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沉那边也接到了李陌打过来的电话,他静静听李陌说完情况,眉头悄然拧紧,退出通话页面,点进微博。

    这件事的热度还在不断上涨,看样子很难压得下去,网友们捕风捉影,不断揣测视频里女子的身份,幸而是画面模糊,并没有拍到言檬的面容,只是那一条条抨击她的言论实在难听。

    李陌大骂:“这些媒体简直毫无道德底线,跟车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在酒店里装摄像头!我们报警,赶紧报警!”

    迟沉淡声说:“报警只会把事情闹得更大。”

    李陌气得在电话里问候了狗仔全家,发泄完才沉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和你们在一起的女人究竟是谁?”

    迟沉沉默了一会儿,才幽幽吐出两个字:“言檬。”

    李陌像得知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瞠目结舌半天,“她…她不是在拍戏吗?怎么会……等一下,还是你们真的谈恋爱了?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一点应急准备都没有。”

    迟沉:“……没有,她只是来看跨年演唱会的。”

    “那你在她房里呆了一个小时怎么解释?”

    “是媒体恶意剪辑,宁浩其实一直在场。”

    李陌长舒了一口气,紧绷的脸色缓和下来,揪着头发冷静了片刻,说:“那行,我先让工作室发辟谣声明,你也赶紧在微博上澄清一下,就说是正常的朋友见面,让媒体别一天到晚盯着咱们。”

    迟沉:“不行。”

    现在说只是朋友,之后的事情就有些难办了。

    例如,言檬会怎么定位他们的关系。

    “那你说怎么办?”

    迟沉沉思片刻,说:“这样,你先联系那家媒体,把他们手里的料给压下来,其他的事情我自己处理。”

    李陌:“那好,你们也小心一点,我怀疑他们现在还有人在言檬门口蹲着,千万别让她露脸。”

    “知道。”

    挂了电话,迟沉披了件外套走出房间。

    躲在暗处的狗仔昏昏欲睡,听到开门声冷不防打了个激灵,陡然清醒,打开设备,心里暗喜很快就有更猛的料可以爆了。

    然而,迟沉单手插着兜,低头按手机,模样闲散地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走到隔壁敲开了宁浩的房门。

    宁浩睡得死沉,门敲了许久才开,迟沉把他推进去不知道说了什么,过了一会儿,两人直直朝狗仔这边走来。

    狗仔暗叫不好,抱着摄影机就跑,按电梯来不及,他横冲直撞进了逃生通道。身后宁浩快速追上,才下了半层楼梯就扣住他的手臂,把他死死按在地上。

    狗仔:“你们干什么!小心我报警!”

    宁浩冷笑:“你还有脸报警?该报警的是我们才对!”他抢下狗仔怀里的摄像机,又从他包里翻出笔记本,全部交给迟沉。

    迟沉翻看了几下摄像机,里面的内容和发在网络上的差不多,没有拍清言檬的脸,躲在这里应该是打算早上继续跟踪。

    还好这个狗仔耐心不够,没拍到全部的画面就把视频放了出去,不然这件事情只会更棘手。

    迟沉格式化了他的储存卡,又在电脑上找到了备份,一并按了删除,把东西塞回狗仔包里,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什么话也没说,转身走了。

    宁浩松开狗仔,愤恨道:“下次别让我再见到你!”跟着迟沉一同离开。

    狗仔坐在地上,满心不甘地把帽子扯下来挠了挠头发。口袋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喂,主编,他们把东西删了。”

    “算了,迟沉的经纪人联系我了,出的价格不低。你呀,下次学聪明的,不要打草惊蛇!”

    ……

    言檬收到了迟沉发来的微信,让她在房里不要出来。放下手机,徒劳地在房间转了几圈,还是心烦意乱。

    过了一会儿,有人来敲她的房门,她警惕地躲在门后面,透过猫眼看见外面是迟沉,才小心地打开门,一根头发都不敢露出来。

    迟沉进来,反手锁上了门。言檬坐回沙发上,缩着脖子小声嘟囔:“对不起啊,都怪我,给你造成了这么不好的影响。”

    迟沉在她旁边坐下,温热的手掌覆在她的头顶,“这不是你的错。”

    言檬还是垂头丧气,“现在怎么办?网上都传开了。要不是你发微博说我是宁浩的朋友吧,这样网友就不会再造谣你了。”

    迟沉收回了手,面色沉了下来,他说:“不行。”

    “为什么?”

    “宁浩的女朋友会灭了他。”

    “……”

    眼见着言檬眼眶越来越红,垂着头都快要哭出来,他放柔了声音:“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会处理的。宁浩在给你订机票,司机等下会送套新衣服过来,你换上就先回剧组,不要受这件事的影响。”

    言檬木讷点头。

    司机很快送来衣服,言檬换好装,早饭也没心思吃就走消防通道离开酒店直奔机场。

    司机看着她过了安检才离开,候机室里言檬还是忍不住打开微博关注这件事的进展。

    网上风波未平,更有一浪高过一浪的趋势。

    沉迷们在工作室微博下面疯狂催促发辟谣声明,而吃瓜网友几乎把迟沉合作过的女明星都挖了出来,照着视频一个一个对比,看看迟沉究竟是和谁在一起的可能性比较高。

    被点名的几个女艺人对这件事避之不及,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粉丝围攻,纷纷晒出自己的工作照,暗示自己和这件事无关。

    就在这个时候,宁浩上线发布了一条微博:——怎的?我是不配吃烧烤吗?明明我也在屋里为什么要把我剪出来!!媒体,你们孤立我!!

    宁浩作为迟沉助理,平日会发一些和迟沉相关的动态,所以关注他的粉丝也有几十万。

    微博一发,网友几乎都明白了,原来迟沉并没有和女人在酒店独处,是媒体为了炒作恶意剪辑,事情的真想也许不是他们看到的那样。

    沉迷们抱团痛哭,看吧看吧,就说我爱豆不是那种人!没有独处,更没有发生你们想的那种关系,一切都是媒体蓄意泼脏水啊!

    什么?你说那女人是谁?

    这重要吗!重要吗!谁还不能有个一起撸串的朋友了!他工作已经那么忙了,跨年夜和朋友聚一聚怎么了!

    什么,你说是女朋友?

    就算是女朋友又怎样!!是谁规定流量不能谈恋爱了!就算真的是女朋友我们真爱粉也会含泪祝福的!

    再说,你们是不是傻,谁他妈去女朋友房间会一直带着助理啊!你们这些吃瓜群众不要乱带节奏!黑子退散!

    什么,你还说?

    你再说信不信老子撕了你!事怎么那么多呢!能不能给艺人一点私人空间!

    檬粉下场帮腔:对对对!沉迷说的都对!胡乱吃瓜的糟老头子坏得很!

    沉迷感激涕零:谢谢友军!

    檬粉:客气客气,谁让我们是一家工作室呢!

    内心OS:唉呀妈呀,好险,可算护住我家爱豆了。柠檬小姐姐,请你日后让咱们粉丝省点心吧!

    宁浩的这条微博发布得正是时候,既安抚了粉丝,也表明了工作室的态度。网友瓜也吃够了,媒体那边也捞到了好处,视频很快被删除,工作室砸钱把热搜也撤了下来。

    事情没有再次发酵,言檬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下午到达横店,小喵来机场接她。

    小喵一看见她就要哭,嘟着嘴就像一个委屈的小媳妇,说什么都不让言檬再把自己丢下了。

    一坐上回剧组的车,裴虹给言檬打来电话,一向亲和的虹姐也忍住教育了言檬几句。想来迟沉是和裴虹打过招呼了,训得并不重,也没问她为什么去找迟沉,只是让她这段时间别再乱跑,老老实实把戏演完。

    言檬非常乖顺地答应了。

    回到剧组,周晨爽正在拍戏。剧组的每个人都在没日没夜地赶进度,言檬说是请假回北京一趟,谁也没多想,更没时间关心微博上那半天的动荡。

    当然,除了自称是沉迷的周晨爽。

    夜里,言檬让小喵跑腿去买了几盒烧烤,自己则在酒店练基本功,过几天就是她的舞蹈重头戏,正事还是不能忘的。

    周晨爽一下戏回来,言檬就拎着几盒烧烤屁颠屁颠地去了她房里。

    周晨爽开门看见是言檬,板着脸甩头就要关门,言檬往门上一挡,笑着拎起烧烤:“美女,撸串吗?”

    周晨爽无法控制地眼睛一亮,内心天人交战,瞪了言檬一眼,才松开门把手让她进来,嘴上还是不饶人,“我是看在烧烤的份上才让你进来的。”

    言檬在玄关换鞋,周晨爽迫不及待地把烧烤拎进房间,“哎,你过来没让我助理看见吧?不然她告诉我经纪人,我又得吃一个月素了。”

    言檬:“不至于吧?”

    周晨爽哼了一声,随手扯了两个坐垫放在地毯上,拍拍垫子示意言檬也坐过来,“不能我一个人胖,你也过来吃,不过这并不代表我原谅你了。”

    “……”

    谁是来求你原谅的?

    言檬假笑:“那个,你后来上微博了吗?”

    周晨爽努努嘴,假装强硬,“没空看。”

    言檬解释:“宁浩已经澄清了,我们当时真的是三个人在一起,我后来睡着了,他们就回去了,真的不是狗仔拍的那样,我保……”

    周晨爽夹起一块放了超多辣椒的烤肉塞到言檬嘴里,看到言檬辣得到处找水喝,乐得拍膝盖大笑。

    言檬大骂:“周晨爽,你是不是有病!”

    “你再骂我,我这就发微博把事情给你捅出去,你可是有把柄在我手上的哦。”

    言檬立刻恢复乖顺,一脸讨好地冲她眨眼睛,“你这么善良可爱美丽大方温柔的仙女是一定不会如此狠心的,对不对?”

    周晨爽受不了她这反常的样子,白了她一眼:“呵,事反常态必为妖,你这个妖精离我远一点。”

    言檬恨恨地坐去了一边。

    周晨爽被她的模样逗笑了,说:“好了,我吓唬你的,我是不会和你拼命的。反正我想了一整天也想通了,就算迟沉真的和你谈恋爱,做粉丝的只能含泪祝福了。”

    ???

    言檬立刻指正:“我们没有谈恋爱!我只是在追星!”

    “追星追成你这样,我怕是做梦都会笑醒!而且,你不觉得迟沉很反常吗?我和他拍过戏,连他微信都没有要到,他竟然让你上他的车,还让你进他的房间?他为什么不是直接让你自己回去?”

    言檬咬着唇心虚道:“这……这没什么啊。我们以前录节目,我就坐过他的车啊。而且,我是他公司的嘛,所以会和他熟一点啊。”

    周晨爽:“那你说为什么这次是宁浩发的微博,你们工作室也没有发微博否认你不是他女朋友?”

    “因为……因为……”

    “因为他在给你们留后路啊,笨蛋!”

    言檬起身,想努力反驳她的话,憋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能让人信服的解释。

    最后无奈丢下一句“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红着脸跑回了自己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