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沉不在的这几天,宝贝之家又在节目组的安排下去了东方绿洲和上海科技馆游玩。

    上午照例是自由活动,下午完成节目组发布的任务。言檬再次带着小朋友和导演组斗智斗勇,还是一贯的不按正常套路出牌,给导演组气的,心脏都不好了。

    不过这两次出游可比上次去迪士尼累多了,光是找地点就足以把他们累趴下。

    迟沉不在,没人带路,陆屹燃自告奋勇揽下了这个光荣的任务。

    陆屹燃在车上拍着胸膛向言檬保证一定不会把大伙带丢,大家还以为他有多能耐呢,结果刚下车,站在东方绿洲的大门口他就懵逼了。

    太太太他妈大了。

    陆屹燃拿着地图,带着一行人兜兜转转,目的地没去成,走了半天又回到了原地,程钰气得对他飞踢一脚。

    陆屹燃揉着屁股,不服气地对程钰说:“有本事你来带路啊!”

    程钰这个人最受不了激将法,带路就带路,二话不说,举起小红旗,带上小红帽,对着小朋友招招手:“来来来,《你是我宝贝》旅游团的朋友请往这边走!”

    然后……

    他们再一次成功迷路了。

    言檬内心是崩溃的,已经感受不到双腿的存在了,早知道就不该相信这两个人,到底有没有一个靠谱的!!

    答案是——当然有。世上无难事,只要肯花钱。

    几个小朋友累得再也走不动了,言檬一咬牙,花了几百块钱包下一辆观光车,彻底不再相信这两个二货了。

    回家的时候天色都晚了,大家玩累了上车倒头就睡,谁也没说一句话。

    言檬眼皮沉沉的,望着窗外夜色中的车水马龙,突然好想爱豆啊,也不知道他此刻在干什么。

    鼓起勇气,给他发了一条微信:今天我们去了东方绿洲哦。

    那头久久没有回消息。

    等着等着,眼皮一沉,不知不觉就握着手机睡了过去。大巴到达小区门口,程钰才把她叫醒,言檬第一反应就是看手机,还是没有回信,迟沉应该很忙。

    回到家给几个小朋友洗完澡,几个大人也洗洗弄弄各回各的房间休息。言檬躺在床上打开抖音,满屏都是迟沉回去那天沉迷接机的视频。

    哭唧唧,她也沦落到要靠抖音上的粮艰难度日了。

    一连滑了十多个视频,言檬点赞的手指就没停过。屏幕一切,跳出视频请求,迟沉发来的。

    言檬手一抖,差点吓得手机都拿不稳。

    她飞快坐起身,拿起桌上的镜子理了理头发,又把脸上黑乎乎的面膜揭下来,才按下了接听键。

    镜头一阵晃动,背景是光线不太明亮的录影棚,迟沉拿着手机走到外面长廊,面部轮廓才清晰起来。

    他还是休闲的日常装扮,头发剪短了一些,鬓角和额头渗着细细的汗,宁浩从远处送来纸巾和水,他仰头喝了一口,修长的脖颈喉结上下滚动。

    言檬不自觉也跟着咽了一口口水。

    宁浩看了一眼屏幕,笑道:“呀,是言檬呀,这么晚还没睡啊?”

    言檬浅笑:“还没有,刚躺下呢。”

    宁浩:“哦哦,我们这边还在忙呢,都好几个小时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

    迟沉喝完水,把瓶子递还给宁浩,冷冷地斜他一眼:“很闲?要不你来聊?”

    宁浩嘴一瘪,灰溜溜地走了。

    迟沉找了个安静的位置坐下,言檬对他挥了挥手,“迟沉,你还在忙吗?”

    迟沉点了一下头,“刚才在彩排,临时要赶一个盛典活动,有点忙。”

    临近年末,各大平台都会举办年终盛典,这次活动本不在他的行程之内,但主办方临时通知他的作品得了奖,希望他出席,再出一个节目作为全场压轴。

    所以,原本还算宽松的行程,又变得忙碌起来。

    言檬问:“什么盛典?我们可以看吗?”

    “可以,明天晚上七点有直播。”

    言檬嘴角疯狂上扬:“嗯嗯,那我明天一定看。”

    迟沉抿了抿唇,手机屏幕上女孩小小的五官被微弱的床头灯光映亮,弯弯的眉眼像月牙,满眼都是掩饰不住的喜欢。

    言檬收起自己的花痴凝视,问:“那你新专辑忙得怎么样?录完了吗?”

    迟沉:“还没。”

    言檬垂下眼帘,撅了一下嘴,“好吧……”

    察觉到自己的失落太过明显,她轻轻抬了下眼皮,偷偷观察迟沉的表情,又加了一句:“那个……小朋友们都还挺想你的。兮兮每天都问我你什么时候回来……”

    迟沉淡声说:“不好说,要看录制情况再定,可能会推后两天。”

    言檬点了点头:“好吧,我们等你。”

    迟沉换了个姿势拿手机,微微一笑:“怎么样,东方绿洲好玩吗?”

    言檬哼哼唧唧:“不好玩,腿都快走断了,陆屹燃和程钰都不认路!”

    迟沉摇头笑笑,她还好意思说别人。

    他这边彩排还没结束,两人还没说上几句话,现场的工作人员就跑来找他对流程,改节目细节。

    迟沉对工作人员比了个手势,手机微微一侧,说:“稍等,我一会儿就过来。”

    言檬咬了咬唇,不敢耽误他工作。

    “迟沉,你先去忙吧,我就先不打扰你了。”

    迟沉轻轻嗯了一声,“很晚了,你先休息吧。”

    “嗯嗯,我马上睡了。你工作完了也要早点休息。晚安!”

    迟沉淡淡点头:“好,晚安。”

    挂了视频,通话时间显示三分四十五秒,言檬捂着手机无声尖叫,脚丫在被窝里一阵乱蹬。

    嘤嘤嘤嘤嘤,不用刷抖音不用逛微博,爱豆给她发私粮了!!

    第二天的晚饭言檬做的比平时都早,六点饭菜上桌,六点十五她就吃饱了。看看时间,窜到兮兮耳边低声说了几句悄悄话,兮兮眼睛一亮,猛地一阵点头,拉着她就往客厅跑。

    言檬丢下一句:“记得洗碗!”

    程钰一脸茫然:“她们两个搞什么呢?”

    肖鹤吃好饭把碗一搁:“我不管,昨天我洗的碗,今天归你俩。”

    陆屹燃和程钰悠悠看了对方一眼,不说话,拿起碗就狂扒饭。

    “谁最后谁洗碗!”

    陆屹燃两三口就把碗里的饭吃干净了,嘚瑟得拍拍程钰的肩膀:“美女,辛苦了哦!”

    程钰:“靠,陆屹燃你嘴巴怎么这么大!”

    言檬打开电视,盛典还没正式开始,嘉宾们正在走红毯。看了没多久,迟沉就出现在了红毯入口。

    兮兮兴奋地在沙发上蹦蹦跳跳,指着电视大喊:“你们快看呀,是迟沉哥哥,真的是迟沉哥哥!”

    其他三个小朋友聚过来,巴不得把脸都凑到电视屏幕上。

    小King:“哪个哪个?”

    兮兮:“那个最高最帅穿西装的!啊!我要去给我小姨打电话!”

    兮兮跳下沙发,抱起座机就开始拨号。言檬搂过小月亮,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

    她面色淡淡的,好似看不出什么情绪,可是天知道,从迟沉出现在屏幕的那一刻起,她内心的小鹿就开始闷头乱撞了,兴奋程度一点都不输给兮兮好吗!

    要不是碍于在录节目,满屋子都是摄像头,她能抱着电视叫老公。

    黑西装,白衬衫,宽肩窄腰大长腿,一手抄兜,一手签名,偏头对镜头淡淡一笑,满满的禁欲气息,太太太太特么帅了!

    兮兮打完电话回来,盯着屏幕半天:“咦?迟沉哥哥呢?”

    肖鹤不知道从哪冒出来,啃着苹果含含糊糊:“进场了呗!我说你们急匆匆的干什么呢,原来是看这个呀!这种颁奖盛典挺无聊的。”

    言檬背着镜头白他,要你管,又不是看你。

    兮兮眼泪瞬间飚出来,边哭边嚎:“早知道就不给小姨打电话了,我自己都没看到!”

    肖鹤哼了一声,“你个小丫头,这么小就追星真的好吗?”

    言檬瞪他:“有的吃还堵不住你的嘴!”她摸摸兮兮的头安慰道:“没事,外面太冷了,迟沉哥哥先进去准备了,一会儿还要上台唱歌呢!”

    兮兮抽抽搭搭收起眼泪,抹了一把脸,乖巧坐在沙发上等。

    言檬带着四个小朋友在沙发排排坐,霸占了电视机整整一个晚上。

    这场盛典以颁奖为主,偶尔穿插几个歌手的表演,几个人看得再无聊也坚决不换台,迟沉就坐在下面呢,万一镜头扫过他,错过一秒都是不行的。

    好不容易等到迟沉上台领奖,言檬掏出手机以电视机为背景,给四个认认真真鼓掌的小朋友拍了一下段视频,点开微信,发给迟沉。

    程钰和肖鹤陆屹燃躲在一边打游戏,不用带娃,乐得自在。

    “快快,对面小乔就剩一丝血了,别让她走了!”

    “陆屹燃你会不会玩,你大招放反了知不知道!”

    “别追了,先集合打龙!”

    电视上迟沉伴着音乐开始唱跳表演,每一个动作都A到没朋友,分分钟击中言檬的灵魂。

    四个小朋友跟着音乐摇头晃脑,游戏三人组刚赢了一把,冷不丁抬头,对面四双小眼睛齐刷刷地瞪着他们。

    “你们太吵了,我们都听不见迟沉哥哥唱歌了!”

    “你们能不能不要影响我们应援!”

    三人:“……”

    起身,卑微地躲去玩具房打游戏。

    应援童子军惹不起。

    言檬微微一笑,手指在沙发上轻轻打着节拍。

    追星,要从娃娃抓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