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飞机,时间还早,言檬没有直接回家,而是选择和迟沉一起去趟公司,看看裴虹打算怎么安排她接下来的工作。

    一进公司大楼,李陌和裴虹就等在了大厅门口,见到言檬和迟沉一前一后走过来,裴虹嘀咕了一声,“你别说,还真配。”

    她也是前几天才知道,这两人在一起了,惊讶之余再看这一对,的确赏心悦目,都是优秀的两个人,彼此吸引也是情理之中。

    李陌苦笑一声,忍不住在心底咂舌:“呵,等恋情曝光需要你公关的时候,你可就不这样想了。”

    裴虹瞬间收起笑意,觉得他说的非常有道理。

    迟沉和言檬走近,李陌上前拍了拍迟沉的胳膊,“辛苦了。”

    又对后面的言檬坏笑:“嘿,老板娘。”

    言檬显然被这句“老板娘”给震住了,脚步一顿,身子往后缩了缩,手战战兢兢地抓着背包袋子,小声嘟囔道:“陌陌……陌哥,你别这样叫我,我慎得慌。”

    李陌笑嘻嘻:“慌什么,迟早要改口的。”

    迟沉嗔怪地拍了一下李陌的后背,牵过言檬的手把她往办公室里面带,“你别理他。”

    言檬回头,有些紧张地问:“公司的人都知道了?”

    裴虹摇头,“不是,就我们几个知道,这种事情你们不说我们自然会保密的。”

    言檬舒了一口气。

    到了办公室,四人各自坐开谈工作,言檬和裴虹来到沙发,裴虹早就在茶几上摆好了几个案子等她回来选。

    言檬翻了翻,一堆综艺,还有一堆广告代言,后面还有几场颁奖盛典的邀请函,她瞬间头痛了,看来是没得休息了。

    裴虹从代言里抽出一份文件,“你先看看这个,这是个大资源,我直接帮你签了。”

    “Miro亚太地区彩妆代言人?!”

    卧槽,真的是个大资源啊。

    Mrio是欧洲的奢侈品牌,近几年才开拓了中国市场,彩妆更是他们的大热产品。每当他们推出新系列的时候,女明星都会为他们的代言争得头破血流,没想到这次竟然被她拿到手了。

    她依稀记得,他们之前的彩妆代言人是姜如媞。

    她问:“虹姐,所以我们是抢了姜如媞团队的资源?”

    裴虹耸肩,“不算是吧,Miro一早就有意重新选择代言人,我们只是合理竞争。当然,你自身有优势,人气长得快,我们才能拿到这个代言。”

    言檬轻叹了一声,可是姜如媞并不会怎么想啊。

    结梁子就像滚雪球,越滚越大。

    裴虹继续说:“Miro很快就要推出夏季新品,这几天就要开始拍广告,你要辛苦一下。”

    言檬点点头。

    “还有这个。”裴虹把后面一张深蓝烫金的邀请函往前推了推,“时光文学年度盛典,你被提名了年度IP新锐女演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拿奖,这个周末,你和迟沉一起去。”

    言檬打开邀请函看了看,是她写书时光文学没有错。她问:“她们家什么时候开始办年度盛典了?”

    她在时光文学写了这么多年书,年度盛典还是第一次。

    裴虹:“今年形势好吧,影视版权卖了不少。你演得《山河醉》和《深情》都是他们家的IP,所以自然就邀请你了。”

    言檬点点头,把邀请函收了起来。

    裴虹又和她说了几个通告,时间排得比较紧,怕言檬记不住,她整理了一下转发给了小喵。

    交代完工作,迟沉那也谈得差不多,言檬收拾了一下,准备和他一起回家。

    迟沉的跑车停在公司的地下车库,他过去去开车,言檬抱着文件在电梯口等他。

    车刚发动,她的手机就响了,来电人:大圆。

    她接起电话,声音无比热情:“圆圆~”

    徐愿显然被她这声恶心到了,打了个哆嗦,嫌弃地问:“你回北京了?”

    言檬嗯了一声,“你消息真灵通。”

    “今晚有空吗?有事找你。”

    跑车停在面前,言檬打开车门钻进,看了一眼迟沉,捂住话筒低声问他:“晚上一起吃饭吗?”

    迟沉点点头,言檬回徐愿:“行,约在哪?正好我们找瘦瘦也有事。”

    言檬的几个大学室友就那么点爱好,不是烧烤就是火锅。

    晚饭的地点定在她们常去的那家火锅店,楚晗一听迟沉请吃饭,歌也不写了,屁颠屁颠就来了。

    火锅店位置隐蔽,内有包间,戚晚和这家店的老板娘是老熟人,渐渐的,言檬几个也和她混熟了,迟沉来这边不用担心被狗仔拍到。

    一进去,徐愿和楚晗就已经等在里面,头靠着头正在点菜,看见言檬和迟沉,站起身打招呼,楚晗挠挠头笑得不好意思:“迟沉老师。”

    迟沉笑着和她们握手,“不用那么客气,你们是言檬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而且,我还要感谢你呢。”

    楚晗一头雾水,“感谢我什么?”

    言檬脸“嗖”地一下就红了,悄悄在迟沉腰间掐了一把。楚晗看见她这反应很快明白过来,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原来是这个呀。”

    言檬拉开椅子坐下,故意避开楚晗暧昧的目光,“吃饭吃饭,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徐愿坐下来冲迟沉傻笑:“嘿嘿,我就不叫你老师了,我叫你妹夫得了。”

    言檬推推她的肩膀,“谁准你占我便宜了。”

    “你本来就比我小嘛。”

    言檬翻了个白眼,张望寻找比她更小几天的那个,问:“戚晚呢?她又不来啊?”

    楚晗:“我问了她,她在国外呢。好像在陪喻骁参加什么电影节。”

    言檬噘嘴:“重色轻友,有种以后我结婚她也别来了。”

    徐愿瞬间抓住了重点,“你要结婚了?”

    言檬抿了口可乐差点被呛到,连忙摆手,“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迟沉抽出一张纸巾给她擦嘴,拍了拍她的后背,“嗯,快了。”

    徐愿:“哇,提前恭喜你们了。”

    楚晗:“伴娘应该不用包红包吧?”

    服务员把火锅端上来,言檬红着脸往锅里下菜,“快吃吧,有的吃就能堵住你们的嘴巴了。”

    吃火锅,姑娘们从不缺少战斗力,几人边吃边聊,迟沉和楚晗谈起《深情》片曲的事,楚晗表示非常感兴趣,谢了迟沉好几遍。

    徐愿从包里抽取一张邀请函,递给言檬:“公司要办年度盛典。这是给你的,去了有惊喜哦。”

    言檬打开,上面写得是邀请作家柠檬不萌,现在头痛的是她收到了两张邀请函,这就尴尬了。

    她和徐愿说明了情况,徐愿往锅里下了牛肉,说:“我给你透露一下内部消息吧,这次公司决定把“年度人气作家’的奖项给你,这个可是作者的最高荣誉,公司创办之后的第一个大奖。我觉得你还是要上去领一下奖的,不然多可惜啊,你写了这么多年书才有的这个成绩,别人想要都拿不到呢。”

    言檬把邀请函收起来,能拿奖的确让她开心,可如果要掉马,那也够让她头疼的。

    她说:“我再考虑考虑吧。”

    吃完饭,徐愿和楚晗打算再去商场逛逛,迟沉和言檬早上赶了飞机,奔波一天都有些累,想早点回去休息。

    挥别好友,坐上迟沉的跑车,迟沉替言檬系好安全带,挑眉问:“回哪儿?”

    言檬:“回家啊。”

    她现在无比想念她柔软的大床,还有粘人的卷卷。近期工作都会在北京,她琢磨着明天回爸妈家一趟,去把卷卷接回来。

    迟沉点头,转动车钥匙,“明白了。”

    夜里没有堵车,迟沉车开得很稳,言檬眼皮沉沉,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再醒来时,自己躺在迟沉温暖的怀抱里,迟沉横抱着她,输入大门密码,按亮房灯,屋里的陈设被照亮,言檬揉揉眼睛,“这不是我家啊。”

    迟沉把她放在沙发上,胳膊撑在她的两边,身子倾下来轻吻了她的额头,沉声说:“傻瓜,现在我家就是你家啊。”

    言檬也很意外,自己就这样和迟沉同居了。

    回北京之后,两人忙得脚不沾地,迟沉有录不完的专访和宣传,而她的Miro新品广告也是一连拍了好几天,品牌商要求很高,一个大动作反反复复拍了几十遍,每天累到动都不想动。

    起初几天,两人因为太忙,言檬都会回自己家睡,她抽空把卷卷接了过来,晚上不回家,卷卷会害怕。

    而迟沉,每天不管忙到多晚都会开车过来看她,抱着她才觉得安心。和她在一起以后,他愈发觉得自己那个家空荡荡的,没有她在,哪里都不好。

    虽然言檬也很想见到他,但担心他太累,晚上开车不安全,几次都说让他不要来了,迟沉从来不听,第二天照旧,凌晨结束工作来到她家,从背后搂住已经入睡的言檬。

    亲昵一番过后,言檬环住迟沉坚实的腰肌,在他胸口蹭了蹭,两人身上都蒙了一层细细密密的热汗。她说:“你是不是工作不够累,所以每天都要来我这消耗多余的体力?”

    迟沉吻住她的唇,“又胡说。”

    迷迷蒙蒙间,言檬睡着了,听见迟沉在她耳边温柔呢喃,“如果你不想我太累,每天忙完还要绕路来这里,我有一个两全的办法。”

    言檬迷迷糊糊问:“什么?”

    他勾唇:“你搬到我家去住。”

    言檬当时太累了,根本没有力气回答他,结果第二天早上起来,卷卷不见了。

    她找遍了整个屋子、甚至连床底下都翻了,都没有看见它的影子。

    卷卷平时很乖,不会随便乱跑,她担心是不是迟沉离开的时候不小心让卷卷溜出去了。

    她拿起手机想要给迟沉打电话,按亮屏幕,看到他的微信:卷卷我带走了,它要先去体验一下它的新窝。

    “……”

    言檬还能说什么,爱豆太有心机,玩不过。

    拍完Miro的广告,言檬正式收拾了日用品搬去迟沉家。

    迟沉对于言檬“搬家”这件事表现得异常积极,一大清早就开车来接她,虽然她的行李并不多,就一个小箱子。

    而作为“人质”的卷卷,正吐着舌头在跑车后座打滚,为了防止它的小肉爪把真皮座椅刮破,迟沉还特意为它垫了小凉席。

    难以想象,沉迷们摸都摸不到的跑车,现在成了卷卷的天下。

    现实版“人不如狗”系列。

    言檬坐进副驾驶,卷卷就过来舔她的手。言檬推开它,“小叛徒,你别舔我。”

    迟沉把行李箱放进后车厢,打开车门坐进来,在“小叛徒”头上揉了一把,“走,我们回家,念在你有大功劳,今天晚上让妈妈给你做好吃的。想吃什么?”

    卷卷叫了三声。

    迟沉:“好的,火腿肠。”

    言檬嘴角抽搐:“妈妈?”

    迟沉踩动发动机,看着后视镜调转车头,漫不经心道:“嗯,你是妈妈,我是爸爸。”

    言檬不可思议地去看卷卷,它满脸讨好地在迟沉胳膊上蹭了蹭。这狗已经不是普通的狗了,它现在是卷·狗界之光·卷!!

    回到家,言檬动手准备晚饭,迟沉的冰箱再也不是空荡荡的,屋子的陈设多了几分温馨,梳洗台的牙刷和毛巾变成了两幅,茶杯换成了情侣,卷卷在客厅安了窝,阳台上还有言檬喜欢的绿植。

    这是他从未感受到的安心,从前的章蕴也没能给他这种感觉。

    做着饭,言檬的微博弹出了消息,Miro今天发布了新品视频,同时也官宣了言檬正式成为亚太地区的彩妆代言人。

    言檬尝了一口锅里的汤,转发了这条视频广告。

    Miro为了推广产品特意买了热搜,言檬拿下大资源的消息很快传得全网都知道,檬粉自是欢呼,沉迷也跟着祝贺,迟沉工作室一出手,果然都是好资源。

    Miro的销售量一个晚上翻了一倍,与此同时,一条【言檬乱改剧本】的热搜从底下冒出来,一路爬到了前三的位置。

    某个媒体曝出一段视频,视频里言檬和一名女子坐在休息室,手里拿着笔在剧本上涂写,把声音放到最大,隐约能听见言檬说:“我觉得这一段可以改,女主闺蜜的人设不应该是这样,我试着这样改一下,你看看好不好……”

    该媒体称:据知情人士爆料,言檬在首度担任女主的《深情拥抱你》剧中,不尊重编剧,私下篡改剧本,导致拍摄进度被耽误。

    很快,大批营销号下场转发了这条微博,还有人爆料言檬在剧组耍大牌,不尊重前辈,性格极其傲慢。

    【某些新人真的应该戒骄戒躁,不要拿了一两个好资源就飘得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不明真相的网友点进去,很快被营销号带了节奏,说话一个比一个难听。

    檬粉气得手抖,不停地在评论下解释:——我们檬檬根本不是你们说的样子,她人特别好,是有人要故意抹黑她。

    ——很明显啊,是有人眼红她有好资源要搞她啊。

    ——可能言檬只是虚心提意见而已,被人故意扭曲成篡改剧本,没有官方说法请大家不要随意跟风!

    黑子才听不进去这些,撕完一个又冒出来一个。关键时刻,同剧组的姜如媞竟然点赞了爆料微博,明显就是在告诉大家,言檬就是和剧组的同事不和。

    黑子更见缝插针了,看吧看吧,同剧组的女演员都看不下去了,说明你们家爱豆就是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