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檬从房间出来,恰好撞见言爸恨铁不成钢地教育言妈。

    “你说你,好端端地进去打扰他们干什么!这下好了,坏事了吧。”

    言妈恼羞成怒,“我还不是为了你女儿啊,不然我瞎操什么心啊。”

    言爸气得直摇头,冷不防看见杵在门边的女儿,胳膊碰了妻子一下,眼神示意她别说了。

    言檬局促地站在原地,期期艾艾了一会儿,说什么都觉得不合适。身后传来迟沉推门进来的声音,她低着头就要往厨房钻,极力掩饰脸上那一抹羞红。

    “妈,你不是说包饺子吗,我帮你吧。”

    言妈腿脚敏捷地跑过来,按下她正要抓面粉袋子的手,讪笑说:“不用不用,你去陪迟沉说话吧,我跟你爸做就行了。”

    说着,一个劲儿地给丈夫使眼色,言爸及其不愿意,“哎呀,你自己包嘛,马上就要演小品了,我……”

    被言妈狠狠瞪了一眼,悻悻闭了嘴,放下遥控器走进厨房,把言檬推了出去。

    “去吧去吧,这有我和你妈呢,你就别瞎忙活了。”

    言檬转身就看到迟沉修长的身影,头也不敢抬,心一横,冲进自己房间。

    “我我……我喝了酒,有些晕。就就……就先睡了,你们吃饺子就不用叫我了。”

    锁上门,直直摔进床榻,头埋在被子里无声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天啊啊啊,刚才发生了什么!!

    爱豆是要吻她吗??真的要吻她吗??她没有理解错吧?

    如果妈妈没有进来,他们是不是已经……接吻是什么感觉,他的唇会不会像小说里写得又软又甜?嘤嘤嘤,根本不敢往下想!!

    可是,迟沉为什么要这样做?该不会是因为聊起往事,触景生情?还是,迟沉喜欢自己……

    完了完了,我飘了,我不行了,快给我按人中抢救一下!!

    门外,迟沉勾唇微微一笑。

    或许是他太着急了,把她吓着了,忘记自己还在感冒。

    不过这样也好,是该给她时间慢慢想通的。

    迟沉陪言爸在沙发上说了一会儿话,病没全好,头还有些晕沉,言妈给他收拾了客房,让言爸把电视机的声音调小,好让他去休息。

    吃了药,困意来袭,躺了一小会儿就入梦了。

    言檬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她才不是喝酒头晕,她酒量好着呢!

    心烦意乱地坐起身,抱着抱枕,苦恼地看着趴在窝里睡眼朦胧的卷卷。

    她招招手把卷卷叫过来,捧着它毛茸茸的脑袋自言自语:“卷卷,你说他是不是喜欢我?”

    卷卷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她又问:“你也觉得他是喜欢我的对不对?那你说,我喜欢他吗?”

    “废话,我追了他九年,这不是喜欢是什么!可是……和他相处这么久了,我真的只当他是爱豆吗?还是那种纯粹的支持已经变成了……”

    宝贝之家的种种在脑海里浮现,有个答案忽远忽近,像心头蒙了一层雾,怎么也看不清。

    她望着天花板长叹一声,扯了被子蒙住头。

    电视机里唱起难忘今宵,言爸和言妈关了电视回房间休息,言檬清晰地听见他们开门关门的声音,直到整个家都陷入宁静。

    心里终究是有事,睡不着,又担心迟沉半夜会发烧。

    蹑手蹑脚地下床,打开房门,客厅里留着守岁的夜灯,言檬拿了体温计,轻轻转动迟沉房间的门把手,脚步极轻地走进去。

    迟沉睡着了,呼吸声均匀,言檬走到他床边蹲下来,指尖拨开他额前的碎发。

    体温计显示三十六度,没有发烧,她心放了放,察觉到迟沉微微皱眉有转醒的迹象,言檬瞬间心虚,丢下1体温计就跑。

    体温计从被角滑落在地上,“嘭”地一声响,迟沉被惊醒,睁开眼睛,只看见有一个纤瘦的身影带上了门。

    ……

    言檬几乎一夜没合眼,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睡过去,再醒来的时候都已经是中午了,言妈在外面风风火火地敲门催她出来吃饭。

    她换好衣服出来,言爸已经端着碗在看春晚重播了,言妈在厨房忙碌,找了一圈都不见迟沉和言梵。

    她问:“爸,迟沉呢?”

    “他啊,你弟弟送他回家了。迟沉说他晚上就得赶到剧组去,明天要开始拍戏了。”言爸喝了一口茶感叹道:“唉,这明星也不容易啊,过年都没有休息。”

    言檬听完心里闷闷的,回房找手机,微信上果然有一条迟沉发来的未读消息:——剧组赶进度,我就走了。新年快乐。

    言檬回他:新年快乐,记得按时吃药。

    迟沉很快回复:好。

    收起手机,心里莫名地甜。

    假期临近末尾,各公司恢复正常运作,壹安那边的版权费已经转给了时光文学,徐愿问言檬要了银行账号,直接把钱打到她卡上。

    言檬看着手机短信上提示的收款记录,睁圆眼睛,数了一遍又一遍。

    “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不对不对,少数了一零。个、十、百、千……哎呀不管了!总之是好多好多钱!啊啊啊,发达了~~”

    她当晚就请了仙女三人吃饭,楚晗她们也不跟她客气,选了一家巨贵的餐厅,痛痛快快宰了她一顿。不过言檬家底厚,根本没在怕的。

    请完她们吃饭,突然记起拍戏前孟峻哲对自己的帮助,上次走得匆忙,还没好好谢过他,这次正好有钱有时间,不如也请他吃一次饭。

    她给孟峻哲发了微信,问他腿伤有没有好。孟峻哲回说石膏已经拆了,现在全都好了,年后就可以重新工作了。

    言檬说了自己想要请他吃饭的打算,孟峻哲很愉快的答应了。

    捯饬好出门,打上车,接到了周晨爽打来的电话,周晨爽声音懒洋洋的,像是还没睡醒。

    “喂,言檬,你是不是把我忘了?”

    言檬:“是啊。”

    周晨爽气得一屁股坐起来,磨着后槽牙骂:“好你个冷酷无情的女人,你个大猪蹄子!有了新欢忘了旧爱!”

    言檬冷漠.jpg,“我是什么时候承认你是旧爱?”

    “我不管,说好请我吃饭的,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休假在家都要无聊死了!”

    言檬摸摸脖子,“那我给你发地址,你过来了吧,正好我约了朋友。”

    能有人给她作伴,她心里实则松了一口气,说实在的,她和孟峻哲真的不算太熟,她出门前还担心单独和他吃饭会不会太尴尬。

    周晨爽立即说好,挂了电话就开始化妆穿衣服。

    言檬给孟峻哲发了微信,问他介不介意自己再带一个朋友,孟峻哲回“当然不”。

    到了餐厅,服务员领她到定好的包厢,点好菜,没等多久孟峻哲和周晨爽就一前一后地到了。

    这个地方离周晨爽住处近,打个车,十分钟就到。她在门口碰见了孟峻哲,不过互相不是认识,没有打招呼。

    周晨爽今天打扮得很清爽,与她平时的风格截然不同,而孟峻哲还是一贯的斯文干净,言檬介绍两人认识,周晨爽摘下口罩和孟峻哲握手。

    趁孟峻哲去洗手间的功夫,周晨爽悄悄问言檬:“你哪里认识的这么好看的小哥哥?”

    言檬讶然:“他是同行啊,迟沉工作室的,你不认识吗?”

    “原来也是演员啊,难怪我觉得这么眼熟。”她顿了顿,又八卦地问:“你和他……什么关系?”

    言檬在她手背狠狠拧了一下,“想什么呢你!他之前教我演戏,我为了感谢他请他吃饭而已,今天也不过才见第二次!”

    周晨爽咬着筷子,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也才第二次见啊。”

    孟峻哲从洗手间回来,菜也上齐了,三人说说笑笑地开吃。孟峻哲很有风度,无微不至地照顾她们。

    饭吃到一半,言檬的手机响了,她瞧了一眼,冲孟峻哲抛了个眼色,轻快地接起来。

    “喂,虹姐。”

    “我没干嘛呀,在和朋友吃饭呢。”

    “嗯?现在吗?那好吧,我一会儿过来。”

    她挂了电话,有些遗憾地对桌上二人说:“不好意思啊,裴虹姐找我有急事,我现在得过去一趟。”

    孟峻哲作势起身,“我开了车,我送你吧。”

    言檬摆手,“不用不用,我打车过去就好。你们慢慢吃。”

    周晨爽这个没心没肺的倒是不在意她的去留,“去吧去吧,走之前记得把单买了啊!”

    言檬:“……”

    到了公司,裴虹照例在办公室等她,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低着头翻看什么。

    见言檬进来,裴虹起身把她引到茶几旁坐下,先是亲切地问了问她上一部戏感觉如何,又聊了一些假期的事。

    言檬也不急,和风细雨地等待着她的下文。过了没多久,裴虹就把一本厚厚的剧本推到她面前,封面上偌大的几个字——《深情拥抱你》,看得言檬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她咳了几声,涨红了脸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裴虹:“帮你签了一部新剧,大IP女主,机会难得啊。”

    “……”

    言檬只觉得眼前一黑,脑子又死机了。自己的剧还能自己演吗?

    裴虹继续说:“这个作者在国内很有名气,读者群体庞大,所以这本书一卖了影视就备受关注。这次啊,李陌花了些功夫才争取到和壹安合作,投资了这部剧。我呢,也是好不容易才给你争取到了这个女主的角色,你可得好好演啊。”

    言檬一言难尽地看着她,好半天才说:“你是说我们公司投资了这部剧,还让我演女主?”

    “是啊。”

    言檬有些想退缩,“裴虹姐,我觉得我目前可能担不起这个女主的角色。你也说了,这个‘柠檬不萌’有很多书粉,她们对原著有很深的感情,我怕我演砸了,会让大家失望。”

    裴虹抱臂,狐疑地看着她:“我刚才没说这个作者名字啊,剧本上也没有,你知道她?”

    言檬掩饰道:“额……知道一点,我看过一本她的小说。”

    裴虹点点头,很快又回到正题,“不行,你不能不演。你知道我干掉了多少个经纪人才给你拿下这个角色的吗?”

    言檬有些不信,她当初和壹安签约的时候聊过关于演员方面的想法,壹安也表示为了保证作品质量会找一些相对有实力的演员。

    她这种新人,怎么就能撕得过那些在演艺圈混了许多年的女演员?

    见她面色怀疑,裴虹笑了笑又说:“好吧,其实是这样,壹安先找的迟沉饰演男主。你也知道,迟沉这几年都在往影视发展,很久没出演电视剧了。没想到他这次竟然答应了,还投了资,不过前提是让你来当女主角。”

    言檬:“……”

    裴虹把剧本往她怀里一按,不由她再拒绝。

    “就这样说定了,壹安那边也答应迟沉了,你不演谁演?这几天你回去好好琢磨剧本,等过段时间迟沉回来,我安排你们和制作方见一面。”

    言檬还能说什么,只好认命地回去准备出演自己笔下的女主,要是演砸了,别说对不起读者,她最对不起的就是她自己。

    这可是她最喜欢的女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