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上台将点评时间交给评委,傅刚本想开口说话,却被迟沉抢先一步打开话筒。

    迟沉说:“我可以问一下,这首歌词是谁改编的吗?”

    言檬怯怯地回答:“是我下午在化妆室自己改的,我……”

    她的话被全场热情的掌声打断,她抬头望了望观众席,似乎大家对她的反馈都不错。

    弹幕:

    ——我还以为是请别人该改的,没想到是她自己改的,看来还是有点才华的。

    ——中文系毕业的会写歌词不是很正常?有必要这样捧上天?

    ——你厉害你写一个?

    迟沉点一下头,给了她一个肯定的微笑:“你改得不错,我第一次知道自己这首曲子还有能有这样的意境。”

    言檬咬唇窃喜:“谢谢老师。”

    傅刚打趣说:“迟沉,你不会又有意向和这位选手合作了吧?你今天不会是来找合作伙伴的吧?”

    迟沉放下话筒,笑而不语。

    心里却有一个声音:是时候该告诉李陌,工作室要签的新人他已经有人选了。

    …

    言檬结束完自己的表演,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躲在台侧静静聆听其他选手的歌曲,顺便偷瞄爱豆的完美侧颜,内心彩虹屁一波接着一波。

    嘤,爱豆今天颜值也是在线的!认真的男人超级帅!

    他又在转笔!怎么会有那么好看的手!好想牵……

    咦,他看过来了!!

    八个选手表演结束之后,大屏打出投票方式,并且分屏显示实时票数。

    等待投票结果的间隙,三个评委助阵表演,言檬从后台溜下来,藏在观众席的角落偷看迟沉演出,轻声跟着他合唱,眼睛都在放光。

    票数排名什么的全部抛之脑后,只想为爱豆疯狂应援!

    而另一边,正在为自己支持的选手投票的网友发现,投票系统出现了bug。

    最后几秒,一直处于人气低迷的叶蔓蔓忽然票数飙升,逆风翻盘爬到了第三的位置。而原本有希望争夺季军的言檬和方笑青的票数突然就停住了,不管网友再怎么找朋友投票,票数都一动不动。

    弹幕上的网友急成了一片:

    ——什么情况?叶蔓蔓刷票了?

    ——卧槽,不会真的有黑幕吧?老子女神被压下去了?

    ——快截屏!这个票数有问题!

    现场除了言檬以外的选手都时刻关注着大屏幕上的票数,楚晗焦急寻找了一圈,终于在台下揪住了正在犯花痴的她。

    言檬不情不愿地被她带回后台,发现其他几个人都黑着脸,方笑青更是掩面哭得泣不成声。

    她问:“怎么了?”

    楚晗说:“你没看票数吗?你们的票被人动了手脚。”

    方笑青的票数一直和言檬相近,若不是半路杀出个叶蔓蔓,她和言檬谁输谁赢还不一定。

    言檬回头望了一眼大屏幕,脸色渐渐冷下去。

    其实这种情况,她不是没有想过,只是现实像洪水猛兽扑过来的时候,她还是做不到平静如常。

    程钰暴脾气又上来:“叶蔓蔓人呢!搞黑幕算什么本事!”她一撸袖子,“老子现在就去把她揪出来,我倒要看看她的后台到底又多硬!”

    楚晗拉住她:“直播呢,你别惹事。”

    言檬也跟着劝她:“算了程钰,反正我也没想过要争什么,只是委屈笑青了,她本来是有希望的。”

    “别人努力几个月,还比不过她陪一晚上!”程钰爆了句粗口,气鼓鼓地坐去一边。

    …

    迟沉表演完回到评委席,看着屏幕上的票数眉头紧锁,姜如媞冷笑着戳了戳他的肩膀:“看来,这言檬在纪总心里还没有叶蔓蔓重要嘛。”

    迟沉厌恶地避开她再次贴过来的胳膊,用眼神冰冷地警告她。

    姜如媞瘪瘪嘴,不爽地坐了回去。

    主持人将八位选手请上舞台,好几个选手都笑不出来了,方笑青更是哭肿了眼睛。

    比赛结果公布,楚晗和程钰分别拿下冠亚军,叶蔓蔓为季军。全场哗然,观众席有人大喊黑幕,场面一时难以控制。

    傅刚冷着一张脸,心中愤愤不平。不过在这圈里摸爬滚打多年,他也深知其中规则,只得无奈地对迟沉说:“既然如此,何必请我们来做这个评委呢?他们自己内部决定不就得了?”

    迟沉视线落在台上和粉丝挥手的言檬身上,心情复杂。

    他淡声说:“或许他们没能签下她,反倒是件好事。”

    傅刚疑惑:“啊?你说谁?”

    迟沉笑了笑:“没什么。”

    直播结束,工作人员花了好大的力气才疏散了现场怒气冲天的观众。没过多久,《HI少女》节目就因为黑幕被全网撕上热搜。

    这头网友义愤填膺地将一张张截图证据贴上微博,痛斥米杭暗箱操作搞黑幕,简直是把观众当傻子耍。

    那头,言檬跟着楚晗回到休息室收拾东西。

    虽然被黑幕的事情一搅和,心里难免不平,但楚晗拿到冠军,顺利签下另一家经纪公司,作为好友她是打心眼里开心的。

    徐愿在群里说要找个地方庆祝一下,让她们赶紧下楼。

    东西收的差不多,一个陌生女人推门进来:“言檬,你稍等一下,总导演那边找你有点事。”

    言檬问:“比赛都结束了,找我还有什么事?”

    “你去了就知道。”

    女人带了米杭的工作牌,言檬没多想,让楚晗先去和徐愿会和,自己一会儿再去楼下找她们。

    电梯口,迟沉掏出手机给李陌发消息:明天上午,来公司一趟。

    李陌很快回复,迟沉看了眼屏幕,嘴角弯起好看的弧度。收好手机,余光冷不防瞥见两道人影往长廊尽头走去。

    迟沉微微皱眉:“那个女人,你记得她吗?”

    “言檬啊,刚比完赛你就忘了?”

    迟沉摇头:“不是,是她身边那个人。”

    宁浩想了几秒:“你别说,还是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迟沉眼底渐渐布满冷意:“她是纪卓的秘书。”

    宁浩恍然大悟:“原来是她啊……可是,她找言檬做什么?”

    迟沉缄默不语,微微有种不好的预感。

    电梯门打开,宁浩拎着背包走进去,回头看见迟沉还站在原地,他问:“沉哥,你不上来吗?”

    迟沉顿了顿,转身朝言檬离开的方向走去:“我过去看看。”

    …

    言檬被带到一间紧闭的休息室门口,心里一阵古怪,敲了敲房门:“黄导,你在吗?”

    里头传来一声浑厚的男音:“进。”

    她开门进去,里面只有一道西装笔挺的男人背影,根本没瞧见什么导演。

    她掩门就要退出去:“不好意思,我可能走错了。”

    “言檬。”男人转身,笑吟吟地叫住她:“你没有走错,是我找你。”

    言檬愣了一瞬:“纪总?”

    纪卓点了点头,坐到沙发上拍拍自己身边的空位:“过来吧,我有话跟你说。”

    言檬没动,下意识觉得不对劲。

    “纪总,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我朋友还在下面等我回去。”

    纪卓挑眉看了她一眼,笑意不明地朝她走过来。

    他握上门把手,身子压过来,以一种极度亲昵的姿势圈住言檬的肩膀,将她带进房间。

    言檬脑袋“轰”地炸开,身体本能地推开他,警惕又害怕地问:“你做什么?”

    纪卓见自己吓着她了,没再上前,微笑问:“你很怕我?”

    言檬退到门边:“你到底要干什么?”

    纪卓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眼底玩味:“言檬,对于今天这个比赛结果,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言檬咬牙:“没有,但是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纪卓冷笑一声,从裤兜里摸出烟:“那又怎样?网友不过是在网上吵闹几天,回头就给忘了。可是选手不一样,错过了这次,就等于错过了机会。言檬,你很聪明也很漂亮,只要你愿意,我给蔓蔓的,照样可以全部给你。”

    这个意思是要她像叶蔓蔓一样跟了他??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节目就结束啦,等迟老板签下柠檬,亲妈作者要让他们两参加甜甜甜的综艺,然后日——久生情哈哈哈~大家晚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