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不萌”不愧是拥有几十万粉丝的大佬作者,一下场,500张专辑加新书免费送,微博转发量上去了,各大榜单的票数也在蹭蹭往上涨。

    除了一些参加抽奖的网友,她的微博也被迟沉的几个粉丝大站转发。

    连作者大大都在努力宣传,作为沉迷的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小手指动起来,要为沉崽打下壮丽江山!

    沉迷冲呀!

    然而,言檬发完一个微博还不够,又登录上了自己的大号,转发了工作室的宣传微博。

    她是迟沉工作室的艺人,帮忙宣传老板的作品无可厚非,这样一来,檬粉也下场了。

    一夜之间,迟沉各大榜单的票数噌噌往上涨,实力碾压丁瓒新专,丁瓒粉丝顶着黑眼圈投了一夜的票,早上起来一脸懵逼,卧槽,迟沉粉丝是不是刷票了!

    瓒粉冲呀!和他们沉迷拼了!!

    沉迷:拼个屁!你们清醒一点,看看我们票数领先你们多少!我们不是刷票,我们只是的单纯的人品好!

    不多久,【柠檬不萌&迟沉】的微博词条就冲上了热搜前三,言檬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掉马了,点进去一看才知道大家只是在讨论她的抽奖微博。

    拍戏休息的时候,言檬和周晨爽相约打榜,渐渐发现小喵也加入了打榜大军,不时来向她请教一些榜单的投票方式。

    言檬勾着她的脖子,粲然一笑:“小喵,你是不是被我感化了?”

    小喵莞尔道:“不是啊,只是我家大大发微博了,我转了她的微博就得帮她投票啊,而且我真的超想要她的新书。”

    言檬脸上的笑容都要抽筋了。

    我投了三天的票你都无动于衷,你家大大吼一嗓子你就开始上心了。

    哼,生气!到底是我重要还是你家大大重要!

    哎?不对啊,我就是你家大大啊。

    ……

    自从榜单数据稳定以后,言檬就将全部的心思放在了拍戏上。在剧组磨砺了大半个月,她已经找到了演戏的感觉,状态渐入佳境。

    随着剧情的推进,言檬饰演的沈婳和男主相约去逛上元灯会,沈婳在湖边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心爱的男主出现,她找到了男主府上,却发现整个府邸都被官兵包围,上百名家眷被大火活活烧死,乱箭如雨。

    沈婳想奋不顾身冲进火海,却被官兵拦下,直至偌大的府邸被烧成灰烬,她以为男主也死在了这场灾难里,当吐血昏迷。

    更让她崩溃的是,事后她发现自己的父兄也参与了陷害男主一家,至此心如死灰。

    言檬演得太过投入,将自己的情绪完全代入了进去,戏里太悲痛,连带着戏外也跟着低沉。

    她是个感性的人,从前就是这样,因为写了一本虐文,大半个月走不出情绪,无法从故事中抽离出来。

    小喵被言檬这个样子吓着了,悄悄打电话给宁浩,想问他如果迟沉遇到这种情况他会怎么处理。结果宁浩也不知道是在哪里讲电话,那头毫无征兆地就出现了迟沉的声音。

    “言檬怎么了?”

    小喵磕磕巴巴说:“柠檬姐最近演戏太投入了,情绪不太高。”

    迟沉:“你现在在哪?方便把电话给她吗?”

    小喵嗯了一声,走进片场找寻言檬的身影,她上午没戏,正坐在椅子上看剧本。

    小喵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把手机递给她:“柠檬姐,沉哥找你。”

    言檬上一刻还绷着嘴角,下一刻突然眼睛一亮,笑得无比灿烂,她接过手机,“喂,迟沉?”

    “在忙吗?拍戏还顺利吗?”

    “顺利的,陈导说我已经比刚来的时间进步很多了!”

    迟沉淡笑:“那就好。”沉默了几秒又问:“我听小喵说,你最近情绪不太好,是吗?”

    言檬揉了揉眼睛,低头玩弄起指甲,小声说:“也没有,就是有点太入戏了。”

    迟沉声音轻柔地说:“你第一次演戏,投入是好事,但要试着找方法调节,别把自己困进去,否则会伤了自身。每次下戏之后尝试做点别的事情,分散一下注意力。”

    言檬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好,我知道了。”她转了话头,“不说我了,你最近在忙什么呀?”

    迟沉:“临近年底,活动有点多,每天都在打飞的玩。”

    他难得开玩笑,言檬非常给面子地笑了,但也把她心疼坏了。

    “那你也要注意休息啊,千万不能太累了。”

    她倒有心思关心起他来了。

    迟沉那边要忙着登机,又讲了两句就把电话挂了。

    可能是最近她把自己崩得太紧了,和迟沉打完电话,心情瞬间轻快很多。

    把手机还给小喵,导演那边就宣布收工了,言檬去化妆间卸了妆,收拾好东西和小喵上了回酒店的车。

    今天接到迟沉的电话才发现自己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关注迟沉的动态了,这样不好,不是一个称职的粉丝。

    拿出手机,点开超话逛了一圈,她才知道迟沉要参加某卫视的跨年演唱会,会在当天首唱新专辑的新歌。

    这种现场她从前是一定不会错过的,但被拍戏一耽误,消息知道得太晚,官方的票都发完了。

    言檬一回到酒店就开始联系朋友,看看有没有认识的黄牛,结果黄牛的票也卖完了,她有钱也买不到票。

    简直崩溃!

    好怀念曾经为爱豆应援的日子啊!

    闷闷不乐的情绪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上午,言檬下了戏,百无聊赖地打开作者微博,尝试着按照迟沉说的方法转移注意力,调节情绪。

    一位书粉发来私信,她顺手点开。

    ——大大,我有一张XX卫视跨年演唱会的入场券,但是因为那天家里有喜事去不了,你要不要票呀?

    怎么可能不要!

    言檬当即抱着手机跳起来,发现剧组工作人员投来嫌弃的目光,她才尴尬一笑,若无其实地坐了回去。

    她立刻给那位书粉回了消息,对方也在线,让言檬给她一个地址,她把入场券寄过来。

    言檬发完地址后再三谢过她,虽然对方一再坚持门票是送给她的,但她还是给对方转了一个红包,并且答应新书上线后送她一本签名版。

    有了入场券,什么都好办了。

    跨年那天她只有上午的戏份,下午和导演请了假,收拾背包直奔跨年演唱会现场,连小喵要跟着她都不让。

    “言檬姐,你就让我去吧,你要是丢了,老板会杀了我的!”

    她拍了拍小喵的肩膀,脸上还挂着即将要见爱豆的兴奋和激动。“放心,丢不了,我这么大的人了,没事的,两天就回来。”

    她没让小喵送她,自己打车去了机场,落地到那边正是傍晚,又打车风风火火地往现场赶。

    这家电视台每年都在这里搞跨年,各家粉丝进场前都要搞一波集体应援,门口人头攒动,言檬半天才挤进一个卖灯牌的摊位。

    之前的灯牌坏了,一直没有买新的,她左挑右挑买了一块便携式超薄灯牌。

    这次跨年演唱会楚晗也是歌手之一,言檬很仗义地买了一块刻着她名字的灯牌,并不是想为楚晗应援,而是万一被人发现,还能把楚晗拉出来挡一挡。

    谁叫她们是神仙友谊来着。

    对不住了,兄弟。

    ……

    保安开始检票入场,言檬一直拖拖拉拉直到人都进得差不多,才压低帽子戴上口罩进去。

    书粉给她的票位子不错,视野开阔,应援最佳选择。

    演唱会即将开始,言檬拿出手机悄咪咪给迟沉发了一条微信:猜猜我在哪里呀?

    迟沉很快回复:哪里?

    言檬打开摄像,拍了一张现场照片给他。

    迟沉:你怎么来了?

    言檬:我和导演请假了。

    迟沉:你一个人来的?

    言檬:对呀~

    迟沉:又胡闹,结束之后不要乱走,等我来找你。

    言檬捂着狂跳的心口回复:好的!

    迟沉那边没有再回消息,言檬在微博上找了一张节目单,发现迟沉的节目在最后一个。

    好吧……零点压轴。我等。

    距离直播还有几分钟,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个不停,掏出来一看,来电人:周晨爽。

    言檬果断地挂了电话。

    那头周晨爽气得跳脚,一连发了几条微信过来质问她;——你人呢?跑哪去了?

    ——你是不是去看迟沉的跨年演唱会了!

    ——你哪里来的票,为什么不带上我!!

    言檬理直气壮地回她:我和导演请假了。

    周晨爽:叛徒,你应援不带我!

    言檬:有本事你自己搞票啊。

    周晨爽气结,偏偏她今天还有夜戏,连直播都看不了。

    命好苦啊!!

    ……

    开场前各家粉丝高声battle,主持人一上台,场下才安静下来。

    言檬抱着灯牌不敢出声,一来要保存体力坚持到最后,二来旁边坐的也是沉迷,万一被认出来那就尴尬了。

    歌手的节目一个接一个上,除了楚晗的两首歌,言檬听得意兴阑珊,今天奔波得太累,甚至还有点犯困,奈何音箱震得她耳膜嗡嗡作响。

    好不容易熬到最后一个节目,迟沉上场了,言檬一个激灵,猛地清醒,举起灯牌开始疯狂应援。

    沉迷的应援功力不是盖的,欢呼声全程最高。音乐响起,迟沉穿着演出服缓缓走上舞台,沉迷说收就收,安静欣赏爱豆的表演。

    迟沉第一首唱的新专辑里的慢情歌,音乐轻柔,歌声曼妙,沉迷们早就把每一个旋律都记得滚瓜烂熟了,随着他的歌声摇晃灯牌、轻轻地哼。

    第一首歌结束,音乐一转,他脱下外套往舞台上一扔,动作幅度大,露出超A性感腹肌。

    带感的旋律响彻全场,迟沉领着伴舞开始舞蹈,每一个动作都撩得人心如鹿撞,现场气氛瞬间嗨炸!

    表演结束,言檬的嗓子也快喊哑了,迟沉低低喘着气,冲在场的粉丝挥手。

    零点到来,主持人带着全部歌手返场,大家一起倒计时。

    “三,二,一……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言檬手搭在唇边,声嘶力竭地冲着迟沉所在的方向喊出这句话。

    她脸上带笑,睫毛却是潮湿的。

    喜欢你的第九年呀,真好,我还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