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声落下,言檬在心底已经把自己骂了几百几千遍。

    在爱豆面前跑调,太丢人了!

    这一失误,喷子们就开始见缝插针,说她根本不重视比赛,没有好好准备,一直觉得她唱得一般,就是因为长得好看被某些颜狗捧得太高。

    也有眼尖的网友发现言檬最后表情的变化。

    ——她唱最后一句的时候目光突然滞了一下,她是不是看到什么害怕的东西了?

    ——我也发现了,她突然一下就很紧张的样子。

    ——好可惜,不然肯定能晋级的。

    ——杠精睁睁眼,言檬前面发挥怎么样大家有目共睹,说她没有认真准备比赛,你们良心不会痛吗?

    现场气氛躁动,主持人上台解围,言檬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望向评委席时目光都在闪躲。

    姜如媞不是专业歌手,虽然听不出什么唱法技巧的差别,但跑调她总是能听出来的。点评都免了,直接按下淘汰键。

    弹幕骂成了一片,虽然言檬后面的确有失误,但不代表她没有实力,这样全盘否定,不免有些苛刻。

    不过比赛就是比赛,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言檬已经做好了离开的心理准备。

    镜头切给傅刚,姜如媞的决定引来现场观众的争议,他笑了笑,试着调解氛围。

    “9号,你最后的表现让我想到了一个词——画风突变。”

    观众都笑了。

    言檬抿了抿唇,“对不起老师,我有点紧张。”

    傅刚:“哎呀,的确有点可惜,你的前半部分表演我个人其实很喜欢,我的手都搁在晋级键上了,没想到你最后送给大家一个‘惊喜’。但是我有一点很好奇,我看见你当时表情好像有些变化,想问下你是看见谁了?”

    言檬用余光扫过迟沉,他继续玩着笔,听见傅刚的问题眉尾轻轻挑了一下。

    言檬腿软,捏紧话筒,只羞涩地笑了一下。

    傅刚耸了耸肩,没再多问,给出了自己的决定:“我的选择是待定,期待你能有更精彩的表现。”

    言檬:“谢谢老师。”

    淘汰待定各一票,接下来她是去是留全看迟沉的决定。

    迟沉身形慵懒地往后靠了靠,深沉的目光落在言檬身上。

    言檬想躲,但是躲不掉。

    他的声音仍是温柔:“现在还紧张吗?”

    言檬垂下眼帘,诚实地点头。

    迟沉放下笔,眼眸中都多了几分认真:“抬起头,看着我。”

    仙女三人:罪恶的男人请停止散发你的魅力!!

    言檬攒紧手心,屏住呼吸对上他的眼睛。

    嘤,谁来扶我一把?

    对视了半晌,言檬脸颊浮起明显的红晕,脖颈耳垂都在发烫,迟沉才说:“我是想要告诉你,这场比赛是你为自己而比,你不应该受到任何人的影响。观众、摄像,包括评委都不行。”

    言檬心头一颤,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

    “我知道了,老……”

    她话说到一半突然顿住,徐愿低声骂道:“她要是敢喊老公,我这辈子都不想承认我认识她!”

    然后就听见言檬慢吞吞地吐出一个字:“师——”

    迟沉笑了一下,按下待定按钮,“加油。”

    主持人宣布,言檬进入待定区。

    …

    言檬从舞台上下来,脑袋还在发懵,来不及多想就要为接下来的比赛做准备。

    每个进入待定区的选手都要参加下一轮的复活赛,争夺剩余的晋级名额。

    复活赛的赛制比常规赛要复杂一些,选手要在节目组准备的20首歌曲里面自由选择一首歌曲演唱。演唱结束之后音乐老师会随机播放舞蹈音乐,让选手临场发挥。

    言檬在后台缓了好一会儿脑子才清醒过来,想想复活赛的难度,真有种想把自己掐死的冲动。

    绝望,为什么要跑调。

    15个选手表演完毕,5人晋级,待定的6名选手要争抢仅剩的3个晋级名额。

    复活赛开始,主持人请6名待定选手上台,大屏幕放出20首曲名。

    言檬扫了一眼,欲哭无泪。

    导演组简直太爱她了,除了一首迟沉的歌曲和一首90年代的老歌,其余的她一首都不会唱。

    戚晚:“我堵100块,她肯定会选迟沉的歌。”

    徐愿:“我加注,200。”

    言檬不负众望,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迟沉的《念》。主持人问她为什么选这首歌,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只会唱这一首。”

    主持人:“那首老歌你不会唱吗?”

    言檬:“唉,那首我怕我又会跑调。”

    观众和弹幕都笑疯了,【哈哈哈,为什么要黑自己呢?】抽取完比赛顺序,主持人在前台活跃气氛,为选手争取5分钟的准备时间。

    言檬抽到第三个出场,一下场就带上耳机开始复习《念》这首歌。

    《念》是迟沉前年专辑里的主打歌,抒情轻缓,并不难唱,唯一有难度的是前半部分音调太低,不适合女声。言檬怕自己唱不好,特意和乐队老师商量前期给她升一个调。

    很快轮到言檬上场,她闭了闭眼,走上舞台。

    经历了上一轮的挫折,她的状态有了明显的调整。现场有很多沉迷,音乐声一起,大家不约而同地跟着她唱起来。

    言檬渐入佳境,下定决心可不能再把爱豆的歌给唱毁了!

    一首歌结束,台下掌声雷鸣,言檬悄悄去看迟沉的表情,他也在为她鼓掌,嘴角挂着微微的笑意。

    她瞬间松了一口气,不管结果如何,至少她身为死忠粉的尊严是保住了!

    唱完歌,就是即兴舞蹈环节,言檬放下话筒,对着镜头示意,音乐老师按下播放键。

    第一首音乐是韩国女团的大热单曲,前奏一响起,言檬眼角一弯就笑开了。这首歌她太熟悉了,大学时候在社团她还排过编舞,完全不话下。

    观众们是第一次见她跳舞,她腰身一扭,台下就惊呆了。

    卧槽,这小细腰!这柔软的身段!这勾人的眼神!

    啊啊啊,竟然被一个女生给撩到了!

    就在台下疯狂尖叫的瞬间,音乐老师露出了一抹坏笑,音乐骤变,一段魔性的音乐回荡全场。

    “改革春风吹满地呀吹满地,中国人民真争气,人民真争气!这个世界太疯狂……”

    正在喝水的傅刚顿时就喷了出来,观众和工作人员都是爆笑,弹幕一片哈哈哈,第一次这么和谐。

    言檬愣了一下,为什么前面两个选手都是很正常的舞曲,到了她这个突然就换了曲风,变成这么抖音神曲?

    音乐老师,你出来我们聊聊!

    来不及多想,言檬几乎是本能地跟着音乐跳动,每一个节拍都对上了。

    观众越看越觉得不对劲,越看越觉得眼熟。

    诶?这不是迟沉演唱会跳的舞蹈吗?这段舞后来被网友剪辑成踩点视频分享到抖音,当时配的就是这首歌,还获得了几十万个赞呢!

    全场再次笑喷,摄像老师调皮地将镜头给到迟沉,他手抵在唇边,弯弯地勾着嘴角,眼底有忍俊不禁的笑意。

    弹幕多得几乎可以盖住整个屏幕:

    ——哈哈哈,这是什么骚操作?

    ——竟然跳了我们家爱豆的踩点神曲!平时抖音没少刷啊!

    ——神踩点!我已经忘记原来的音乐了!

    ——哈哈你是魔鬼吗?你当迟沉不刷抖音的吗?

    大家正刷了,音乐突然又变了,“爱的魔力转圈圈,想你想到心花怒放黑夜白天……”

    言檬内心是崩溃的,有种想大骂音乐老师三声的冲动!

    然后,她又无缝衔接上了迟沉另一个踩点舞蹈。

    观众已经笑到腹痛了好吗?

    ——又是迟沉的踩点舞!这个选手是来黑评委的吧哈哈哈!

    ——没有迟沉踩不到的点!没有言檬没刷过的抖音!

    ——好了好了,我们已经知道了,言檬小姐姐是迟沉老粉无疑!

    全场一片欢乐。

    除了言檬自己。

    苍天,她竟然拿爱豆的神仙舞蹈来配这种魔性神曲,竟然还是当着爱豆的面跳!?她到底是来追爱豆的还是来黑爱豆的哦?

    都怪她平时一看见迟沉的踩点视频就循环播放,这下好了,被洗脑了,没脸见爱豆了。

    音乐老师皮够了也笑够了,他怕自己再放下去,言檬瘪着嘴就要被哭出来了。

    音乐停了,全场的笑声还在继续,言檬不敢抬头,拔腿就要往后台跑,主持人上台把她给叫了回来。

    主持人:“上星期的比赛言檬和我们评委说自己的专长是舞蹈,没想到今天一展示,果然把大家给‘惊艳’了。”

    言檬实力演绎生无可恋脸:“音乐老师玩我。”

    主持人:“在场很多迟沉的粉丝可能都看出来了,言檬最后踩点的那两段是出自迟沉歌曲里的编舞。我想问下迟沉,看完言檬的表演有什么想说的?”

    迟沉唇角仍有笑意,拿起话筒,好半天才说:“少刷点抖音吧。”

    ……

    言檬回到后台,懊恼捂脸,她严重怀疑今天比赛结束之后自己就要被爱豆开除粉籍了。

    楚晗迎过来,拍着她的肩膀笑个不停,“有胆,不仅唱评委的歌还改评委的舞,我敬你是条汉子!”

    言檬哭丧着脸:“现在退赛还来得及吗?”

    楚晗掏出手机滑了几下,将屏幕推到她眼前:“当然来不及了,你自己看看,【言檬少刷点抖音吧】已经热搜第三了。”

    就这么几分钟的功夫,言檬踩点的视频已经在网上疯传,直播的点击率猛增,观众调侃言檬比音乐老师还皮。

    言檬看了几条,把手机还给楚晗:“黑历史,我回去就要把这个软件卸了。”

    ……

    之后几个选手的即兴舞蹈环节,音乐老师为了制造现场气氛又调皮地切了几首神曲,但有言檬表现在前,其他的几个选手再跳起来,就差了那么几分意思,再想达到她那样的热度,很难。

    剩下几个选手依次表演完毕,直播进入广告时间,评委要在这几分钟的时间内决定最后三个晋级选手。

    三个评委关掉了话筒,在台下讨论商榷了半天仍没有确定下结果。姜如媞似乎和傅刚起了分歧,争论没有停过。

    傅刚:“言檬的表现全场是有目共睹的,我认为她完全有进决赛的资格。”

    姜如媞:“我承认她那首《念》唱的是不错,但她的即兴环节跳的根本不是自己的编舞,她这是投机取巧。”

    “怎么就是投机取巧了?我们的比赛规则并没有说一定要现场编舞,再说当时那样的音乐,你想要她编一段怎样的舞?东北二人转还是广场舞?”

    姜如媞被他堵得无话可说,憋红了脸问迟沉:“迟沉,你觉得呢?”

    迟沉翻了一页手上的选手资料,眉宇轻敛,语气淡却清晰:“严格意义来说,即兴发挥不等同于即兴创作,所以我赞同傅刚的观点。而且从专业的角度,她的两项功底都没有问题。”

    姜如媞气得往后一靠,“你们……你们怎么都帮她说话!”

    傅刚听不下去了:“我们并不是在帮哪个选手说话,而是就每个选手的水平论事,反倒是你,为什么一直针对她?”

    姜如媞语塞,她当然不会告诉他们自己就是不喜欢言檬。

    几天前她出席活动,工作室请了圈内著名的造型师来给她做造型,拍了一套精修图传到微博上,本来想借此机会提升一下她的路人缘,没想到那天正巧遇上这档节目上线,言檬的热度活活压了她一头。

    还有网友拿她的精修图和言檬的视频截图做对比,下面一片评论都是偏向言檬的,她看得心里好一顿不爽。

    她没好气地笑了一下,“我是不如你们专业,但从观看者的角度,我觉得她很一般。”

    迟沉眯了眯深邃的眼眸:“我记得当时她表演的时候,观众的欢呼是全场最高的。”

    姜如媞:“……”

    她把笔往桌子上一扔,刚想说自己无论如何就是不同意言檬晋级,耳麦忽而传来了纪卓的声音:“让言檬晋级。”

    姜如媞脊背一僵,三人面面相觑,傅刚用唇语问迟沉:“她跟纪总也有关系?”

    迟沉眉头轻皱,淡淡摇头。

    到了确定晋级选手的关键时刻,迟沉和傅刚一致决定由女士宣布比赛结果。

    姜如媞在镜头前还是保持优雅亲切的模样:“经过我们三个评委的一致决定,待定选手中晋级的是5号石绮,11号方笑青,和……9号言檬。恭喜三位!”

    台下掌声雷鸣,还以为自己无缘晋级的言檬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不可置信地睁圆眼睛。

    进总决赛?她想都没有想过。

    主持将所有晋级选手请上晋级席位,舞台上飘起彩带,言檬踏着高跟鞋走上去,下意识地看向迟沉的方向。

    迟沉站起身鼓掌,眉眼多了几分温和,她看过来的那一瞬,他恰好也在看她,目光交对,他轻轻点了一下头,那是对她的肯定。

    言檬激动得眼眶都湿润了,爱豆的鼓励比晋级更让她开心。不过,想起自己刚才那样玩爱豆的舞,她又心虚地低下头。

    嘤,该怎么样才能留住粉籍?在线等,挺急的。

    作者有话要说:

    柠檬:皮过头了……

    迟沉:这位粉丝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