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沉结束完表演,走下舞台,和工作人员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盛典现场。

    舞台服单薄,宁浩过来替他披上大衣。

    穿好衣服,从VIP电梯下楼,带着宁浩上了公司负责接送的商务车。

    一坐进去,迟沉向宁浩伸出手:“手机。”

    宁浩从背包里找出他的手机递过去,说:“沉哥,你手机刚才一直在响。”

    迟沉点点头,按亮屏幕,之前合作过的圈内好友纷纷发来了消息祝贺他得奖,他淡淡扫了一眼,目光一凝,点开了言檬的微信。

    ——[视频],四个宝贝在为你云应援呢!

    他唇角一勾,回:那你呢?

    言檬很快回复:粉头教主,在线应援指导。

    她又说:迟沉,恭喜你获奖呀~~实至名归!!今晚的演出超级棒的!

    迟沉:谢谢。

    言檬:你走了吗?电视上没看到你了。

    迟沉:嗯,唱完就准备回去了。

    言檬:好呀,我们也不看了,路上注意安全。我看天气预报,今天北京挺冷的,让浩浩给你准备一件暖和一点的羽绒服。

    迟沉手指一顿,看了一眼身边什么都不知道、正在专注啃面包的宁浩,眉尾一挑,回:浩浩?

    言檬:沉迷们都这么叫他的……嘤嘤嘤。

    迟沉:你不许这么叫。

    言檬:为什么呀?

    迟沉:不为什么,时间不早了,带着他们去休息吧。

    言檬:好的!

    迟沉把手机收了收,压低帽檐,嘴角不经意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宁浩痴痴看着他,嘴巴微张,含着的半块面包忘记咽下去。

    什么情况?老板从前可是能一句话结束的聊天,绝不多回第二句的人。今天和别人聊了那么长时间的微信不说,聊完嘴角还有笑??

    据他这几天的观察和多年的经验,老板最近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迟沉抬眼看见宁浩痴痴傻傻的表情,冷冷斜了他一眼,问:“你做什么?”

    宁浩身子一颤,收回目光:“没……没有。”

    他又从包里拿出个面包递过去:“要不,先垫个肚子?”

    迟沉闭上眼睛休息,“不用。”

    看吧,对待他还是一如既往地话少。唉……他这个命好苦的。

    宁浩拿出手机看行程,问:“沉哥,我们是订后天早上去上海的机票还是订下午的?”

    迟沉:“订明天的吧。”

    ……

    言檬洗漱完就躲进了自己房间,楼下程钰还带着肖鹤和陆屹燃在打游戏,几把结束,再看时间,都要凌晨了。

    肖鹤一拍脑袋:“完了,没帮两个男生洗澡!”

    他三步并两步爬上二楼,推开两个男宝贝的房门一看,童童和小King都已经换好了睡衣,躺在被窝睡得香甜。

    肖鹤回到玩具房,有些羞愧地摸摸脖子:“柠檬姐好像替两个男生也洗了。”

    陆屹燃也有些不好意思,这些天迟沉不在,他们两个不仅没能帮上言檬什么忙,反而今天丢了这个,明天忘了那个。

    他灵光一闪,说:“要不,明天我们就让她休息一下吧,给她一个惊喜。”

    程钰问:“什么惊喜啊,你们能不给她惊吓就不错了。”

    陆屹燃想了想,“我们可以给她做餐饭啊!来宝贝之家这么久了,一直都是她做饭给我们吃诶。”

    程钰噗嗤一声笑出来:“就你?你做的菜能吃吗?”

    陆屹燃:“你这是在质疑我的厨艺吗?”

    肖鹤搭上他的肩膀,笑个不停:“大哥,我们对你厨艺那可不是质疑,那是完完全全的不相信啊。”

    程钰眉毛一挑,和他击了个掌:“说的没错!”

    陆屹燃狠狠瞪着他们两个,一个劲地辩解:“那是我没有发挥出我的正常水平好不好。”

    他眼珠一转,又说:“要不这样,程钰你明天负责支开言檬,带她出去逛逛,我和肖鹤留在家里准备晚餐,怎么样?”

    肖鹤叫苦不迭:“为什么是我留在家准备晚餐啊?”

    陆屹燃:“那你去陪女人逛街好了。”

    肖鹤:“那我还是给你打下手吧。”

    第二天,言檬早起为大家准备早餐。

    这些日子迟沉不在,为了避免陆屹燃一口气再祸害9个鸡蛋,避免肖鹤再给小朋友安利干吃奶粉,她每天坚持早起做早餐。

    因为前一夜码字太晚,早起就容易头晕,照顾小朋友吃完早饭,她都会回去睡个回笼觉。

    陆屹燃趁着这个时候把肖鹤和程钰叫过来开会,准备下午大干一场,给大家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

    各自分配好任务,中午言檬起床,程钰借口说自己想去逛街,邀言檬作陪,一吃完午饭就把言檬和两个女宝贝带出了门。

    言檬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正好她也许久没逛商场了,今天难得空闲,一逛起来就停不下来,这也想买那也想买。

    买是她私人的物品,导演组准许她刷手机。

    程钰陪言檬在商场逛了半个小时就后悔了,自己到底是哪根筋不对才会答应来逛商场的?

    她言檬的战斗力,绝对不是陆屹燃和肖鹤这两个单身狗可以想象的好吗!

    作为一个出门不记路、走哪哪迷路的女人,言檬在商场里竟然能快速分清东南西北,哪家店在哪个位置她记得一清二楚。

    程钰彻底服了。

    与此同时,迟沉下午的航班抵达上海,提着行李箱回到宝贝之家,看见童童和小King缩在沙发里愁眉苦脸,厨房里噼里哐当,不知道什么情况。

    小King和童童一看见迟沉,就飞奔过来扑进他怀里。

    “迟沉哥哥,你可算回来了!”

    迟沉拍拍他们的背,轻声问:“怎么只有你们两个人?”

    “两个姐姐出去了,屹燃哥哥带着肖鹤哥哥在炸厨房呢!”

    “炸厨房?”

    迟沉狐疑起身,牵着两个男孩的手往厨房走,小King第一次这么胆小,不停往迟沉身后缩。

    果然,厨房里的白烟缭绕,一片狼藉。

    他用手挥了挥烟雾,捂住鼻子在门上扣了两下,“你们在做什么?”

    肖鹤探了个头出来:“迟沉哥,你总算回来了!”

    迟沉把他拉出厨房,避开呛人的烟雾,“怎么回事?”

    肖鹤耷拉着脸:“都是陆屹燃,说要给柠檬姐一个惊喜,给她做顿饭,结果没一道菜做成功的。”

    迟沉喊了一声陆屹燃,让他把火关了,立刻出来。

    陆屹燃端着他刚出锅的黑漆漆的红烧鱼,一脸郁闷:“好像一个不小心就做成了炭烤鱼,你们谁尝尝?”

    两个男孩转头就跑,肖鹤嫌弃地躲开三米远:“你这不是想制造惊喜啊,你这是想毒死我们啊!”

    迟沉眉头一皱,看了一眼不堪入目的厨房,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声,说:“倒了吧。”

    “倒了?”陆屹燃问:“那我们晚上吃什么?”

    迟沉挽起袖子,“我来做吧。”

    肖鹤和陆屹燃费了好大功夫才把厨房重新收拾干净,迟沉看了看冰箱还剩哪些可以用的食材,翻了翻,用手机上网查食谱。

    说起来他不是很会做菜,几年前在一档综艺上做过一次,因为没有经验还被粉丝调侃成炸厨房,如今和陆屹燃一对比,他觉得自己的厨艺可能还不算差的。

    洗洗弄弄,跟着食谱上程序走,第一道菜出锅,味道竟然不错。

    肖鹤尝了一口,一个劲地夸:“好吃,虽然比不上柠檬姐,但是比陆屹燃做的好吃多了。”

    陆屹燃委屈:“我也有看菜谱啊,为什么不行?”

    肖鹤:“可能是你天赋不够。”

    陆屹燃:“……”

    无话可说。

    ……

    言檬回到家,就看见餐厅摆了满满一桌菜,兮兮和小月亮“哇”了一声爬上桌,“好香啊!”

    言檬把商场战利品往旁边一放,漫不经心地问:“你们点外卖了?”

    肖鹤摇摇头,身子挡在厨房门口,先卖个关子。

    “柠檬姐,你猜这桌菜是谁做的?”

    言檬:“难不成是你?反正不可能是陆屹燃。”

    陆屹燃:“……”

    肖鹤身子一侧,让出一条路,迟沉端了一碗热汤走出来,淡声说:“吃饭吧。”

    言檬身子一僵,不可思议地揉了揉眼睛,“迟……迟沉?你回来了?”

    迟沉走近,摘下端汤的手套,笑了笑:“录制提前结束了,就赶回来了。”

    言檬开心地哼唧一声,手掌在背后悄悄捏拳,激动的小心思差点就藏不住了。

    迟沉转身去厨房洗手,肖鹤和陆屹燃望着言檬傻呵呵地笑。陆屹燃问:“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

    言檬瞬间变成冷漠脸。

    惊喜个毛线!

    你们竟然敢让我的宝贝爱豆下厨房,我要跟你们拼了!

    她在肖鹤胳膊上掐了一把,压低声音:“为什么让迟沉做饭!他刚下飞机需要休息!”

    肖鹤连连呼痛:“冤枉啊!本来是陆屹燃做的,后来他做得太失败了,都不能吃,迟沉哥才提出主动下厨的。”

    陆屹燃委屈巴巴:“我们想做饭,也是想让你休息一下嘛。”

    言檬:“……”

    我可谢谢您嘞。

    心疼归心疼,爱豆亲自下厨,言檬美滋滋地吃了两碗饭,任何一道菜都不浪费。

    她吃完,一脸满足地撑着下巴。

    迟沉做菜的时候一定放了很多糖吧,不然她心里怎么会这么甜。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来啦!虽然有点晚……算是补昨天的。

    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