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宝贝之家呆了一下午,周晨爽开始怀疑自己推掉行程来这一趟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只是为了被这几个所谓的“小天使”折磨吗?

    小King把她带进屋后就自己钻进了玩具房和童童一起画画,他们两个男孩有自己的世界,不论周晨爽怎么找话题想和他们拉近关系,他们就只是点头或摇头,完全不鸟她。

    气氛尴尬得不行,周晨爽决定先在房子里看一圈,找找自己晚上该住哪。

    好不容易把箱子拖上三楼唯一一个空房间,整理好行李,隔壁两个午睡的女宝宝醒了。

    兮兮和小月亮醒来闹觉,一直哭个不停,周晨爽怎么哄都哄不好,两个女孩对她这个陌生的嘉宾有些害怕,光着脚下楼要到处找言檬和迟沉。

    周晨爽把她们抱到沙发上,自己坐在中间,两人一边一个在她耳边哭,音量一个比一个高。

    她是崩溃的。

    小King走到客厅,踩着个小板凳把柜子上的奶粉罐抱下来,“柠檬姐姐说,睡醒要给她们泡奶奶,你会吗?”

    原来是饿了,周晨爽接过奶粉就去泡奶,不会也得会啊,最起码奶瓶可以让这两个小公主不要再哭了。

    她的头都快炸了。

    按照说明,好不容易泡好两瓶奶粉,两个女孩一口气喝完,世界终于安静了。小月亮倒是不哭了,缩在沙发里用打量的目光盯着她。

    兮兮吃饱喝足,精力更充沛了,放下奶瓶开始满屋子找迟沉,找不见又开始哭得没完没了,周晨爽怎么哄她都不好使。

    周晨爽无奈,只得想办法场外求助,她问小King有没有迟沉的电话,小King摇头,递给她一张卡片,“柠檬姐姐留了号码。”

    她用座机拨了过去,电话很快接通,言檬问:“你好,哪位?”

    “言檬,我是晨爽。兮兮一直在哭,她想找迟沉,他在吗?可以让他和孩子说……”

    话还没说完,兮兮就把电话抢了过去,“柠檬姐姐你们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啊?”

    言檬:“姐姐和哥哥在电影院呢,赚了钱晚上请大家看电影,你要乖好不好。”

    兮兮:“真的吗?那我要和迟沉哥哥说话。”

    言檬把手机给了迟沉,“兮兮找你。”

    迟沉接起电话,低声温柔又耐心地哄了兮兮几句,兮兮抽抽搭搭一个劲点头,最后答应迟沉自己会乖的,要他们早点回来。

    周晨爽一喜,想要和迟沉说几句,从兮兮手里接过电话,笑道:“喂,迟沉,你们忙得怎么样了?晚上我请你们一起吃饭啊。”

    电话那头漫长的沉默,好一会儿,才传来言檬的声音,她笑了一声:“好呀晨爽,你问下小朋友们想吃什么,我们这边大概还有两个小时结束,你辛苦一下带他们出来哦。”

    周晨爽脸一沉,敷衍地应了一句,把电话挂了。

    收好手机,言檬偷偷瞄了迟沉一眼,见他双手抱胸、面无表情地直视前方,忍不住低头偷笑。

    刚才周晨爽话还没说完,迟沉目光一冷,就把手机塞回了她手里,听周晨爽那边的声音,应该是气炸了。

    迟沉敲了一下她的帽檐:“傻笑什么?”

    言檬扶了扶帽子,掩饰地咳了一声:“我…我有吗?”

    迟沉还想说什么,正好有几对情侣过来买票,言檬站回服务台,露出甜甜的微笑。

    工作了一下午,电影院负责人到点过来结算工资。按照节目组和影院事先说好的,付给他们一人300的工资,不过言檬偷吃爆米花被抓,扣了她15块钱。

    言檬哭唧唧。

    陆屹燃和肖鹤那边也送完外卖回来,四个人约着在电影院楼下的餐厅汇合。

    陆屹燃和肖鹤的工作就没有影院卖票那么舒坦了。

    天气这么冷,他们又对这附近的路线不熟悉,骑着小毛炉在街上兜来兜去,别提多辛苦。

    他们穿了工作服,又带着头盔,不仔细瞧根本就不会有人认出他们是明星,送餐送晚了被顾客数落几句是难免的。

    肖鹤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蔫儿了,手和鼻尖都冻红了。

    言檬豪气地把菜单拿给他:“想吃什么就点,咱们有钱!”

    肖鹤那个感动的呀,点了一大桌子贵菜,毕竟他的柠檬姐可不是每天都这么大方的。

    到最后吃完他才知道,这顿是周晨爽请客……

    周晨爽带着小朋友打车来商场吃饭,几个小朋友一路对她都非常冷淡,不跟她说话,四个人自己牵着手跟在后面,不过还算听话,过马路的时候会牵着她的衣角。

    到了餐厅他们就不这样了,小朋友一见到四个哥哥姐姐就开始嘻嘻笑笑,看见一桌子好吃的别提有多开心。

    周晨爽在心里安慰自己:好吧,他们毕竟生活在一起一个月了,对于自己,小朋友还不熟悉。

    晚餐吃得还算融洽,不过在场的跟拍和导演都能看出来,周晨爽似乎不太能够融入他们,聊天的时候总是插不上什么话。

    毕竟她性格不如程钰放得开,又不像程钰和言檬早就认识,大家对她只能算是客气。

    吃完晚饭,一行人浩浩荡荡上了顶楼电影院。晚上来看电影的人还是比较多的,电影院为他们节目组的人开放了VIP通道。

    言檬看了看场次才知道,他们包场的这部电影就是喻骁主演、迟沉友情客串的那部,周晨爽这次上节目其实也是为了帮电影做宣传。

    路过过道,看见有影院工作人员在换易拉宝宣传海报,言檬不经意瞟了一眼,发现其中换下一张是迟沉上部电影的海报。

    她脚步一顿,对大家说:“我去上个洗手间。”扭头就跑。

    上洗手间,摄像师不会跟过来。

    她在楼梯口追上了换海报的工作人员,笑问:“你们这个海报不要了吗?”

    工作人员:“不要了,电影下架就要换的。”

    言檬咬了咬唇:“那你们可以给我吗?或者我给你们钱也可以。”

    工作人员一笑:“这种海报影院每个月不知要换多少,反正也是要扔了的,你要哪一张就拿去吧。”

    言檬开心地搓手,挑出迟沉那张小心翼翼地卷好,工作人员还很热心地找了个包装袋给她。

    言檬提着海报开心地返回影厅。

    放映厅门口,迟沉抱着几桶爆米花远远走过来。

    “你去哪里了?”他扫了一眼她手上的东西,问:“这是什么?”

    言檬不好意思地把海报往身后一挡,“没什么呀,我们进去吧,电影要开始了。”

    迟沉不做声,端着爆米花往里走。

    节目组包的场,影厅内不让拍摄,工作人员也放下机器跟他们一起看,大半个场子都坐满了,留了最中间的位子给几个嘉宾。

    迟沉一进去,兮兮和周晨爽就一齐向他招手。

    “迟沉,来这边坐吧。”

    “迟沉哥哥,快过来。”

    影厅光线昏暗,言檬不爽地看了周晨爽一眼,假笑坐到她身边,把那个留给迟沉的位子给占了。

    周晨爽咬牙瞪着她:“你……”

    言檬一脸无辜:“啊?这里不能坐吗?我是觉得这个位子视野比较好啊。”

    周晨爽气鼓鼓地噘嘴,看着迟沉走过来递给言檬一桶爆米花,然后坐去了最边上的位置。

    言·什么都不知道·檬,咬了一颗爆米花,踢着小脚,“呀,电影开始了。”

    周晨爽:“……”

    电影题材很新,九十分钟的时长剧情紧凑,演员演技全部在线。

    迟沉在电影里饰演的是法院的检察官,一身黑色西装,衬衫纽扣系到最上边一颗,高挺的鼻梁上架着金边眼镜,目光深邃,简直就是戴上眼镜君子端方,摘下眼镜斯文败类的那一款。

    看得言檬屏住呼吸,心脏狂跳,啊啊啊啊,好想扑到啊啊啊。

    然后,她就看见周晨爽饰演的女二扑进了他的怀里。

    想骂人,什么狗屁剧情,什么狗屁电影,一点都不好看!

    周晨爽头靠过来,有意无意地说:“这场戏不好拍,我和迟沉哥NG了好几次呢,导演总说我们抱的方式不对。”

    言檬将假笑进行到底,爆米花一个咬得比一个响。

    迟沉的戏份结束,爆米花也空了,大屏幕上是周晨爽化了浓妆的脸,言檬站起身,哼,电影尿点。

    上完洗手间回来,她供着身子往里走,肖鹤这小子看电影看睡着了,言檬和他说了几声借过都没反应。

    迟沉拉着她的胳膊,指了指自己旁边的一个空座:“你坐这儿吧。”

    言檬求之不得,她可不想再坐回去听周晨爽讲述他们拍摄过程。

    她坐下来,小声对迟沉说:“迟沉,你演得真好,满足了女生对检察官的所有幻想。”

    迟沉挑眉,淡声说了句谢谢。他把手边的爆米花移到两人中间,“还吃吗?”

    言檬:“吃吃吃。”

    刚才吃了酸柠檬,现在要多吃一点甜才能补回来。

    电影看完,大家陆续离场,回到家夜也深了,洗洗弄弄上床休息。

    言檬在房间里拿出电影海报,背着镜头打开,看了好一会儿又把它卷好收进箱子。回北京之后,她要把这幅海报和她的手机立牌一起架在书房里,宝贝私藏又多了一份。

    第二天早上,言檬特地给自己设了六点的闹钟,这个点迟沉要出门晨跑,如果她没有猜错,周晨爽又要作妖了。

    从行李箱里挑了一套宽松的衣服,裹了件超厚实的外套,打开房门,周晨爽正准备下楼了。

    “晨爽,”言檬叫住她,笑盈盈问:“你去哪里呀?”

    周晨爽回头,没好气回答:“我去晨跑。”

    “哦~~晨跑啊~~”言檬故意拖长语调,眯着眼睛打量她。

    呵,谁大早上晨跑还特意化妆啊!

    再看她穿的,低胸紧身运动套装,外面披了一件不算厚的外套,细腰翘臀,曲线尽显。

    言檬在心里暗骂:大冬天穿成这样晨跑,冷不死你。万一被什么居心不良的媒体拍到她穿成这样和迟沉一起晨跑的照片,又不知道会写成什么样了!

    言檬笑嘻嘻:“正好,我也去晨跑,一起啊。”

    周晨爽一副‘你特么在逗我’的表情看着她,言檬眨着眼睛,非常‘真诚’地向她发出邀请。

    二楼传来开门声,周晨爽头也不回就往下跑,言檬哒哒哒也跟了下去。

    周晨爽:“迟沉,你是要去晨跑吗?”

    迟沉带上耳机,冷冷看了她一眼,“嗯。”

    “正好,我也要去晨跑,一起啊。”

    跟过来的言檬:呵,这刚刚是我的台词。

    言檬:“晨爽,你刚才不是答应和我一起跑的吗?男生和女生运动量不一样,和迟沉跑很累的。”

    周晨爽:“我……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再说我体能还不错的,可以和男生一起跑。”

    言檬无辜脸:“哦,原来你没答应我呀。那要不我三个人一起跑?我好久没晨跑了,你们带带我?”

    迟沉斜眼看她,“你确定?”

    言檬眨了眨眼睛,真诚点头。

    迟沉拉上外套拉链,什么也没说,下楼准备出门。周晨爽和言檬非常鄙夷地看了眼对方,快速跟上。

    三个人一起晨跑,周晨爽总想撇开言檬和迟沉说话,但言檬就是看不懂她的眼色,总是喜欢挨着她,自己跑累了还非得拉着她在原地大喘气。

    “哎呀,不行好累,晨爽我们歇一歇吧。”

    周晨爽咬牙:“你别拉着我呀,要歇你自己歇。”

    迟沉回头看了她们一眼,淡淡说:“累就回去吧。”然后继续往前跑。

    “快放手,迟沉都跑远了。”周晨爽甩开言檬的手,快步追上去。

    言檬也追上去,并肩挨着她,“我好像有力气了,一起啊。”

    周晨爽:!!!

    为什么甩不掉!!

    两人跑了好久,才追上迟沉,但她们到底不是天天锻炼的人,跟着跑了没一会儿就已经没体力了。

    周晨爽和言檬心里都叫着劲,一个想拖到对方跑不动好和迟沉独处,一个打死都不让对方作妖成功。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气喘吁吁跑了一路。

    迟沉步伐大,几步就拉开了距离,越跑越远,再一个转角,人就没影了。她们两个脚上却像绑了沙袋,越来越重,再也跑不动了。

    周晨爽扶着树喘气:“言檬,你别跑了,我快累死了。”

    言檬:“你不跑我就不跑了,你看迟沉都跑远了。”

    周晨爽摆手,一屁股坐在马路牙子上:“行行行,不跑了,我妆都花了。”

    言檬也坐过来:“我也跑不动了,我都饿了。”

    周晨爽看看周围:“这是哪啊,我们回去吧?”

    言檬茫然:“你问我,我不认路啊!”

    周晨爽:“算了,那就先歇着,一会儿打车回去。”

    言檬第一次对她的提议表示同意。

    这一路没什么车,就是风大,冷得慌。二人在路边坐了十几分钟,就看见迟沉折了回来,手里提着几份早餐和矿泉水。

    他走过来把水递给周晨爽和言檬,言檬接过,仰着头对他笑:“谢谢!”

    迟沉嗔怪地看她:“胡闹。”

    眼底却有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