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奇幻城堡还有很长一段路,兮兮和小月亮玩了一天都累了,在迟沉肩膀上颠着颠着就睡着了。迟沉一手抱一个,走得久了,胳膊难免酸痛。

    言檬看得不忍,快步追上去:“迟沉,你都出汗了,把小月亮给我吧,我来抱她。”

    迟沉低声说:“没关系,不远就到了。”

    言檬:“哪有,还有很多路呢。”

    迟沉路过指路牌,看了眼地图,的确还远。他把前面打打闹闹地陆屹燃喊回来:“陆屹燃,抱人。”

    陆屹燃掉头回来:“得嘞。”从他肩上小心翼翼地把兮兮接了过去,生怕把她吵醒。

    迪士尼的夜景很美,不赶时间,他们就这样肩并肩漫步在大街。没有小朋友要带,言檬开始拿起手机自拍,白天给大家拍了那么多照片,她才发现自己都没有好好自拍一张。

    她切出自拍软件,点了一个又萌又可爱的道具,对着手机拍了几张,眼珠一转,眯着眼睛问迟沉:“迟沉,你微博上很久没有发自拍了。”

    迟沉低声“嗯”了一声:“我很少自拍。”

    言檬试探问:“可是粉丝都在等诶,那今天好不容易出来玩,可不可以拍一个呀?”

    迟沉斜眼淡淡瞧过来,言檬看了他一会儿,见他似乎不太愿意,失落地低下头。

    “不…不行就算了……”

    迟沉:“我手机没电了,用你手机拍。”

    言檬眼睛一亮,好好好,还好我机智带了充电宝!

    她不带犹豫地举起手机,把镜头对准迟沉,他的颜值就算没有美颜也依然能打。

    言檬一连按了好几张,迟沉眉头皱了一下:“你不拍?”

    嗯?

    爱豆的意思是一起吗?

    啊啊啊啊啊,拍拍拍!幸福来得太突然,前一刻还被爱豆丢去南极的她,突然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

    她身子微微凑过去,没敢离他太近,迟沉头靠过来,自拍软件的道具还没切换,两个人的头上画出两个兔耳朵。

    她赶在迟沉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按下拍摄键,抱着手机美滋滋地保存。照片里她眼睛笑得像月牙,迟沉面色很淡,嘴角微挑,显然是愉悦的。

    迟沉看了眼她的屏幕,说:“幼稚。”

    言檬把手机送到他眼前:“哪里幼稚了,多可爱啊。”

    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和他一起拍这样的照片,啊~人生无憾了~迟沉腾出一只手:“手机给我。”

    言檬:“不要,不能删。”

    他定定看着她,一脸无语:“我不删。”

    她乖乖把手机给他,不放心还垫着脚一直看。

    迟沉点开她的微信,找到自己的头像,切进去,她没有给他改备注,聊天背景却是他的照片。

    言檬干笑一声解释:“那个……我就是觉得你这张照片的色调对眼睛好。”

    不是色调对眼睛好,而是爱豆长得养眼,太特么帅了。

    迟沉眉毛一挑,什么也没说,点了几下,把她方才拍的照片发到了他自己手机,却只发了合照。

    锁上屏幕,把手机还给她。

    言檬拿回手机,心里忍不住唏嘘:还好我没把备注改成迟沉老公。

    ……

    走到夜光幻影,节目组为了更好地拍摄角度已经提前替他们找好了位子。

    陆屹燃拍拍兮兮的背:“小公主,醒醒,马上有烟花可以看了。”

    兮兮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我怎么在你肩上?迟沉哥哥呢?”

    陆屹燃气炸了:“你这个小迷妹,哥哥我抱了你一路,你醒了还嫌弃我!”

    兮兮闹着要迟沉抱,迟沉也轻声地把小月亮唤醒,两个宝贝一边倚在他怀里,满心欢喜地等着看烟花。

    在没等多久,奇幻灯光秀就开始了。

    城堡上投映出电影画面,漫天灯光绚烂,烟火将半边夜空点亮。

    几个宝贝看得别提多开心,小月亮拉拉言檬的手:“柠檬姐姐,我妈妈说看见烟花可以许愿,我们快点许愿吧。”说完,她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小声嘟囔,许着只有自己知道的愿望。

    兮兮也跟着她一起做,还不忘催促迟沉和言檬:“哥哥姐姐,你们快一点,不然一会儿烟花停了就不灵了。”

    迟沉无奈地笑起来,烟花许愿这种事也许只有小朋友才会信,可他不愿意戳破小朋友的童真,轻轻闭上眼睛,“好,哥哥也许愿。”

    言檬侧头就看见迟沉闭着眼,高挺的鼻梁下薄唇轻抿,嘴角笑意浅浅。烟花忽明忽暗,深邃的侧脸轮廓逆着光,身影如画。

    言檬忍不住退后一步,拿起手机,将这一幕永远记录下来。

    网上说,迪士尼的烟花一定要和最喜欢的那个人去看,她想她是幸运的,她没有喜欢过别的男人,青春里唯一追过的人就是他。

    而此刻,他就在自己身边。

    来到这个节目之后,不经意就看到了很多他不为人知的一面,对小朋友的温柔耐心,对同伴的友好,还有一点在从来不曾流露的可爱。

    如果时间可以静止在这一刻,该有多好。满眼的爱意不需要掩饰,不用为了遥远地见他一面而在人群中拥挤,每一次睁眼他就静静地在身边。

    她悄然垂下眼睛。

    言檬,你不该贪心的,不该模糊了自己的界限。

    把手机收好,小月亮许好愿望看过来,问:“姐姐,你许的什么愿?”

    言檬微笑:“希望宝贝们健健康康地长大,无忧无虑,每一天都能开心。”

    小月亮问:“那还有别的吗?”

    她淡笑不语,心里默默地说:有,希望哥哥也是这样。

    累了一天,一坐上节目组安排的大巴,宝贝们就开始打盹儿,睡得七倒八歪,一路上打闹不停的肖鹤和陆屹燃也安静了。

    言檬也困了,走了一整天的路,腿又酸又痛,都快不是自己的了。她偏头靠着椅背,眼皮越来越沉。

    车子摇摇晃晃,身子一斜,脑袋磕在了迟沉的肩膀身上。她睡得还不深,头倒下来,一个激灵立刻就醒了。

    她不好意思地看了看迟沉:“抱歉抱歉,我往这边睡。”挪了挪身子,把头靠在窗户上,发动机声音震得她头皮发麻。

    迟沉抬眸,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低下头继续回消息。

    李陌:节目组这边已经帮你请好假了,过几天回北京一趟,把新歌录了。

    迟沉:好,知道。

    李陌:我看网上你们的路透传得满天飞,你们今天去迪士尼了?你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好好放松一下。在节目组还好吗?

    迟沉:还行。

    过了一会儿,他又回:新专辑我想加首新歌。

    李陌:你写好了?

    迟沉:还没,晚上写好发给你看看。

    李陌回好,肩头一沉,言檬的小脑袋又斜斜地靠过来,车子颠簸得厉害,他身子往下坐了坐,把她摇摇晃晃地小脑袋按在自己肩上。

    女人的长发蹭在颈窝,又软又痒,还有淡淡的香味。

    他低下头,无声笑了一下。

    快到家时,车子路过减速带,言檬被震醒了,她睡眼惺忪地坐起身,愕然发现自己竟然是靠在迟沉肩上睡着的。

    她心虚去看迟沉,还好他倚着靠背也睡着了,应该什么都不知道。

    满心惭愧地撩撩头发,把睡在旁边的小月亮抱到腿上,下巴抵着小月亮的额头,这样就不会再倒过去了吧。

    迟沉调整了姿势,不着痕迹地把头偏过去,低低的帽檐下,嘴角笑意一闪而过。

    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小朋友们累的不行,抓紧时间洗洗弄弄,爬上床就睡了。

    言檬洗了澡,在车上沉沉地睡过一觉,现在反倒没那么困。打开柠檬不萌的微博,催更留言一刷一大片,她深吸一口气抱出笔记本。

    干活!

    写完一章,又是凌晨。她睡前有喝一杯维C的习惯,楼上没有热水,她蹑手蹑脚下了一楼。

    一楼客厅有光亮,不时还传来几声断断续续的曲调。她狐疑地走过去看了一眼,发现迟沉拿了小朋友玩的电子钢琴在茶几边埋头创作。

    她走过去,站在旁边静静地听了一会儿,没敢打扰他。

    似乎感觉到有人,迟沉放下纸笔抬眼看过来,淡声问:“吵到你了吗?”

    言檬摆摆手:“不是不是,我还没睡。你在写歌?”

    迟沉:“嗯,今天突然有了灵感,新专辑想再加一首歌。”

    言檬抑制不住地兴奋:“真的吗?那我是不是第一个听到的?”

    迟沉低笑,用笔在她头上轻轻敲了一下,把手写的乐谱递给她:“看得懂吗?”

    言檬不是专业歌手,乐谱一窍不通,对于她来说就是一排排小蝌蚪,看不懂也哼不出来。

    她苦恼地摇摇头。

    迟沉淡笑,照着乐谱开始轻轻弹奏,优美的音乐回荡在客厅,每一音符都像有画面。

    言檬撑着下巴听得入迷,作为第一个听这首曲子的粉丝,还是爱豆亲手弹奏的,内心幸福到爆炸。

    迟沉缓缓弹完,她问:“新专辑什么时候发呀?”

    迟沉:“说不准,还没录完。”

    言檬点头,心想等新专辑上架那天一定要去抢他个一百张,每天定时给爱豆打榜!

    夜里有些凉,言檬装着单薄的睡衣,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扯了沙发上的小毛毯搭在身上。

    “冷?”迟沉问

    “有点。”

    他把电子琴和谱子收好,站起身:“太晚了,去睡吧。”

    言檬拢了拢身上的毯子,乐呵呵地跟他身后上楼。迟沉走进自己房间,转身关门,她在楼梯口对他摇手:“晚安呀。”

    迟沉暗哑着嗓音:“晚安。”

    言檬心一甜,噔噔就往楼上跑,钻进被窝半天,翻来覆去都睡不着,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想了半天,靠!她忘记泡维C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