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檬的舞蹈重头戏在晚上,场布是华丽的宫殿,她饰演的沈婳被父亲安排在大典这天进宫献舞,她怀着满心的恨意想要刺杀谋害男主一家的凶手。

    剧组找了专门的舞蹈老师来教她动作,动作不难,难在韵味。言檬一没戏就跟着老师练习,晚上回去又在酒店里跳给小喵看,让她帮忙录下来,自己再回头对着视频一点一点地纠细节。

    正式开拍那天,横店天气特别冷,又是在室外拍夜戏,气温低于零下,言檬跟着化妆老师去休息室作造型,化好妆,就见化妆老师拿出了一件大红色的、轻薄到几乎透明的纱衣给她换。

    言檬欲哭无泪地问:“就……就穿这个?”

    化妆老师摇头,转身又去服装间拿了一件,“还有这件里衬。”

    言檬:“……”

    有区别吗?都是纱衣,和没穿一样。

    “你们干脆冷死我算了。”

    化妆老师把她推进更衣室,“剧情需要,剧情需要,你就忍一忍吧。”

    换好衣服,言檬裹着厚实的羽绒服去片场,她偷偷在底下穿了一条肉色的秋裤,可风一吹,还是凉飕飕的。

    小喵给她送来热水,喝了几口还是冷得直打哆嗦,小喵又从别的女演员那里要了一包暖宝贴,言檬躲进厕所,一口气贴了六个,衣服里隐蔽的位置几乎都贴满了。

    陈导带着她试了两遍戏,这一场戏演员上百,除了她和伴舞,几乎都是背景,坐着不动就行。

    正式开拍,她一咬牙把羽绒服一脱,寒风袭来,瞬间冻成狗了,牙齿打颤,四肢冷得僵硬,舞蹈动作根本做不开。

    一连NG了好几遍,下面坐着的群演都快睡着了。陈导也是无奈,天气太恶劣又要赶进度,只好委屈一下女演员。

    言檬心知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出去围着场地跑了几圈,身上有了暖意之后咬着牙把这支舞跳完。

    陈导:“好,过!那个助理,快去给你们家艺人送衣服,千万别生病了!”

    言檬哆哆嗦嗦地穿上羽绒服,手脚都冷得没知觉了,脖颈一片裸露在外的皮肤更是冻得发青发紫。

    呵,不生病才有鬼嘞!

    这场夜戏拍完,言檬足足在酒店躺了两天,受了寒,浑身难受,终于体验到当演员的不易了,还好她的下一场戏在几天之后,不然她就要撑不到杀青回北京了。

    ……

    完成最后一场持刀自刎的戏,她的戏份就杀青了。

    这天剧组有几个演员和她同时杀青,导演在附近酒店订了一桌杀青宴,邀了几个主演一起来给他们送行。

    酒桌上说说笑笑,有几个男演员过来敬酒,言檬都以不会喝酒为由给婉拒了,周晨爽隔着大半张桌子,一副“鬼才信你不会喝”的模样冲她翻白眼。

    周晨爽酒量堪忧,和导演喝了几杯就开始晕晕乎乎,她坐到言檬身边,枕着她的肩膀说话。

    “你杀青了,以后都没有人陪我斗嘴了。”

    “等我回北京你一定要请我吃饭,我要吃穷你,弥补我受伤的心灵。”

    “其实吧,我刚开始特烦你,你说我好不容易有机会和爱豆晨跑吧,你非得贴着我,甩都甩不掉。不过吧,我现在觉得你这人还有点小可爱。”

    周晨爽头一歪,没坐稳,脑袋砸在言檬的胸上。

    言檬痛不敢言,一把推开她的脑袋:“周晨爽你大爷!”

    周晨爽晃晃悠悠坐直了身子,指着言檬的胸口笑得色眯眯:“好大好软啊,怪不得迟沉喜欢你。”

    “……”

    言檬真想一巴掌呼在她头上。

    这个女人,怎么喝醉之后和戚晚一个德行,净说胡话。还好桌上的人聊得热闹,没人听清她说什么。

    第二天一早,收拾行李回北京,年底将近,裴虹没再给言檬接工作,行程都排在了年后,让她舒舒服服在家陪父母过个春节。

    剧组微博上官宣了她杀青的消息,工作室也公布了她的行程,机场门口来了不少送机的檬粉,举着柠黄色灯牌乖乖等着。

    一下车,言檬就被檬粉包围,有人送信,有人要签名,保安担心她的安全伸手把粉丝拦住,言檬拍拍保安的胳膊,微微一笑:“没关系,离登机时间还早,让我和她们打个招呼吧。”

    又美又温柔,还宠粉,檬粉大声尖叫。

    言檬不紧不慢地接过她们递过来的信件,还和前来送机的檬粉拍了一个大合照,听到机场广播催促登机才和她们挥手道别,叮嘱她们回去的路上要注意安全。

    檬粉:太暖了!我要粉我们家仙女一辈子!

    上了飞机,言檬把粉丝送的信一封一封打开,不看不知道,一看……妈耶,原来檬粉早已默默看穿一切。

    ——檬檬姐,下次出门千万要小心,现在狗仔很猖獗的,整天搬弄是非,不过你放心,我们粉丝什么都不会说的,永远支持你!

    ——柠檬,跨年那天我也在现场,呜呜呜,可惜我没有遇见你。希望你以后每天都开开心心,保持自己的热爱。

    ——今生的愿望就是和爱豆一起撸串!

    ——呜呜呜,好开心女儿能找到自己幸福,要跟迟沉崽崽好好的,妈妈永远爱你们!

    “……”

    是我太年轻,还是你们有毒……

    飞机落地,公司派了车来接,言檬在车上给弟弟言梵打了电话,让他晚上把之前代收的500张专辑送到她家里去。

    之前发的抽奖微博中奖名单已经出来,这几天不忙,打算先把答应给书粉的奖品寄出去。

    车子开到小区,言梵已经开着言爸的车停在她家楼下了,慵懒地靠在车边冲她们招手。

    “姐,你终于回来了!”

    言檬让小喵先把行李提下车,自己走到言梵身边,问:“不是让你晚上送吗,怎么现在就来了?”

    “哎呀,我晚上有约会。”言梵不耐烦地转动着车钥匙,指了指后头的小型货车,说:“喏,东西都在那车上了。”

    言檬问:“这么多?需要用货车?”

    言梵:“徐愿姐也给你寄了书,说是你就不用再往公司跑一趟了。我说姐,你买这么多专辑还敢往家里寄,你不怕爸妈又说你乱花钱啊?还好你弟仗义,拦住二老拆你快递。”

    言檬:“这不是在外地拍戏没办法嘛,谢了啊烦哥。”

    拍拍手,撸起袖子,开始搬箱子。

    货车司机只负责运送,不负责卸货,小喵先把行李箱送到电梯口,又返回来给他们帮忙,一个人搬一箱完全不在话下。

    小喵的力气言檬是见识过的,也没惊讶,默默和弟弟两个人一起把箱子扛下来。

    言梵看得目瞪口呆:“哎哎,姐,那是你的小助理?”

    “是啊。”言檬没好气回他。

    “这姑娘长得是个娇俏软妹,没想到力气这么大啊。”言梵来了兴趣,冲姐姐抛媚眼,“她多大呀,看着好小一个。”

    “刚大学毕业,应该比你大一岁吧。”

    “那她有没有男朋友啊?介不介意姐弟恋啊?”

    言檬手一松,箱子倾斜重重压在言梵的脚上,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

    她说:“有没有男朋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柔道十段,你要是招惹了她,被她知道你的那些桃花债,只怕你的下半生就要在轮椅上度过了。”

    “……”

    言梵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膝盖,悻悻闭了嘴。

    电梯运了两趟才把箱子全部搬上15楼,言檬掏出钥匙开门,数十个大箱子足足占据了整个客厅。

    东西整理得差不多,小喵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说:“柠檬姐,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公司的车还在楼下等呢。”

    言檬把她送到电梯口,叮嘱她回去注意安全,言梵也想开溜,被言檬揪着耳朵拎回家里干活。

    刚出电梯,小喵就发现自己的手机落在了言檬家里,好像是刚才喝水的时候随手放在沙发上了。她和司机师傅打了个招呼,让他再等自己一会儿,又折回去找手机。

    门虚掩着,客厅里没有人,小喵在沙发上找到了自己的手机,言檬在书房窗边打电话,小喵进去想和她打个招呼再走。

    “我这边有500份快递要寄,对,你看看明天什么时间方便过来取一下件……”

    言梵正在开箱,把一本本书往书桌上搬,小的视线无意间扫过桌上摊开的一本书,上面签了四个飞舞的大字——柠檬不萌。

    她瞳孔睁大,找出自己背包里的签名藏书,对照了一下扉页的字迹,一模一样。再看言梵从箱子里拿出来的书,也是她家大大的新书。

    “柠檬不萌……这书……”

    言梵看着她:“这书是我姐的啊。”他打量着小喵的反应,恍然道:“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言檬挂了电话,转身看见小喵抱着一本书,泪光闪闪地望着自己。

    额,暴露了……

    小喵:“柠檬姐,原来你就是我家大大!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言檬:“我……”

    小喵:“我太幸福了,我竟然在给我的女神大大做助理!”

    言檬挠了挠额头,“小喵,这件事吧,公司里的人还都不知道,所以你能不能替我保密?”

    她拿起书桌上刚签好名的新书,准备“收买”小喵,“这个送你,全国第一本签名版。”

    小喵感动地快哭了,“不说不说,打死都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