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落地窗帘被拉开,昏暗的房间逐渐亮起来。

    言檬翻了个身,下意识去搂身边的人却发现半边床榻是空的。她慢慢转醒,手掌在眼前挡了挡,直到适应了刺眼的光线才悠悠睁开眼睛。

    迟沉侧着身站在落地窗边讲电话,他下身裹了一条浴巾,刚洗过澡,头发湿哒哒的,水滴滴在他的肩膀,顺着线条分明的腹肌一直滑落到人鱼线以下。

    多么赏心悦目的一幕,言檬悄悄地想。

    她用被子捂住胸口,撑着身子坐起来,光洁的后背贴在床头,歪着脑袋欣赏着眼前美景。

    “好,我等下会告诉她,但是你们先不要急,我问过她的意见以后再处理。”

    迟沉挂了电话,回头看见言檬正抿唇微笑地看着自己,眼底还有惺忪的睡意。

    他走过去,倾下身子在她唇角落下浅浅一吻,“早。”

    “早。”言檬心情不错地回。

    迟沉替她把身下的被子掖了掖,问:“是我讲电话吵醒你了吗?”

    言檬摇头笑,“不是,是我没有抱到你才醒的。”

    迟沉捏了捏她的脸,沉了一口气,收起眼底的笑意,“有一件不太好的事要告诉你,你修改剧本的事被人爆了出来,但对方并不知道你的身份,网上现在形势不太好。”

    言檬皱了一下眉头,伸手去摸床头柜上的手机,有两个裴虹的未接来电,她暂时没打算回过去,打开微博,经过一晚上的腥风血雨,【言檬乱改剧本】的热搜已经爬到第一的位置。

    她点进去看了视频,又一条一条地往下翻评论,骂她的人只增不减,檬粉维护的留言都被可怜地压在下面。

    迟沉拿走她的手机,“别看这些了。”

    言檬点点头,脸色枯井无波,其实她内心是有些想笑的,谁能想到媒体能曝出这么荒唐的事情,但那些字眼太恶毒了,她真的笑不住来。

    沉默了一会儿,她问迟沉:“你觉得是谁给媒体爆的料?”

    迟沉想过这个问题,当初他和言檬的吻戏片段也是被剧组的人传出去的,但与这次的爆料相比,两人的目的显然不同。

    前者是八卦,是为了给剧带来热度,没有恶意,而后者是真真实实冲言檬来的。再联想昨天Miro刚官宣了言檬成为亚太代言人的消息,其实不难猜出是谁。

    他说出一个名字,“姜如媞。”

    言檬笑起来,双手楼上他的脖子,“你也觉得是她吗?”

    胸口的被角一滑,柔软的雪峰露出了大半,迟沉拧了一下眉,扯过被子直接将她裹了起来。他问:“那你打算怎么做?”

    言檬被被子裹得有些热,挣扎着把胳膊伸了出来,侧着头想了一会儿,问:“时光盛典是今天晚上,对吗?”

    迟沉猜到了几分她的想法,点点头:“想曝光了?”

    言檬笑:“还有比这个更好的办法吗?”

    迟沉:“好,那你自己决定。”他掏出手机,“我先让人把热搜撤下来。”

    言檬按住他的手,“别啊,撤热搜可贵了,花那个钱干什么?撤了还显得我心虚,反正都已经挂了一个晚上了,也不怕再多挂一会儿。”

    迟沉拿她没有办法,把手机收起来,手指刮了刮她的鼻子,“好。那你要自己和裴虹说一声,她还在着急。”

    言檬点头答应。

    两人没再多聊这件事,晚上要参加时光盛典,公司下午就会带他们过去做造型,在这之前他们得解决一下温饱问题,某只狗界之光已经饿得楼下嗷嗷直叫了。

    梳洗整理好,迟沉给卷卷倒狗粮,言檬去厨房煮点面条填饱肚子,顺便给裴虹打个电话。

    裴虹在那头急得半死,“言檬你真得改剧本了吗?把人物设定都改了?”

    言檬:“真的改了。”

    裴虹心想完了,这下被石锤了,言檬刚刚起步的事业就要受到阻碍了。

    接着就听到言檬说:“虹姐,我改剧本是有原因的。《深情》这书是我写的,壹安找我当编剧。”

    裴虹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她话里的意思,“什么?”

    言檬沉了口气,语气真诚地说:“不好意思虹姐,一直都没有告诉你,其实我在和公司签约之前一直是个作家,‘柠檬不萌’是我的笔名,所以《深情拥抱你》这本书其实是我写的。这次改剧本也会因为壹安影视那边觉得剧本有问题,所以找了我这个原著作者去修改。至于拍视频的那个人,她应该还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委。”

    裴虹半天没声,许久才憋出一句话,“原来你这么厉害啊?”

    言檬干笑几声。

    她又问:“迟沉知道吗?”

    “知道。”

    “怪不得我早上给他打电话他那么冷静,原来是有底牌呀。行吧,这我就放心了,那你们现在想好解决的办法了吗?”

    言檬把自己的想法和裴虹说了,裴虹也认为目前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

    裴虹那边还要准备晚上的公关,又聊了几句就挂了。

    下午,小喵和宁浩来接他们去做晚会造型。迟沉公司合作的造型室在圈里很有名,言檬成为Miro代言之后,Miro就把她之后晚会的礼服都包了下来,一早就让人送了过去。

    车里,小喵还在为言檬打抱不平,“真的是,之前在剧组的时候,大家都对我们乐呵呵的,怎么到了关键时候,一个帮忙说话的人都没有!真是气死了!”

    言檬想起裴虹提到需不需要孟峻哲和游启在微博上帮忙解释一下,被她给拒绝了。

    孟峻哲和游启都是自己公司的人,他们帮忙,网友未必会买账。

    她说:“算了,剧组的工作人员都很忙的,说不定还不知道这事。再说,他们也不知道我是作者啊,怎么帮?”

    小喵还是怒意难平,“这个爆料人真的太坏了,今天非狠狠打她脸不可!”

    言檬笑而不语,她听说今天的盛典,姜如媞也是会参加的。

    到了造型室,言檬和迟沉就被人分别带到了两个化妆间。

    造型师把言檬往梳妆台前一按,根据她的脸型和气质设计今晚的造型。

    敷面膜,上妆,言檬一坐就是一个下午,累得腰酸背痛,最后去更衣室换上Miro提供的礼服,造型终于算完成了。

    Miro不愧是大品牌,出手一点都不含糊。他们送来的星空长裙是按照言檬的尺码定制的,轻盈的渐变蓝纱加以碎钻做点缀,就像把漫天星河都穿在了身上。高腰收紧,显得比例修长,整个人又高又瘦。抹胸的设计,尽显她玲珑有致的曲线,仙气中透着一点儿小性感。

    造型师将她长长的头发挽起来,露出深邃的锁骨和白皙柔滑的肩头,最后再挑了一支极衬皮肤的口红。

    言檬站在落地镜前看了看,差点都没认出自己。

    男士的造型没有女士那么繁琐,迟沉已经做好造型在大厅里等言檬。他穿了一套合身黑色西装,领口系了一个深蓝色领结,正好搭配言檬的星空裙。

    他等了一会儿,就看见言檬提着裙摆朝他走来,她眼睛弯得像月牙,笑容里似乎都带着光。有那么一瞬,他想象到了婚礼时,她一袭白纱朝他走来的画面。

    他眼眸深了深,或许那一刻来得不会太晚。

    言檬在他面前站定,扑闪着大眼睛问:“好看吗?”

    迟沉有想吻她的冲动,又怕把她的妆容弄花,只能点点头笑得无比温柔,“好看。”

    宁浩是不想再吃这波狗粮了,他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也该赶过去走红毯。他给司机打了个电话,车停在门口,几个人坐了上去。

    这次的时光盛典,除了邀请艺人和作者参加之外,还有一些知名的出品公司老总也会出席。迟沉和言檬代表的是《深情》剧组,走红毯也是和几个出品方一起的。

    时光文学为了这次盛典可谓是下足了血本,不管是场地还是排面都很大气。调度的保安过来和每辆车确认出场顺序,言檬透过车窗远远能看见前方汹涌的人群和亮眼的闪光灯。

    这是她第一次走红毯,真的超级紧张,万一自己踩住裙子摔个跤什么的,那就丢人丢大了。

    迟沉握住她的手,“别紧张,我在的。”

    言檬深吸了一口气,尝试调整心态。

    等了一会儿,轮到他们入场。主持人拿着话筒在前方说:“下面走上红毯的是《深情拥抱你》剧组,让我们热烈欢迎出品方、全能艺人迟沉,以及新生代小花言檬的到来!”

    瞬间,全场尖叫,媒体记者也不拍正在走红毯的其他剧组了,纷纷把镜头对向入场口。

    车门被拉开,迟沉率先走下来,扣好西装,绅士地朝言檬伸出手。言檬搭上他的手臂,提着裙摆小心翼翼地走下车,方才紧张的神色已经没了踪迹,此刻脸上全是自信又温婉的微笑。

    两人在入场口站了一会儿,朝粉丝们挥挥手,等待后面出品方下车。

    言檬朝后排粉丝看过去,虽然昨天晚上她改剧本的事情闹得那么大,但今天来现场给她助阵的粉丝依然不少,她看到檬粉举着亮眼的大灯牌,上面写着:延迟CP的女人不能输!!

    “……”

    玩还是你们会玩。

    盛典是现场直播,网上观看的网友也不少,他们俩一出场,弹幕区就炸开了。

    ——我老公!!好帅啊!!

    ——延迟CP在线发糖了啊啊啊!!

    ——言檬今天超漂亮,简直是仙女本仙。

    ——长得漂亮又怎么样,人品那么差。

    ——迟沉为什么要和她一起走红毯,真的是败好感!

    ——看不下去就别看啊,少你一个不少。

    ——呵,人家一起合作的,怎么就不能走红毯?不和她和你吗?白日做梦!

    ……

    出品方到齐,大家在主持人的介绍声中缓缓往里面走。言檬穿着高跟鞋走起路来不方便,迟沉也特意放慢了步子,走路时还会特意去观察她有没有踩到裙摆。

    闪光灯晃得言檬什么都看不见,脸上的笑容都快笑僵了。走到签名区,礼仪递上马克笔,几人在签名板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签完名,主持人象征性地祝贺了几句《深情》收视长虹,然后让礼仪把出品方带进会场,迟沉和言檬带到了采访区,接受现场记者的访问。

    记者话筒对准言檬,七嘴八舌地开始提问题:“言檬,请问一下昨晚有人爆料你修改剧本是真的吗?”

    “请问你觉得一个新人演员插手剧本合适吗?”

    “传言你和剧组的其他演员不和,是真的吗?”

    媒体句句问在枪口,迟沉眉头微皱,刚要回绝这些问题,就听见言檬轻柔地开口,声音平静温和:“昨天的爆料我看到了,很感谢大家对我一直以来的关注,但关于这个问题我想先卖个关子,晚些时候自然会给大家答案。”

    她手扶住胸口,朝记者微微鞠了一躬,挽起迟沉的手臂朝会场走。

    弹幕:

    ——哈,她这是心虚了?

    ——明显不敢回答了。

    ——心虚个鬼,都说了晚点会解答,你们还要哔哔啥?

    ——怎么感觉迟沉好像想帮她说话?

    ——迟沉还是别掺和她的破事了。

    记者还想追问,迟沉和言檬已经离开了采访区,姜如媞在礼仪的引领下缓缓走过来,大家换了目标,把话筒对准了姜如媞。

    “如媞看这边,您之前参演了《深情》,请问一下传言言檬和剧组的其他演员不合是真的吗?”

    姜如媞拢了一下耳边的长发,回答:“是这样的,之前在剧组的时候我和言檬的确有不少对手戏,但是我们私底下接触不是很多,大多数情况下我下了戏都会和导演讨论剧本。”

    记者又问:“那昨天有爆料称言檬篡改剧本的事情你知道吗?听说改的还是您演的那个角色。”

    姜如媞表情稍稍遗憾,“这件事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我也没想到我的剧本竟然被一个演员改了。所以我现在心情还挺复杂的,不知道剧组的其他演员是不是和我一样被蒙在鼓里。”

    记者没想到姜如媞对言檬这件事丝毫不避讳,又趁势多问了一些。

    “那你对她改剧本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吗?”

    姜如媞侧头沉思了一下,回答:“我觉得可能她是新人,所以难免有做错事的时候,但是没关系,知道虚心改正,这个圈子还是会重新接纳你的。”

    她的一番话,无疑是证实了网上爆料的真实性,让人不禁猜想,言檬做人到底有多差,同剧组的前辈都不愿帮她说话。

    弹幕有炸开了:

    ——我去,姜如媞真的敢说啊,这是石锤无疑吧?看言檬的脑残粉还怎么洗!

    ——我们家姜姑娘本来就很耿直,善良没什么心计。

    ——楼上说善良我都想吐了,姜如媞在剧组耍大牌一直都是出了名的好吗?之前有人爆料她换了多少个助理来着?

    ——不得不提醒一下,姜如媞出道七八年,在《深情》中给言檬做配,前几天Miro又把代言给了言檬,她能服气?

    ——隐隐闻到了火1药味。

    ……

    言檬和迟沉进入会场,为了增加收视,艺人的位置在前几排,方便露脸。

    迟沉把言檬送到位置上后就去了化妆间,他开场有表演要去准备,又怕言檬不习惯这样的场合,回头看了她好几次,到了化妆间给她发消息:乖一点,我很快回来。

    言檬笑着回:放心,我没事的,好想要个灯牌给你应援啊。

    听她这样说,迟沉就放心了。

    言檬放下手机四处看了看,贴有“柠檬不萌”的名字的位置就在她斜后方,旁边是几个笔名很熟悉的同网站大神。

    二楼是粉丝应援的地方,言檬稍稍抬头就看见了举着她灯牌的檬粉,她朝她们挥了挥手,檬粉的尖叫声更大了。

    所有嘉宾都到齐了,场内灯光暗下来,言檬收回目光,紧紧盯着台上,她知道她的迟沉要登场了。

    音乐响起来,迟沉从舞台深处走来,他这次没有唱跳,选的是一首抒情慢歌,气息稳,嗓音又低又酥。

    歌声中,迟沉抬头冲言檬淡淡一笑,言檬也眼角弯弯地回应他。

    她以为全场的人那么多,没有人会注意到她一个小表情,没想到这个细节还是被眼尖摄影师捕捉到了。弹幕上的CP党都要被甜到窒息。

    ——妈呀,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什么?

    ——他们互动了!啊啊啊,在线嗑糖!

    ——好希望他们真的在一起啊。

    ——CP狗滚出去好吗!

    ——虽然是自己工作室的女艺人,但是一直这样捆绑我们迟沉真的不能忍!

    迟沉的演唱结束,他在舞台中央对粉丝们挥挥手,深深地鞠了一躬,从侧边退场,回到了言檬身旁坐下。

    主持人上台开场,介绍了在场的嘉宾、作家,和时光文学在过去几年中取得的优异成绩。

    一系列流程推进,终于进入到颁奖环节,前几个奖项都是颁给有作品的演员,迟沉拿下了超人气男主角的奖项,粉丝们都开心坏了,言檬也比得知自己获奖都开心。

    虽然时光文学颁的奖不是大奖,但他每一次的成就,每一次的被肯定,她们都为他骄傲。

    接下来是新锐女演员奖,就是言檬被提名的那个奖项。大屏幕滚放入围女演员的照片,其他入围的三个女演员也是近期人气很高的小花,不过在剧里担任女主的只有言檬一个。

    主持人请出颁奖嘉宾,壹安的傅总在礼仪的带领下上台,接过获奖名单,站在话筒前宣布:“我宣布,年度IP新锐女演员的获得者是——”

    音乐紧张起来,傅总拖长了话音,露出神秘的微笑,说:“言檬!恭喜!”

    檬粉爆发尖叫,言檬自己也感到意外,她站起来,转身对在场的嘉宾和粉丝挥手。

    迟沉也站起来,给了她一个绅士的拥抱,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后背,“恭喜。”

    CP粉又疯了……

    言檬在全场的注视中走上光芒万丈的舞台,从傅总手里接过奖杯。她笑着在台上发表感谢词,感谢时光文学,感谢公司和团队,最后感谢了粉丝。

    但观众明显不买账,除了檬粉,其他各家粉丝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把奖颁给一个昨天刚刚被扒黑料的女艺人,也是搞笑了。

    这个奖的含金量有待商榷啊。

    言檬拿着奖杯从台下走下来,路过姜如媞面前时,舞台的灯光闪过奖杯,晃得她睁不开眼睛。

    姜如媞在心里冷笑一声,有什么了不起,新人奖她当年也拿过。

    奖项一个接一个地宣布,颁完演员的奖就来到了作家版块。

    第一个要颁布的是最值得期待的“年度人气作家”奖,这是时光文学自开办以来的第一个大奖,在大神云集的网站,能成为第一个拿到人气作家奖的作者,无疑是对她最大的肯定。

    主持人请出了时光的总裁——时光先生来公布获奖作家名单。

    大屏幕滚动着入围作家的笔名和作品,每一个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驻站大神,常年稳居订阅红榜,作品能打,书粉无数。

    时光总裁先官方地感谢了一下在场嘉宾的到来和大家这么多年以来对网站的支持和热爱,他拆开获奖名单,在万众期待下宣布:“恭喜年度人气作家的获奖作者——柠檬不萌!”

    台下掌声雷鸣,来应援的粉丝中也有一大半是柠檬不萌的书粉。

    摄影师将镜头投向柠檬不萌的座位,然而,是空的。

    现场导演拿着对讲机和工作人员反复确认,他们并没有收到哪个作家不到场的通知。

    “人呢?”

    “这么大的奖不会不来领奖吧?”

    场内众人面面相觑,台上时光总裁又念了一遍:“获奖作者柠檬不萌,请上来领奖。”

    在所有人把目光投向作者席位的时候,前排,艺人席上的言檬缓缓站起了身,在大家诧异的目光中缓缓走向颁奖台。

    追光灯打在她身上,全场寂静,没有一个人说话,连屏幕前的网友也惊讶到忘了打弹幕。

    作者奖项,女艺人上去领奖是几个意思?还是言檬?我去怎么又是言檬!她怎么事这么多!

    等等!

    言檬……柠檬……卧槽!不会是……

    言檬走到舞台中间,对时光总裁伸出手,“您好,我是作者柠檬不萌。”

    台下顿时炸开。

    什么鬼!这是真的吗?真的是真的吗?我没有听错吧!

    言檬不是艺人吗?怎么突然变成了作者,他妈还是个超级大神!

    我凌乱了,彻底凌乱了。

    时光总裁把奖杯交到言檬手上,握了握她的手,说:“恭喜。”

    言檬点头致谢,握起话筒发表获奖感言。

    她笑了一下,“大家好,我是艺人言檬,也是作者柠檬不萌。”

    台下静悄悄的,一时间所有人都难以消化这个消息。

    几声铿锵有力的掌声响起,迟沉带头为言檬鼓掌祝贺,接着全场掌声一片,久久没有停歇。

    书粉都要哭了:

    ——天呐!我喜欢的爱豆竟然也是我喜欢的大大!

    ——我们家柠檬仙女真的是宝藏女孩!妈妈好骄傲!

    ——妈耶,我在做什么,我竟然黑的是我家大大!我有罪!

    ——柠檬大大,请收下我的膝盖!

    掌声静下来,言檬继续说:“说实话,我也很意外我会上台领两次奖,在这里我想感谢时光文学给了我写作的平台,也感谢我的朋友、也是我的责任编辑徐愿,是她一直鼓励我写作。我还要感谢我的老板迟沉……”

    她目光对上迟沉:“感谢他给我机会去演绎自己书里的角色,并且支持我除了做艺人之外,还能继续完成自己热爱的写作。”

    迟沉宠溺地一笑,眼里都是光。

    “今年我发表了新书,同时也参与了《深情拥抱你》剧本的制作,成为编剧之一。感谢壹安给我这个机会,愿意相信我,希望不论是接下来会更新的《深情》番外还是即将上映的电视剧,都能被大家的喜爱。同时,也欢迎更多的影视方和我合作,因为,我真的不止只有《深情拥抱你》,谢谢。”

    她自信地说完所有,朝台下深深鞠了一躬。

    台下的观众和网友都傻了,檬粉激动地眼泪都掉下来了。

    听到了吗听到了吗?我们家爱豆不是乱改剧本!不是,她是参与了《深情》剧本的制作啊!!

    书他妈都是我们写的,原著作者帮编剧改个剧本怎么了?怎么了!!

    请黑子给我们家爱豆道歉!请媒体给我们家爱豆道歉!请爆料人给我们家爱豆道歉!请刚才要我家爱豆认错的姜如媞道歉!!

    什么是打脸!这就是打脸!!

    啊啊啊啊,为我是檬粉而自豪!!

    言檬回到座位,和迟沉相视一笑,主持人在台上圆场,继续颁发接下来的奖项。

    可是,谁care呢?

    言檬就是作者柠檬不萌的事情给大家震撼太大,现场的记者朋友飞快码字撰写新文稿,观众也打开微博把刚才录制的视频发布到微博,弹幕也炸了。

    摄影师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镜头扫过姜如媞,她沉着脸,面色铁青甚至有些狰狞,和她刚才接受采访时的春风得意全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