然有些可惜,看来上次醉酒事件过后,周晨爽和孟峻哲之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半晌,孟峻哲才开口:“她从哪里过来?一个人?”

    “她最近在香港拍戏,直接从剧组赶过来的。”言檬吐了吐舌头,“至于是不是一个人,我忘记问了。”

    孟峻哲听完,眼帘微垂,沉了一口气站起来:“不好意思,我出去打个电话。”

    他走到门口,刚拉开包间的门,周晨爽正好出现,手在举在半空中,做要敲门状。

    两人视线相撞,表情都是一僵,心跳漏了一拍。

    周晨爽眼底有闪躲,收回错愕的视线,侧过身给他让路,轻声问:“你要出去吗?”

    孟峻哲默默把手机放回口袋:“不用了。”转身走回自己的座位。

    周晨爽在心底唏嘘,她怎么可以这么怂!简直怂得不要不要的!

    孟峻哲的转身,让大家看到了周晨爽的出现,言檬起身对她招手:“说曹操曹操到,这下人终于到齐了。”

    她向大家介绍完周晨爽,让服务员加了一个位置。

    周晨爽和在坐的几人打了招呼,大多都是圈内人,都是相熟,一下子又恢复了眉开眼笑。

    言檬问:“还没吃饭吧?我们没等你,这菜都吃都差不多了,要不加几个?”

    周晨爽坐了五个多小时的飞机,又碰上延误,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她打开新餐具就开吃,坐上还有几个没怎么动过的菜,她吃得津津有味。

    “不用不用,我有这几个菜够了。”

    “可是……”

    言檬正要说话,对面传来一声清冷的男声,是孟峻哲。

    “加几个吧,菜都冷了,吃了胃痛。”

    他打了响指招来服务员,点了几个热菜和暖胃的汤。

    他记得之前他们还有联系的时候,她和他提过一嘴,她的胃不太好。

    周晨爽眼底泛起涟漪,咬了咬唇,连抬头看他的勇气都没有,低声道:“谢谢。”

    言檬察觉到两人之间关系微妙,在迟沉递给她几个眼色之后坐回了他身边。

    她凑近迟沉耳边:“你觉不觉得这两人怪怪的?”

    迟沉吻了吻她的脸颊:“他们之间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好了,你现在最要紧的,是做我的新娘。”

    言檬去咬杯中的吸管,耳尖不由地热了起来。

    他们这般亲密的模样被游启和陆屹燃看在眼里,大呼太腻了,就是在虐他们单身狗啊,两人吃饱喝足,嚷着要去赶紧去沙滩吧潇洒潇洒,要是去晚了,就没有好位置了。

    游启问丁瓒:“阿瓒,你去不去啊?”

    丁瓒还在犹豫要不要答应,就听见戚晚冷笑一声:“呵,好啊,一会儿我和南烟也去沙滩上转转,说不定还能偶遇你们呢。”

    丁瓒瞬间没了同去的想法,他和易南烟目前也出于微妙状态,他正在努力让南烟对他改观,要是被她撞见自己去看沙滩吧的比基尼美女,等于他在她心里被彻底判了无期徒刑,这太不划算了!

    他摇头:“哎呀,我不去了,我一会儿陪她去找南烟。”

    戚晚笑:“可人家没说要见你啊。”

    丁瓒咬牙:“我要见她行了吧。你管好你自己吧,她可没你这么多坏心思。”

    陆屹燃和游启嫌两个人没意思,死活又要拉上孟俊哲,他们寻思丁瓒是有管住他的那个人了,可孟峻哲没有啊,总不会拒绝的。

    孟峻哲看了一眼埋头吃饭周晨爽,眯了眯眼睛,起身:“好。”

    三人离开后,戚晚和丁瓒也走了,紧接着徐愿要去泡SPA,楚晗太难受要回去休息,只剩言檬他们夫妻二人和周晨爽。

    包间空了之后,周晨爽就放下了餐具,没有再吃下去的欲望。

    迟沉看出周晨爽心里有事,拍了拍言檬的肩膀,站起来:“我去买单。”

    言檬坐到周晨爽身边,什么也不问,她知道等周晨爽缓过劲儿来了,便会主动跟她开口了。

    好一会儿,周晨爽才吸吸鼻子,哑着嗓子说:“上次喝醉酒之后,我和他就再也没有过联系了。”

    言檬微微惊讶:“为什么?”

    周晨爽摇头:“你知道的,那天我喝得烂醉如泥,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清醒之后,我一直担心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过分的举动,所以一直没敢找他。可是……我不找他,他也不找我了。”

    言檬皱眉,觉得事情不应该是这样,刚才孟峻哲在桌上的表现,看上去并不是不在乎周晨爽的。

    周晨爽又说:“我猜想,可能是我那天真的说了什么话,让他决心要远离我吧。”

    “什么话?”言檬说:“你那天不是就想告白了吗?”

    “如果我真的告了白……”周晨爽的语气有些沮丧,“那他的态度已经够明显了。我这个人脸皮虽然厚,但也不至于一直缠着他。”

    言檬沉默,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女孩子都是一样,瞧着大大咧咧,其实心思都是敏感的。

    她说:“你以前可不这样,你想想你冲到我们剧组探班那天,多勇敢啊。”

    “可是喜欢一个人的心思,总是胆怯和自卑的。”  周晨爽苦笑,“我想开了,这种事,就顺其自然吧。如果他真不喜欢我,那我也会祝福他,大不了换个目标呗。”

    言檬揉揉她的头,有些心疼:“你倒是想的开。”

    周晨爽嘿嘿地傻笑,眼眸却是晶亮的。

    *

    夜里,迟沉把言檬送到房间门口。

    “明天婚礼的流程你不用担心,策划公司会有人提醒你。不过你得早起,化妆师天亮就会过来。”

    “知道了,我今晚会早点睡的。”

    他们今晚都喝了一点酒,微醺,情意也浓了。

    开门之际,迟沉搂过言檬的细腰,嘴唇贴近她的耳廓:“要不我在明天天亮之前再回自己房间?”

    言檬当然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娇笑着,不说话,拿出房卡开门。

    迟沉当她默许,挑唇跟了进去。

    刚要关门,对面房间的门“啪”地一声打开,言妈和言爸就住对门,听到门外有动静,言妈特意出来叮嘱:“今晚可不许住一起啊!”

    迟沉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英雄气短,在言妈直勾勾地眼神中从房间里退了出来,言檬站在客厅里,有些得意地朝他摇手:“晚安~~”

    迟沉无奈:“……晚安。”

    梳洗完成之后,言檬躺在床上迟迟没能入睡。

    每个女人都会期待自己的婚礼,她也一样。她幻想着明日的场景,不由地又紧张起来。

    她终于要嫁给他了啊。

    第二天天不亮,言檬就醒了。事实上她都不确定自己这一夜到底有没有睡着。

    看了看时间,化妆师应该快过来了,她下床洗漱,敷上面膜,从冰箱里取出前一夜放进去的两个金属勺子,坐进沙发,双眼微闭,将两根冰冷的勺子覆在眼周。

    这个方法还是戚晚教她的,说可以消除眼部浮肿,她试了几次,的确有些用。

    勺子回归体温,脸上的面膜也到了时间,言檬拍拍脸上的精华让其吸收,做完脸部按摩,化妆师和婚礼跟拍也就到了。

    化妆师以为言檬起不来,特意提早了一些过来叫她,没想到打开门,言檬已经收拾好了自己,只等着她们来化妆。

    新娘的妆容精致且复杂,还要根据不同款式的婚纱搭配不同样式的发型,最耗时间。

    化妆师先给言檬盘头发,这样言檬可以先吃点东西垫肚子,新娘在婚礼这天是最累的,饿着肚子可不行。

    盘好头发,四个伴娘也就过来了,几个人一边互相帮忙化妆,一边讨论着一会儿接亲要拿什么方法整蛊新郎和伴郎。

    楚晗不知道从哪变出一大堆道具,有指压板,有唇印卡,还有天鹅裙、兔耳朵,全都是用来整蛊用的。

    几人笑得前翻后仰,徐愿说:“行啊你,还准备了这么多东西,我想着几个男明星被整的样子都觉得好笑!”

    楚晗:“还有呢,还要藏婚鞋,我已经想好了,用胶带绑在我的腿上,裙子一遮保准他们找不到!”

    戚晚竖起一个大拇指:“绝!”

    时间差不多,言檬的新娘妆也化好了,化妆师替她换上出门纱,和几个伴娘在房间里拍了几套照片。

    到了接亲环节,客厅聚了不少亲朋好友,楚晗把言梵拉进房间,替他安排地明明白白的。

    “我跟你说,一会儿你就守着这扇门,说什么也不让他们进来。”

    言梵:“不进来我姐怎么嫁的出去?”

    楚晗:“你傻呀!不能让他那么轻易娶到你姐!”

    言梵呵呵:“证都领了。”

    楚晗气得和言檬抱怨:“你弟这是多怕你嫁不出去啊?”

    言檬笑而不语,只有她知道,言梵刚才在角落偷偷红了眼睛。

    他们姐弟两从小没少打架吵架,但感情终归是好的,言梵替姐姐感到开心,可也是那样舍不得她。

    到了接亲的环节,迟沉手握捧花,带着伴郎团在外头敲门。

    本来说好要给接亲制造难度的,千万别轻易给他们开门,结果迟沉在门外温柔地喊了几声“妈妈”“爸爸”,言妈爸妈立刻就倒戈了,让他们顺利进到房间里面。

    房间的门由言梵和伴娘守着,这次没那么容易,几个伴郎什么招数都用了,红包塞了好几个,就是不给开门。

    言梵在门后嗷嗷叫,递进来的红包都被几个伴娘抢走了,他什么都没有。

    正抢着,手机收到了迟沉的转账消息。

    他睁大眼睛数:“个十百千万……卧槽!你们都别拦着我!我要给我姐夫开门!!”

    “……”

    进到房间,伴娘开始出各种招整蛊伴郎,找婚鞋,让丁瓒穿上草裙舞带兔耳朵给大家跳舞,还要发朋友圈。

    又让游启和陆屹燃在指压板上踩爆气球,让迟沉在几个唇印中找出言檬那个。

    大家笑着,闹着,气氛好不欢乐。

    迟沉费了好大功夫才找到婚鞋,替言檬穿上,单膝跪,柔声问:“檬檬,嫁给我好吗?”

    言檬眼睛眼弯弯,头点:“嫁嫁嫁!”

    “……”

    戚晚:“你能不能矜持一点!”

    言檬:“不行啊,万一他后悔怎么办?”

    引得旁边的人捧腹大笑。

    迟沉把言檬从床榻上抱起来,就算接亲成功,他高兴地喊了一声:“结婚去了!”抱着他的新娘出了门。

    伴娘伴郎跟在后面,人群中不知道谁吼了一嗓子:“伴郎伴娘也要抱!成双成对才好!”

    这话一出,陆屹燃立刻来了精神,首先扑向他的心仪目标戚晚。

    戚晚躲闪及时,提着裙摆跑到丁瓒身边:“阿瓒!救我!”

    丁瓒眼疾手快地抱起戚晚,制止住了陆屹燃:“别,你想对我妹妹干什么?”

    实则他也危险,南烟就在旁边,他还能抱其他伴娘不成?

    陆屹燃灰溜溜地走开,正好徐愿从身旁经过,趁她一个不注意,把她横抱起来。

    还剩两对,周晨爽摸不清楚孟峻哲的想法,怕大家都尴尬,索性快步更在新郎新娘身后,假装不知道后面在发生着什么。

    走到酒店的楼梯口,她提起裙摆正要下楼,手臂忽而被人拉了一下。接着,腰上一紧,身子一空,整个人被人抱了起来。

    她尖叫了一声,回头时长发拂过那人的脸颊,他微微皱眉,颠了颠怀里的女人,沉声:“抱紧。”

    周晨爽看见了孟峻哲的侧脸,惊讶地发不出任何声音,脑子就像忽然短路,再也开机不了了。

    她痴痴地看着他,感受他胸口的跳动,感受他下台阶时的颠簸。

    孟峻哲平静地正视前方,嘴角慢慢弯起好看的弧度。

    游启稍微慢了那么一步,三个伴娘都被抢了,游启看了一眼楚晗,欲哭无泪:“你们为什么把重量级选手留给我!!”

    楚晗气得上去拧他的胳膊:“你说谁重量级,我为了当伴娘还瘦了10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