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比赛进入最后关头。

    中午吃完饭,节目组就派车把选手们接去录影棚进行最后的筹备。

    直播开始前,后台忙成了一片,言檬路过评委休息室时,偷偷往迟沉房间里瞄了一眼,空荡荡的,他还没来。

    回到化妆室,为她做造型的依旧是那个微胖的化妆师,见言檬心事重重地进来,还以为她是紧张,化妆的时候拼命和她聊天开导她。

    言檬只是浅笑,化好妆从包里摸出纸笔,一个人坐去一边,默默地写写划划。

    晚上七点,决赛直播准时开始。

    来现场应援的粉丝比上一场多了一倍,言檬在后台悄悄地望了一眼,竟然有许多粉丝自发举了她的灯牌。柠黄色的灯光散在观众席上,像一颗颗闪亮的星辰。

    主持人上台开场,评委入座后全场灯光暗下来,八位选手上台摆好造型,准备开场舞。

    一登场,各家粉丝疯狂应援,呐喊声不断。借着零零散散的灯光,言檬依稀瞧见迟沉正认真地望着她们,还有他身后两块醒目晃动的灯牌。

    那是……

    徐愿?

    徐愿为了这次应援特意新做了两块特大号灯牌,戚晚没能上观众席,她一个人一会儿举言檬的,一会儿举楚晗的,忙得不可开交。

    发现言檬在看着自己,徐愿放下灯牌对着台上大喊:“柠檬,不许再跑调!”

    全场寂静,她的声音被设备完美收进直播。

    网友:哈哈哈哈,现在粉丝都这么皮吗?

    言檬:“……”

    我谢谢您嘞!

    ……

    音乐响起,八名选手第一次以团队形式表演舞蹈,有人性感,有人可爱,还有人……

    僵——硬。

    镜头给到楚晗和程钰的时候,弹幕都笑疯了:——她们两个好像在跳广播体操哈哈。

    ——还像在转呼啦圈!

    ——这舞蹈真是为难她们两个人了。

    ——快看我柠檬的小细腰!!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我要是男人命都给她!

    开场舞结束,选手的个人赛就开始了。

    这次的比赛的最终裁判是全网观众,现场的三位评委只点评,不打分。八位选手依次演唱完歌曲后,官方微博将开通投票渠道,由网友为自己支持的选手投票,票数最高的前三名成功出道。

    从舞台下来,言檬急急忙忙拿了一张字递给工作人员:“你好,请帮我把这个交给字幕老师。”

    工作人员正忙着催场,随意接过塞进口袋:“行行,我一会儿忙完再给你送过去。”

    言檬瞧她的态度有些不放心,奈何比赛已经开始,她不能随意走动,只好一再叮嘱这位工作人员替她辛苦跑一趟。

    前头,楚晗抱着吉他走上舞台,言檬跑回侧边为她加油。

    楚晗清了清嗓子,开始缓缓弹奏那首她多年前写的曲子。

    这首歌言檬是听过的,那时候她们刚刚大一,一入学楚晗就说自己大学四年的目标就是考上音乐学院的研究生,将自己喜欢的音乐道路坚持下去。

    大学四年,楚晗一边修着专业课,一边还要自学乐理,言檬作为她最好的朋友之一,看着她一路走来,深知她的艰辛不易,如今看着她能在舞台上发光发亮,坚持最初的梦想,忽而鼻尖一酸,情不自禁红了眼眶。

    楚晗一首弹唱完毕,台下观众被深深打动。谁没梦想呢,只是大多数人的梦想都在残酷的现实中消磨殆尽了。

    楚晗平复好情绪等待评委的点评,镜头落在三个评委身上。

    迟沉拿起话筒,温声说:“我个人对你的音乐非常感兴趣,期待之后有机会能合作。”

    台下瞬间欢呼声一片,迟沉的这句话无疑是对楚晗最大的肯定。大家不禁联想起他自身的经历,当初放弃国内大好的演艺事业报考曼哈顿音乐学院,不也是为了热爱背水一战吗?

    言檬听完这句话,眼泪再也绷不住,一串串地往下掉。

    她的爱豆是全世界最好的爱豆,没有之一!

    副导演捕捉到了这一幕,拿起对讲机喊:“7号机7号机,镜头给到言檬,微博上【神仙友谊】的热度很高。”

    然后,楚晗身后的大屏幕突然出现言檬哭得稀里哗啦的脸,完全比楚晗本人还要激动。

    弹幕:

    ——哭了,她们感情真的很好啊。

    ——言檬小仙女太暖了,她真的比自己赢了还开心啊。

    迟沉的发言还没结束,抬头看到大屏幕上女孩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目光微微一滞,接下来要说什么,已经忘记了。

    正哭得忘我的言檬听到台下有人在喊她的名字,擦擦脸往舞台上看,发现自己的哭相被镜头无限放大,第一反应就是捂住脸:“你们太坏了,为什么要拍我!”

    主持人:“正好,我们问一下言檬吧,对于好友楚晗今天的表现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言檬从指缝中露出湿漉漉的眼睛:“我只想说,化妆师姐姐你在哪里?快来给我补妆,我还要比赛呢!”

    说完,一溜烟跑没影了。

    嗯?怎么又跟想象中不一样?

    网友:

    ——还以为她要说什么感天动地的话,我纸巾都准备好了,你却要找化妆师补妆?

    ——哈哈哈,塑料姐妹情……

    上一刻还沉浸在感动中的网友,突然被她逗得大笑。这是什么宝藏女孩,为什么这么可爱!

    躲回后台的言檬气得在墙根跺脚:“哪个天杀的摄像拍的我,我在爱豆面前还要不要形象了!”

    …

    言檬补完妆回来,没等几分钟就轮到她上场。

    她再次和工作人员确认:“那张纸交给字幕老师了吗?”

    工作人员:“交了交了。”

    言檬这才放心地拿起话筒往台上走。

    前奏响起,大屏幕上她的身影被放大,补了妆的脸颊已经看不见泪痕,可一双眼睛仍是红红的。

    《悄悄》这首歌在座的沉迷都很熟悉,那年夏天迟沉的电视剧热播,沉迷们每天准时蹲在电视前面追剧,对于爱豆亲自创作的片尾曲更是每一个曲调都熟记于心。

    言檬开始深情演唱,台下观众跟着轻声地哼,哼着哼着,发现自己唱的和言檬没有一句一样。

    屏幕前的网友也发现了,字幕和言檬唱的歌词对不上啊,她竟然自己改了歌词?!

    后台字幕老师一脸懵逼,干脆关掉了字幕。

    现场静了下来,每一个人都在认真听她的词,一字一句,直至深陷下去。

    弹幕说:

    ——这个词比原歌词还要美!

    ——对啊,好像联想到一段默默付出不求回报的感情。

    ——今天眼泪不值钱,又要被唱哭了……

    歌曲唱到最后一段,言檬走回舞台中间,鼓足勇气抬头,缓缓对上迟沉深邃的眼睛。

    这是写给他的歌,只为让他知道自己有多喜欢他,仅此而已。

    或许比赛结束之后,他已经不再记得言檬这个人了,却能记得有人为他的歌作了新的词。

    这样也就足够了。

    迟沉转笔的手停下来,看着舞台上手握话筒手臂微微颤抖的女孩,她真挚的眼里只有自己,他轻勾起唇角,心头那一抹凉在慢慢融化。

    观众:

    ——咦?言檬在看谁?

    ——她好像在看哪个评委?

    ——我怎么觉得她这首歌,像是特意要唱给谁听的?

    眼看福尔摩斯网友就要破案,徐愿抱起大灯牌拼命对着台上招手,她就坐在迟沉后面,观众自然而然地以为言檬是在对着她唱。

    ——好吧,原来是好朋友。

    ——吃瓜群众退散。

    言檬一首歌唱完,脸颊红得滴血,天知道迟沉的眼睛有多大魔力,她的心都要蹦出来了。

    她垂下眼帘,再也没好意思看迟沉一眼。

    因为她知道,他能听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