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今天被锁了大半天,搞得没心情码字,今天更新又拖到这么晚。

    上一章的内容有删减,为了补字数,末尾加了新内容,没有看到的小可爱可以再返回看一下末尾。

    还有就是上一章被删减的内容放在微博了,想看的小可爱可以去我微博找。

    动作要快,就放几天哈,微博ID就是笔名。

    晚安呀~

    --------------------------------------------------------------------------------------------------------------

    旗袍店装修得诗情画意,两边墙上挂满了别具韵味的旗袍,或清雅或复古或高贵。言檬一进门就忍不住叹息,这家店从外面看起来的确太不起眼,可这里边却是别有洞天。

    “这些旗袍太漂亮了。”言檬看了一圈,轻声感叹一句。

    店里的收银台,一位优雅的中年女人抬头,礼貌地询问:“两位是要订做旗袍吗?”

    言檬收回视线,茫然看着迟沉,目光里也有疑惑。

    迟沉摘下帽子,拨了一下头发,对那女人微微一笑:“凌姨,是我。”

    凌姨怔了怔,走近打量了迟沉片刻才恍然道:“哎呀,是迟沉啊,好多年没见你,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

    迟沉:“好久不见凌姨,你过得好吗?”

    凌姨笑眯眯的:“还是那样守着这个店呗,有什么好不好的”她的视线转向言檬:“这位是?”

    言檬从他们简短的对话中听出这位老板娘是迟沉相识多年的长辈,连忙走上前向她伸了手:“阿姨你好,我是言檬。”

    凌姨握住她的手,笑语盈盈:“你好你好。”她朝迟沉使了个眼色,问:“女朋友啊?”

    迟沉点头,搂过言檬的肩膀,“要结婚的女朋友。”

    凌姨不禁多看了一眼害羞的言檬,“长得真好看。”

    自从迟沉去国外念书之后,她没再见过他几次,但她对迟沉还是了解的,他见过章蕴和迟峰失败的婚姻,对待感情更加谨慎,他能把言檬带到自己面前,足以说明他对这段感情的认真。

    迟沉一点也不懂谦虚:“我也觉得。”

    凌姨问迟沉:“所以,你这次带女朋友来是要给她订制旗袍的?”

    言檬摆摆手:“不是的阿姨,不是给我,是给我妈妈的。她今天过生日,所以我们想送她一件礼物。”

    凌姨“哦”了一句,问了言妈的身高、体型和她喜欢风格,根据言檬所表述的,在衣柜里挑了两件比较适合言妈的旗袍,“喜欢哪一件?这两件都有你妈妈的尺码。”

    言檬端详了许久,最终挑了一件斜襟兰花手工刺绣旗袍,这是言妈会喜欢的风格。

    凌姨直夸她眼光好。

    凌姨去后面仓库找言檬要的码子,言檬偷偷问迟沉:“你怎么认识凌姨的?”

    迟沉手指拨弄着衣架上的旗袍,看中一件款式不错的,拿出来对着言檬比了比,漫不经心地回答:“我妈爱穿,凌姨和她以前是旧识,她很多旗袍都是凌姨给她做的。”

    言檬点点头,若有所思:“难怪了……”

    她记得章蕴的确爱穿旗袍,不久前还有营销号发了微博,盘点娱乐圈穿旗袍最有风韵的女明星,已经隐退的章蕴就在名单之内。

    迟沉又拿了一件,问:“这两件,哪件好看?”

    言檬看了一眼,指着他左手上的那件,“这件吧,清新淡雅,挺好看的。”

    “行。”迟沉把那件放在了一边,又去收银台边找了纸和笔,弯着腰飞快写些什么。

    “你在写什么?”言檬凑过去,好奇地看了瞟了一眼,被他手一挡,一个字都没看见。

    她嘟嘴:“小气鬼。”

    迟沉:“乖,过些时间你就知道了。”

    又等了一会儿,凌姨拿着旗袍走出来,她店里是做高档定制的,包装也一点不含糊,精致的礼盒别有一番格调。

    迟沉掏出银行卡付款,凌姨说什么都不肯收,但迟沉坚持:“别这样,凌姨,我还要找你再订做一套,你不收钱,我都不好意思要了。”

    凌姨没办法,给他打了折扣。

    迟沉在刷卡票据上签名,递还给凌姨时手里还夹着另外一张小纸条。

    凌姨打开看了一眼,眉毛一挑,指了指某处:“那件?”

    迟沉点头,“她的尺码在上面。”

    凌姨把纸收好,低声问:“带给你妈妈见过了吗?”

    迟沉冷笑一声,“她都多少年没回国了,怎么看?”

    “她没回国,你们可以去法国找她呀。”凌姨耐心地劝着迟沉:“我知道,你们母子之间有隔阂,但她到底是你妈妈。你既然打算和这姑娘一直走下去,就该带去给她看一眼的,这是基本的尊重。”

    迟沉垂着眸,把卡收好,抬头笑:“凌姨,我们着急赶回家吃饭,就先走来,下次再来看你。”

    说完,拍了拍正在翻旗袍图册的言檬,牵起她的手:“凌姨,我们走了。”

    言檬放下图册,也乖乖地和凌姨道别:“阿姨再见。”

    凌姨微笑冲言檬摇手,在他们转身之后叹息一声。

    这孩子。

    夏天的天气变幻莫测,从旗袍店出来,外面的天色变得灰蒙蒙的,远处有黑云,像是要下场大雨。

    迟沉搂着言檬上了车,跟着导航开上最近的一条路,终于赶在大雨落下之前回到了言家。

    言家的大门迟沉是熟悉的,他不是第一次来了,这一次换了种身份,让他觉得这里格外的亲切。

    言檬按响家里的门铃,言妈很快过来开门。

    “妈。”言檬喊她。

    “哎。”言妈应下,一见到迟沉,原本无所谓的脸上转而眉开眼笑:“哎呀,迟沉来了,快进来快进来,外面下雨了吧?有没有淋湿啊?”

    迟沉回答:“没有,我们赶得巧,雨还没下。”他把手里旗袍递到言妈眼前:“伯母,生日快乐,祝您身体健康。”

    言妈接过,打开看了一眼,欢喜得不得了:“给我买什么礼物呀,还是这么漂亮的旗袍,我都上年纪了,哪穿的出去啊。”

    言檬眯眯眼睛,她妈妈这是典型的口嫌体正。她那爱美的心啊,和年轻女孩子相比只会有过之而不及。

    迟沉依旧笑:“伯母心态年轻,人也显得年轻。”

    言妈一听,更乐了。

    她宝贝地把旗袍收好,招呼两人进来,打开鞋柜,弯腰取出一双干净的凉拖,“知道你和檬檬在一起了,我特意给你买了双新拖鞋。以后有空啊,要常来我们家走动,我让她爸给你做好吃的啊,你们工作累,要吃的好一点。”

    言爸也从厨房里探出一个头来,“呀,迟沉来了。快坐,我饭马上就好了。”

    “好,谢谢伯父。”迟沉低头换鞋,挑着眉毛有几分得意。

    言檬当然知道他在得意什么。

    自己站在门口半天了,而她的亲爸亲妈眼里只有迟沉。

    是的,她感觉到自己失宠了。

    俗话果然没有说错,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

    言檬站了一会儿,等迟沉换好鞋被言妈带到沙发上吃水果,才蹲下身子换鞋,她翻了翻鞋柜,自己留在家里那双拖鞋只剩一只了。

    她喊:“妈,我的另一只拖鞋呢?怎么不见了?”

    言妈对她爱搭不理,“你问我我问谁啊,你那么久不回来住,谁管你拖鞋去哪啊。”啧了一声,又说:“我好像记得上次被卷卷叼进床底下了,哪张床我倒是忘了,你自己去床底下找找吧。”

    言檬:“……”

    我不,一回来就要我趴床底,男朋友面前我不要面子的吗?

    言檬瘪瘪嘴,从鞋柜上面取了双一次性拖鞋先应付着。

    她到沙发边坐下,挑了一颗樱桃塞进嘴巴里,问:“怎么没见到烦哥啊,他去哪了?”

    言妈一脸嫌弃,“哼,他啊,都放暑假了还一天到晚不着家的。这儿子一点儿也不靠谱,不像迟沉事业有成,还成熟稳重,这要是我亲儿子该多好。不过现在好了,你们在一起了,迟沉那不就是我儿子了吗?”

    言檬翻了个白眼吐出樱桃核,用纸巾擦了擦嘴巴,呵,我的妈,请问你是彩虹屁做的吗?

    言爸推开厨房的门,冲着客厅喊:“你让他们两个坐那聊天就好,你进来帮帮我,别一会儿到点了还吃不上饭!”

    言妈闻言起身,“催什么催,我又不是不来,这不刚和迟沉说几句话嘛!”

    迟沉也跟着起身,“我也去帮伯父吧。”

    言妈按住他的肩膀,“别别别,厨房有我们两个就够了,你和檬檬坐一会儿,饭一会儿就好。”

    言妈钻进厨房,又开始边做饭边和言爸互怼。

    这两个人总是互相嫌弃,谁也不让着谁,言檬听多了早就习惯了,他们吵归吵,却从来不会散,而在迟沉看来,言家的这种氛围是别样的温暖。

    章蕴和迟峰离婚得早,在他的印象中,章蕴只和迟峰吵过一次架。那次章蕴喝醉了酒,抱着酒瓶子痛哭给迟峰打了电话,他们恶语相向,撕破了脸,话里都带着刀,一刀一刀直捅对方心窝,自己心头再流血,也绝不让对方赢得半分。

    那时候的迟沉就在想,他们真的爱过吗?

    好的爱,不应该是这样。

    言檬用手肘碰碰正在发呆的迟沉,怅然道:“你有没有觉得,我被他们抛弃了?”

    迟沉掐了一下她的脸,“不会,你有我。”

    言檬抿唇笑:“哎呀,甜的吃不下饭了。”

    迟沉挑眉:“你说我?”

    言檬往他嘴里塞了个樱桃,“我说樱桃。”

    两人在客厅里吃着水果看电视,没一会儿,言梵回来了。

    外头下着大雨,他骑车去学校打球没带伞,淋得内裤都湿透了,进了门还不忘拧着湿漉漉地球衣管迟沉叫:“姐夫!”

    言檬:“……”

    又来一个马屁精。

    迟沉抬了抬下巴,笑着应了。

    言梵更兴奋了:“卧槽,我可太牛了!我的姐夫是迟沉!那以后多少美女排着队找我约会啊!话说你俩啥时候公开,我好去我室友面前炫耀炫耀啊!”

    迟沉:“快了,合适的时间就公开。”

    言妈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厨房出来,气鼓鼓地往言梵头上一摁:“找你也是问你要迟沉的签名!你瞧你这落汤鸡的样,哪个美女看的上你!”

    她骂骂咧咧地把言梵往浴室一推,“快去洗澡,又是出汗又是淋雨,一会儿别感冒!”

    言梵拿了衣服,进浴室前还冲迟沉抛了个眼色,“沉哥,等我出来一起畅游王者峡谷呗?”

    迟沉失笑:“好。”

    言梵洗好澡出来,就开饭了。

    言妈招呼迟沉坐上餐桌,虽然是言妈过生日,可一桌子都是迟沉爱吃的菜,想来是言妈提前向言檬打听好了迟沉的口味,让言爸特意做的。

    言妈给迟沉夹菜,上次他病着,好多东西不能吃,这次言妈全都补给他。

    “迟沉啊,你太瘦了,多吃一点啊,就跟自己家一样,别客气。”

    迟沉看着被堆得满满一个菜碗,微笑点头:“好。谢谢伯母。”

    言檬正在和一只大虾进行生死决斗,剥了虾壳,满足地塞进嘴里,“他只是看着瘦,其实身上是有肉的。”

    迟沉很注重身材管理,平时经常运动,身上几块腹肌可结实了。

    言梵坏笑:“看样子,你是都看过了啊?”

    言檬脸一红,差点把虾肉喷在弟弟脸上,她咳了几声,在桌底下狠狠踹了言梵一脚。

    言梵刚要呼痛,头上又狠狠挨了一筷子,言妈瞪他:“去,乱说话,有你什么事!”

    言梵磨着后槽牙,用筷子猛戳碗里的饭。

    这家还呆不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