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檬写了这么多年的书,实体、漫画和广播剧的版权都卖过,但影视版权还是第一次接触。

    倒不是影视公司看不上她的书,而是之前几本题材的问题,影视改编上会有一定的限制。

    几月前出版的那本《深情拥抱你》是以都市为背景的言情文,有剧情有感情,正所谓少女心永远不缺市场,这种题材目前影视正热,各大电视台和视频网站都抢着播。

    何况这本书不管在网络上还是实体销售的成绩都是拔尖的,“柠檬不萌”这个作者粉丝基数大,翻拍之后这部剧等于是自带流量,被影视公司相中是迟早的事。

    徐愿约了言檬明天下午去时光文学一趟,言檬答应了。

    她还没吃饭,肚子在不停抗议,在沙发上瘫了一会儿去厨房煮了碗面,吃完洗了个热水澡,往床上一躺倒头就睡,还是自己家的床舒服。

    第二天,言檬上午赖了会儿小床,本来想再床上躺尸一天的,想着今天还有正事,挣扎了好半天才起床。

    新书的稿子码的差不多,她打算今天拿给徐愿看一下,如果没什么大问题,修修细节,过段时间就可以在网上发表了,她就不用天天再被读者催开坑了。

    找了个U盘,把稿子复制进去,吃完饭,给自己化了个淡妆就出门打车往时光文学赶。

    下雪天路不好走,赶到的时候比约定时间晚了十几分钟。徐愿在公司楼下等她,一见她从车上下来就忍不住笑话她。

    “你怎么把自己裹得跟个球一样?”

    言檬缩了缩脖子,把羽绒服的帽子扣在头上,“没办法,这天太冷了。”

    徐愿叹了一声,感慨道:“瘦就是好,穿再多都不怕胖。”

    两人边聊边往里走,按亮电梯楼层,徐愿问言檬:“你猜猜有几家公司想买你的版权?”

    言檬张嘴,微微惊讶:“还不止一家啊?”

    “当然不止!”徐愿掰着手指给她把找上来的影视公司数了一遍,“其中有三家已经寄了意向合同过来,我一会儿拿给你看看,你看完再做决定。”

    言檬点点头。

    到了徐愿的办公室,她拉开抽屉,拿出三份意向合同摊开在言檬面前。言檬一边翻看,一边听着徐愿给她介绍这三家公司的情况。

    其中,夏瑞影视是一家比较新的影视传媒公司,只有几部网剧作品,成绩不温不火,暂时还没什么名气,给的版权费也不算高,言檬看完,先把这家的合同暂时放到了一边。

    另外两家是南行和壹安,都是在圈内比较有名气的影视公司。

    南行有雄厚的资金基础,打算把这部剧打造成明年暑期强档剧,两大卫视同播。

    整体来说南行给的条件很不错,也有制作实力,但是南行不尊重原著是网上出了名的。之前翻拍过的两个大IP,剧本改得面目全非,完全毁原著,读者大呼接受不了。

    相比之下,最后一家壹安影视的口碑更加不错。

    壹安影视也是大公司,目前有朝电影行业发展的打算,对每一部作品都严格把关,制作方面不用担心,而且他们出的版权费并不比其他两家低,电视拍完之后也是要上星的。

    言檬对壹安给出的条件最心动。

    她把壹安的合同往徐愿面前推了推,问:“你觉得这家怎么样?”

    徐愿笑了:“果然,我们两想法是一样的。我也觉得所有公司里,壹安最合适。而且壹安合作过很多大牌演员和导演,这部剧如果能有好的口碑,对你和公司的发展都是有益的。”

    言檬也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下,合同上有几处小细节,如果壹安愿意沟通,那她也愿意跟他们合作。

    徐愿听完当即给壹安的负责人打了电话,壹安那边表示会重新拟定合同,到时候找个时间当面详谈。

    言檬把这件事全权交给徐愿处理了,版权签订这方面,徐愿比她有经验,她愿意相信徐愿,也愿意相信时光文学,到时候她只要签合同就好。

    聊完影视版权的事,言檬从包里拿出U盘,“热腾腾新新鲜出炉的稿子哟~~”

    徐愿:“新书写完了?”

    言檬:“那当然,我录节目的时候可是每晚码字到凌晨好吗!快夸我勤奋!”

    徐愿把U盘连上电脑,打开文档,20多万字的全文存稿一章都不落。

    她笑:“太棒了,我今晚就要熬夜追完。”

    说起来,徐愿算是言檬的第一个读者。

    大一的时候言檬刚开始写小说,室友徐愿也是小说迷,得知言檬自己写了一本,缠着她非要看。

    徐愿花了一晚上读完了她那篇20万的word文档,第二天早上顶着一双熊猫眼只对言檬说了一句话,“柠檬,要不你把小说发到网上去吧。”

    言檬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照做了,没想到几年后能有如今这样的成绩。现在想来,徐愿算是她的伯乐。

    言檬在徐愿办公室呆了一下午,等到她下班再跟她一起去找楚晗约饭。

    来到火锅店楚晗已经点好菜在包厢等了,言檬把羽绒服脱下来搭在椅背上,问:“戚晚呢,怎么又不来?”

    楚晗:“别提了,她在横店。”

    徐愿:“在横店做什么?”

    楚晗:“我跟你们说,我今天才知道戚晚真成喻骁的助理了,这丫竟然一直没告诉我们,太不够意思了。”

    言檬正要喝水,听完差点呛着。

    “她去给喻骁做助理了?她不是说辞职了?”

    楚晗:“我也以为她要回家继承上亿家产了啊!今天我打电话找她约饭她才说的,那边忙,还没说清楚就给挂了。下次等她回来,可得好好审问审问她。”

    徐愿一边往锅里下菜一边说:“要我说,柠檬和小晚都能成为追星楷模了,一个和爱豆一起录节目,一个给爱豆当助理,瘦瘦你说咱俩是不是也该去找个爱豆?”

    楚晗:“要不我当你爱豆,你来给我当助理?”

    徐愿大骂:“你想得美!”

    言檬眯着眼睛笑。

    楚晗耸耸她的肩膀,一脸坏笑:“哎,你和迟沉老师住在一起一个月,你们都没发生点儿什么?”

    言檬看着她,面无表情地回答:“发生什么?那么多摄像机拍着呢。”

    楚晗半信半疑,“你就没把你家爱豆拿下?”

    言檬在她胳膊上狠狠拧了一把,“你信不信我把你拿下?你想什么呢你!我怎么可以亵渎仙子!”

    楚晗吃痛大叫,揉了揉胳膊,冷哼一声:“你就是有色心没色胆!”

    言檬也不辩解,津津有味吃她的火锅,捞了一片牛肉,咬到辣椒,辣得说不出话,痛并快乐着。

    吃太多的下场就是她第二天成功扁桃体发炎了,加上吹了冷风,感冒受寒,一连在家擤了几天的鼻涕,嗓子痛到说不出话来。

    言母来看她,见她这副病恹恹的样子,一边嘴上不饶人地骂她贪吃,一边给她买药照顾她吃饭。

    徐愿和壹安的老总约在周一签合同,言檬出门前把自己包得像个粽子,带上口罩和帽子,只露出一双眼睛。

    徐愿见了她,还以为她是不想被合作方认出来才带的口罩,结果听见她那浓重的鼻音,才知道她是真的感冒了。

    其实言檬戴口罩也有私心,她不想被合作方知道她的身份。

    虽然她如今在娱乐圈还是个24K纯新人,无作品,无知名度,合作方的老总未必认得她。但来日方长,圈子就那么大,以后说不定就知道了呢。

    她可不想那么早掉马,写文是她喜欢做的事,一旦被人知道写书的是一个女艺人,难免会被黑子钻了空子,质疑她的作品,她暂时还不希望别人带着有色眼镜看待她的书。

    如果真的有掉马的一天,她希望也是她作为女艺人言檬得到大家认可的那一天。

    签约安排在时光文学的会议室。

    壹安的老总是个五十出头的男人,姓傅,长得慈眉善目的,与言檬交谈时很真诚,没有架子,知道言檬感冒了也没强迫她把口罩摘下来。

    有这样高情商的老总,也难怪壹安近两年的发展势头越来越好。

    合作谈得很融洽,最后两方顺利签下合同,傅总对言檬伸出手:“合作愉快。”

    言檬微笑握住他的手,“合作愉快。”

    傅总笑了笑:“言小姐,我女儿啊,是你的书迷,所以她拜托我一件事情,希望这部戏由你来担任编剧,这样更能贴近原著,你觉得怎么样?”

    言檬愣了一下,“我来做编剧?”

    傅总:“是啊,你放心,编剧方面的酬劳我们会另外付给你的。”

    言檬摇了摇手,有些无措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主要是影视编剧和写书这两项工作还是有些出入的,而且我平时工作比较忙,可能没有办法胜任。”

    再说,答应了做编剧,离掉马也不远了。

    傅总面露遗憾,不过也能理解。言檬为了感谢他女儿的支持,送了她一本《深情拥抱你》签名版,在扉页写下几句祝福。

    卖影视版的事总算敲定了。

    从时光文学出来就接到了经纪人裴虹打来的电话。

    言檬吸了两下鼻子,接起电话:“喂,虹姐。”

    裴虹:“你嗓子怎么回事?”

    言檬:“感冒了,扁桃体发炎。”

    裴虹:“要紧吗,看医生了吗?”

    言檬:“没事,快好了。虹姐你终于找我了,是不是要给我接新工作了呀?”

    裴虹:“是啊,你现在有没有空?来公司一趟吧。”

    言檬:“好嘞,你等我。”

    收起电话,拦了辆出租车就朝迟沉工作室奔。

    工作室离时光文学不远,十几分钟的车程就到了。裴虹在办公室等她,一见她来了就笑盈盈招手叫她进来。

    “虹姐,你给我接了什么工作呀?”

    裴虹递给她两个剧本子,“有两部新剧找上来,你看看想选哪一个?”

    嗯??演戏??她完全不会啊。

    除非导演组想找她去演一个面瘫。

    言檬撩了撩刘海,把剧本压在腿上,“虹姐,我不会演戏啊。”

    裴虹说:“这个你先不用担心,开拍之前我会找人给你上上专业课。而且你的情况导演那边也是知道的,在现场会给你多指导指导。”

    言檬心想,所谓的指导可能就是多挨几次骂吧。

    裴虹又说:“先看看剧本吧,两部戏档期有冲突,看你想尝试哪一个。”

    裴虹给她说了一下两部戏的情况,一部网剧,邀她女主,另外一部是大制作的古装剧,邀她演女……好吧,数不过来,反正就是个配角。

    言檬看了看剧本,网剧是青春偶像剧,导演和演员都是新人,虽然是让她演女主,但是作为一个演技几乎为零的新人,在这样的剧组很难学到东西,她也不相信自己能挑得起女主的大梁。

    另外一部古装剧是权谋类型,她要演的是男主的白月光初恋,戏份不多,一直活在男主的回忆里。

    这部戏的导演她是知道的,去年大火的一部宫斗剧就是他指导的,他找的演员都是专业老戏骨,在这样的剧组能学到的东西也就更多。

    再一想,现在演艺圈很多出色的演员都是从配角龙套开始演起的,就连迟沉小的时候也经过不少磨练,才能有今天的成绩。

    饭随爱豆,她决定一步一步慢慢走,不求快,只求稳。

    言檬问:“这个导演为什么找我,他不是一直最看中演员的演技的吗?”

    裴虹:“可能你之前参加节目的时候,网友说你是初恋脸吧,他看过你的照片,觉得符合角色就找到我了。”

    言檬点点头,“我就选这个吧,古装剧。”

    裴虹把另外一份剧本收起来,“那我一会儿就把这边给推了。既然你打算接这部,明天起我就给你安排培训,你回去等我电话。”

    言檬:“没问题。”

    裴虹:“对了,这部古装戏你有一段舞蹈的戏份,据说重头戏,还有半个月进组,你好好准备一下。”

    言檬咽了一口口水,艰难问:“名族舞?”

    裴虹摇头:“不,古典舞。”

    得,要求更高。

    以她目前的韧带水平,可想而知要受一番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