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沉接了一个电影通告,老戏骨集聚的犯罪片,他在戏里饰演一个年轻刑警。

    拍电影,要出差,一去就是半个月。

    出发的前一晚言檬还工作到深夜,宁浩过来给迟沉收拾的行李。他提着空箱子上二楼卧室,迟沉正在把要带去的衣物一件件从衣柜里取出来。

    一进门,宁浩就傻眼了,冷色调的大床上摆放了数个可爱玩偶,龙猫、兔子、独角兽,还有一只哈士奇……阳台边多了绿植,桌子上摆放了情侣茶杯,角落有个粉色榻榻米,这些都和迟沉卧室清冷的装修格调格格不入。

    然而当他在二楼转了一圈,才发现这并不是最恐怖的。

    卧室的隔壁有间书房和衣帽间,因为迟沉工作太忙的原因,书房一直都是空荡荡的,除了几本他喜欢的书,没什么东西。

    而现在的书房,桌上摆着专业的码字键盘、最舒适的靠椅,书柜上突然出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一大叠的专辑,一大堆的周边杂志,墙上挂了数十个精美相框,里面全都是迟沉的照片,落地窗边还有了两个比人还高的广告立牌,也是够了。

    再有就是衣帽间,里面除了他的私服就是一些品牌商赞助的服装,还有他最喜欢收藏的各种鞋。而现在,他的大半个衣帽间都被女人的衣服占据。

    宁浩收起惊讶的下巴,默默咽了一口口水。

    沉哥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沉哥了,恋爱中的男人果然不一样。

    迟沉看出了他的惊讶,把衣服叠进行李箱,淡淡道:“言檬喜欢。”

    宁浩捏了捏床头的哈士奇,问:“她这是把整个家都搬过来了啊?”

    迟沉摇头,“书房那些还不到她的一半家当,你没有去她的两个家看过。”

    迟沉的书房已经够让宁浩叹为观止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迟沉有多么自恋,无法想象言檬家里是什么样子的。

    他感叹:“追星真烧钱啊。”

    飞机是第二天一早的,言檬半夜回到家,屋里的灯都还亮着,厨房有香味飘出,迟沉在为她煮夜宵。

    言檬换了鞋子放好包,从背后抱住他,脸贴在他坚实的后背。

    真舍不得啊。

    迟沉回身,拨了拨她微乱的刘海,温柔地问:“饿了吗?”

    言檬点点头,模样很乖,“有些累。”

    迟沉挑开橱柜的门,拿了一个瓷碗,“等一下,面很快好。”

    言檬“嗯”了一声,踮脚吻了吻他的脸颊,转身回到餐桌等。

    没一会儿,迟沉就端着一碗热腾腾的汤面上桌,言檬尝了一口,味道不错。

    在一起之后,两人工作都很忙,迟沉鲜少下厨,但是每次言檬熬夜工作,回到家都有迟沉为她准备的宵夜,这让她感觉无比温暖。

    吃完面条,言檬上楼洗澡,她去衣帽间拿了睡衣,迟沉的行李箱就横在门口,她担心他遗漏了什么,还打开检查了一遍才放心。

    言檬走进浴室,热水淋在身上冲走了一日工作的疲惫,她挤了浴液在身上搓揉,戚晚向她推荐的这款浴液很好用,洗完之后身体会留香,淡淡的,迟沉很喜欢。

    下腹一阵绞痛,言檬低头看了一眼,长长叹息一声,擦干身子,在洗手台的抽屉里取了东西,难怪今天会感觉这么累。

    计划落空了,有点失落。

    迟沉收拾好东西上楼,言檬已经躺在床上闭眼休息了。她身上穿了一件黑色的吊带睡裙,真丝材质,肩带细到轻轻一扯就能断。

    她侧着身子,布料下滑,撩人遐想。

    迟沉躺上来,掀开被子,胸膛贴着言檬的后背,言檬翻了个身,仰面看着迟沉,目光有些涣散。

    言檬嗫嚅:“迟沉,我……”

    没说完,迟沉的吻已经来到唇边,堵住了她所有的音节。

    空气中的凉意让言檬意识稍稍清明了一些,她手抵在迟沉的胸膛,将他往外推了推,呜咽:“不行迟沉……”

    “为什么不行。”迟沉轻轻咬了她的一口,吻在加深。

    “嗯……”

    言檬闷哼,抓住迟沉的手腕,有些难以启齿,“迟沉……那个,我来大姨妈了。”

    迟沉身子绷紧,看着她,闭了闭眼,努力克制。他从她身上翻下来,轻轻吻了一下她的唇角,柔声说:“好,那我不碰你了。”

    言檬自责又委屈,可是没有办法。她小声说:“对不起啊,我也没想到是今天的。”

    迟沉淡笑:“嗯,没关系。”他手掌覆上她的小腹,“疼吗?”

    言檬摇头,“今天还不疼。”

    但是明天很会疼。

    迟沉捏了捏她的手,翻身起来,在她额头上落下浅浅一吻。

    “乖,别动了,我去给你泡点红糖水。”

    他下了床,又朝楼下去。

    言檬躺在床上,小腹非常不适,心里更是闷闷的。

    该死的大姨妈,她在心里暗暗咒了一句。

    十几分钟后,迟沉回来,冲了冷水澡,身上冰凉。他把言檬扶起来,吹了吹杯子里的热水,递到她唇边,“喝一点,明天不会那么疼。”

    言檬小口小口地喝完,迟沉放下杯子重新上了床。

    他把她搂在怀里,只是搂着,小心翼翼的,像害怕捏碎。

    言檬问:“你难受吗?”

    迟沉闭着眼睛,低低地嗯了一声。

    言檬小声说:“可是你要去那么久……”

    迟沉笑了一下,贴近她的耳朵,“不急,等我回来,你逃不掉的。”

    第二天天微亮,迟沉就起床动身去机场,他动作很轻,灯也没开,生怕把床上熟睡的人吵醒。

    迷迷糊糊间,言檬听见卫生间潺潺的水声,感受到他落在自己唇上浅浅的一吻。

    关上门,迟沉离开了。

    ********

    迟沉出去拍摄大半个月,言檬的工作也没停过。裴虹给她接了一挡户外真人秀,飞行嘉宾,只录两期。

    没日没夜地录了三天,既拼脑力也拼体力,泥地里也要滚,高空任务也要完成,每天在毒辣的太阳底下暴晒,言檬后颈都晒伤了。

    好在节目终于顺利录完,《深情》的制作进入最后阶段,壹安那边在催录歌,裴虹给言檬放了几天假,让她休息休息,调整状态把歌词填出来。

    言檬之前憋了大半个月没有写出新歌歌词,迟沉离开一周,灵感忽然就来了,有时半夜想到几句话,立刻就爬下床用笔记下来,又从短短几句话里联想到一个新的故事,新书也跟着有灵感了。

    创作这个东西啊,有时真的急不得。

    言檬填完了歌词,拍了照用微信发给迟沉。

    迟沉进组之后,拍摄一直很紧张,几乎每天都是半夜才收工。他在拍戏的时候,言檬不敢打扰他,等他忙完收工,又已经是深夜,言檬早就睡着了。

    出乎意料的,言檬这次把歌词发过去,迟沉的消息回得格外快。

    迟沉:歌词很美。

    言檬喜滋滋地在床上踢着小脚:熬了两个大夜写出来的呢。

    迟沉:想好歌名叫什么了吗?

    言檬:《想你》。可以吗?

    迟沉:嗯,我也想你。

    言檬眼眶瞬间就湿润了,不争气地哭了鼻子。

    他们在一起之后,还没有分开过这么久,她的想念早就抑制不住。

    迟沉又回:乖,没几天了,我很快回来。

    言檬揉了揉眼眶,回:好,我等你。

    一周后,迟沉的戏份杀青,剧组为他办了杀青宴,他没有喝太多酒,因为第二天一早就要赶飞机回去见他爱的人。

    有了言檬之后,他的心里就有了牵挂,他就像风筝,乘着风越飞越高,可那根线始终都在她手上。

    到了北京,迟沉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让宁浩送他去了录音棚。

    新歌的词曲壹安那边都很满意,楚晗交上去的新歌也过了,正好今天迟沉回来,壹安定了时间一起过去录歌。

    到达录音棚楼下,一辆同样型号的保姆车停在门口,见迟沉的车子开过来,言檬迫不及待地打开车门,笑盈盈地对着他们招手。

    车子刚停稳,迟沉就拉开车门下车,几个箭步,拉着言檬的手腕,将她拥进怀里。

    鼻尖都是她的味道,熟悉又想念的味道,手指穿进她的发丝里,很顺,很滑。他太想念她,抱得用力,恨不得将她揉进怀里。

    言檬回抱他,小脸埋进他的胸口,“迟沉,我好想你呀。”

    迟沉的下巴抵在她的额头,“嗯,我回来了。”

    宁浩安排好司机把行李先送回去,回头就看见两人旁若无人、如胶似漆地紧紧抱在一起,瞬间头痛。

    “哎呀我的两个祖宗,你能不能等一下再亲热,这里很容易被拍的好不好!”

    言檬吐了吐舌头,松开迟沉,说:“我们上去吗?楚晗已经在楼上等很久了。”

    迟沉点头,握着她的手往里走,“你怎么不先上去等?”

    言檬踮了踮脚,贴近他耳边小声说:“因为我想第一个就看见你呀。”

    迟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手牵得更紧了。

    宁浩:“……”有种想冲上去手拆鸳鸯的冲动。

    小喵:“你还没习惯吗?”

    宁浩:“我习惯不了!我可以吃狗粮,但全国网友可不想吃狗粮!最近热搜上的还不够多吗?”

    他鬼鬼祟祟地四处张望:“有没有狗仔跟着?哎哎,小喵你跟紧一点,把他们两个那手给我挡住了!”

    小喵:“……”

    *****

    电梯上了九楼录音棚,最里面一间录音棚室,楚晗已经录得差不多,带着耳机,正在听自己刚录好的歌。

    迟沉和言檬一来,楚晗摘下耳机和他们打招呼,“怎么来得这么晚?我都录完了。”

    言檬:“迟沉刚下飞机。”

    迟沉从文件夹里取了几张打印好的乐谱递给调音师,说了说要求,就带着言檬开嗓练习。

    录歌比想象中顺利,迟沉在专业上要求很高,特别是对待自己的作品。

    他可以一句歌词来回唱几十遍,只为挑出一句他认为最满意的,虽然言檬听不出他唱法上有什么不同,但对于迟沉精益求精的态度深感佩服,迟沉认真的时候整个人都在发光。他唱得每一句言檬都爱听,这对于她来说是种享受。

    录歌进度来到言檬这,忽然就卡住了。

    迟沉在写歌的时候考虑到了言檬的音区,所以她的部分,音调不高也不低,正好适合她唱。

    但是言檬太久没唱歌了,刚开始放不开,嗓子都是捏着的,一直没找到感觉,还被一个转音给难住了,在迟沉和楚晗反反复复的指导纠正下,才渐入佳境。

    好不容易把她的部分录完,她推开录音室的门,迟沉搂住她,轻吻了她的嘴唇,“很棒。”

    言檬有些惭愧,“我还以为你会夸我词写得好呢,唱功方面我好像给你拖后腿了。”

    迟沉捏了一下她的鼻子:“都好。”

    调音师:“!!!”

    我看见了什么!!想拍照!!想发微博!!

    小喵:“……”还是那句,习惯就好。

    楚晗:“……”唉,没眼看。

    宁浩:“调音大哥,你什么都没有看见,千万不要传出去啊!”

    心疼自己,为老板的恋情操碎了心。

    录完歌,楚晗现在毕业工作两头忙,下午要去导师那,晚上还要赶一个活动,她先回去准备了,没等言檬他们一起离开。

    迟沉和言檬没有另外的行程,电影刚拍完,迟沉有休息几天的时间。

    今天是言妈的农历生日,言檬工作忙,好一段时间没回家了,她早早就给女儿打了电话,让言檬今晚回去吃饭。

    言檬答应的有些迟疑,她之前还没有告诉家里她和迟沉在一起的事情,但是今天迟沉好不容易回来,她不能丢下迟沉一个人回家,没有她在,迟沉可能不会好好吃饭了。

    再三斟酌下,她和言妈交代了自己正在和迟沉谈恋爱,言妈别提有多开心,在电话里就追问她和迟沉发展到了哪一步,什么时候打算订婚,还催着她把迟沉一起带回家里吃饭。

    言檬征求迟沉的意见:“你和我一起去吗?”

    迟沉揉揉她的头发,淡笑:“傻瓜,怎么没提前和我说,你妈妈过生日我肯定要去的。”

    言檬听他这样一说就放心了,两人回到家换了衣服,迟沉开上自己的跑车,再次踏上去言家的路,只是这次意义不同了,他是去见岳父岳母的。

    言檬在车上拿出手机在家里的微信群里发了几句,告诉言妈他们已经在路上了,大概几点钟到家。再一抬头,发现航线已经偏离了轨道,这并不是回她家的路。

    她问:“我们这是去哪儿?”

    迟沉望着后视镜打了个右转,“妈妈过生日,我们总不能空手去。”

    经他这样一提醒,言檬才发现自己什么都没准备,虽说言妈在电话里说只要他们人回来就好,大家开开心心聚一聚比什么都好,但哪个女人不喜欢礼物和惊喜呢。

    迟沉远比她想象的要周到。

    她问:“那你打算送什么给她?”

    迟沉挑了一下眉毛,神秘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十几分钟后,车子拐进一片老街区,附近是错落有致的四合院和带着老北京特色的深巷胡同,深处有几家别致的店铺。

    车子进不去,迟沉把车子停在了胡同口,从后座拿过帽子,扣在言檬和自己的头上。

    言檬又从包里摸出口罩,理理头发遮住脸,迟沉笑着替她把口罩摘下来:“不用这样,带你见个人。”

    他们一直走到胡同尽头,最里边有家门面不大的旗袍店,如果不是门上挂了一块古色古香牌匾,很难被人发现。

    言檬微微讶异:“竟然有人把店开在这个地方,真的有人来吗?”

    迟沉淡笑:“你别小看这家店,圈内不少女星会来这里订制旗袍。”

    言檬侧头睨他,半开玩笑:“嗯?这样的地方你怎么会知道?快交代吧,和哪个女星来过?”

    迟沉送了她一个毛栗子,“和我妈,你未来的婆婆——章蕴女士。”手掌抚上她的后背,把她往里面带了带:“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