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言檬难得赖了床,中午才起床洗漱。

    吃完午饭,她走进衣帽间开始收拾行李。

    昨天节目播出后,观众反响很不错,米杭公司连夜决定趁着热度,再加开一档节目同居幕后综艺。

    进入总决赛的8名选手在未来的一个礼拜将共同住在一栋专属公寓,私下的生活和幕后练习会剪辑成一集正片,供视频网的VIP会员观看。

    言檬宅在家里码字的时候也爱看综艺,节目组在群里解释几句她大概就懂了。

    不得不说,米杭在营销炒作这一块,还是很有头脑的。

    言檬带了一些日常用品和几套简单的衣服,出门前翻了翻时光上读者的留言,心一横,把笔记本也装进了行李箱。

    节目组派了专车来接,下楼上车,录制就正式开始了。

    言檬吃力地把箱子提上后备箱,拍拍手上车,跟拍导演和摄像师已经在车上等她。

    她看了一眼亮灯的摄像机,拧着眉问:“已经开始拍了吗?”

    导演:“是的,你不用紧张,保持日常真实的状态就好。”

    言檬半开玩笑说:“既然是真实状态,那麻烦摄像大哥镜头后退一点哦,你凑这么近我的脸会又大又圆,就像开了8倍镜一样。”

    摄像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导演问:“刚才看你箱子那么重,你这次都准备了些什么用品?”

    言檬:“也没什么,就是平时的一些衣物,零食还有笔记本什么的,不知不觉就这么沉了。”

    导演:“你带笔记本做什么?排练好像用不到啊。”

    言檬想说自己是打算挤时间出来码字,想了想又害怕掉马,随口说:“看片呗。”

    导演摄像:???

    姑娘,想不到你是这种人?!

    言檬知道他们想歪了,立刻解释:“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就是没事喜欢看看电影和综艺。”

    导演了然地笑笑,简单和言檬介绍一下节目规则。

    总得来说,这档节目相比别的同居综艺真的良心很多,选手们什么都不用管,只要安心排练和日常起居就好,节目组不会没收手机和钱包,需要的食物也都会准备在冰箱,选手做饭就行。

    言檬点头,表示了解。

    半个小时后,车子开进一个别墅区,言檬发现这个小区离米杭大楼不远,走路过去也才十几分钟的脚程,到时候她们排练彩排都会很方便。

    她下车在院里转了一圈,三层楼的精装复式别墅,各个角落都装了摄像头。

    开门进去,她是第一个到的,屋里的东西全是崭新的没人动过。

    换了鞋在屋里参观了一圈,楼下是客厅厨房,两楼有4间卧室,三楼还有一间舞蹈房和卡拉OK房,可以供她们练习。

    一夜之间收拾出这样设备完善的房子,工作人员肯定没少熬夜。

    言檬在客厅转了转,总觉得心里空落落,好像有什么忘记了,但又怎么都想不起来。

    她开门出去问导演:“我是不是忘了什么?”

    几个摄像都憋着笑,好心的导演提醒:“你忘了你的行礼箱。”

    我去!记性被又狗吃了。

    言檬拔腿就去追车:“司机大哥,我的行李箱!!”

    摄像师跟着她追到小区门口,好心地司机师傅发现她行礼箱没拿正打算替她送回去。

    言檬提下行李箱,没好意思答应让司机送,拖着行李箱埋头往回走。

    摄像师跟在她后面,镜头下移,对准她踏踏作响的拖鞋。

    画风清奇……

    言檬走着走着,突然从口袋里摸出一条巧克力笑着递给摄像师:“摄像大哥,这块比利时巧克力超好吃哟。”

    摄像师接过巧克力:“谢谢。”

    言檬嘿嘿笑了两声,贼兮兮地问:“那和你商量个事儿呗。”

    “说。”

    “追行李这段剪掉怎么样?”

    摄像师把巧克力还回给她,坏笑说:“不行。”

    言檬绝望地剥开巧克力自己咬了一口:“唉……健忘是祖传的,不能丢的!”

    正带着卷卷下楼买菜的言母突然打了个喷嚏。

    再回到别墅,楚晗和程钰已经到了。

    一进门,楚晗走过来替她接行李:“你干嘛去了,鞋在这儿,人怎么不见了?”

    言檬尴尬地笑了笑:“回头我再跟你说。”

    楚晗没多问,提起行李箱就要搬上楼,言檬制止她:“先别搬吧,等分了房间再搬。”

    程钰刚去楼上转了一圈下来:“奇怪,明明四个房间,八个人住,两人一间是正好的,为什么有个房间是3张床,有个房间只有一张床?”

    这个问题言檬也发现了,想了想,她说:“等一会儿人来齐了再看吧。”

    几分钟过后,又来了四个选手。方笑青和石绮同是从待定席晋级上来的选手,言檬对她们印象比较深。她们两个都是在校大学生,性格开朗活泼,像两个小妹妹一样。

    另外两个是关小雯和周安,她们西安赛区选上来的选手,性格安静,一直不怎么喜欢和别的选手交流。

    言檬几个对她们两个并不是很熟悉,客套礼貌地聊了几句,就各自做自己的事了。

    程钰一瞧人还没齐,也没办法分房间,于是掏出手机提议:“要不来把开黑?”

    石绮和方笑青表示这个提议不错,“王者建交,懂得!开五黑!我还没有和主播打过游戏呢。”

    楚晗突然吼了一声,“五黑?!不行不行,柠檬只能给她玩消消乐,王者绝对不行!”

    程钰问:“为什么?”

    楚晗捂住胸口的话筒,低声说:“她就是个坑!巨坑!带了她你们会后悔的。”

    言檬气急:“瘦瘦,你能不能别在录节目的时候黑我!”

    楚晗:“我不是在黑你,我是实话实说。你们不知道,她有一次被几个小学生开语音轰炸,他们嫌她菜送人头,最后给她举报了。”

    言檬被怼得无力反驳,往沙发上一坐:“瘦瘦,你揭我老底,你别忘了你也有大把黑料在我手上。”

    楚晗正忙着组队,摆摆手:“随便爆。”

    四缺一,程钰拉了周安组队,言檬坐在程钰身边默默拿出手机点开消消乐。

    程钰选了猴子,成功拿下五杀,十几分钟就拆了对面的家。屋里气氛一下子就活络开了,周安也慢慢地融进她们。

    打完一局,楚晗大喊痛快,嚷着要再开一局,正要再次组队,门口传来动静,叶蔓蔓戴着副大墨镜走进来,目光轻飘飘扫了大家一眼,招呼也没打一声,径直上了楼。

    她自来傲慢,对其他的选手不屑一顾。其他人也瞧不上她这样没实力,靠后台走到如今的人。

    相看两厌,气氛冷到冰点。

    方笑青问:“那这把还打不打?”

    言檬站起身:“别打了吧,既然人来齐了,咱们就上去把房间分了,各自收拾一下。”

    程钰收起手机:“行,听你的。”

    楚晗意犹未尽地退出游戏,一行人到楼上集合。

    言檬走在最前面,长廊里寻不见叶蔓蔓的身影,挨个房间找过去,在最后一个单人间找到了正在往房间里摆放私人用品的她。

    言檬顿了一下,礼貌性敲门:“咱们人到齐了,一起分下房间吧。”

    叶蔓蔓头也没抬,继续做自己的事。“你们分吧,这间我要了。”

    程钰和楚晗都是火爆脾气,一听她说这话就忍不了了。

    程钰一撸袖子:“不是,这房间怎么安排大家总得商量一下吧,你都不跟大家说一声就定了这间房,哪有这样的?”

    叶蔓蔓站起身倚在桌上:“导演组没跟你们说吗?这间房本来就是给我准备的,我为什么不能住?”

    程钰来了火气,对着摄像头大喊总导演的大名,闹着要导演组出面说清楚这件事,都是来录节目的,凭什么差别对待。

    很快来了两个导演出面调解这件事,导演当着叶蔓蔓的面不好开口,好说歹说才把其余七个人劝下楼。

    “我们也是按上面领导吩咐做的,没办法,你们几个就迁就一下吧。”

    言檬想到了纪卓,心里又是一阵不舒服。不过这件事导演组夹在中间也是为难,再说叶蔓蔓那个性子估计和谁住,谁就不痛快,倒不如让她一个人住,省得再闹矛盾。

    她对程钰说:“算了,要不你、我还有楚晗,我们三个睡一个房间。我看了,那房间也大。”

    程钰板着脸:“我不是在意谁睡那个单人间,我就是见不得她那副样子,自视清高!有后台了不起啊?”

    楚晗心里也不痛快,但毕竟节目还要录,为分房间这事僵着没必要。她拍拍程钰的肩膀,“眼不见为净,你跟我们住,以后咱们不看她!”

    言檬又安抚了程钰几句,程钰无奈答应不再计较。她性格大大咧咧,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拍拍手转眼就帮大家把行李箱都搬上二楼。

    大家各自收拾好房间差不多就到了晚饭时间,因为是第一顿,言檬提议大家一起做顿好的,说不定之后忙起来就没心力再做饭了。

    楚晗一听言檬要做饭,举双手双脚赞成:“柠檬做饭,咱们今天有口福了!”

    其他几人也表示同意,方笑青和周安也会做饭,闹着要做家乡菜给大家尝尝。

    叶蔓蔓从楼上探个头出来:“你们做自己吃的就好,我点了外卖,就不和你一起吃了。”

    言檬背着她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本来也就没打算做给你吃。”

    作者有话要说:

    那么问题来了,柠檬小姐姐打王者到底有多菜……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王怼怼8瓶;Sukura1瓶;可乐12瓶感谢炸我[霸王票]的小天使:可乐扔了2个地雷,柠檬薄荷*扔了1个地雷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