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沉听见她肯定的回答, 挑唇, 把她抱得更紧了。

    言檬的脸又禁不住红了, 她怀疑醉意也会传染,不然她的心怎么跳得这么快, 人也晕乎乎的。

    她把脸埋在他的颈窝,柔软的长发散着淡淡的洗发水香气,蹭得他颈间痒痒的。

    言檬小声地说:“迟沉,刚才那一下, 是我的初吻。”

    迟沉抚摸她的长发,低低“嗯”了一声。

    言檬抿了抿角嘴,唇上还停留着他的温度, 她问:“那你……也是吗?”

    初吻不都应该和她一样生涩吗?而他刚才那一吻,深入辗转,缠绵悱恻, 吻得她喘不上气, 哪里像初吻。

    她这才知道, 从前写书用的那些词汇都不足以表达这种感觉。

    迟沉眉头微蹙, 显然对她这话不满意,他松开她,捏住她的下巴,不由分说地又吻了下去。不同于刚才那般温柔, 他这一吻带着惩罚的味道, 一寸一寸地吞噬着她, 啃咬她柔软的下唇。

    言檬疼得呜咽几声, 迟沉这才放过她,看着她红润潮湿地嘴唇,邪魅一笑,凑到她耳边问:“还胡说吗?”

    言檬委屈地摇头,事实上,她根本什么也没说呀。

    呜呜呜呜,爱豆学坏了,欺负人。

    车外不远传来李陌打电话的声音,言檬赶紧推开迟沉,慌张地收拾自己。

    迟沉手枕着脑袋往后靠,脸上有被人打断的不爽,言檬抬头看他,发现他唇边还残留着一抹豆沙红,那是她口红的色号。

    她赶紧掏出纸巾给他擦拭,迟沉一边由着她动作,一边挑眉看她,“怕什么,他迟早要知道的。”

    到时候公布恋情,还需要李陌为他打一场“硬仗”,呵,想想就刺激。

    言檬把用完的纸巾塞进空口袋,嘟囔说:“我就是觉得有点早,我们才刚在一起。而且,我进公司没多久,不想因为你的缘故让大家对我特殊照顾。”

    迟沉知道她的顾虑,点点头,选择尊重她。

    李陌站在路灯下讲了一会儿电话,收了手机,提着一小袋药走过来,打开车门,“哟,醒了?怎么不进去?”

    言檬心虚地下车,“他……他刚醒没多久。”

    迟沉也下了车,走到门口输入防盗门的密码,推门进去。

    李陌按亮电灯,把醒酒药往迟沉怀里一塞,“喏,给你买的,不过看你这样子似乎清醒了,应该不需要了。早知道我就不跑那么老远给你买药了。”

    迟沉拿起来看了一眼,随意往茶几上一丢,语气无比生硬:“你应该再走远一点,五环之外最好。”

    李陌没听清,“你说什么?”

    迟沉耸肩,丢下一句“没什么”,坐到了沙发上。

    李陌切了一声,低头换鞋,冷不丁瞥见身后的言檬,问:“你怎么脸红成这样?这样一比起来,倒像是你喝醉了。”

    言·做贼心虚·檬:“大概是车上太热了。”

    “我车上没开暖气啊,我车钥匙都拔了。”

    “啊?是吗?那可能是我穿的有点多。”

    言檬没再给他问下去的机会,一换好鞋就说要借用一下迟沉家的洗手间。李陌抬起手,刚要告诉她洗手间的方向,便见她直径穿过客厅,轻车熟路摸进了卫生间,“啪”把门锁上了。

    李陌问迟沉:“她怎么知道你家卫生间在哪?”

    迟沉捏了捏眉心,眼皮也没抬,“哦,可能她地理比较好吧。”

    李陌:“???”

    你他妈是在逗我吧。

    言檬在卫生间磨蹭了好一会儿才出来,李陌和迟沉已经在聊明天采访的事了。

    她溜去厨房烧水,再端着热水出来,就见李陌站起身,“行了,就这样,我和媒体那边打过招呼了,就那么几个问题,你按发给你的话术回答就行。”他看向言檬,“走吧,送你回去,我老婆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来轰炸了。”

    言檬点点头,把热水递给迟沉:“好好休息,我走了。”

    迟沉眼底带笑意,“好,注意安全。”举了举手里的手机,示意她回家给他发消息。

    李陌在门口催促,“走了走了,我开车你还不放心。”

    ……

    言檬让李陌送她到家楼下的车库,和他说了声谢谢就让他回去。途中李陌的手机响了好几次,言檬无意间瞧了一眼,来电显示——亲爱的老婆大人。

    这个备注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太肉麻,实在让人无法与李陌这样成熟稳重的成功人士联系在一起。

    回到家,言檬掏出手机给迟沉发了消息:我到家了哦。

    迟沉回复:好,女朋友。

    简直激动到360度转圈圈,如果说她刚才还懵着,对和爱豆谈恋爱这件事还有强烈的不真实感,那么“女朋友”这三个字,无异于一颗定心丸,在无声地告诉她,自己不是在做梦!不是在做梦!

    她和迟沉在一起,嘤嘤嘤,他们还接吻了!!

    抱着手机和迟沉腻歪了一会儿,想到他明天还有工作,不舍地催促他早点休息。

    迟沉跟她说晚安,她也回复了一句“晚安”,再没敢发消息打扰他,可是心里还是开心到连聊天记录都刷了好几遍。

    她点开迟沉的头像,选择修改备注,输入——爱人。

    *

    迟沉第二天的采访是平台直播,由于是早上,言檬怕自己贪睡,定了闹钟,和广大沉迷一样,准时打开手机观看。

    主持人问了迟沉一些中规中矩的问题,例如对自己作品的看法,期待出演哪一类角色等,迟沉不紧不慢一一作答,虽然大家知道这样的采访肯定是事先对好稿子的,但只要迟沉往那一坐,不论他说什么,沉迷都爱看。

    采访临近末尾,主持人突然问了一个八卦的问题:“迟沉,目前粉丝们都很关心你的感情状况,想替我们线上的网友问一下,你选女朋友的标准是什么吗?”

    这种问题媒体问过无数遍了,网友们都见怪不怪,连最初的那点小期待都没有了,因为迟沉每一次都不会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礼貌微笑,淡淡说上一句:“暂时没考虑过这件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

    就连摄像老师也在等他说完这句话之后收工下班,没想到迟沉很认真地沉思了一会儿,嘴角浮起浅浅的笑,说:“大概是性格比较可爱,很温暖也很体贴,做饭很好吃,有的时候会有一些小调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