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钰和小King在厨房周旋半天,连哄带骗求他放过,可小King脾气不是一般的拗,不付钱就是不让走。

    “不行不行,要不你把酸奶还给我们,要不你就付钱!”

    把程钰给气的,在他肉嘟嘟的脸上狠狠捏了一把。出师不利,第一个任务就么坎坷。

    “熊孩子,你都跟谁学你的!”

    小King委屈地瘪起嘴,眼眶里立刻有泪水打转,眼看他张大嘴巴就“哇——”的一声哭出来,程钰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蹲下身飞快捂住他的嘴巴。

    “小祖宗,你别哭啊,我求你了,你声音小一点。”

    小King完全不搭理她,眼泪一串串掉下来,哭得那叫一个伤心。

    程钰被他哭得没了办法,心头一横,说:“行行行,你刚才说要多少钱,我给你就是了。”

    比起他哭鼻子把迟沉和肖鹤招惹来,付钱什么完全都是小事,再说,导演组定的规则里只说拿走一瓶酸奶即为成功,也没说不能给钱不是。

    小King瞬间收住眼泪,指指程钰捂在他脸上的手。

    程钰把手放下来,他在脸上抹了把眼泪,豪爽地甩出一个手势:“20!”

    程钰:???

    “你刚才明明说的是10块!”

    小King眨着眼看她:“现在20了,你不要是不给的话……”他又开始仰天痛哭,边哭边冲外边喊:“肖鹤哥哥,这里有人……”

    程钰又一次捂住他的嘴巴:“行行行,我算怕了你了。你别哭了,我给你拿钱!”

    小King再次收住,冲她一个劲地点头。

    呵,这哭功是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

    程钰站起身,咬牙瞪着小胖墩,不情不愿地掏出钱包找钱。没有零钱,只有一张50的,她问:“你有钱找吗?”

    小King摇头,“你等一下,我去问两个哥哥有没有。”转身,就要往客厅跑。

    程钰一把揪住他的帽子,欲哭无泪。大哥,你能不能消停会儿,放过我行不行。

    “不行,不能找哥哥。”

    小King摸摸鼻子,眼珠一转,踮起脚打开冰箱门又拿了一瓶出来。“那就这样,你给我50,我给你两瓶,我也不能占你便宜。”

    程钰听完,脸都黑了。

    得,改25一瓶了。

    这个趁火打劫的熊孩子,长大了可不能让他做生意,不然一定是个奸商!

    厨房外面传来脚步声,肖鹤许久不见小King,开始满屋子找他。“King,你在哪里?”

    程钰赶紧把钱往小King怀里一塞,拿过两瓶酸奶就往外走,走得太急,转角处差点与肖鹤迎面撞上,还好躲闪及时,绕过他逃一般地离开宝贝之家。

    肖鹤站在原地,一脸莫名其妙,小King走出来,晃着50大钞炫耀自己的战绩,“哥哥,我们有钱了!”

    肖鹤问了一事情经过,听完忍不住对他竖起大拇指。导演组,你们也有今天!呵!

    …

    程钰回到调度室,把两瓶酸奶往桌子上一拍,结果导演非说给钱了就不算完成任务,气得程钰撸起袖子和她们咬文嚼字。

    规则里明明只说不被认出身份就行,又没说不能用买。导演组辩不过她,悻悻地说:“那就算你过,但这50块钱我们可不报销啊。”

    程钰对着空气翻了个白眼,大手一挥,谁稀罕啊!

    紧接着开始发布第二个任务。

    第二个任务是一个比较具有教育意义的任务,考验的是小朋友的安全意识。导演组会以开会为由把剩下的三个大人也引开,程钰需要假扮成快递员,得到小朋友允许,成功进入宝贝之家则为胜利。

    程钰简单了解完规则,开始重新乔装打扮,换上快递员地衣服,扎上马尾撸了一个甜美的妆容,这样对小朋友比较有亲和力。

    另一头,工作人员进入宝贝之家告诉迟沉和肖鹤导演组要开会。肖鹤不疑有他,跑到二楼去把陆屹燃叫起床。

    迟沉穿好外套,把四个小宝贝都喊到了茶几边,有事要交代。

    “宝贝们,三个哥哥要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这个期间你们不要乱跑,就在家里玩,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能让陌生人进来,好吗?”

    小朋友们乖巧点头,迟沉又拍拍小King的脑袋:“King,你是哥哥,照顾好弟弟妹妹。”

    小King拍拍胸膛:“放心吧!”

    迟沉淡笑,换好鞋,和肖鹤陆屹燃一起出了门,四个小朋友不哭也不闹,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

    程钰盯着监控屏,时机正好,她从导演那里拿过快递箱,抱起就往宝贝之家走,按响门铃:“有人在吗?有你们的快递。”

    等了半分钟,里头什么动静都没有。

    她又按了一次:“有你们的快递,是言檬姐姐在网上买给小朋友的零食,谁来签收一下?”

    一听到是言檬定的零食,里面小朋友终于坐不住了,童童第一个冲过来开门,兴高采烈地问程钰:“柠檬姐姐买了什么零食呀?”

    程钰:“我也不知道,快让你们家大人出来签收一下。”

    兮兮也凑了过来,看着快递箱一脸好奇:“可是,我们哥哥姐姐都不在家,我们不会写字。”

    程钰深表遗憾:“这样啊,可是我这个快递是到、付的,要不你们把钱给我也行。”

    一听到要钱,一直闷声不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小King猛地站起身冲过来,对着程钰直摇手,把兮兮和童童拉到身后。

    “不行的不行的,我们没有钱。”

    程钰:“……”

    呵,你可拉倒吧,你刚才还从我这忽悠了50块钱呢!

    她笑嘻嘻:“要不这样吧,外边太冷了,你们让姐姐进屋坐一会儿,我边坐边等你们家大人行不行。”

    童童和兮兮都有些迟疑了,兮兮咬着手指说:“可是迟沉哥哥出门前交代不能让陌生人进来的。”

    程钰:“我不是陌生人呀,我是来送快递的,你们有吃的东西在我这里啊。你们让我进去,我们可以一边吃一边等你们哥哥姐姐,怎么样?”

    童童和兮兮动摇了,点头说好,程钰在身后比了个胜利的手势,刚要换鞋进去,小King声嘶力竭地拦住她。

    “不行!哥哥说不能让陌生人进来你们都忘了吗!万一她是坏人怎么办?”

    程钰蹲下身,打开手里的快递盒,拿出几包零食,笑得温柔良善:“我不是坏人,我是来给你们送吃的,你们看,我这里好多零食。”

    小King盯了她半天,突然指着她大喊:“我认得你,你是刚才来拿我们家酸奶的那个人。”

    程钰笑容一僵,假装没有这回事,“小朋友,你说什么呀,我今天第一次来这里。”

    小King:“就是你,我认得你!你刚才说自己是工作人员,现在说自己是快递员,你肯定是骗人的。”

    说完,气呼呼地哼了一声,不等程钰解释,“啪”地把门关上了,留程钰一个人在冷风中凌乱。

    程钰:“……”

    此时此刻,请给她配一首背景音乐:雪花飘飘~~北风萧萧~~今天真是要败在这个小胖墩手里。

    虽然被拒之门外很不爽,但是不得不承认,小胖墩警惕性很高,很有安全意识啊,值得表扬。

    导演在耳麦里宣布任务失败,她灰溜溜地回到调度室。

    导演幸灾乐祸,“任务失败,1000元的生活基金你拿不到了。”

    程钰摆摆手,“那个小胖墩鬼精鬼精的。”喘了一口气,她问:“那你们原本计划的第三个任务是什么?”

    导演:“带言檬打一盘王者,并成功助她拿下MVP。”

    言檬拿MVP??就她那个坑货??导演你怕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程钰静静地看着导演,皮笑肉不笑,半晌,咬牙吐出一句话:“导演,你们过分了啊,不想给钱直说,何必丢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给我。”

    心里忍不住唏嘘:还好老子第二关就输了,不然还要带言檬打游戏,简直就是人生噩梦。

    言檬录完备采回家,正好撞上了开完会回来的三人,加快脚步哒哒哒追上去,轻轻戳了戳迟沉的肩膀。

    “迟沉~”声音里都透着轻快和愉悦。

    迟沉回头,就看见她绽开一个明媚的笑容,大概是因为冷,鼻头冻得有些红。

    他眼神微凝,问:“备采怎么录了那么久?”

    言檬嘟着嘴:“我也不知道,问了好些有的没的。你们呢,刚才去哪里了?”

    肖鹤一脸不爽,抢着回答:“导演组叫我们去开会了,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不知道要搞什么。”

    迟沉看见言檬冷得直搓手,掏出钥匙开门,“进去再说吧。”

    屋里开着空调,一进屋,暖风温柔拂面,言檬脱下大衣,刚坐进沙发几个小宝贝就拥了过来。

    小King迫不及待地把刚才发生地事情告诉他们,说完还一脸求表扬的神情冲言檬眨眼睛。

    言檬摸了摸小King的头,夸奖他做的真棒,有大哥哥的风范,成功保护了弟弟妹妹。心里却觉得奇怪,感觉导演组像是在故意支开他们,不知道又在搞什么套路。

    过了一会儿,又有人按响门铃,陆屹燃跑去开门,便看见一个身穿小熊玩偶服的人在对他招手,对方手里还拿着卡片,上面写着:我是你们的礼物哦!

    小朋友们一看见小熊兴奋地蹦蹦跳跳,连拖带拽拉它进门。

    程钰穿了玩偶服不好走路,一路磕磕绊绊,陆屹燃好心扶了她一把,才把这只又蠢又萌的熊带到客厅。

    “这是谁呀?”肖鹤凑到小熊的眼睛处往里看,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迟沉看了一眼她手里的卡片,说:“可能是新嘉宾。”

    肖鹤拍手:“太好了,导演组这是找人来替我们看娃了!”

    言檬不忍心戳穿他,一般导演组玩这种套路的时候,肯定还留了后手。

    几个小朋友闹着要摘下小熊的头套,小熊拿出一叠卡片,言檬小声读出来:“别急,给你们一点点提示,再猜我是谁。”

    程钰拿出下一张卡片,上面写了两个字:歌手。

    陆屹燃问:“是我们认识的歌手吗?”

    小熊点了点头。

    迟沉问:“是我近期见过的歌手吗?”

    小熊继续点头。

    陆屹燃打了个响指:“傅刚!”他依稀记得迟沉最近和傅刚上了一挡节目做评委,再多的歌手,他也说不出名字了。

    程钰忍不住给他一个白眼,接着又拿出一张卡片:杀猪。

    肖鹤“噗嗤”一声笑出来,“哈哈哈,这个歌手还兼职杀猪啊,副业吗?哈哈哈!”

    陆屹燃一言难尽地盯着小熊,“拜托,这两个词根本不搭边好不好,让我们怎么猜?”

    小熊扭扭身体,特意把卡片往言檬眼前凑了凑,言檬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嘴角一挑,了然一笑:“下一张。”

    亮出卡片:王者农药。

    肖鹤一脸懵逼,问:“杀猪歌手打王者,言檬姐猜到了吗?”

    言檬笑而不语,偏头眯着眼睛问迟沉:“你猜出来了吗?”

    迟沉点点头,淡笑:“差不多知道了。”

    言檬打了个响指站起身,走到镜头面前捂嘴悄悄说:“导演,我们猜不出来,就让她一直穿着好啦!”

    程钰气得跺脚,直接摘下头套:“死柠檬,你是不是故意的!”

    脱下玩偶服,追着言檬一顿打,两个人在客厅里嬉笑打闹,小朋友也跟着乐开。

    小King指着程钰大喊:“哥哥,她就是我说的那个坏蛋!”

    程钰瞬间改变攻击目标,转头去追小King:“小胖墩,你还我钱!”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晚上抢到了林俊杰演唱会的门票哈哈哈,好开心~~不过他不是我爱豆,是我男朋友的爱豆,嘻嘻。

    《你是我宝贝》的节目设定是和《放开我北鼻》有点像,都是带娃节目,不过人物和剧情都是作者揪着头发想出来,并不一样哦!

    晚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