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檬最终也没拗过迟沉,他不肯去医院,还催促她回去陪父母过年。

    可她偏不,她放心不下他,即使回去,心也在这里。

    言檬起身去烧热水,让迟沉先在沙发上休息,饮水机的水桶空了,没来得及更换,她只好去厨房翻找出很长时间没用的热水壶,冲洗干净,插上电烧水。

    趁水烧开的间隙,言檬推门出去敲了敲言梵的车窗。

    言梵不知道蹭上了谁家的WIFI,抱着手机看游戏直播,看见言檬出来还以为可以回家了,转动钥匙打开发动机。

    哪知言檬根本没有上车的打算,示意他摇下车窗,面色端凝地说:“帮我跑一趟吧,去药店买几样药回来,我把名字发给你。”

    她低头按手机,上次她生病小喵给她买的药她还记得名字,不过迟沉的情况有些糟糕,还需要加一些消炎的药。

    言梵阴着脸瞪她:“你有没有搞错,大过年的我上哪给你找药店去!你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言檬放下手机,眼眶微红,话里也带着哭腔:“迟沉生病了,很严重。”

    言梵张了张嘴,惊扭头去看那扇半掩着的房门,他说他姐姐今天发什么神经,大年三十还往外跑,原来这里是迟沉的家啊。

    他说:“要不我们开车送他去医院?”

    言檬摇了摇头:“他不跟肯去,你去帮我买一些药回来就好。”

    言梵没再多说,看了一眼姐姐发过来药品名,调转车头去找药店。

    回到房里,迟沉依旧虚弱地躺着,眼皮越来越沉,意识都模糊了。言檬坐到他身边,再次用手探了探他额头的温度,迟沉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抬起胳膊把她手握在掌心。

    他仍闭着眼,哑着嗓子低声呢喃:“言檬……”

    言檬木然看着与他交握的手被他放在胸口,贴着薄薄的毛毯,能感受到他灼热的心跳。呼吸乱了拍子,有那么一瞬间她瑟缩着想把手抽离,但终究不忍心。

    她轻轻拨开他额前的碎发,指腹温柔地滑过他的眉宇,迟沉嘴角若有若无地勾了一下,深深地睡了过去。

    直到他的呼吸越渐均匀,言檬才把手抽出来,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他身上。

    看了看时间,不知道言梵什么时候回来,她走进厨房准备给迟沉做些吃的。

    打开冰箱,依旧是空荡荡的,冷藏室只有一袋小青菜和几瓶酸奶,冷冻室里倒是堆了些东西,却只是一些速冻饺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

    言檬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今天是除夕啊,他生着病,没有家人在身边,如果自己不来他就拿这些东西来搪塞过去吗?还是根本连吃饭的打算都没有呢?

    她又在厨房里翻了翻,幸好有米,还能熬一些青菜粥给他喝。她在厨房洗洗弄弄,水龙头不敢开大,怕弄出太大动静就会把迟沉吵醒。

    言梵过了好久还没有回来,言檬等得焦急,给他拨去了电话。

    年三十的药店不好找,言梵跟着导航跑了几家药店都关门,最后没办法直接去了医院,还好医院有医生值班,他照着言檬说的让医生开药,已经交完钱,现在在回来的路上。

    言檬挂了电话,一个不留神,青菜粥扑锅了。

    迟沉微微睁眼,隔着厨房透明的玻璃门,看见言檬拢过耳边的长发、拿着勺子轻轻搅动的身影。

    心里某处变得柔软,泛起微妙的感觉,这是第一次,他不那么厌恶过春节。

    言檬端着热乎乎的青菜粥坐过来,抬眼看见迟沉已经醒了,放下碗,把他扶起来。“我煮了粥,你先吃一点吧。”

    迟沉舀了一勺,菜粥清淡,却很香,热气蒸腾直达眼底,他尝了一口,点头浅笑:“好吃。”

    言檬看着他,也清明地笑起来。

    喝完粥,言梵也回来了,言檬开门迎他,接过药又想把他塞回车里。言梵叫苦不迭:“你是不是我亲姐?我好不容易买的药,你多少让我喝口热水吧!”

    迟沉回头看过来,“进来吧,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也来了。”

    言梵嘿嘿笑了两声,拿起鞋柜上的鞋套往脚上套,“还是迟沉哥好,我姐让我做苦力,还把我塞在车上,冷死我了。”

    言檬懒得和他辩驳,从袋子里拿出电子体温计,在迟沉耳后滴了一下。

    38度9,还是烫。

    她又把退烧药翻出来,仔细读了说明书,把药粒一个一个摁在迟沉手掌,走进厨房端来热水,倒了一杯送到他面前,“先把药吃了吧,等会再睡一觉,如果会出汗就好。”

    迟沉接过水杯,吹了吹,仰头一口气把药吞了下去。

    言梵撇撇嘴,看着都替迟沉难受。

    他倒也一点儿不把自己当外人,言檬无心管他,他就在客厅里瞎转悠,看见桌上一个空掉的粥碗,嗅着香味就寻到了厨房,找出碗给自己盛了一碗,也不顾不上言檬投来责怪的目光。

    迟沉吃了药,言檬搀着他上楼睡觉,走了两步楼梯,又回头交代言梵:“不准乱动人家东西!”

    言梵摆摆手:“我打游戏呢?没空!”

    ……

    迟沉回到床上休息,言檬拿了一张退烧贴贴在他额头,替他掖好被角。迟沉看着她,低低说了一声“谢谢”。

    言檬在他床边坐下,摇头浅笑,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口:“迟沉,今天是除夕,你的……家人呢,你不回去和他们一起过吗?”

    她记得他的妈妈是著名的女星,只是早就退圈了,如今很少有她的消息了。

    迟沉的双眸转而变冷,脸偏向一边。言檬心知自己说错了话,手轻轻覆上他的手背,拍了一下:“睡吧。”

    迟沉抿了抿唇,合上了眼睛。

    等他睡着,言檬下去把厨房收拾了,言梵游戏打到一半,已经第三次被言妈的电话打断,追问他们姐弟什么时候回去。

    言梵不耐烦地把手机丢给姐姐,“你自己跟她说。”他毫不怀疑他们俩再不回去,家里的煤气罐就要炸了。

    言檬深深地望了一眼楼上,接过电话,“喂,妈。”

    “檬檬,你和你弟现在在哪啊?怎么还不回来,今天什么日子啊,你还往外面跑!”

    “我有一个朋友生病了,没人照顾。”顿了一下,她迟疑地问:“妈,我可以带我朋友回家过年吗?他一个人,我有点不放心。”

    言檬和妈妈说了迟沉的情况,言妈也是软心肠的人,反正家里烧了一大桌子菜,又没什么亲戚,只有他们四个人,多来一个人反而热闹,没说几句就答应了。

    到了下午,迟沉睡醒,出了汗,整个人精神很多,烧也退下来了。他从浴室冲了个热水澡出来,就看见言檬站在门边,咬着唇,欲言又止的模样。

    他问:“不回去吗?我已经好多了。”

    言檬笑眼弯弯,真诚地向他发出邀请:“迟沉,我妈说让你去我家过年。”

    “……”

    半个小时后,迟沉收拾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和言檬上了回家的车。

    他起初是不愿意来的,毕竟除夕夜的日子特殊,他担心自己过去会叨扰言爸言妈。

    但言檬在耳边喋喋不休地劝说,甚至摆出一副他要是不去,那她也不回去了的架势,还绘声绘色地描述言爸做的菜有多好吃,让他一定去尝尝,等年后开了工,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了。

    迟沉说不过她,犹豫的间隙言檬连行李箱都替他拿出来了,大有一番要去她家久住的架势。

    他无奈,只好按住她的手,换了一个便利的双肩膀,拿了几件干净的衣服。

    言檬抱着迟沉的包蹦蹦跳跳下楼,迟沉不紧不慢跟在后面,路过酒柜,从里面拿了两支价格不菲的珍藏红酒。

    车子开到家楼下,言妈已经在站在电梯口等了好一阵了。言梵从车里下来,调侃道:“哎呀,下楼接我的?第一次啊!”

    言妈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凑过去小声说:“去,谁接你啊,这是来接迟沉的!你说你姐,好不容易才找一个男朋友,我可不能怠慢人家!”

    言梵:“可她说只是男性朋友啊。”

    言妈:“你懂什么,能往家里带的,离转正也不远了。”

    言梵:“……”

    好有道理的样子。

    言檬和迟沉并肩走过来,迟沉因为还病着,脸上带着口罩,见到言妈把口罩微微往下一拉,腾出一只手和言妈打招呼。

    “伯母你好,我是迟沉。”

    言妈握住他的手,眉欢眼笑地说:“知道知道,是檬檬的什么豆豆来着,我前两天还看你节目呢!”

    言檬:“……”

    轻敌了,这下老底要被揭完了。

    一行人乘电梯上楼,到了家门口,言爸老远听见声音就来开门,穿着个围裙,拿着个锅铲对迟沉笑得格外亲切。

    言檬:“爸,这是我公司的老……”

    言爸抢话,“我知道,迟沉对吧?快进来,快进来,我年夜饭一会儿就好了。”

    迟沉把手里的两瓶红酒递过去,淡笑:“伯父,给你带了一点小礼物。”

    言爸笑嘻嘻地接过红酒,看了一眼年份,瞬间放下了锅铲,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把两瓶酒摆好。

    这可不是什么“小”礼物。

    就冲这阔绰的出手,啥也不用说了。

    满意!!

    言爸:“不用那么客气,就当自己家里一样啊!”

    迟沉微笑点了点头,言檬在玄关处换鞋,偷偷拉了拉迟沉的衣角,小声问:“你什么时候买的酒,我怎么不知道。”

    迟沉:“家里拿的。”

    “我爸就这么点爱好,还真被你猜对了。”

    正在厨房偷吃的卷卷叼着一块青菜梗跑出来,看见迟沉,东西也不吃了,吐着舌头冲他笑,见迟沉没注意自己又趴在他脚边蹭了蹭。

    言妈说:“奇了怪了,这狗平时一来客人就叫个不停,怎么今天见到迟沉它反而巴结上了?”

    言梵说:“迟沉哥对卷卷来说可不是陌生人,熟着呢,每天都看到,对不对啊卷卷?”

    卷卷“汪汪”叫了两声。

    进屋之后,言爸言妈继续去忙年夜饭,言檬带迟沉到客厅休息,他身体没大好,人还有些晕,她给他倒了杯热水,又拿体温计给他测了测,确认没再发烧,才安心地进厨房给爸妈帮忙。

    迟沉握着水杯淡淡打量着四周。

    房子是四室两厅的户型,装修翻新过,壁橱一角摆着言父收集的一些小玩意,氛围融洽温暖,这样简单又平凡的一个家,却是他从来不曾拥有过的。

    言梵坐过来,拿出手机:“迟沉哥,开黑吗?我姐说你超厉害。”

    言檬耳尖地打开厨房的门,瞪了他一眼:“消停一会儿吧你!人家还病着呢!”

    言梵讪讪收回手机,迟沉淡笑:“明天可以。”

    他放下茶杯站起身,又问言梵:“介意我四处看看吗?”

    言梵摆手,“不介意不介意,我家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怎么看都行。”

    迟沉走到言父的小收藏柜前看了看,里头有几座的木雕,和几串菩提佛珠,价格或许不贵,但胜在精致。

    中间一层,两本老旧的结婚证摆在最显眼的位置,上面贴着言爸言妈年轻时候的照片。

    他看一眼厨房,言爸不知道往锅里放了什么,被言妈教训了一顿,言檬站在一边捂嘴偷笑,吵吵闹闹,可感情终归是好的。

    顺着长廊往里走,卷卷一直跟在他脚边。

    几间卧室的门都虚掩着,迟沉无意推开,言梵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身后,鬼使神差地推开一间房门,兴奋地对他招手。

    “迟沉哥,我给你看看我姐的房间。”

    迟沉往屋里扫了一眼,墙上贴了好几张他的海报,有一张甚至是他十几岁时的模样,房里的书架上垒了厚厚一叠专辑、杂志、灯牌,还有应援时领到的绝版周边。

    他从来不知道,会有人在家里收集这么多与他有关的东西,即使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言檬是谁。

    言梵说:“这还算少的了,好些都被我姐搬去她自己家了,你要是有机会去她家书房里看看,那里才是宝库。有一次啊,卷卷把你的手机架牌咬断了,被我姐好一通揍,难怪这狗今天这么巴结你。”

    言檬听到动静冲过来,“啪”地一下把门带上,羞红着脸说:“没……没什么好看的,别听他瞎说。”

    迟沉不说话,低头看着她,抿唇浅浅地笑。

    作者有话要说:

    卷卷是唯一有原型的设定,就是我家皮翻天的傻狗子!!

    今天更新是不是很早呀~~要不要夸我一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