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助理来敲门的时候,言檬正在和妈妈打电话,请教带小朋友需要注意的事项,满满当当记了好几页。

    挂了电话,急急忙忙跑去开门,外面站了一个又软又萌的女生。

    “言檬姐你好,我叫小喵,是来给你做助理的。”

    言檬笑笑:“虹姐发消息跟我说过了,你快进来吧。”

    小喵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因为工作室没有女助理,前两天才被裴虹招进来。没什么工作经验,初来乍到的难免紧张,站在边门有些不知道该做什么。

    言檬给她拿了双拖鞋:“吃过早饭了吗?”

    小喵点点头:“吃…吃过了。”

    言檬感觉她有些怕自己,笑了笑:“你不用紧张,我也是新人,不会为难你的。”

    小喵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露出浅浅的小梨涡。“言檬姐,我没什么经验,你要做些什么就告诉我,我什么都可以帮你。”

    言檬眼珠一转,眼前倒是有一件事要做。她勾上小喵的肩膀:“你是坐公司车来的?”

    小喵点头。

    言檬坏笑:“正好,我们去逛超市吧?”

    小喵:“现在?买什么?”

    言檬快速拿好包包钥匙,带着小喵下楼:“去屯粮。”

    在超市逛了一个小时,言檬东挑西拣足足塞了一大车零食,结账的时候小喵问营业员买了两个大号塑料袋才勉强装下这些。

    小喵零拎着沉甸甸的两袋,奇怪言檬要买这么多吃的。

    她问:“言檬姐,你这些是买给小朋友吃的吧?可是他们有零食吃就不会吃饭了。”

    言檬一拍脑门:“哎呀,你提起小朋友我才想起来,我光顾着拿自己的了,什么东西也没给他们买!”

    小喵:???

    这么多零食,都是你吃的??

    “所以,你这些是要带去录节目的时候吃吗?为什么不等到了上海再去买?”

    言檬捏了一把小喵婴儿肥的脸蛋:“一看你就不熟悉节目组的套路,这种综艺,开拍之后肯定会没收手机钱包,就他们节目组发的钱,生活都不一定够,哪里还有钱给我买这些吃。”

    小喵点头:“是哦,我怎么没想到。”

    言檬看了看时间,一会儿节目组的跟拍就该到了,再进超市给小朋友买东西似乎来不及了,于是决定去楼下的玩具店给挑几套玩具。

    两人逛了一圈回到家,节目组派来的摄像和导演正好到楼下。

    导演和言檬简单打过招呼,摄像打开镜头开始录像。

    今天在北京,主要是拍一些艺人私下生活的镜头,到时候剪成先导片播出。

    家里言檬昨天都整理过,还算干净,书房里有关迟沉的小物件也被她藏了起来,不怕他们拍。

    打开门,摄像扛着机器在家里拍了一圈,眼尖的摄像大哥在阳台的窗帘后面发现了一块背过去的立牌,问:“可以看看这是什么嘛?”

    言檬奔上去一把拦住:“不要了吧,这个立牌放好久了,很旧了,不好看的。”

    摄像师也就不强求了。

    导演说:“收拾行李吧,我们再过一个多小时就出发。”

    言檬指了指衣帽间里摊着的两个行李箱:“日常用品和衣服已经收好了,就差一个箱子。”

    导演问:“另一个箱子打算放什么?”

    言檬走进衣帽间,把袋子里的零食一股脑都倒了进去,左塞右塞,还是有两包薯片放不下去。

    她可怜巴巴问小喵:“你的箱子还放得下吗?”

    小喵:……

    幽怨地点了一下头。

    东西收的差不多,门外有人敲门,是言妈妈来了。

    言妈妈不放心女儿出长时间的远门,早上买完菜,特地绕路过来瞧一眼。

    “妈,你怎么来了?”

    “你要出去工作那么久,我当然要过来送你一下咯。你东西收好了没?我网上看到上海过几天要降温,你厚衣服多带一点。”

    言檬:“知道了,你不用担心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言妈妈进门,迎面对上摄像机,有些局促地笑笑:“哟,这已经再拍了。”

    导演:“阿姨好,我是节目的导演。”

    言妈妈眉欢眼笑:“你好你好,你们现在导演这么年轻啊,真有本事哦。”

    导演被她夸得不好意思,言妈妈看了一眼女儿收拾行李,也帮不上什么忙,就坐到客厅拉了导演聊天。

    “你们这是个什么节目啊?听说要带小孩的是吧?”

    导演:“是一档萌娃综艺,主要记录嘉宾和孩子相处的情况。”

    言妈妈点点头:“哦~那你们嘉宾都有谁啊?有没有男嘉宾?年纪大不大?”

    导演:“有的,都是几个年轻的男艺人。”

    言妈妈乐得直拍手,瞟了一眼房里,压低声音说:“那太好了!导演啊,我跟你说,我们家檬檬还没有男朋友,你们要是有什么合适的男艺人啊,也可以给她介绍一下的呀!”

    导演忍着笑:“好的…”

    耳尖的言檬从房间里蹦出来:“妈,拜托你在镜头前面能不能不要提这个事,等下全国人民都知道你急着找女婿了!”

    言妈妈讪讪:“那还不是为你操的心啊!”

    言檬走到摄影机面前,捂着嘴偷偷说:“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妈,大学不让谈恋爱,毕了业就催结婚。”

    言妈妈不高兴了:“谁说我不肯你大学谈恋爱了?明明是你自己一心只想着追……”

    言檬赶紧去捂妈妈嘴巴:“我的妈呀,镜头拍着呢,你能不能别说了。”

    言妈妈不情不愿地闭上嘴巴,言檬见她消停了赶紧回房收拾东西。

    言妈妈嘴巴闲不住,没过多久又开始和导演聊起言檬小时候的糗事,自己边说边乐。

    小喵:“柠檬姐,你妈妈好能说啊。”

    言檬:生无可恋.jpg

    航班是下午一点多,言檬送走妈妈,和导演组准时出发赶往机场。

    飞机定的是头等舱,一落座,言檬就拿出平板和便携键盘码字,文思泉涌,一刻也不耽误时间。

    小喵手机没有网,百无聊赖地看了会窗外,从包里翻出一本随身读物看起来。

    言檬瞄了一眼。

    “《深情拥抱你》?”

    小喵见她看过来,问:“柠檬姐也看过吗?”

    言檬:没看过,但我写过。

    她抿唇笑了一下:“就……听过。”

    小喵有些遗憾,强力向她安利这本书:“要不要先借你看?这本书超级好看,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大大写的。”

    言檬:额,我该不该告诉你,你喜欢大大现在就在你旁边?

    “不用了,你先自己看吧。”

    小喵垂下眼皮又说:“这本我都看过两遍了,大大好久没出新书,我都书荒了。她最近也不发微博了,都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言檬:别说了,我有罪,我滚去码字。

    上海今天突然降温,细雨斜飞,一下飞机,一股凉意袭来。

    言檬拢了拢外套,跟着导演上了节目组安排的车。

    上车之后,导演递过来一张卡片,言檬打开,小声读了起来。

    “言檬姐姐你好,我们是你的四位可爱宝贝,欢迎你来到《你是我宝贝》节目,在未来的30天里,希望我们一起共同成长。比心~我在家里等你哦!”

    言檬抬头问导演:“四个宝贝啊,男宝宝还是女宝宝?”

    导演:“男女都有。”

    言檬:“几岁?”

    导演:“到了你就知道了。”

    言檬把卡片收起,导演有递过来一个信封,里面是一叠崭新红钞票。

    导演:“你们四个嘉宾每人都有2000元现金,这是你们的生活基金,你们自己商量着怎么花。”

    言檬:“也就是说一共只有八千?这么一点?家里有四个大人四人小孩,这点钱在上海连基本的生活都不够啊!”

    导演:“起步经费就这么多,其他的钱要靠你们自己想办法。”

    言檬:“那我们每天的菜品,你们会提供吗?”

    导演摇头:“要你们自己买,吃得东西我们只提供小朋友的奶粉。”

    言檬心里嘟囔:还不是因为奶粉是金主爸爸!好抠的节目组!幸好我预先留了一手。

    导演见她一脸贼兮兮的表情又加了一句:“不能用手机支付,不然没收手机。”

    言檬:“……”

    导演:“钱包再上交一下。”

    言檬立刻翻出自己的钱包,打开送到镜头面前:“我钱包没钱,空的!现在谁出门还用现金啊。”

    导演:“好有道理的样子,但是你里面有一排银行卡,刷卡也不行。”

    言檬哭丧着脸把钱包交出去:“你们还让不让人活了!”

    导演诡异一笑。

    一个小时后,车子开进一座高档小区,建筑风格类似之前同居综艺住过的慕尼公馆。

    节目组在这里租了两栋别墅,一栋是给嘉宾拍摄住的,另一栋是给工作人员安排的。全程录制小喵不用跟着,但为防有意外,节目组还是安排几个助理住在隔壁栋。

    小喵替言檬把行李箱拎下车,一脸不放心:“柠檬姐,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带小孩很累的。”

    言檬拍拍她的肩膀:“行了,我又不是出什么危险公告,就是在这里住几天,能有什么事。”

    小喵把行李箱递给她:“那我走了噢,有什么事给我发微信。”

    言檬点头,接过行李箱往上一提,我去,这么沉的吗?

    刚才看小喵提得轻而易举还以为很轻,看来是她小瞧这个小助理了,别看她人小小一只,这力气绝对不输男人,简直是怪力少女。

    言檬憋红了脸,才把两只箱子提上楼梯,气喘吁吁地坐在箱子上缓了一会儿,正要敲门,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开门的是台湾男艺人陆屹燃,年纪和言檬差不多,在台湾有一定人气,不过来内陆发展没多久,知名度还不够。

    陆屹燃属于肌肉型男类的,寸头干净利落,背心外面罩了件衬衣,肌肉尽显。

    陆屹燃看见言檬,微笑问:“你好,你也是来参加这个节目的吗?”

    言檬愣了一下,第一反应:怎么也是个男的?

    她从站起来朝他伸出手,礼貌对他伸出手:“对,我也是来录节目的,你好,我叫言檬。”

    陆屹燃绅士地捏一下她的手,不轻不重,分寸恰到好处。

    “我在里面听到你提箱子的声音,就开门出来看了一下。”陆屹燃接过言檬的箱子,“我帮你提进去吧。”

    言檬:“谢谢。”

    公寓是三层楼的精装复式,屋子里到处都架了摄像机,一楼是客厅厨房,还有一个小朋友们的玩具厅,二楼三楼是卧室,负一楼则是节目组的监控室。

    言檬在屋子里转了转了,问:“只来了你一个人吗?”

    陆屹燃回答:“是耶,我来了半个小时了,好不容易才等来第二个人,终于有人可以说话了。”

    言檬问:“那你知道还有一个嘉宾是谁吗?”

    她只知道有一个是和自己同公司的孟峻哲,另外一个是谁就不知道了,不过按照四人组的搭配,最后一个应该会是女生吧。

    陆屹燃摇头:“不知道诶,不过导演听说,只有你一个女嘉宾。”

    言檬愕然:“只有我一个女的?”

    不是吧?她还指望来一个会照顾小朋友的贤惠女嘉宾教教她呢,这样看来,她才是被指望的那个??

    陆屹燃:“应该是吧。”

    言檬顿时不想说话了。

    没过多久,门外有人敲门,言檬跑去开门,一个清瘦的白T少年拎着行李箱站在外面。

    言檬内心:果然都是男艺人,莫非节目组听到了她妈妈的心声??

    “你好,我是肖鹤。”

    肖鹤是电影学院大一的新生,今年刚刚签公司,还没什么作品,人气一般,不过模样俊朗阳光,又年轻,未来可期。

    言檬回以微笑,侧身让他进来。

    陆屹燃迎过来和他打招呼,又问:“那最后一个嘉宾是谁啊。”

    言檬耸耸肩:“孟峻哲,和我一个公司的。”

    肖鹤一口气喝了整瓶矿泉水,边喝边摇头。

    “不是他,我看微博上说孟峻哲拍戏摔断了腿,可能要停工一段时间。”

    言檬睁圆眼睛:“摔断腿?!什么时候的事啊?”

    肖鹤:“昨天吧,微博上热搜现在还在呢。”

    言檬拿出手机查了查,这件事果然还在热搜前几,媒体还拍到了孟峻哲去医院就医的视频,看样子是真的了。

    言檬给裴虹拨去电话,不管孟峻哲来不来参加节目,同为裴虹手下的艺人,也该关心一下他的情况。

    打了两通,那边都无人接听,应该是太忙。

    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给发个微信向迟沉问一下情况,没想到他的消息先进来了。

    迟沉:到上海了吗?

    言檬兴奋得小脸红红:到了到了,现在在等最后一个嘉宾。

    迟沉:行。

    言檬:我听说孟峻哲出意外了,这个节目他来不了了是吗?

    迟沉:嗯,暂时不能走路,工作都推掉了。

    言檬:好吧,人没事就好。我一个人参加节目也没关系。

    那头半天没回消息。

    言檬又忍不住问了一句:迟沉,你在忙吗?

    迟沉过了一会儿才回:在进组的路上。

    言檬:好,那你先好好休息,我不打扰你了。

    迟沉:嗯。

    收好手机,肚子开始咕咕抗议,她中午没吃什么东西,胃有些撑不住了。

    行李箱有自热小火锅,她翻出来煮了碗。刚想问陆屹燃和肖鹤要不要吃,结果客厅根本没找见两人的踪影。

    言檬顺着声音找到小朋友的玩具厅,看见两个人高马大的男生顶着儿童头盔,扛着玩具激光枪对射。

    肖鹤:“吃我一颗子弹!”

    陆屹燃:“哈哈,我的平底锅为我挡了一枪!漂亮!我捡到一把步1枪!”

    肖鹤:“哼,你的uzi打不过我的98k!”

    陆屹燃:“没想到吧,我还有5个药包!”

    肖鹤:“不行,毒来了!快先跑毒!”

    言檬:“……”

    这是……智障儿童欢乐多??

    她怎么忽然有一种,未来一个月她要一个人带7个宝宝的预感……

    陆屹燃扭头看到言檬,摸摸脖子笑得不好意思。

    “我们是在模拟真人吃鸡啦。”

    言檬:“你们继续,我去吃火锅了。”

    肖鹤把玩具枪一丢:“我爱火锅!!”

    火锅吃得到一半,门铃响了,肖鹤打了个响指:“肯定是最后一位嘉宾来了。”兴冲冲跑出开门。

    言檬待到现在,来谁都无所谓了,反正未来的一个月,她就是为这个家操碎了心的命。

    不过出于礼貌,还是要起身迎接一下的。

    她拿了张纸巾擦嘴,揉成一团,纸巾在空中滑出一道抛物线,完美落进垃圾桶。

    门口肖鹤大叫一声:“啊!!你是……你是……”

    男人抬了一下棒球帽,淡淡往屋里扫了一眼,浅笑伸出手:“你好,我是迟沉。”

    肖鹤激动地握住他的手:“迟沉哥!真的是你!节目组,你们太厉害了!”

    言檬深吸一口凉气,腿一抖,磕在了沙发脚,疼得她蹲在地毯上无声哀嚎。

    卧槽,她没听错吧?

    肖鹤和陆屹燃热情地带迟沉进来,陆屹燃说:“言檬,我们人到齐了,诶?她人呢?刚才还在这啊?”

    言檬扶着沙发站起来,探出一双可怜巴巴的眼睛:“我……我我,我在……这这里……”

    肖鹤:“你怎么了?”

    “我我我……我磕到脚了……”

    肖鹤:“不是,我是问你怎么突然结巴了,你紧张什么?”

    言檬:假笑.jpg

    废话,你突然知道爱豆和你参加同档综艺你会不紧张?

    还是在一起住30天啊!这是要同居啊啊啊啊啊!叫我如何淡定!!

    迟沉走过来,低头看了一眼她的脚:“还好吗?”

    言檬站直了身子,眼观鼻鼻观心:“还…还好。”

    迟沉把行李箱往旁边放了放,摘下棒球帽拨了一下头发:“不好意思,我飞机晚点了。”

    肖鹤坐到他旁边:“所以你真的是最后一个嘉宾啊?”

    迟沉点了下头:“俊哲受伤了,我来替他。”

    陆屹燃看向摄像机:“节目组这是赚到了哦!”

    言檬已经能想象到制片人在家捂嘴偷乐的画面了。

    人到齐了,导演组开始让小朋友进来。

    门口,两个又萌又潮的小女孩手牵着手,拖着小黄人行李箱,一步步费力地爬楼梯。半大的人儿还够不着门铃,一下一下轻轻地敲着门。

    言檬跑来开门,两双又黑又亮的眼睛乌溜溜地看着她。

    她瞬间被萌翻了,蹲下身和她们说话:“Hello,你们叫什么名字呀?”

    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朝她挥手,甜糯的声音里掺杂着东北口音:“姐姐好,我叫兮兮,我今年5岁了。”

    大方自信的自我介绍,一眼就知道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

    言檬捏捏兮兮的脸蛋,又问旁边有些羞涩的小女孩:“你呢,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女孩比兮兮矮几寸,不说话,噘着嘴委屈巴巴地看她,好像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了。

    兮兮说:“她叫小月亮,她好像有些害怕。”

    言檬轻轻摸了摸小月亮的头:“小月亮不怕,这屋子里的哥哥姐姐都会好好照顾你的,好吗?”

    小月亮还是不说话,水汪汪地眼睛直打转,看得言檬心都化了。

    言檬把两个小女孩带进去,陆屹燃和肖鹤扑过来:“天呐,你们好漂亮啊,是混血宝宝吧?”

    兮兮说:“她是我不是,我的家在东北。”

    肖鹤:“哎呀,松花江上啊?”

    兮兮咯咯地笑。

    言檬让肖鹤和陆屹燃先陪兮兮玩,单独把小月亮抱到沙发上:“小月亮几岁了呀?”

    小月亮慢慢伸出四个手指头,声音细细的:“四岁。”

    迟沉走过来,蹲在两人面前,温柔地摸了一下小月亮的头发:“为什么害怕?”

    小月亮看着他:“这里……没有爸爸妈妈……”

    迟沉说:“那你爸爸妈妈在哪里?”

    小月亮:“在浦东……”

    迟沉:“那很近,如果小月亮想爸爸妈妈,哥哥带你去看他们好不好?”

    小月亮眼睛亮了一下:“真的吗?可是导演叔叔说要一个月见不到妈妈。”

    迟沉点头:“真的,去告诉爸爸妈妈小月亮在这里过得很好,爸爸妈妈才能安心,所以宝贝,开心一点好吗?”

    小月亮终于露出一丝微笑,点了点头。

    言檬听完两人的对话,血槽又!空!了!

    爱豆怎么可以这么温柔,怎么可以这么会哄小孩!完了,已经自动脑补未来他当爸爸的样子!

    迟沉抬眸就看见言檬在看着他傻笑,他抬手在她的额头上弹了一下:“看什么?”

    言檬噘嘴捂着额头,那边陆屹燃和兮兮玩得正欢,她低声问迟沉:“你不是说要进组吗?怎么来这个节目了。”

    迟沉捏住小月亮的手:“是进组啊,不是剧组而已。峻哲出事,节目组临时找不到人。”

    言檬:“那你的档期调的过来吗?”

    迟沉低笑:“没什么问题。”

    言檬看着他,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迟沉抬眼看过来,目光相撞,她仓惶移开视线,把小月亮放在沙发上。

    “我去给小朋友拿点东西。”

    言檬去箱子里拿出了给小朋友事先买好的玩具,回来看见兮兮站在迟沉面前蹦蹦跳跳。

    “你是迟沉!唱歌跳舞很厉害的那个哥哥,我妈妈和小姨超级喜欢你的!”

    又见兮兮跑到自己的箱子边摸出小本子:“你能给我签个名吗?不对,签三个,可以吗?”

    迟沉笑笑,在她的小本子签了三个TO签。兮兮疯狂向肖鹤和陆屹燃炫耀:“我有迟沉哥哥的签名了!我比我小姨厉害!”

    陆屹燃竖起大拇指,敷衍道:“了不起了不起。”

    肖鹤黑着脸:“我们这么快就失宠了吗?”

    兮兮无视他:“迟沉哥哥,我可以跟你学跳舞吗?”

    迟沉摸摸她的头:“可以啊宝贝,不过今天你也累了,明天好吗?”

    “可以可以,那我唱歌给你听吧!我会唱你的歌哦!”

    兮兮咿咿呀呀地唱起来,曲调断断续续,歌词唱了这句忘了那句。唱完还一脸期待地问:“迟沉哥哥我唱得好听吗?”

    迟沉:“好听。”

    兮兮:“那我可以抱你一下吗?”

    迟沉淡淡一笑,敞开手臂,把小月亮和兮兮一起拥进怀里。

    言檬不知不觉把玩具的包装盒都给抠破了,太过分了!妈妈粉、姐姐粉、老婆粉,现在女儿粉也崛起了!

    嘤,为什么我会这么酸!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肖鹤对着摄像头:“导演,男孩子什么时候来,这里已经变成迷妹见面会了,我们好尴尬的啊。”

    没过多久,男宝宝就来了,垫着脚,一蹦一跳地按门铃。

    陆屹燃把他们带进来,两个男生性格都比女生调皮,一进屋撒开脚丫子就跑。

    肖鹤跟在屁股后面追:“你们还没说自己叫什么名字呢!”

    单眼皮的小男孩跑过来,说:“哥哥姐姐好,我叫童童,今年五岁了。”

    陆屹燃一把揪住另外一个小胖子,捏了一下他肥嘟嘟的脸蛋:“你呢?”

    小胖子往后一躲:“我叫吴璜,我五岁半了,我比他们都大,导演说我是哥哥。”

    众人:???

    吾皇???取这个字,父母是认真的吗?

    那喊他的时候不得,一口一个“吾皇,你饿不饿呀?”“吾皇,你要不要喝奶奶啊?”“吾皇,我们洗澡好不好?”

    肖鹤头上三根黑线:“你这个名字,让我感觉自己变成了个太监。”

    言檬:“你有没有小名?”

    吴璜挠挠头:“我爸妈平时都叫我璜磺。”

    陆屹燃:“不行,太yellow了,换一个。”

    迟沉走过来,把自己鸭舌帽扣在吴璜头上,笑了一下:“要不,以后我们叫你小king,怎么样?”

    吴璜:“小King是什么意思?”

    迟沉说:“King是国王的意思。”

    吴璜拍手:“那我喜欢这个名字!”

    人来齐了,言檬把给男孩带来的礼物也拿了出来,小朋友们之间很快熟悉了彼此,一起在玩具房玩游戏。

    肖鹤和陆屹燃带着两个男生玩真人吃鸡,扛着枪满屋子跑。

    “快躲起来!那边有人!”

    “捡到一把M4,小King快打他!”

    “啊,不行,我受伤了,队友快扶我一下!”

    言檬:“……”

    言檬抱着还有些害怕的小月亮坐在一旁,一边看他们玩,一边听兮兮对迟沉吹彩虹屁。兮兮从见到迟沉之后就一直黏着他,小嘴吧嗒吧嗒都没有停过。兮兮真是从小就被妈妈培养出了追星的优良品质。

    言檬:看我柠檬精超级进化!

    几个导演悄悄走进来,在他们面前摆了两个篮框。

    导演:“把自己带过来的玩具和零食上交一下。”

    顿时,哭声一片,几个小朋友抱着自己小箱子死都不肯撒手。

    小King:“不行,我的恐龙不能离开我!!”

    肖鹤哄着他:“没关系的,我们玩具房里还有这么多好玩的玩具可以给你们玩呀!不差这一两个。”

    童童:“我不要,没有我的小熊,我晚上会睡不着觉的!”

    陆屹燃:“晚上哥哥可以陪你睡啊。”

    童童脸上大写的拒绝:“我不要,你没有我的小熊舒服!”

    “……”

    舒服这个词,你认真的吗?

    这个时候,倒是一直不说话的小月跑去拿了自己的最喜欢的芭比娃娃乖乖放到篮筐。

    她摸了摸芭比娃娃的小裙子:“小芭比,等我参加完节目就带你回家哦。”

    不舍地看了芭比最后一眼,转身又钻进言檬怀里。

    言檬亲了亲小月亮的脸蛋:“月亮真乖。”

    小月亮仰着头望了她一会儿,认真地说:“柠檬姐姐,你的眼睛真好看,和小月亮一样一样的。”

    言檬:“那小月亮喜不喜欢柠檬姐姐?”

    小月亮点头:“喜欢的。”

    言檬手臂一收,把她抱得更紧了。又乖又漂亮的女宝宝,真是让人母爱泛滥,心都化掉了!

    另一边,兮兮抱着自己的几包零食饼干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脸都哭花了。

    “不行的,你们不能拿走我的东西!这些饼干是我妈妈给我的,妈妈说如果哥哥姐姐做饭不好吃,我还可以吃这个,不至于饿肚子。”

    肖鹤陆屹燃:……

    你妈是有多不放心我们?

    迟沉温声哄她:“没事的,导演只是帮你收起来,不会给你吃掉的,到时候节目结束就会还给你。”

    兮兮:“那我肚子饿怎么办?”

    言檬挪过去:“姐姐做饭给你呀,姐姐做饭可好吃了,你要不要尝一下?”

    兮兮斜眼看她:“我有点不信。”

    言檬从兜里翻出手机,找到之前同居综艺的视频给她看:“看到没有,这几个菜都是姐姐烧的,是不是还可以?”

    兮兮咽了咽口水:“好像……还行吧。”

    肖鹤凑过来看了一眼:“哇,看得我都饿了。”

    迟沉低声哄她:“相信姐姐了吗?我们把饼干交出去好不好?”

    兮兮努努嘴,把自己的饼干放进篮筐里。

    陆屹燃对导演挥手:“好了,东西都在这了,你们可以走了。”

    导演:“不行,东西还没齐。”

    几个小朋友面面相觑,“我们玩具零食都交了呀,真的没有了。”

    导演:“有个大朋友藏了一箱宝贝没有交。”

    言檬心里咯噔一下,嘴一瘪,信不信我哭给你们看!导演,大朋友求放过啊!!

    言檬强装镇定:“大朋友的,就算了吧。你们不能这么抠是不是?”

    导演摇头:“交上来。要买吃的,用你们自己的生活基金。”

    言檬:“那么点钱买菜都不够,哪里还能够买吃零食的!”

    导演坚定地再次摇头。

    肖鹤劝:“柠檬姐,你就交上去吧,小朋友都交了,你应该做表率啊。”

    言檬都快哭了:“不行不行,那些不是零食,是我的续命还魂丹啊!我晚上很容易饿的。”

    陆屹燃:“可是晚上吃零食会发胖诶。”

    迟沉低笑:“她吃不胖的。”他看向导演,“你们就让她留一点吧。”

    言檬头点得像小鸡啄米:“嗯嗯嗯,就留下吧,真的只有一点点而已。”

    呜呜呜,爱豆都帮她求情了,导演组你们就饶了她吧!

    导演叹了一声,默默从客厅推来她的行礼箱,笑得无奈:“你这不是一点儿,你这是一箱啊。”

    言檬噘着嘴,知道自己是逃不掉了,上前打开箱子:“那我留几样总可以吧,我真的会饿的,真的真的。”

    箱子一开,房里小朋友“哇——”地一声叫出来,“好多吃的啊!”

    “原来柠檬姐姐比我们带的还要多!”

    言檬望着导演:“就交一半,行吗?”

    导演:“你自己说呢。”

    言檬:“那留几条巧克力总行吧?”

    兮兮:“柠檬姐姐,你就交了吧,想想刚才你是怎么安慰我的,没事,我们还可以吃饭的嘛。”

    言檬:小人精,就你学得快!

    迟沉起身,到箱子里抱了一捧出来,放进言檬怀里:“这些留着。”又干脆利落地把箱子合上,递给导演:“这些你们收走,就这样了,给她留一点。”

    导演:???

    我们还没同意呢,你刚才劝兮兮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

    最后,导演组拗不过迟沉,只好放过言檬一马,提着她的半箱零食走了。

    言檬感动得稀里哗啦,嘤嘤,迟沉宇宙第一帅!不接受反驳!

    言檬把零食藏到楼上房间,确保导演组找不到,又返回来玩具房。

    迟沉坐在凳子上陪兮兮和小月亮搭积木,言檬在他旁边蹲下:“迟沉,谢谢你,不然我一条巧克力都留不住。”

    迟沉抬眸,看着她笑:“怎么谢?”

    言檬迟疑了一下,说:“那我的巧克力等下全都给你吃!”

    迟沉摇头:“我不吃巧克力。”

    “那你……”

    迟沉抬起手腕,指了下表:“六点五十,大家还没吃晚饭。”

    言檬顿时懊恼,刚才她和陆屹燃肖鹤是垫过肚子的,可迟沉和小朋友都还饿着。

    “我我…我马上就去做!”

    迟沉放下积木,拍拍手起身:“我去帮你。”

    言檬:“不用不用,我一个人行的。”

    我怎么舍得让爱豆给我打下手,再说……作为老粉,怎么会不晓得迟沉炸厨房的功力。

    言檬又问:“你想吃什么菜,我去做。”

    迟沉挑眉:“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试试水煮鱼。”

    言檬:“可以可以!”

    别说水煮鱼,就是你要吃炸鱼,烤鱼,清蒸鱼,就是满汉全席我也给你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