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程钰,一家八口又聚在一起过了一段闲暇舒适的日子。

    有迟沉在,言檬就觉得格外安心,不用操心家里哪个倒霉孩子捣乱,也不用担心陆屹燃和肖鹤是不是又整出了什么幺蛾子。

    迟沉总会准备好早餐等他们起床,会在她给大家准备晚餐的时候进来帮忙,也会在她犹犹豫豫拿不定主意的时候给她建议。

    这样的安心是肖鹤和陆屹燃无法带给她的。

    节目录制接近尾声,导演组把四个大人全部叫到客厅,给他们发布了最后一次任务。

    “节目录到现在,相信你们的生活基金已经不剩多少了。节目组给你们提供了两个打工的机会,你们可以靠自己劳动为宝贝之家赚取足够的生活费。”

    “等等。”言檬比了暂停手势,飞快起身跑上楼,把装着生活费的信封拿下来,当着镜头面前打开。

    一叠红票票。

    “谁说我们生活费不够了,我们还剩好一千多呢,足够撑到节目结束了。”

    “漂亮!”肖鹤大笑着从沙发上蹦起来,一脸傲娇地说:“导演们,失算了吧,柠檬姐精打细算、勤俭持家,我们的钱啊,花不完!”

    导演黑脸:“你们怎么不跟着我们的剧本走啊?”

    肖鹤茫然:“啊?这节目原来还有剧本的啊?我录了快一个月才知道。”

    陆屹燃眉欢眼笑,“好了好了,我们不用去打工了,都散了吧,开什么会啊。”

    导演:???

    这个节目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哼!

    “坐下,话还没说完呢。”

    肖鹤和陆屹燃拨拨头发坐下来,晃悠着二郎腿继续听导演要说什么。

    “虽然你们生活费有富余,但是这个打工任务是原先节目组就定好的,所以你们还是要完成,就当是体验生活了。”

    言檬算是听懂了,打工是导演组早就计划好的,和他们还剩多少钱没有关系,看着是逃不掉了,她问:“那我们要去做什么?”

    导演满意地笑笑,继续说:“你们抓阄分为两组,石头剪刀布,赢的那组可以率先挑选工作。”

    说完,工作人员就从笔记本上扯下一张白纸,撕成四小张,写上一到四,四个数字。写完折成团,往茶几上一丢,“好了,抓吧。单数为一组,双数为一组。”

    四人面面相觑,这么简单粗暴的吗?

    迟沉抿唇,带头先拿了一张,打开,上面写着数字1。言檬也跟着拿了一张,她抽到的是数字3,成功和迟沉组队。

    她偷偷地冲肖鹤吐了吐舌头,对不起,告辞~~肖鹤生无可恋地往沙发上一躺,纸条也不抽了,反正也没得选了。

    言檬碰碰迟沉的胳膊,说:“迟沉,你来和他们石头剪刀布,我相信你的运气肯定能赢。”

    陆屹燃不屑地笑了两声:“呵,我可是台湾猜拳大王,想赢我没那么容易。”

    然后,他就被迟沉打脸了,接连三把,一把都没赢。

    肖鹤摆摆手,“算了算了,你们先选。”

    导演拿出两张卡片,一张写着“送外卖”,一张写着“去电影院售票”。迟沉和言檬相视一笑,很默契地选择去影院售票。

    导演:“好,那你们的工作就这么定了,午饭后出发。作为奖励,晚上工作结束后,可以包场看一次电影。”

    言檬眼眸亮晶晶的,止不住的兴奋,这样说起来,她就能和迟沉一起看电影了,简直太棒了!

    迟沉问:“我们出去打工,四个小朋友怎么办?”

    对哦,把小的给忘了。

    导演:“小朋友有自己的任务,他们要招待客人。”

    言檬一眼难尽地看着导演,他们四个小不点,能招待客人?确定不是客人照顾他们??

    导演收了东西要走:“好了,你们准备一下,到点就出发。”

    吃过午饭,言檬把两个女孩带到楼上睡午觉,童童和小King精神旺盛,在客厅里打闹,她把他们两个揪过来叮嘱一定要照顾好两个妹妹,也一定要好好招待客人。

    两个男生玩得正起劲,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反倒催促起他们快些出门了。

    言檬找出了一副框架眼睛,有用眼线笔在眼睑下点了一颗痣,带上帽子,这样乔装打扮一下,应该就不会有人认出来了。

    四人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刚换好鞋开门,就有一个高高瘦瘦的女生下了保姆车跟他们打招呼。

    “嗨喽,大家好,我是周晨爽。”

    言檬抬眼看过去,觉得这个周晨爽有几分眼熟,她礼貌地伸出手和周晨爽打招呼:“你好,我是言檬。”

    周晨爽轻轻捏了一下她的手心,垫着脚冲迟沉挥手,笑容里开出了花。

    “迟沉哥,好久不见!”

    迟沉看了她一眼,扣上帽子,淡声说:“好久不见。”

    肖鹤和陆屹燃也凑过来跟她打了个招呼,聊了几句,问:“你和迟沉哥认识啊?”

    周晨爽笑得有些羞涩,把长发往耳后一撩,“我们之前合作过一部电影,所以还挺熟的。”

    言檬脊背一僵,这女的想干嘛?态度这么暧昧,什么意思,不会又来一个碰瓷的吧?

    本沉迷不允许哦!

    迟沉说:“算不上合作,电影我只是友情客串。”

    言檬眨着眼睛问:“什么电影啊?上映了吗?我们怎么不知道?”

    迟沉拿好车钥匙,“一会儿去电影院看看不就知道了。”

    周晨爽神情顿了一下,问:“你们要出去?”

    陆屹燃点点头:“是哦,我们要出去打工,家里就拜托你咯。哦不对,是会有小朋友好好招待你的,你就放心吧。”

    说完,搭着肖鹤的肩走向车。

    迟沉身子一侧,从周晨爽身边擦过去,按响车钥匙,打开车门,进了驾驶座。

    言檬裹好大衣,冲周晨爽微微一笑,一路小跑钻进了副驾驶,系上安全带,车子扬长而去。

    周晨爽愣愣地站在原地,满心的不甘,自己好不容易推掉行程过来,怎么话还没说几句,迟沉就走了。

    小King站在屋里仰头看她:“你要进来吗?”

    车开到导演组指定的商场,肖鹤和陆屹燃在正门下车去到打工的饭店,言檬跟着迟沉停好车,从负二楼电梯直上顶楼电影院。

    电梯里,言檬对着镜子摆弄镜框,扶了扶帽子,左看右看,觉得这样肯定不会被认出来。

    迟沉瞄了她一眼,问:“你眼睛怎么回事?”

    言檬指着自己画上去的那颗痣,“你是说这个吗?这个是我画上去的。你看,我这样是不是就认不出来了?”

    迟沉抿了抿唇,淡淡嗯了一声,“还行。”

    言檬端着下巴看了他一会儿,一本正经说:“不行,你这样肯定会被粉丝认出来,一会儿引起影院骚乱可不好。要不,你也乔装打扮一下,贴个胡子什么的?”

    迟沉冷眼睨她,不说话,从大衣口袋里摸出一个黑色口罩,挂在耳朵上,压低帽檐,只露出一双眼睛。

    不露脸,简单粗暴。

    言檬:“……”

    电梯门打开,工作日的电影院人并不多,二人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找到了影院负责人。

    负责人先带他们去换了工作服,之后再大概地跟他们介绍了一些售票的注意事项,安排了师傅手把手教他们。

    言檬说:“要不就我一个人售票吧,让迟沉做爆米花和饮料什么的,他一说话很容易被人认出来。”

    迟沉点头答应,去到旁边跟着另外一个工作人员学调饮料。

    下午来影院的人不多,两人学完东西就无聊地站在柜台内等待。

    言檬眼睛左瞟右瞟,突然看到对面一张巨大的电影宣传海报,男主角是戚晚的爱豆喻骁。

    她掏出手机拍照,拉近聚焦,拍了一张海报照片喜滋滋地发给戚晚。

    ——美女,你的男神哦!

    戚晚回:你不是在录节目吗,怎么有空去电影院?

    ——唉,节目组任务,来电影院搬砖了。

    ——请帮我多推喻骁的电影谢谢。

    ——不客气,下次迟沉有电影请为票房做贡献。

    ——成交。

    迟沉冷眼看着言檬拍了两遍电影海报,转头给自己倒了一杯冻柠水。

    忘了加蜂蜜,又酸又涩。

    渐渐有人过来购票,有几对顾客在电影栏上看了很久,都还没有决定好看哪一部。

    这时言檬借机安利,“要不看这部吧,影帝喻骁的作品,口碑很不错的,这几天票房最高的。”

    “这部好看,我自己刚刚看完,真的很棒,影帝演技没话说。”

    “这部电影周末的没票的,场场都爆满的。”

    迟沉:???

    你到底有几个爱豆?

    直到人逐渐散了一些,言檬戳着电脑,查看自己的战绩。

    “十二,十四,十六……我卖了十六张!”

    迟沉走过来,手抄着口袋,瞟了一眼电脑,漫不经心地问:“你还是他的粉丝?”

    “啊?”言檬不明所以地看他。

    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怎么可能!我…我……我不是。”

    不行,镜头前面不能暴露,她嘟着嘴掏出手机,在对话框里打出一行字:我不是他的粉丝,我只有一个爱豆。

    她举起手机,委屈兮兮地把屏幕送到他眼前。

    口罩下,迟沉嘴角一挑,嗓音依旧淡:“那你拍他照片?”

    言檬看着脚尖,小声嘟囔:“我那是拍给我闺蜜的,她是喻骁的粉丝。”

    迟沉浅笑,手臂撑在柜台上,滑了鼠标,说:“其实我客串的也是这部电影。不过戏份不多,只有几分钟。”

    言檬:“咦,真的吗?”

    迟沉点头,舀了一桶爆米花,送到言檬面前,“吃吗?”

    言檬一个劲点头,她早就想尝尝了。

    拿起一颗放进嘴里,越咬越甜呀。

    影院负责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指着他们手里的爆米花大吼一声:“上班不能吃东西!扣工资!”

    言檬:“……”

    呜呜呜,爱豆坑我。

    迟沉把爆米花藏进柜子里,靠近她耳边小声说:“没事,晚上看电影给你买。”

    言檬:我爱豆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