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排座的商务车,车里散着淡淡的薄荷香。

    言檬抱着蛋糕缩在最后排,眼睛圆溜溜地打量车里。

    天呐!!这是在做梦吗?

    她竟然坐上了爱豆的专属驾座?!

    楚晗,我爱死你了,以后你就是要十个草莓蛋糕姐姐都给你买!

    不!整个蛋糕店买下来给你都可以!

    言檬突然想到什么,小声开口问:“迟沉,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宁浩在副驾驶座侧身看她:“我们从机场回来,正要送迟沉回家,就遇见你了。”

    言檬有些內疚:“谢谢你啊迟沉,还耽误你回家休息。”

    迟沉淡声回答:“没事,顺路的事。”

    宁浩说:“就是,你说巧不巧,迟沉家也在……”

    迟沉轻咳一声打断他,微微回眸问言檬:“决赛准备得怎么样?”

    言檬笑了笑:“节目组请了专业老师来培训我们,我去取蛋糕之前就是在米杭练习。”

    迟沉点头,过了一会儿又问:“这次打算选什么歌?”

    言檬咬唇,有些迟疑地说:“我想选《悄悄》这首歌,你觉得……合适吗?”

    迟沉眉尾轻挑,《悄悄》这首歌是他主演的一部电视剧的片尾曲,知名女歌手演唱,曲却是他写的。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他刚从音乐学院毕业,作品还是略显青涩的。

    他问:“你有把握唱好吗?”

    言檬有些心虚:“我挺喜欢这首歌的,你写得很好。”

    迟沉说:“光喜欢是不够的,关键是要用心。你要让观众从这首歌中听出只属于你的东西。”

    言檬垂下眸,重复道:“用心……”

    “比赛到了后期,选手的实力其实并无太大差距了,关健就看谁的作品更打动观众,你好好准备一下。”说完,迟沉头靠上座椅闭目养神。

    言檬似懂非懂地点头,望着他的背影,痴痴地出神。

    或许以后就没有机会再离他这么近了。

    她心里默叹了一声。

    喜欢你,是我这辈子做过最用心的事啊。

    如果你能知道,该多好呢。

    十几分钟后,车子驶进慕尼公馆,迟沉问了言檬门牌,让司机在路口把她放下来。

    言檬拎着蛋糕欢喜地跟他道别:“迟沉晚安,回去好好休息哦!”

    迟沉微微点头,合上车门:“晚安。”

    车子调头离开,摄像大哥扛起机器继续拍摄,言檬在原地傻站了片刻,突然回头看镜头:“他和我说晚安了对吗?嘤,他刚才跟我说晚安了!拍下来了没有?”

    摄像摇头。

    言檬瘪起嘴往回走,走了几步,越走越觉得不对。这小区有门禁,迟沉他的外来车是怎么进来的?

    ……

    回到公寓,言檬先跑去问导演楚晗在做什么。

    导演回答说她去洗澡了,言檬才安心进去,把楚晗过生日的事情告诉大家。

    程钰惊讶地说:“她今天过生日?你怎么不早点跟我们说啊?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

    言檬把蛋糕放在桌上:“她就是怕大家费心给她筹备才不说的。我买了蛋糕,等下她洗完澡出来,大家陪她一起吃蛋糕吧。”

    众人答应。

    浴室传来开门的动静,言檬快步冲过去捂住她的眼睛:“瘦瘦,给你个惊喜。”

    楚晗吓了一跳:“你吓死我了,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言檬笑了笑:“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她给程钰使了眼色,程钰在蛋糕点上蜡烛,方笑青跑去关灯,石绮抱起吉他弹奏起生日歌,几个女孩伴着音乐高声哼唱起来。

    暖黄色的烛光映着每个人的笑脸,简单却真挚的旋律唱得楚晗鼻尖一酸。

    言檬把她带到桌边,松开她的眼睛:“生日快乐,瘦瘦!”

    楚晗眼里有湿意,却强忍着不想让别人看出来。她说:“你消失了半天,就去买这个?”

    言檬点头:“对呀,你最喜欢的草莓蛋糕,为了它我差点迷路。”

    楚晗嗔怪地笑她:“路痴。”

    程钰:“楚晗,快点吹蜡烛许愿啊!”

    楚晗双手合十:“我希望今年能赐我一个男朋友!我都母胎单身24年了!”

    言檬手搭上她肩膀,一本正经地摇头:“不太现实,换一个。”

    大家一阵哄笑。

    几个姑娘聚在一起吃蛋糕,留了大半个给导演组分。程钰调皮,抹了楚晗一脸的奶油,楚晗气得满屋子逮她。客厅里嬉笑怒骂,热闹了好一阵。

    言檬担心自己被“误伤”,一溜烟躲进浴室洗澡,这才幸好躲过一劫。

    从浴室出来,大家都去休息了,楚晗握着两罐啤酒倚在墙边等她:“走一个?”

    言檬接过一罐:“好啊,去顶楼天台吧。”

    两人上了顶楼,导演组竟然在天台也装了摄像头。言檬摘下自己和楚晗身上的话筒,并肩和她坐在秋千椅上。

    星河璀璨,夜幕中的北京霓虹闪烁,美得不像话。

    楚晗望着星空喝了口啤酒:“真快,后天就要决赛了。”

    言檬舒了一口气:“是啊,过得真快。你准备得怎么样?”

    楚晗微垂眼帘,顿了一会儿,说:“这一次我想走原创。不知道比赛会是什么结果,这次不唱也许之后就没机会了。”

    言檬认真地看着她:“你肯定行的,你有实力!”

    楚晗笑了一声:“其实我有时候也会迷茫,我爸妈说的对,音乐这条路,不好走。”

    言檬勾住楚晗的脖子,她酒量不好,一沾酒就上脸。

    “如果这次你没能成功,我就写很多很多书,赚很多很多小钱钱给你发唱片!保准捧红你!”

    楚晗被她逗笑了,举杯和她碰了一个:“你呢?准备得怎么样?”

    言檬低头苦笑,突然有些感慨:“我就是个陪跑的,而且我本来也没想过要出道。只是,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在迟沉面前唱歌了,比赛过后他可能都不记得我是谁了。”

    节目过后,他会继续站在属于他的舞台发光发热,而她还是会一如既往地喜欢他、支持他,却也只是他万千粉丝中最普通的一个。

    第二天下午彩排,上午不用赶去练习,几个姑娘好不容易可以多睡了几个小时。

    清晨,阳光透过窗帘洒在床上,言檬看了一眼时间,蹑手蹑脚地起床穿衣,生怕吵醒楚晗和程钰。

    她挽了个马尾,简单的梳洗过后,下楼去厨房煎鸡蛋,做了一个丰盛的三明治。

    冰箱里有保鲜袋,言檬把三明治和热好的牛奶往袋子里一装,鬼头鬼脑地出了门。

    如果她猜的没错,迟沉应该也住在这个慕尼公馆。他之前是米杭的艺人,房子买在这边并不奇怪。

    她知道迟沉有早起晨跑的习惯,如果她今天运气不错说不定能在小区里偶遇他!

    因为晚上同居综艺就要正式上线,今天节目已经停止录制了。节目组忙着剪片,选手出门,摄像不再跟着。

    言檬拎着三明治晃晃悠悠,在小区里林荫小道转了几圈。

    平时练习两点一线很少出门,这一逛才发现原来这个小区大得惊人,东南西北四个区,每个区都有几十栋房型相似的别墅。

    想在这种地方偶遇爱豆,难!

    在小区里漫无目的地逛了半个多小时,除了几个晨练的大爷,半个年轻人的人影都没见着。

    手上的三明治和牛奶慢慢凉了,言檬泄了气,哈欠连天地在花园看了一会儿大爷们打太极,拍拍裤子准备回去补觉。

    走到北区门口,一个高大熟悉的身影迎面小跑过来。男人穿了身简单的运动服,低垂地帽檐下是一双的淡漠的眼。

    言檬眼睛一亮,顿时困意全无,蹦蹦跳跳小跑迎上去。

    “迟沉!你真的在这里!”

    迟沉被她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待看清来人,他抬高帽檐,扯下一侧耳机问:“言檬?你怎么在这里?”

    “我……”言檬一时语塞,灵光一闪扯了个由头:“我也是出来晨跑的。好巧,这样也能遇见你。”

    迟沉微微颔首算是打招呼,带上耳机,继续向前小跑。言檬有些无措,厚着脸皮跟在他身后。

    迟沉跑了一小段路,察觉到言檬还没离开,停下脚步回身问:“你要跟我一起跑?”

    言檬特别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语气紧张地问:“可以吗?”

    迟沉指指北区的门:“我已经跑完了,现在要回去。”

    言檬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低下头轻轻“哦”了一声。

    她复又抬头看他,素净的小脸上绽开大大的笑容。

    她举起手里保鲜袋送到他面前:“那你一定还没吃早餐吧?这个三明治,是我早上亲手做的,还是温的,你一会儿晨跑完可以吃呀。”

    迟沉没有接,锁眉打量了一眼她手里的三明治,问:“为什么给我这个?”

    言檬低下头,小声说:“我就是想谢谢你昨晚送我回来……没有别的意思……”

    迟沉缓缓接过,眼睛扫过她光洁的小脸,没有一滴汗水,哪里像是运动过后的样子。说是晨跑偶遇,三明治却是在出门前已经做好的,真是个自相矛盾的小傻子。

    “谢谢。”

    言檬看着他收下早餐,心里别提多欢喜,摇摇手就要和他道别:“那不打扰你咯,我先回去了,我们明天见!拜拜!”

    说完,蹦蹦跳跳地转身走了。

    迟沉望着她阳光下晃动的马尾,嘴角勾起浅浅的笑意。他无奈地喊住她:“回来。”

    言檬马尾一甩,扭头就折回来,仰着红扑扑地小脸看他:“还有什么事吗?”

    迟沉抬手指了指右边的方向:“你住的地方在那边。”

    言檬尴尬地摸摸脖子:“我……方向感不太好。”

    说完撒腿开溜。

    直至她的背影消失在林荫小道,迟沉才收回目光,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三明治,转身走回北区。

    大树后面,言檬探出一个小脑袋,满足地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