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檬睡醒,身边空荡荡的,迟沉已经不在身边。

    被褥下的她还光不溜秋的,她抱着被子坐起来,揉揉发酸的腰,眼神在房间里寻找自己的衣物。

    然而,没有。

    她之前洗完澡,要换的衣服还在衣帽间,那条可怜的浴巾也被迟沉扔在书房了。

    幸好,床头柜上有一件折叠好的干净T恤,迟沉的。言檬没多想,拿起来套在身上。

    男人的身材高大,宽大T恤穿在言檬身上恰好遮住她的腿根,露出修长白皙的大长腿。

    她赤着脚在房间找了一圈,拖鞋也没有,所幸是夏天,也就这样光着脚下楼了。

    楼梯上就听到迟沉打电话的声音,他说了个时间,应该是让宁浩过来接他。

    言檬走下去,脚步很轻,几乎没有声音,她从后背环住他,脸和身子都紧紧贴着他。

    迟沉怔了一下,微微侧头看了她一眼,蹙眉结束了通话。

    他转过身去,挑眉打量着言檬这身装扮,摸摸她的脸:“喜欢穿我的衣服?”

    “才不是,”言檬嘟嘴,“是房间里只有你的衣服。”

    迟沉吻了吻她的额头,弯腰把她横抱起来“怎么不穿鞋。”他坐在沙发上,言檬坐在他腿上。

    “我没找到,好像被你脱在书房了。”

    迟沉在她腰上掐了一把,笑:“怪我?”

    言檬哼唧一声,勾住他的脖子,倚在他怀里撒娇:“马上就要去工作了吗?”

    迟沉点了一下头,“嗯,宁浩已经过来接我了。要做造型,得早点过去准备。”

    “那发布会多久结束?你晚上什么时候到家呢?”他们分开太久,迟沉昨天才刚从外地飞回来,她一点儿也不想和他分开,一分一秒也不行。

    “不知道,发布会是晚上八点才开始,估计得很晚结束。晚上你要一个人在家了,会害怕吗?”迟沉温柔地问。

    言檬抬头笑盈盈地说:“如果我说会,你会带我走吗?”

    “你想去?”

    言檬诚实地点了点头,“远远地看着你行吗?我好久没去给你应援了。”

    迟沉皱了皱眉,“在家里看着我不是一样。”让她一个人在人群中,他总是不能放心。

    “那怎么一样,你不知道那种和粉丝一起为你摇旗呐喊的感觉,我们从四面八方而来,只为汇聚一个名字在一起,看着台上的你,我们就能无比幸福!”

    迟沉揽过她的腰,低声说:“可你不仅看过台上的我,还看过床上的我,不幸福吗?”

    言檬红了耳尖,手在他的腹部拧了一把。拧不动,腹肌太硬。

    她最终也没说服迟沉带她一起去活动现场,尽管她妆也化好了,衣服也换好了,宁浩一来,迟沉还是把她挡在了门后。

    他吻了吻她的唇角,“乖,我结束就回来,你自己记得吃饭。”

    门被关上,言檬哭唧唧地听见汽车扬长而去的轰鸣声,一个人默默在房间抓狂。

    她倒在沙发上刷微博,超话里已经有好几个大粉在为今晚的活动预热,她们晒出现场照片,还发了举着灯牌的自拍,第一排的位置,可以近距离看见在台上发光的迟沉啊。

    心痒难耐,超级想去应援,言檬终于坐不住,掏出手机给小喵打了电话。

    “小喵,你现在过来接我好不好?”

    “啊?柠檬姐你要去哪里啊?”

    “你来了就知道了,记得带好你的工作证啊。”

    挂了电话,言檬上楼重新乔装打扮。她带了帽子和口罩,找出一副框架眼镜戴在脸上,整张小脸被遮得严严实实。

    她又去书房挑了一块最大号的灯牌,塞进双肩背包,准备偷偷溜进发布会现场。

    接她的车子很快来到家门口,言檬打开车门坐上去,报了个地址,冲微微吃惊的小喵抛了个媚眼:“怎么样?认得出来是我吗?”

    小喵:“柠檬姐,你这是干嘛呀?大夏天的,你捂成这样不热吗?”

    她的确是热,帽子下的刘海没一会儿就湿了,口罩更是闷得不行,不过为了能够顺利应援,她也只好拼了。

    “你就说能不能看出是我?”

    小喵左看右看,迟疑地回答:“好像……认不太出来。不过熟悉你的人,仔细看还是能认出来的。”

    言檬笑笑:“那就没事。”

    现场灯光暗着呢,粉丝的注意力都在台上的迟沉身上,谁关注她呀。

    傍晚堵车,她们的车在路上堵了半个多小时,赶到会场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言檬摇下车窗,贼溜溜地一双眼睛向外打探。

    粉丝差不多已经入场,门口只剩几个高大的保安。

    她扶了扶镜框,把帽子和口罩都捂严实了,对小喵伸出手:“工作牌给我。”

    小喵慢吞吞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吊牌:“你要我的工作牌干什么?”

    言檬拿过来,挂在脖子高兴地上晃了晃,打开车门,下车!

    她对小喵说:“你不用等我了,先回去吧。”

    “柠檬姐,柠檬姐你去哪?”

    小喵在身后压低嗓子喊她,言檬头也不回,蹦蹦跳跳跑到入场口,黑着脸保安一把将她拦下:“小姑娘,你入场证呢?”

    言檬笑嘻嘻地回答:“大哥,我没有入场证,我是迟沉工作室的员工,我们老板落东西了,我给他送过去。”她举起脖子上挂的工作证,“你看,是迟沉工作室没错吧。”

    保安看了一眼,的确和刚才迟沉身边的几个工作人员证件一样,摆摆手,放她进去了。

    “后台在左边,你们工作人员往那边走,另外那个方向是观众的,你别走错了。”

    言檬甜甜地道了谢,进了门,直接钻进了观众入场口。

    这是一款手机发布会,会场很大,能容纳几百人,里面已经熄了灯,言檬一进去就被闪闪发光地灯牌震慑住了,她不服气地从包里掏出自己的灯牌晃了晃,哼,我也有!

    她来得晚,主持人已经在台上开场,介绍公司历年以来的产品和进步。

    她沿着座椅一直往里走,最后边的角落有一个不起眼的空位置,她坐了过去。

    旁边的姐妹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继续举高灯牌等待迟沉出场。

    台上主持人请出迟沉,迟沉握着话筒从侧边上场。他今天穿了一身藏青色西装,里面的衬衫扣子扣到了最上边一颗,看着有些热。

    言檬知道他为什么扣得那么严实,他的锁骨上有她下午留下的痕迹,和她脖子上一样,那是她的还击。

    迟沉站定,挥了挥手和粉丝打招呼:“Hello大家好,我是迟沉。”

    现场瞬间沸腾,沉迷们一个个嘶哑着喉咙呐喊:“老公!!!啊啊啊!我老公好帅啊!!”

    “是我老公!!都不要和我抢!!”

    言檬也不吃醋,只是那声老公喊地比她们更用力。

    在家时,她其实没有这样喊过他,他们都喊对方的名字。如果迟沉知道她在人群中是这样疯狂喊他老公,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八成是得意的吧。

    迟沉在台上和主持人互动,每说一句话就引来场下女孩一片尖叫。

    言檬拿出手机拍照,她离得远,现场光线又暗,拉近了焦距像素还是有些模糊。

    她骂了句破手机,发誓回去就要换迟沉手上同款手机,多少万像素来着?

    对,4000万像素!爱豆怎么拍都好看!

    新品发布会的内容有些无聊,其实迟沉没说太多话,就是来站台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品牌商在向观众介绍产品,而迟沉就安静地站在旁边,什么也不说,粉丝也愿意看他。

    两个小时的发布会结束,场下不少沉迷的嗓子都喊哑了。主持人给迟沉递上自拍杆,让他用新手机和现场的粉丝来一张大合影。

    最后几排的姑娘一个个都站了来,生怕入不了镜。言檬没打算拍合照,她趁着这个时候没人注意,偷偷从旁边的安全通道溜出去。

    从发布会现场出来,不一会儿就收到了迟沉发过来的微信。

    ——睡觉了吗?

    言檬回:没有,在等你呢。

    迟沉:我这边结束了,应该一个小时后能到家。

    言檬回:好。

    收好手机,她打算给他一个惊喜,凭着工作室的工作证顺利溜进后台,又问了几个工作人员迟沉休息室的所在。

    摸到休息室门口,只见迟沉被品牌商的一些工作人员围在中间要签名,都是一些年轻的女孩子。

    迟沉一个一个耐心签完,结果人越聚越多,宁浩挡都挡不住。迟沉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眉头,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下笔的速度加快了不少。

    言檬也跟着调皮地挤上去,拿出包里一直备着的迟沉照片递上去:“迟沉,能给我签个名吗?”

    人太多,她的声音也被压了下去,直到前面有人拿了签名离开,她才稍微凑近一点。她又说了一遍:“迟沉,能给我签个名吗?”

    迟沉抬头瞟了她一眼,礼貌地接过她手里照片,刚要下笔,手不由一顿,再次抬眸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言檬看着他,眼睛兴奋地挤在一起。

    迟沉勾了一下嘴唇,不置一词,在照片背面写了几笔,还给她。言檬拿回来说了句谢谢,拨开人群走出来,一个人贴着墙边欣赏迟沉给她的TO签。

    ——乖,回家给你签,等我。

    与此同时,自称全国第一狗仔的伟伟在微博上给大家曝出三个猛料:1.某个一线男星恋爱了,女友是工作室旗下的新晋小花,合作过电视剧,上过综艺,大家可以猜一猜。

    2.两人目前感情很好,见过父母,并且同居了。

    3.周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