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导演的声音通过电流传到傅馨耳里,她整个人都懵了一下,脑子里满满都是“言檬”两个字。

    “他……喊你什么?”

    言檬极力否认:“没有,你听错了。”

    “不可能,我听到清清楚楚,他喊你言檬!你是言……”

    言檬绝望得都要哭出来了,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

    求不扒马甲啊!

    傅馨对着手机激动地大喊,对方久久没有回应,在她的一再追问下,电话传来“嘟——嘟”两声,言檬挂断了电话,落荒而逃地跑回片场。

    傅馨愣愣地站在原地,花了好半天的时间才缓过劲来。

    她迅速打开手机,登录网页查询了言檬的资料,上面显示言檬大学学的是中文专业,毕业之后是自有职业者,好友大多喜欢称呼她为柠檬……

    卧槽,柠檬?柠檬不萌?

    中文系,自有职业者,当然有可能是作家啊!

    傅馨彻底傻了。

    这种发现自己讨厌的女艺人竟然是喜欢了很久的大大是什么感觉呢?大概就是虽然自己脸被打得啪啪响,但是还是开心得不要不要的。

    收好手机,傅馨决定——杀回片场!

    言檬回到片场,机位和演员都已经到位,全剧组就等着她一个人。

    她和大家说了声“不好意思,久等了”,把手机交给小喵,叮嘱她再有电话打过来都不许接,然后瞄了一眼剧本,站到拍摄位置。

    这场还是和迟沉的对手戏,迟沉见她来了,把手里的剧本交给场助,小声问她:“去哪了?”

    言檬低着头整理衣服,“我刚才去洗手间了。”

    迟沉将信将疑地点点头。

    言檬酝酿好情绪,对何导比了个OK的手势,导演喊开拍,言檬刚要说台词,就看见傅馨站在迟沉身后、正对着她的位置,双手抱拳抵着下巴,傻呵呵地冲她笑。

    那笑容看得言檬头皮发麻,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简直慎得慌,台词到嘴边,瞬间就忘了。

    何导喊了卡,言檬涨红着脸向大家道歉,场助送来剧本,她低着头快速瞄了几眼台词,调整好状态,再重新开拍。

    结果,第二遍,第三遍……她还是完全不在状态,不是忘词就是情绪不到位,何导拿着大喇叭反反复复喊卡。

    “你这个动作不对!”

    “这下眼神不到位!”

    “说词啊说词啊,你卡什么卡?”

    “你眼睛往旁边瞟什么瞟?”

    一遍又一遍地NG,现场工作人员都表现得有些不耐烦,何导也忍不住来了脾气,“我说言檬,你这下午怎么回事?睡午觉睡懵了啊!一场这么简单的戏你反反复复卡了多少遍!”

    言檬都快被自己气死了,自己挨骂不要紧,还拖累迟沉和整个剧组的人受累。可她实在没有办法,傅馨站得位置太显眼,一双眼睛赤1裸1裸地盯着她,她每次不经意瞥见傅馨窃喜的目光,就会很出戏,脑袋一片空白。

    真是日了狗了。

    弯弯腰,正要给导演道歉,却听见傅馨气鼓鼓地开口:“你凶她干什么!”

    言檬:“……”

    何导:???

    你什么情况?平时最看不惯她的人明明是你啊!

    何导摆了摆手,摸不懂这些小姑娘的心思,不跟她们计较。“算了算了,先休息一下!”

    言檬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都颓了。迟沉偷偷地握了一下她的手心,很快松开,温声宽慰她:“不要着急,慢慢来。导演的话你也别放在心上。”

    呜呜呜,她的男朋友最好了。

    言檬仰头可怜兮兮地看他,轻轻“嗯”了一声,“我去趟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言檬心里正犯愁一会儿得找什么法子才能把傅馨给支开,不然自己非要被她害死不可。

    洗手间门口传来几声尖锐的高跟鞋声,傅馨不知道从哪里蹦了出来,拦在她面前。

    “大大,你等等我!”

    言檬被她吓了一跳,捂着胸口说:“我不是你大大,你不要乱叫。”她拨开傅馨的手往片场走,只想赶快甩掉这个磨人精。

    傅馨屁颠屁颠跟在后面,“就是你啊,我刚才明明听见有人喊你名字啊。而且我已经查过你的资料了,就是你错不了。真的是,你怎么不早说你就是柠檬大大呢,不然我改剧本的事也不用这么麻烦了。”

    片场在望,言檬担心她的话被人听见,回头捂她的嘴巴:“小祖宗,你别说了,我不是你家大大,你认错人了。”

    傅馨眼巴巴地看着她,“你不肯承认?那好吧。”她掏出手机,打开通话记录,拨通了页面上第一个号码。

    半分钟后,小喵拿着手机朝这个方向来找人,边跑边喊:“柠檬姐,这个人又给你打电话了。”

    傅馨:“把号码报出来。”

    小喵报了一串数字,傅馨挑眉一笑,挂断了电话,“是我的号码哦,大大我们现在可以谈剧本的问题了吗?”

    靠!算你狠!

    小喵一头雾水地问:“柠檬姐,怎么回事啊?”

    言檬:“我掉马了。”

    ……

    言檬答应傅馨会认真考虑改剧本的事,但前提是,先让她把今天的戏拍完。拍戏的时候,傅馨不许出现在她的视线范围之内,不许傻呵呵地对着她笑。

    傅馨二话不说就答应,回到片场坐在何导旁边乖乖闭上嘴巴。

    言檬痛定思痛,重新找回拍戏的感觉,投入百分百的注意力,这场戏终于过了。

    没了傅馨的打扰,下午的戏也拍得很顺。

    结束完下午的拍摄,场务给大家分发盒饭,言檬拿了两盒,喜滋滋地坐到迟沉旁边和他一起吃。

    迟沉把她喜欢吃的鱼块都夹给了她,“慢点吃,小心鱼刺。”

    言檬心里说不出的甜,没想到两人还没上说几句话,傅馨又来磨她了。

    傅馨把言檬手上的盒饭端走,她的助理很快往言檬面前摆了好几盒从饭店打包的炒菜,菜品比盒饭丰盛多了。

    傅馨笑:“大大,盒饭有什么好吃的,以后你的伙食我都包了,我让人给你开小灶。”她又看了看迟沉:“迟沉的饭我也包了,一起吃啊!”

    言檬想掐她的心都有,姐姐,你这是在给我拉仇恨啊,整个剧组那么多演员,前辈们都在吃盒饭,你给我们开小灶,你叫我之后怎么做人?

    言檬拽过傅馨的胳膊就往外面走,“迟沉,你等我一下啊,我很快回来。”

    走到一间无人的休息室,言檬才松开傅馨的胳膊,“傅馨,你到底想怎么样?”

    傅馨恳切看着她,“大大,你就答应我修改剧本吧,我也是为了咱们这部剧的质量着想啊。”

    言檬揉揉眉心:“可是你也看见了,我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现在每天都要拍戏,根本抽不出时间的。”

    傅馨:“这个你放心,只要你答应,导演那边我去帮你请假。”

    傅馨修改剧本的决心比言檬想象中坚定,她的意思,如果言檬不答应,她还是要找别人去修改的,但别人改出来的总让她觉得不是那个故事了。

    言檬最终没有抵过她的软磨硬泡,终于松了口,但她也向傅馨提出了三个条件。

    “第一,不许再别人面前叫我大大,不许曝光我的马甲。第二不许给我开小灶,你这是在给我拉仇恨你知不知道?第三个,我想要和原来的编剧见一面,两个人沟通一下想法。”

    傅馨乖乖点头,“这个没问题,我马上就去联系她。”

    谈完修改剧本的事,傅馨终于不在言檬面前折腾了。第二天下午,原编剧就从北京赶了过来。

    言檬下午正好只有一场戏,拍完就拿着剧本和编剧去了休息室沟通想法。

    虽然傅馨已经和原编剧打过招呼了,但当她看见言檬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惊讶,这是什么骚操作,原著作者原来这么年轻漂亮,还是个明星,自己出演自己的剧?

    言檬向她说明了其中的巧合,两人又聊了几句对剧本的想法,开始将重点放下需要修改的剧情上。

    按照编剧的想法,是想给故事里男女主添一些阻力才改的人设,但是言檬知道,现在很多观众已经不喜欢看配角坏到家的剧情了,一味地让配角搅浑水,只会让观众失去耐心弃剧,更何况她改的人设还是原本并不坏的两个角色,更会让观众反感。

    最后两人商量下,男二和女二的人设全部改回来,新加一个原著里没有的角色来增加波折,但不影响故事的整体脉络。

    还好剧组开拍的时间并不长,前面一段和原著还是契合的,她们现在改了剧本也不会影响拍摄,只要改一下中后期的剧情就行。

    两个人在休息室里聊得专注,完全没察觉有人推门进来。

    下了戏的姜如媞想找个地方休息,意外撞见了言檬和编剧在讨论修改剧本的事。

    姜如媞本想悄无声息地退出去,但又不甘心,言檬一个新人,凭什么在编剧面前指点江山,她算哪根葱。

    新人演员篡改剧本,传出去应该是件大黑料吧,姜如媞嘴角一挑,握紧手机,滑出了相机功能。

    言檬和编剧讨论得很顺利,因为对故事完全熟悉,言檬答应傅馨,三天之后把修改好的剧本交给她,这三天她就先不拍戏了。

    傅馨去找导演说明情况,正好何导在和迟沉说戏。

    她说:“何导,剧本出了点问题,公司临时找了这本书的作者修改,所以你这边的拍摄计划得改一下,迟沉的校园戏可以照常拍,姜如媞和孟峻哲的戏先停一下。对了还有言檬,她要请三天假,她的戏也往后推。”

    何导听得恼火,“好端端的改什么剧本,我的计划全被你们打乱了。”

    傅馨摇着他的胳膊撒娇:“哎呀何叔叔,公司也是为了我们剧的质量才临时决定的嘛,你也想拍一个好的作品是不是?”

    何导被她晃得头晕,万般无奈也不得不答应。

    傅馨完成任务正要离开,迟沉叫住了她,问:“言檬为什么找你请假?”

    一个小时前,言檬给他发了微信,说自己有事先回酒店了,并且之后三天也要请假不来剧组,至于原因,晚上回去再跟他解释。

    迟沉问她需不需要自己帮她请假,言檬说不用,会有人帮她和导演说的。

    可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个人会是傅馨,上次开小灶也是,他怎么不记得她们之间的关系有多好?

    傅馨笑得得意:“自然是大大信任我呀!”

    迟沉皱眉:“大大?你上次说大大是称呼作者的。”

    傅馨捂嘴,眼神飘忽不定,“有吗?我怎么不记得了,称呼谁都一样嘛。”说完,一溜烟就跑了。

    迟沉放下剧本,手抄在口袋,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

    言檬,柠檬不萌,请假三天,修改剧本。

    宁浩过来给他送了一瓶水,迟沉接过,淡声问宁浩:“你知道柠檬不萌吗?”

    宁浩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想了想,恍然道:“我知道,一个作家,还是你的粉丝,上次你发新专辑的时候,你们还一起上了热搜。”

    迟沉:“和我?”

    “对呀。”宁浩拿出手机打开微博,在搜索页面输入柠檬不萌,下面跳出来的第一个词条就是【柠檬不萌&迟沉】。

    宁浩点进去,广场上清一色都是柠檬不萌为迟沉拉票抽奖的微博。

    “喏,就是她,这个作者可谓是你的死忠粉了,你新专面市的时候,她动员自家书粉给你打榜投票,还送了500张你的新专辑呢,也不知道她怎么抢到的。”

    迟沉拿过宁浩手机,从‘柠檬不萌’的ID里点进去,她的微博首页除了对自己新书的宣传,偶尔会晒一些生活照,但不露脸。

    首页上还显示了她最近点赞的微博。

    昨天0:02点赞的微博,【@迟沉工作室:《深情拥抱你》开机顺利!沉哥军装帅到没朋友!】昨天12:46点赞的微博,【@你让我沉迷:哭了,哥哥这是什么神仙颜值!】昨天16:09点赞的微博,【@沉醉其中:哥哥这张剧照,我可以舔一万年!】2月XX日前点赞的微博,【@迟沉粉丝站:哥哥下午的飞机出发进组,送机的沉迷们带好灯牌,注意安全和秩序。】一整页刷下来,每一条内容都和他有关。

    迟沉又往下滑了滑,手指猛地停顿在一张小狗的照片上。

    毛茸茸的小狗躺在阳台上晒太阳,眯着眼睛在打瞌睡,脚边是一张四分五裂的广告立牌,图片配文:【好不容易搞到手的广告立牌被它咬坏了,晚上请大家吃狗肉炒年糕吧。】迟沉认识这只狗,甚至不久前,他还摸过它。

    那是卷卷。迟沉挑唇笑了。

    柠檬不萌。他的言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