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演唱会结束后,观众陆陆续续散场,言檬原打算提前离开场地免得被人认出来,没想到迟沉一下台就给她发来了微信,要她在原地等,他让宁浩过来接她。

    言檬抱着包缩在位子上,压了压帽檐,低头假装翻手机整理照片,一位又一位粉丝从身边经过,她在心里默念: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旁边的小姐姐见她久久没有要起身的意思,碰了碰她的胳膊问:“嘿,你不走吗?”

    言檬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还好全场光线黯淡,她带着帽子口罩不会被轻易认出来。

    她捏着嗓子说:“我一会儿就走,现在人太多会堵车。”

    女生面色阴郁地看她,“堵车?最后一波应援都没做完你就回去?”

    言檬一时哑口无言。

    她忘了,一般活动结束,粉丝都会在场地外给爱豆送行。

    “不是不是,我是说出去的人太多,出口会堵。我先坐一会儿,等下就出去了。”

    女生半信半疑地看她一眼,收拾好自己的挎包背在身上,“那你快一点,晚了就没有好位子了,连迟沉的车屁股的都看不见。”说完抱着灯牌朝出口走了。

    言檬望着她的背影点头,心里松了好大一口气。

    十几分钟后,场馆的人基本都散了,宁浩按照言檬发过去的位置找来,一脸哭笑不得地看她。

    她穿了件宽大的羽绒外套,又有口罩帽子遮挡,要不是老板告诉他言檬来了,这大晚上的他还真认不出来是她。

    “真的是你啊?你胆子也太大了吧,竟然敢翘班来看演唱会。万一被人认出来怎么办?”

    言檬笑嘻嘻:“放心,我没被人认出来!”

    她跟着宁浩往出口走,宁浩带她走的是和观众散场出口全然相反的方向,她问:“浩浩,我们这是去哪儿啊?”

    “沉哥让我带你去车库,我们送你回酒店。你说你,一个女明星出来多危险,也不知道把小喵带上。”

    言檬不以为然:“这种活动我从前参加过可多了,轻车熟路的,不会有事的。再说,小喵那么娇小一个,我带着她有什么用呀,真遇上坏人还得我拖着她跑。”

    宁浩回头,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小喵柔道十段你不知道呀?不然你以为公司干嘛招她给你当助理?”

    言檬:“我……”

    我还真不知道。

    对不起,是我太年轻。

    ……

    走到车库,迟沉的黑色商务车已经等在出口了,见到言檬和宁浩过来,迟沉拉开车门,低声说:“上来。”

    言檬看见他,眼眸一亮,朝他挥了挥手,腿脚麻利地钻进车里。宁浩关上车门也跟了上来,司机踩下油门,把车开出了车库。

    一上车,迟沉抬手就在言檬帽檐上敲了一下,嗔怪道:“下次不许再一个人来了,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

    言檬抱着包,可怜兮兮地往旁边一缩,还是没能躲过那一下。她嘟着嘴:“可是票只有一张嘛,还是我好不容易才搞到手的。”

    宁浩帮腔:“沉哥你就别吓她了,刚才来的路上我已经说过她了。她下次不敢了是不是?”

    他冲言檬抛了一个眼神,言檬不点头也不摇头。

    哼,谁说的,她下次还是要来的。

    迟沉冷眼看过来,似是在说“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说她了”,宁浩要笑不笑地闭了嘴。

    见迟沉没有再教育她的意思,言檬摘下口罩,笑得讨好,话不多说,先吹一通彩虹屁。

    “迟沉你刚才的表演简直太帅了,这次的新歌好好听,你都不知道我旁边的几个女生嗓子都喊哑了。”

    说完,仰着头,星星眼看他。他舞台服还没换,外面罩了件大衣,妆也没卸,鼻梁被修饰得又高又挺,下颚线绝美得不像话。

    嘤嘤,呼吸都乱了,怎么办,近距离看更帅!!

    迟沉眼角一挑,“所以,只有你没喊?”

    “我当然喊了,我是喊得最卖力的那个!瘦瘦上台我都没有喊,我一直都保存着体力呢!”

    迟沉勾起嘴角,魅惑一笑,两人视线交会,他问:“你住哪,送你回去。”

    “住……”

    言檬暗叫糟糕,她来得太急,都忘了订酒店。她挠了挠额头,尴尬地呵呵两声。

    迟沉见她这反应,心里差不多有数了,好气又好笑地对司机说:“直接回我们酒店吧,再给她开间房。”

    司机比了个OK的手势。

    车子开到大路上,两边的人行道被应援的沉迷占据,她们举着灯牌,翘首等待爱豆的车驶来。

    言檬看见前方有大批沉迷出没,飞快抱起包蹲到座椅下面去。

    迟沉:“……”

    宁浩:“言檬,你这是做什么?”

    言檬手指抵在唇上,“嘘”了一声,“要是被粉丝看到我在迟沉车上,你信不信我明天会被撕上热搜!”她拉了拉宁浩,“你快过来帮我挡着一点!”

    宁浩认命地往她的位置挪了挪。

    车子驶过应援队伍,放缓了速度,迟沉摇下车窗和沉迷们挥手告别。冷风灌进来,言檬紧张又凌乱。没被拍到就算了,要是拍到她这么滑稽姿势的照片,她直接死了算了。

    还好有惊无险,并没有人发现车上有什么不同。

    直到应援的尖叫声由近及远,言檬才慢吞吞地扶着椅背重新坐回位上。

    迟沉瞟了一眼她揉膝盖的手,皱眉问:“磕着了?”

    言檬:“不是,腿蹲麻了。”

    “……”

    车子开到酒店附近,言檬担心和迟沉一起进酒店会被人认出来,特意让司机在酒店前一个路口放她下来,等迟沉顺利到达房间,她再进去。

    迟沉担心她的安全,坚持让宁浩陪她一起下车,言檬没反对,戴上口罩和帽子,麻溜地打开车门下车。

    这一路是当地著名的夜市,一条街望过去,都是诱人的小吃,今天是跨年夜,来这里的人格外多。

    言檬看见吃的就走不动了,她今天下飞机时间紧迫,连晚饭也没有吃,肚子都瘪下去了。

    她问宁浩:“你们吃晚饭了吗?”

    宁浩:“吃了,台里发了盒饭。”

    言檬低低地“哦”了一声,摸上肚子,“可是我没有吃,我们可以带一些回去吃吗?”

    宁浩:“可以啊,你想吃什么,去买吧,我等你。”

    言檬笑眼弯弯,一蹦一跳地跑到一家卖烧烤的摊位上去,各种烤串点了一大堆。

    宁浩:“你就吃这个啊?”

    “烧烤可好吃了,宵夜最佳选择!”

    宁浩呵呵一笑:“我和沉哥不怎么吃宵夜。”

    言檬还在认真挑选烤串,全部捡齐了,掏出手机扫码付款:“对了,老板,再给我来六罐啤酒。”

    宁浩:“……”

    想不到你是这样的柠檬。

    烧烤一做好,言檬拎着袋子就往酒店跑,天气冷,凉了就不好吃。她的房卡在迟沉那里,迟沉打来电话让他们直接去他房里拿。

    言檬按响他的门铃,迟沉过来开门,他已经洗完了澡,房间开了暖气,只穿了一件宽松的白T和休闲裤,整个人清爽了许多。

    言檬提着两大盒烧烤站在门口,“噔噔噔~~撸串吗?”

    宁浩生无可恋地举起手中的啤酒,“还有啤酒。”

    迟沉怔忡片刻,眉头轻拧,微微侧身让他们进来。

    言檬把烧烤和放在茶几上,一盒一盒打开,自己往沙发上一坐,对着迟沉招手:“快来,可好吃了。”

    迟沉和宁浩跟过来,宁浩一脸无语:“天,我第一次见女艺人晚上吃这么油腻的东西,你还混不混娱乐圈了。”

    “混啊,吃饱了才有力气混啊。”她拿起一串牛肉啃,又去开啤酒,没有指甲,抠了半天打不开。

    迟沉替她拉开啤酒罐,“你是不是晚上没吃饭?”

    言檬噘着嘴点头:“这你都知道!”

    她伸手触碰迟沉的手臂,他刚洗完澡,肌肤滚烫,浑身都散着荷尔蒙气息。

    她笑:“迟沉,你们也一起吃呀。”

    迟沉摸了摸她的头,在她旁边坐下来,给自己和宁浩都开了一罐啤酒,又从烧烤盒里挑了一串烤的软趴趴的、撒了胡椒的土豆,咬了一小口,味道竟然不错。

    他过去很少吃这样的东西。

    言檬仰着头冲他笑:“是不是很好吃?”

    迟沉点头,微微一笑:“还不错。”

    宁浩看老板都吃了,自己也不客气了,挑了一串大鸡翅,吃得满嘴都是油,“好吃!”

    言檬说:“我和楚晗以前上大学的时候最喜欢去后街吃烧烤了,后来她吃胖了,我还是这样,你说气不气?”

    三个人边吃边喝边聊,迟沉吃的少,只喝了一罐啤酒,剩下的烤串都被言檬和宁浩分了。有几串让老板放了特辣,言檬辣到舌头发麻,一口气喝了两罐啤酒。

    她的酒量其实还不错,只不过今天太累了,早在演唱会现场就犯困了,迟沉和宁浩说几句话的功夫,她就眼皮沉沉,小脑袋一偏睡了过去。

    迟沉在她的脑袋磕到桌角之前扶住了她。

    宁浩说:“怎么吃完就睡啊?”他看看迟沉,“现在怎么办?要不是把她叫醒送回她自己房里?”

    迟沉看着她长而垂的睫毛,心中一动,“算了,别吵醒她吧。”

    说完,他扶着她的肩膀站起身,弯腰把她从地上捞起来,环住她的腰,把她横抱在怀里。

    宁浩下意识捂眼睛:!!!

    这不是我认识的老板,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

    却还是忍不住从指缝中探出目光。

    迟沉把言檬抱到床上,正打算替她脱衣服,宁浩莫名觉得浑身不自在,丢下一句“沉哥,我在外面等你”,一阵风似地跑了出去。

    迟沉替言檬脱下外套和鞋子,又替她掖了掖被角,言檬呜咽地嘤咛两声,换了个舒服的睡姿。

    迟沉看着她,嘴角不自觉弯起了好看的弧度,他伸手轻轻擦拭过她的唇角,娇唇红润,又软又润。

    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喉咙发紧。内心莫名躁动,陌生且强烈。

    或许了是卧室的暖气开太高了,他想。

    慢条斯理地拿起自己的衣物和隔壁房卡,又关上灯,才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宁浩在走廊上等他,见他出来,期待且兴奋,就像发现地下情的狗仔。他问:“沉哥,你和言檬是不是在谈恋爱呀?”

    迟沉心浮气躁地斜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太闲了?”

    宁浩噤了声。

    第二天一早,手机就响得没完没了,言檬不耐烦地翻身找手机,摸了个空,手机昨晚搁在茶几上没拿过来。

    她揉揉惺忪的睡眼,赤着脚下床拿手机,那头刚刚挂断,她眯着眼睛扫了一眼屏幕,什么鬼,7点半,8个未接来电。

    她点开通话记录看了看,其中3个是楚晗的,5个是周晨爽的。这两个人一大清早就给她打夺命催魂电话到底是要干什么!

    正在想先给谁回电话,楚晗的电话又进来。

    她接起来,嗓音里还透着慵懒:“一大早的,干什么呀?”

    楚晗劈头盖脸就骂过来:“柠檬你长本事了!来看演唱会也不告诉我!还偷偷上了男人的车,你这重色轻友的家伙我要跟你绝交!”

    言檬听得一头雾水,“重什么色,轻什么友?我干什么了我?”

    “你干什么了?你还问我!你被狗仔跟拍了你知不知道?哎呀,跟你说不清楚,你自己看微博吧。”

    言檬冷不丁打了个寒颤,急匆匆地挂了电话,点进微博,结果发现微博崩了,什么也看不到。

    微博崩溃,通常预示着娱乐圈有大事发生。

    她心里咯噔一下,“完了。”

    刷了几遍也没登上微博,周晨爽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言檬我要跟你拼命!!”

    言檬:“你冷静一点。”

    周晨爽:“我冷静不了!!”

    “到底发生什么了?”

    “说吧,你和迟沉发展到哪一步了,说出来好让我死心!”

    “什么哪一步?”

    “你们是不是睡了?”

    “……”

    言檬跟她说不清楚,直接挂断了电话。

    她连现在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又等了十几分钟,微博终于恢复正常,言檬快速点开热搜,词条【迟沉恋情】荣登第一,旁边标了个深红色的小字——“爆”。

    什么都不想说,只想大骂三声“卧槽”!!!

    点进热搜,第一条就是某知名娱乐媒体爆出来的视频,她颤抖着手点进去。

    视频是偷拍的,镜头模糊光线弱,第一幕是迟沉从舞台上退场,从休息室换了衣服,在助理的陪同下去了车库。

    车子开过来,迟沉侧头和助理讲了几句话后自己先行上了车,助理则转身重返场馆。十几分钟后,助理带着一名女子回来,女子戴了口罩,看不清面容,只依稀能看清楚她的穿着打扮和手里亮眼的灯牌。

    紧接着,镜头推进,女子上车后迟沉亲昵地敲了敲她的帽子,看那样子,交谈甚欢。

    车子行驶过粉丝应援的地方,女子为了避开粉丝视线躲下座位,迟沉如往常一样和粉丝打招呼。直到车子转弯开进下一个街道,女子才探了个头慢慢爬起来。

    到了宾馆,为避人耳目女子先下,助理随后也跟了下来,两人买完烧烤后回到宾馆直接进了迟沉房间,视频里还特意箭头标注:注意,迟沉洗了澡。

    之后的情节被媒体恶意剪辑,助理没过两分钟就出来了,给人一种迟沉和女子在屋内单独相处很久的错觉。

    视频下方标注时间:2点51分,迟沉才拿了衣服从房间里退出来,而可怜的助理,一直在门口等他。

    言檬看完视频,整个人都快要气炸了,卧槽,这女子他妈不就是自己吗!!

    不要脸的狗仔你们编故事还能编得再精彩一点吗!!

    单独相处一个小时,你们干脆在屋里装个摄像头啊,干嘛要给网友想象的空间!!

    她现在终于知道周晨爽为什么问她和迟沉睡了吗,这视频,不让人误会才有鬼!

    她气得手指抖个不停,忍着怒火翻看网友的评论。

    幸而她昨天打扮得谨慎,除了和她极度熟悉的人能够认出来,不然很难猜到她的身份。

    而微博下也是众说纷纭:

    ——早就知道迟沉谈恋爱了,狗仔现在才拍出来?

    ——手里抱着灯牌呢,这是艹粉的节奏啊。

    ——给你们三分钟,我要看到这个女人的全部信息!

    ——粉丝应该心都碎了吧,她们在马路上不要命地应援,殊不知爱豆车里藏了个女人,呵呵了。

    ——怎么了,我爱豆也是二十多岁的成年人了,还不让人家谈个恋爱咋地?

    ——恶心媒体断章取义也不是一两次了,抱走我们家迟沉,坐等工作室打脸。

    ——谁说一定就是迟沉的女朋友,明明是宁浩去接的她、一块买的烧烤,说不定就是宁浩的女朋友呢!

    ——楼上要自欺欺人也没办法,宁浩会让自己女朋友和老板单独呆一个小时?

    ——都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人破案!这女的到底是谁,我要去把她撕得亲妈都不认识!

    ——看了这个视频,我突然好想吃烧烤。

    ——楼上有毒。

    …

    而此时的檬粉:好弱小,好害怕,好无助。

    怎么办,我好像认出是我家柠檬爱豆了,但是我打死也不能提我家爱豆的名字,这个时候提她就是把她往火坑里推。

    檬粉们,团结一致的时间到了,绝对不能到微博底下乱说话,不然直接开除粉籍,还会被沉迷和檬粉一起撕。

    来,让我们大声地告诉自己:檬粉不约,檬粉什么都不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

    写的我好想吃烧烤……

    大家都在问两人什么时候在一起,我好想卖个关子,但还是忍不住告诉你们,快了,等拍电视剧的时候肯定在一起!!

    至于还有多少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今天应该算大肥章啦~

    大家晚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