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檬听得一阵哆嗦,从心底觉得恶心。她冷笑:“我不稀罕。”

    “不稀罕?”纪卓说:“这么好的机会摆在你面前你不要?难道你不想红?”

    言檬气笑了:“纪总,不是所有人都甘愿成为叶蔓蔓那种人!我来参加比赛的目的很纯粹,图开心而已,能不能出道对我来说根本无所谓!如果你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再见这样虚伪的话我就不说了。”

    说完,她扭动门把手,门刚开出一条缝,被纪卓狠狠合上。

    言檬红着眼睛瞪他:“你放开!”

    纪卓从兜里摸出一张金卡:“不图名,那就是图钱?这是50万,只要你跟了我,这张卡就是你的,以后还会有更多。”

    言檬接过金卡,捏在手里看了一会儿,纪卓面色松了一些,以为她被打动了。下一秒,却听她冷笑一声,扬手将卡狠狠甩在他脸上。

    “我不缺你这点破钱!”

    纪卓被激怒,在言檬逃离之前,迅速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死死抵在墙上:“言檬,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言檬身子猛地撞在墙上,震得她脑袋发晕,她大声呼救,拼命地去推开面前的男人,但男女力道悬殊,很快她就落于下风。

    门忽而被推开,有人用门狠狠砸了纪卓的后脑,纪卓吃痛,松开言檬。

    言檬睁开眼睛,手腕被另一股力道温柔扣住,轻轻一带,将她挡在身后。

    逆着光,言檬看见迟沉清冷的侧脸,眼眶瞬间就湿了。

    “迟沉……”

    迟沉低声问:“你没事吧?”

    言檬摇头,努力将眼泪忍了回去。

    纪卓捂着头站起来,再次想抓言檬,被迟沉身子有意无意地一挡,将她护在了身后。

    迟沉笑着,声音却冰冷:“纪总怎么站在门后面?我开门太重,没有砸痛您吧?”

    看见迟沉,纪卓收敛了一些,面带不甘地问:“迟沉?你怎么来了?”

    迟沉说:“来找言檬,没想到纪总也在这里,好巧。”

    纪卓看了一眼缩在迟沉身后的言檬,眸光暗下去,他问:“你找她做什么?”

    迟沉淡笑:“纪总大概忘了,我也成立了工作室,遇上有潜力的新人自然是要挖掘的。”

    纪卓眼角抽搐:“你要签她?”

    “是,纪总觉得怎么样?”

    言檬微微吃惊,攒紧的手心直冒冷汗,转念一想,迟沉大概是为了替她解围才这样说的,不然纪卓哪能轻易放弃她。

    纪卓狰狞地瞪着迟沉,好一会儿才慢条斯理地拂拂西装,又恢复了人前正人君子的模样。

    他拍拍迟沉的肩膀:“迟沉啊,你也不是刚入圈的人了,何必为了一个新人来和我争呢?你不会没看出来,我正在和她谈合作吧?”

    言檬探出一双眼睛咬牙瞪他:“你这不是合作!是骚扰!”

    迟沉挑眉:“纪总听见了?”

    纪卓冷笑一声,重重擦过迟沉的肩膀,离开了休息室。

    宁浩从门口走进来:“可以啊沉哥,你竟然和他正面刚!”

    迟沉看了言檬一眼,她低着头,眼睛得像兔子,头发挣扎得有些凌乱。

    他抿了抿唇,脱下外套搭在她肩上,温声问她:“你还好吗?”

    言檬鼻子一酸,捏紧衣角,委屈又涌了上来。“迟沉,谢谢你。”

    迟沉淡淡摇头,看了看时间,问:“太晚了,你怎么回去?”

    言檬:“楚晗她们在楼下等我。”

    “行,那下去吧。”

    三人去电梯口等电梯,言檬和宁浩跟在迟沉后面,平静了一会儿情绪,她小声问宁浩:“你们怎么知道我在里面?”

    刚才迟沉用门砸纪卓的那下分明用了狠力,说他是碰巧进来,她是不信的。

    宁浩说:“沉哥认出了带你过来的是纪卓他秘书。你知道,我和沉哥以前都签在米杭,纪卓那点风流事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

    所以迟沉是担心纪卓对她做什么,特意跟了过来?

    呜呜呜,妈妈,这个爱豆我要粉一辈子!

    几分钟后,电梯来了,言檬紧贴着墙壁站进去,不时偷瞄镜子里迟沉的侧脸,纪卓带来的坏心情终于消散一些。

    迟沉斜了一眼憋笑的宁浩,无声警告他:不许笑。

    电梯下行,迟沉突然问:“比完赛了,有什么打算吗?”

    言檬想了想:“暂时没有,这段时间太累了,想休息几天,回去补觉。”

    迟沉本想问她有没有签约的意愿,又担心她被纪卓的事情吓到,想想还是等她缓缓再说。

    他说:“以后别来米杭了。”

    言檬头点地飞快,不来了不来了,打死她都不来了。

    到了一楼大厅,迟沉公司的车开过来,言檬把外套还给他,挥手送他上车。

    迟沉握上车门:“快回去吧,太晚了。”

    见他回头,言檬顿时扬起大大的笑容:“嗯嗯,我马上就回去。迟沉晚安!”

    迟沉低笑一声,坐进车里。

    目送迟沉离开,言檬才走向徐愿的车,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不见,板着小脸生气得不行。

    等了半天的楚晗和徐愿见她这样,一脸莫名其妙,这女人变脸怎么这么快?

    言檬拉开车门坐进去,徐愿说:“原来是和他在一起,怪不得你一直舍不得下来。”

    楚晗:“不是说导演找你,讲什么了?”

    言檬把纪卓的事情跟她们说了一遍。

    楚晗一拍大腿:“卧槽!他还想潜你?!”

    言檬耷拉:“可能一个叶蔓蔓满足不了他。我现在想起他就恶心!一生黑!”

    楚晗双手护在胸前:“还好我签的不是米杭,不然他肯定也觊觎我的美色!”

    徐愿和言檬大白眼翻上天。

    姐妹,你醒一醒。

    …

    为了庆祝楚晗夺冠,三人决定来到经常光顾的烧烤店大吃一顿,满满当当点了一大桌子。

    戚晚在群里问了地址,半个小时后麻溜地出现在饭桌上。

    戚晚一上桌,二话不说先点了一箱啤酒。

    言檬眨眨眼睛问她:“你不是要陪姜如媞赶行程吗?”

    戚晚撬开酒盖:“破工作,辞了!”

    徐愿张大嘴巴:“啊?什么时候的事?”

    戚晚说:“刚才,半个小时前。”

    楚晗勾上她的肩膀:“这就对了小戚总,你早干嘛去了!浪费时间还要受气,多不值。”

    戚晚举起酒瓶:“去他妈的助理!谁爱干谁干!”

    言檬也跟着举杯:“去他妈的潜规则,姐姐有钱,用不着你包养!”

    四人在桌上喝到凌晨才摇摇晃晃地走出店门。

    徐愿喝了酒不能开车,几人勾肩搭背走在路上,准备去最近的言檬家里继续嗨。

    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楚晗又去便利店抬了箱啤酒,值班的保安小哥被这几个姑娘的架势吓得不轻,戚晚见他照的不错,还借机调戏了他一番。

    言檬一个劲地向保安道歉,解释戚晚真的不是女色狼,她只是喝醉了。

    戚晚才不管那么多,一个踉跄又扑到保安面前,色眯眯地看他:“喻骁,你穿制服的样子好帅啊!”

    保安:“……”

    言檬花了好大力气才把戚晚拽回家里,可能再晚一点保安小哥就要报警抓她们了。

    四个姑娘闹得没心没肺,根本不知道网上的撕逼大战已经如火如荼。

    比赛结束后,方笑青因为咽不下这口恶气,连夜发微博揭露节目组黑幕,称叶蔓蔓被米杭的高层包养,仗着有后台处处欺压其他选手,更配了多张叶蔓蔓和某男性的亲密偷拍照片。

    吃瓜网友一看,嗯?眼熟,好像是淘汰赛时的评委,米杭的老总?

    靠!怪不得叶蔓蔓一路晋级得那么顺利!

    檬粉本来就因为言檬被刷而生气,吃完瓜立刻投身手撕黑幕的队伍中去。

    哼,不让我们家爱豆出道,你这个陪1睡上位的小三也别想红!

    更有大V号发布微博:【求求哪家公司把柠檬签走吧!米杭这样的公司配不上她!】这件事在微博上持续发酵,几个前期被淘汰的选手也跟着转发了方笑青的微博,证实叶蔓蔓和纪卓的关系。

    声讨节目组的人越来越多,叶蔓蔓和米杭官方被网骂得完全不敢做声。

    只是第二日一早,网友再登上微博吃瓜的时候发现,方笑青的微博被删除了。

    作者有话要说:

    嘤,现在还不能加更,加更字数就压不住了,大家再等等哦,等我和编辑确定了入V日期,当天会多更哒!

    戚晚和喻骁的故事会在预收文里《梦醒撩你呀》里写,感兴趣的小可爱可以先戳【作者专栏】收藏一下~~嘻嘻,柠檬明天就要签约了!

    大家晚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