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钰带着小朋友在客厅里玩,没过多久,肚子就开始咕咕地抗议,早上赶行程又做任务,根本没吃什么东西。

    和言檬分开时间也不过一月左右,程钰最惦记的就是言檬的手艺,吹了一通彩虹屁,愣是哄着她今晚要给自己做几样硬菜。

    程钰是飞行嘉宾,招待她是应该的,不过言檬和她关系好,忍不住开玩笑逗她,悠悠斜她一眼,说:“想吃可以,付——钱。”

    程钰:“靠,你这一家子都掉钱眼里了!”

    言檬叹了一声,俨然老母亲的口吻:“唉……生活不易,掌家方知柴米油盐贵啊。”

    程钰的钱包也被导演组收走了,两口袋空空,再也不能像刚才那样大方甩出50大钞了。

    她说:“其实啊,我本来是可以给你们赚生活费来着,不过你们家孩子太精,任务失败,1000块钱泡汤了。”

    言檬石化了,抱着镜头笑得谄媚殷勤:“导演,孩子小,不懂事,你怎么能和他们当真呢。钱这种事,尽管冲我们来,要不我们重新做个任务怎样?”

    程钰:“倒是有一个冲你来的,要你打王者拿下MVP,你觉得可能吗?我跟你说,他们就是故意不想给钱!”

    言檬:微笑.jpg

    导演组你们过分了啊,瞧不起谁呢,有本事比消消乐啊!

    程钰拍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你的王者水平啊,菜得全国人民都知道。”

    言檬送了她一大白眼:“晚饭自己做,谢谢。”

    程钰哭唧唧,“美女我知错了!”

    话虽这样说,晚饭还是要照做,毕竟程钰的厨艺和陆屹燃不相上下,让程钰做饭,毒死肖鹤和陆屹燃不要紧,可不能苦了她的宝贝爱豆和几个可爱的小朋友。

    于是,言檬又一头扎进了厨房。

    程钰洋洋洒洒在纸上写了一堆菜名,言檬照着菜名在冰箱里翻了翻食材,东西不够,收拾收拾准备去一趟菜市场。

    迟沉看她穿大衣,抄着口袋站起身:“你要出去?”

    言檬点点头:“菜不够了,去菜市场买点回来。”

    程钰爱凑热闹,穿戴整齐也要跟着去,迟沉走过来换鞋:“我开车。”

    言檬摆摆手:“不用了不用了,外面很冷,而且程钰也会开车。”

    迟沉直了直身子,轻飘飘地瞥了程钰一眼,不轻不重地问:“你会开车?”

    因为以前是评委的关系,程钰还是有些怕迟沉的,那一眼看得她心里一个哆嗦,听出他话里的意味,连忙摆手:“不会不会,科目二考了三次都没过呢。”

    言檬:???

    你和我可不是这么说的。

    迟沉嘴角一挑,拿了外套搭在手腕,推门出去:“走吧。”

    一路上,迟沉都专心开车,没怎么说话,言檬坐到后排去和程钰叙旧,右手边空荡荡的,突然有点不习惯。

    程钰在后排悄咪咪问言檬:“迟沉老师难相处吗?是不是很冷?”

    言檬想了想,摇头低声说:“不会啊,他不是冷,就是话少,其实对待小朋友挺有耐心的,也有温柔的一面。”

    程钰扯着嘴角,“看来你已经和他很熟了嘛。”

    言檬笑了笑,没来由地红了耳尖,她说:“也也…也不是,你知道的,他是我老板嘛,以后难免要接触的。”

    程钰还是看着她笑得暧昧。

    言檬咳了一声,转了话头:“你说你是飞行嘉宾,那你来我们这能住几天呀?”

    程钰随意拨弄起指甲:“不知道啊,看情况吧。导演说你们之中有一个要暂时离开,我是来顶他的位置的,等他回来我就走了。”

    言檬一愣,皱眉问:“暂时离开,谁啊?”

    程钰摇头。

    片刻的沉默后,迟沉淡淡开口:“是我。”

    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言檬,她脸上失落的神情还来不及掩饰,睫毛微垂,眸色渐渐暗淡。

    他又说:“新专辑还差最后一首歌要录,这个行程是在接这档节目之前就定好的。”

    言檬努力扯出一个笑脸,“好呀,录制顺利哦。迫不及待想听你的新歌了!”顿了顿,还是忍不住小声问:“那……大概多久能回来?”

    迟沉认真地打着方向盘,“不好说,要看筹备的怎么样。”

    言檬点点头,若无其事地去看窗外风景,外面天色灰蒙蒙,像是要下雨。

    到了菜市场,言檬让迟沉坐在车里等,她们自己进去买菜就好,以免围观的人太多又引起骚乱。

    迟沉放下正要推开车门的手,静静坐在车里看着她们两个走进菜场。

    手机接连响了好几声,助理宁浩发来微信:——沉哥,机票订好了,明早九点。

    ——今天晚上需要我过来帮你整理行礼吗?

    ——陌哥问,新加的一首歌准备地怎么样了,能录吗?

    迟沉回复:新歌缺词,暂时不录。

    言檬和程钰很快买完菜出来,拎着几个大袋子往后备箱一扔,拍拍手回家做饭。

    平时做饭,总有陆屹燃帮着言檬打下手,自从他的西红柿炒鸡蛋被小朋友疯狂嫌弃之后,他就开始向言檬求师,不过结果不尽人意,只能打打下手。

    但是今天程钰来了,肖鹤和陆屹燃拉着程钰一起打游戏,留言檬一个人在厨房忙碌。

    迟沉敲敲门走进来,撩起袖子作势洗菜:“我帮你吧。”

    言檬受宠若惊,“不用不用,我一个人可以的。”

    “没事,两个人会快一点。”

    迟沉执意要帮忙,言檬也没再说什么,抿抿唇忙着自己的事情,两个人在厨房默不作声,配合却是默契的。

    言檬心里默默地想:爱豆亲手洗的菜,这顿饭一定是她这辈子做过最好吃的一顿,没有之一!!

    然后……

    饭菜上桌,程钰就发现,她点的菜一道都没有,一道都没有!!

    她气鼓鼓地问言檬:“柠檬,我的菜呢?怎么全变了?”

    言檬目光闪躲,“我把你的那张纸弄丢了,忘记有哪些菜了。”

    程钰噘着嘴瞪她,这是什么烂借口,纸丢了你不会出来问我吗?

    言檬假装看不见,跑去厨房端汤。

    迟沉静静在餐桌边坐下,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这桌菜不是程钰点的,而是他喜欢的。

    言檬记得。

    他进过很多剧组,有聚有散,都是工作。

    这是第一次,还没走,就已经想回来了。

    吃完饭,带几个小朋友上楼洗澡。

    迟沉明天要走的事情没和小朋友说,结果程钰给兮兮洗澡的时候不小心说漏了嘴,兮兮听了又哭又闹,穿好衣服直奔二楼迟沉的房间。

    迟沉和宁浩正在收拾行李,兮兮一来不管不顾就往迟沉箱子里坐。“迟沉哥哥,你把我也带走吧!”

    迟沉把她抱起来,拍着她的背轻声哄她:“宝贝乖,哥哥很快就回来,等哥哥回来给你带礼物,好吗?”

    兮兮还是舍不得,搂着他的脖子一直哭一直哭。

    跟着追下来的言檬站在门口,默默看着。哭唧唧,她也舍不得,她也好想抱着爱豆哭啊,嘤。

    哄完几个小朋友睡觉,陆屹燃在微信群里召唤大家下楼开始过夜生活:下楼下楼,大家一起嗨啊!

    言檬起初还好奇,她来宝贝之家这么些天,除了陪小朋友看动画片也没过过什么夜生活,还在琢磨陆屹燃葫芦里卖什么药,就看见沙发上程钰三个人拿出手机,点开王者。

    言檬拔腿就跑。

    肖鹤把她拽回来:“姐,别走啊,一起开五黑。”

    言檬问程钰:“你真的要带我?”她是无所谓的,反正她菜得开心,就怕队友心脏受不了。

    程钰哀怨地看了她一眼,哭丧着脸说:“你以为我愿意啊,还不是导演硬性要求我们带你玩一把。”

    之前在同居综艺和程钰打游戏的时候,镜头没拍到手机游戏画面,观众只能靠程钰的反应来脑补言檬有多菜。

    这次有机会又让程钰和言檬又凑到一起,导演组琢磨怎么也得让她们打一把游戏,把游戏画面捕捉住,节目播出的时候也是一大看点啊。

    毕竟全国网友都想看看,言檬到底有多菜。

    言檬咬牙盯着镜头,心里暗骂:狗头导演,算你狠!

    只差迟沉一个人还没下楼,肖鹤拼命给他发微信催促,过了一会儿迟沉才穿了一件背心从楼梯上下来。

    他走到玄关处拿下自己的外套披在身上,用毛巾随意擦了几下湿漉漉的头发,未干的水滴顺着鬓角和下颚一直流到喉结。

    “……”言檬倒吸一口凉气。

    卧槽!我我我…我需要纸,我的鼻血要控制不住了!

    血槽已空空空……不对,我还有血槽这东西吗?没有!!!

    我老公怎么这么会撩呜呜呜呜……

    言檬暗暗咽了一口口水,强行逼迫自己收回色眯眯的目光,低头慌乱点开自己的游戏界面。

    身边沙发一沉,迟沉坐在了旁边。

    呜呜呜呜……忍不住,想要扑到的冲动……

    快,谁来拉住我,我怕我犯罪啊。

    迟沉戳开游戏,问:“怎么玩?”

    陆屹燃:“排位!五黑!”

    言檬哆哆嗦嗦:“那个……我段太低,好像不能跟你们打排位。”

    迟沉抬眸看了她一眼,言檬身子一绷,脸颊噌地红了。

    他说:“那就玩匹配吧。”

    程钰发了邀请,几个人跟着点了进去,言檬一开局,又是抢了扁鹊,并且快速锁定。

    程钰:“我去,你就不能玩点别的!”

    言檬委屈脸:“我不会啊。”

    迟沉选了李白,程钰挑了个射手,等待开局的间隙,言檬悄悄侧过头,靠近迟沉,先给爱豆打个预防针。

    “我不是很会玩,可能会拖累你。”

    那一集同居综艺,迟沉是看过的,他淡淡一笑:“没事,你打中,呆在塔下吃兵就好。我打野,在你旁边,有人来杀你我就过来。”

    言檬咬了咬唇,硬着头皮进入游戏,暗暗下决心今天一定好好玩,坑谁也不能坑爱豆啊。

    一进游戏,导演就派了一个摄像师进客厅,扛着机器镜头直直对准言檬的手机。

    言檬:“……”

    忍不住,想要和导演组拼命的冲动……

    一开局,程钰是彻底放弃言檬了,带着肖鹤去了上路,言檬点开商店看了很久,犹犹豫豫不知道该买什么道具。

    迟沉:“先买双鞋。”

    言檬:“什么鞋?”

    “秘法。”

    “买好了。”

    “好,你先去中路,呆在塔下吃兵线,往外面扔毒就可以。”

    言檬乖乖在中路划水,迟沉吃完了野区就来中路看一眼,替她干掉对面想越塔杀她的诸葛亮。

    “按1,扔个毒。”

    “按2,给自己加点血。”

    “对面来人了,快回塔里。”

    然后迟沉一个人干掉对面想来抓她的两个人,言檬因为半路扔了个毒,拿了两个辅助。

    虽然她也不知道迟沉是从哪里看出对面来人了,反正他说什么,她就做什么,游戏开场十分钟,没有死过一次,辅助还拿了个最高,从来没玩得这么顺利过。

    不过,感觉爱豆一个人在打两个英雄,好累哦。

    程钰:“哟呵,迟沉老师技术不错啊,平时没少玩吧?”

    迟沉带着言檬成功推掉了对面的二塔,“没有,平时工作很忙,玩得少。”

    言檬喜滋滋,屁颠屁颠跟着他蹲草丛。

    长得帅,演技佳,会唱歌,能跳舞,打游戏还这么厉害,我爱豆全能偶像了解一下?

    有了迟沉和程钰两个高手,拆掉对面高地那是分分钟的事情,言檬这种菜鸟跟着划水就行,不求拿人头,只求保人头。

    肖鹤和陆屹燃也跟着混,几盘下来,游戏体验不要太好噢!

    导演:???

    我要的坑队友画面呢?我要的菜鸡扁鹊呢??

    言檬:哼!对不起,没有!

    导演:为什么和想的不一样??

    言檬:你太小瞧爱豆的力量了,追星女孩不能输!

    一连玩了五把,迟沉明早还要赶飞机,时间不早了,他退出游戏界面,把手机一收:“去睡吧。”

    肖鹤玩得意犹未尽,抓着程钰不让走,陆屹燃也留下来接着再玩几把。

    言檬把手机收好,跟着爱豆上楼,爱豆不玩,那她还玩个鬼。

    而且,她今天的新章节还没有码。再不写完,她的读者就要寄50米大刀给她了。

    …

    言檬这晚没有睡好,翻来覆去,想到迟沉明天要走,心里就空落落的。

    习惯是个很可怕的东西,从前她不敢贪心,站在人群里远远看他一眼就能开心好几天。

    可如今离他越近,和他相处越多,了解越多,想再退回从前的位置,似乎就变得不容易了。

    迷迷糊糊地想着这些,心里乱糟糟的,按亮手机,凌晨两点半,拍拍脸,蒙上被子,强迫自己睡觉。

    第二天,言檬是家里起得最早的,顶着两个大眼圈想送送迟沉,结果他已经早早动身去机场了。

    言檬难免失落,睡得不好,头晕乎乎的,坐在客厅发了好一会儿呆,才起身去给大家准备早餐。

    来到餐厅,发现餐桌上照旧摆放着几份早餐。

    还是温热的。

    那是迟沉留下的。

    作者有话要说:

    嘤嘤,介于秃头作者没存稿了,白天脑子又死机,之后可能就不放晚上9点更了。

    晚一点,可能在10点到11点左右。

    最晚,12点之前也会更。

    如果太晚,大家就不要等了,可以第二天看。

    但是千万不要养肥我呀,可能一养肥,我就被榜单抛弃了……

    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